•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葬义
听书 - 葬义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十章 强硬的请客

伊卡洛斯之笼 / 2020-09-13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若枫只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在下沉,像是被人绑住巨石扔进海里,沉重的让人不想思考。

很快,意识像沉入了最底部,突破了某种障碍,来到了另一个地方。

然后,若枫看见了,红色,满眼的红色。

火焰似乎要把天点燃,巨大的火光仿佛要燃尽世间的一切。地面上人影攒动,他们呐喊着,欢呼着,手上拿着铁锤和铁钉,眼里是贪婪和狂喜,争先恐后地爬向一座巨大的黑色山峰,把手里的铁钉钉进破碎的十字架上。

不,不是十字架,而是十字架上的人!

每被钉进一颗铁钉,这个人的身体就会井喷般涌出鲜血,血流在地上,沿着山脊流下,在山脚下汇聚、奔腾,形成了无数的江河湖海。

然后人们沐浴着他喷涌的鲜血,围绕着冲天的火焰跳起了祭祀的舞蹈,大声地歌唱,由衷地赞颂。

若枫看见这景象,心中没来由的愤怒,胸口仿佛有簇火烧了起来,要把这些欢呼庆祝的人影全部燃烧殆尽。

毫无预兆的,十字架上的人抬起头睁开眼,看向若枫。

威严,古奥,幽怨,愤怒的黄金瞳孔!

那一瞬间,若枫仿佛看见了两个正在燃烧的太阳。

“啊!”若枫惊呼一声,睁开眼醒了过来,满身冷汗。

入眼是惨白的天花板和床帘,脸上戴着呼吸面罩,手背上还插着针管,透明的药业不断从高处的药瓶里流进自己的血管。

心里莫名的恐惧和排斥这种地方。

若枫一把摘掉脸上的呼吸面罩,挣扎着想爬起来,但身上各处传来的剧痛不禁让他惨叫出声。

“小枫!你终于醒了!”不远处传来一个魅惑的女声,言语里是毫不掩饰的惊喜。

“夕夕姐?”若枫看清来人后说,“我这是在哪儿?”

“别乱动,虽然你现在没有生命危险了,但外伤还没有好,一不小心就会把伤口撕裂的,”苏夕夕轻轻地按住了若枫想爬起来的身体,“不用担心,这里是总部的恢复室,你是安全的。”

若枫看看周围,发现确实是总部的恢复室,稍微安心下来。

“所以,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苏夕夕皱皱眉。

“情报有误,有皇血在现场,”若枫捏捏眉心,名字叫璃玥。”

“什么?!真有皇血在现场?”苏夕夕吃了一惊。

“真有?你们已经猜到了?”若枫捕捉到了苏夕夕说的词。

“雨瞳把当时的事都说了,推测罢了。”

“雨瞳小师姐?”

“嗯,当时是她救你回来的。”

“你们推测的是对的,真有皇血,”若枫肯定地点头,“而且我猜沐然师兄的探测无效可能也和这个叫璃玥的皇血有关系。”

“难道……这个人有屏蔽探测仪器手段?”

“对。”

苏夕夕意味深长地看了若枫一眼,说:“如果真有皇血在的话,那我得告诉你一个坏消息。”

若枫一愣,看着师姐这严肃的表情,意识到可能是很重要的消息。

“那个皇血,没有死。”苏夕夕低声说。

若枫心底像是被什么捏紧了一样,不可置信地看向苏夕夕。

“没死?怎么可能?那我怎么能活着回来?”若枫脸色铁青,“她当时已经知道了我也是皇血拥有者,而且肯定想到了皇血的诅咒,没理由不杀我。”

“皇血相争,必有一死。”,这个诅咒是无数名皇血用鲜血证明的真理,无法反抗,无法逃避,就像是奥丁手中的“昆古尼尔”,是一种命令,一但掷出就命令它必定命中,没有任何东西,任何人可以阻挡它前进。皇血也一样,两个人一但都对对方起了杀心,那两个人一定会死一个。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皇血的诅咒没能生效,但你确实活着,”苏夕夕说,“当时是雨瞳赶到了现场,及时把你救下了。我猜,要不是因为你伤的太重,加上雨瞳并不清楚那个什么璃玥是一名皇血,否则,以雨瞳的身手,是不可能让她逃走的。”

“逃走?璃玥逃走了?”若枫问。

“雨瞳说那个人已经受了重伤,在面对一个全盛状态的皇血还不逃走,等死吗?”苏夕夕用看白痴的眼神看若枫,“不过话说回来,你小子现在挺能打了啊,明明只是赤级,却把一个皇血打成重伤,可以啊!”

若枫傻傻地看着苏夕夕,一脸懵逼,“她重伤?我打的?”

“不是你还能是谁,雨瞳才刚到,别告诉我她是自残。”苏夕夕打趣的说。

“对天发誓,真不是我,”若枫立起三根手指,“我当时都被打的跟条狗一样,怎么可能伤她!”

“行了,小师弟,不用谦虚了,”苏夕夕捏捏若枫的脸蛋,“实力变强了是好事,师姐为你高兴!”

若枫本来还想辩解,但听完苏夕夕说完之后什么也说不出来。

他能说什么?难不成说,“师姐你听我说真的不是我我中途就被打晕了脸上浇盆冰水都醒不来的那种”,还是说,“师姐你听说虽然我很想变强但这事真不是我干的我得做个厚道人是不是”?

哪种都不行,最后看见的只会是师姐失望的表情。

若枫不想让自己的师兄师姐失望,不然他也不会努力的去训练了。

所以他只是张了张嘴,却没有说一个字。

“对了,等你好点以后,记得去好好谢谢你的雨瞳小师姐。”苏夕夕笑着说,“你可是雨瞳千辛万苦送回来的,当时你浑身是血,气息微弱,如果不是雨瞳坚持说你没有死,我们都想放弃了,没想到你是属蟑螂的,命这么硬。”

若枫惊得长大了嘴,他虽然知道自己真的差点死了,但没想到会因为自己师兄师姐放弃治疗而死的。

当然这也不能怪他们,看着自己身上被绷带缠的跟木乃伊似的,也能想象当时自己的情况是有多严重了。

“嗯,我会去的。”若枫答应道。

“那你想怎么谢她呢?”苏夕夕突然深挖一句,眼带笑意。

“呃,”若枫完全没想到夕夕姐会问这么一出,憋了半天来了一句,“要不……我去陪她练练格斗?”

“啊……”苏夕夕扶额,“亲爱的小师弟,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直啊?你这样师姐很担忧你的未来啊!”

“那……那怎么谢?”若枫一头雾水。

“唉,果然师父让你去体验一下社会的决定是对的,”苏夕夕无奈地摇头,“听好了,雨瞳妹妹为了你,背着你一个一百多斤的大男人,徒步走了十公里,没有用皇血!”

若枫愣住了。

葬义基地是建在深山里的,丛林密布,地形崎岖难行,背着他在这种山林里前行,那就是负重一百斤,十公里山地越野,哪怕是他也会累的够呛,更何况雨瞳小师姐还没用皇血。

可为什么小师姐不用皇血呢?

似乎是看穿了若枫在想什么,苏夕夕接着说:“雨瞳妹妹不用皇血是因为她皇血的特殊性。”

“小师姐一用皇血的能力就会变得嗜血来着。”若枫想了起来。

“对啊,你当时的情况,浑身都是血,她可不敢保证动用了皇血之后能不能控制住自己,”苏夕夕说,“而且直到五分钟前,都是她在照顾你,你昏迷了五天,她就形影不离地照顾了你五天。要不是师父下了死命令让她去休息,不然她会一直守着你醒过来。”

小师姐……

若枫心里升起一股暖意。

他真的没想到小师姐竟然会为了他付出这么多。

“所以,人家为你做了这么多,你不该做些什么吗?”苏夕夕循循善诱,“比如单独谢谢她?”

苏夕夕特意在“单独”两个字上加了重音。

“呃……”若枫听见了苏夕夕的重音字,但还是有些不明所以。

没办法,自从若枫记事开始,他就一直呆在基地里训练,根本没有和外界接触过,直到前几年开始做任务了,他才开始和别人打交道。过了好几年,正常的交际勉勉强强可以达到了,但夕夕姐这种暗示的话语,他是真的不懂啊!

“唉!”苏夕夕叹了口气,“总得请人家吃个饭什么的吧?”

“请吃饭?”若枫挠挠头,“咱们基地会准备三餐,要不在那里请吧?”

“啊!”苏夕夕开始抓狂,“我的小师弟啊,这个请吃饭和你平常的吃饭是不一样的!”

“这有什么不一样?”若枫满头问号。

他确实觉得是一样的,不都是吃饭吗?张嘴,咀嚼,下咽,有什么不同?

“这能一样吗?”苏夕夕看怪物一样看着若枫,“你平常吃饭只是为了补充体内的能量,这个请吃饭是为了表达东道主的心意,两者意境就不一样好吧!”

“嗯姆姆……”若枫思考了一会儿,说,“我在食堂请吃饭应该可以啊……”

“你……”苏夕夕被气到话快说不出来了,“听着,算师姐求你了,等你伤好了以后,去叱壬市,那里算是个发达城市了,带着雨瞳去那里玩一天,到时候我会帮你准备好所有东西的,好不好?”

“师姐,没必要……”

“好!不!好!”苏夕夕一字一顿地说,眼里似乎在喷火。

“好……好的……”若枫颤颤巍巍地答应下来。

夕夕姐眼睛都快变色了,他再没眼力劲也应该知道,自己师姐离发火不远了。

“吃什么?只有面!”苏夕夕没好气地说。

只有面你还问我吃什么?若枫默默地在心里吐槽,但也不敢真的说出来,小声地说:“面就可以……”

“哼!”苏夕夕白了若枫一眼,走出病房。

“嘭!”苏夕夕关上房门,无声地看着旁边的风晨。

“你就这么强硬的安排他们约会?人家雨瞳小师妹知道吗?你这样可不太厚道啊!”风晨无奈地说。

“躲在房门外偷听的人可没资格说我,”苏夕夕也不恼,“这是师父要求的,我只是完成任务罢了,虽然这也是我的想法。”

“哦,”风晨立马点点头,“那师父知道他们要去叱壬市吗?那里还是皇族的地盘。”

“我问过师父了,问题不大,”苏夕夕说,“没人知道雨瞳的真实身份,她现在在叱壬市也只是一个不懂礼数的小提琴手。”

“不懂礼数的小提琴手?那是什么鬼?”

“不知道,好像是说她在宴会还没结束时就当众离开了吧?”苏夕夕往厨房方向走去,“她大概就是在那时候接到了营救若枫的任务吧?”

“嗯,”风晨跟着苏夕夕的脚步,“那小枫呢?”

“小枫?小枫就更不用担心了,”苏夕夕意味深长地看着风晨,“除了我们葬义,谁见过他的脸呢?”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