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修真必须死
听书 - 修真必须死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八百七十六章迷糊

落跑 / 2020-09-28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礼物?

诸葛庆民瞬间就明白了过来。

“安松,想不到你这人,还真坏,你被俘,国师不仅宽宥了你的罪过,还给与了你自由,和各种福利,你没有心存感激,相反还要谋害国师的性命。”韩再菁大声呵斥道。

安松微微一笑,歪着头道:“别说是我,在场的,有不少人,也都曾经是国师的俘虏。即便不是俘虏,也是见到势头不妙,这才伏低做小,折服在国师的威势之下,不是吗?”

安松呵呵轻笑两声,又道:“诸位,我无心与诸位为敌,也不会伤害诸位的利益,我甚至不想改变小世界,现行的制度,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小魔神丁乙,其实他是在下最钦佩的人之一,他是空前绝后,无可比拟的存在,在下对他除了钦佩,还是钦佩。”

管仲渐道:“如果不改变现在的制度,你又不触碰我们的利益,那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做什么?当然是要做地下世界的王!”安松大声说道。

“天龙国的国主,并没有实权,你想要做的是集王权、行政,立法,司法各种权利于一身的帝王,我没说错吧?”诸葛庆民冷冷问道。

安松道:“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诸葛庆民道:“如果那样,你就是破坏了现行的制度,改变了国体。”

安松笑道:“没办法,谁让我的拳头最大呢?”

宇文剑大怒,厉声喝道:“你的拳头最大,问过我手中的饮血剑没有?”

周曙光的阴阳两仪球,白球光明大放……

安松笑道:“我,老虎,色狼,一人能干翻你们七八个,别看你们人多,你们这点人,其实还不够看呢。嘻嘻。”

诸葛庆民没想到,安松根本就不怕他们的威胁。

“忘了告诉你们,杜桃大师,已经投靠了我,说起来我们现在是六比十六,我们这边的优势,似乎又增加了那么一点点,呵呵。”

诸葛庆民道:“安松,你这又是何必呢,一直以来大家不是相处很好么?你想要做着地下世界的王,其实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国师他还没有死,再说凡事大家好商量嘛,没必要,大家非得要在这个鬼地方见真章,不是么?”

安松哈哈大笑起来。

“诸葛,我果然没看错,你是个识时务的人……”

“诸葛庆民,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宇文剑怒不可遏,他的剑调转了方向。

管仲渐一个侧身,他手握猩红剑拦住了宇文剑。

安松快活的大笑起来。

“宇文,你是条汉子,只不过你醉心于剑,有些不通实务,我们是什么人?我们是修真者,除了心中大道,其他都是外物,不为俗世所累,更不会受情感束缚,亏你还是练剑之人,大道无情,你不知道么?”

宇文剑道:“修道,修道,又有几个人得证大道?安松,你以为,你这样就算是超凡脱俗了么?在场人,谁不是在凡尘之中呢?我宇文剑没见到什么证道之人,自己更是一个庸俗的人,受世情所累,为感情所困,我这样的修真者,倒是让您这位大世界来的大能见笑了。”

安松不以为意,摆了摆手。

“宇文,我们在灵网上交过手,实话告诉你,我藏拙了,真的和你交手,我三招就能让你一剑穿心,我爱惜你是个人才,你的忠心,我非常欣赏,跟着我混,我不会亏待你的。”

宇文剑道:“宇文唯一的优点就是忠诚了,你既然知道我是忠于国师的,你何必再费唇舌呢?”

安松摇了摇头,连声叹道可惜。

‘铮’的一声,众人只见一道白光闪过,待定下心神看时,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宇文,论偷袭暗杀,我才是这世上的王者,你在我面前不是自讨没趣么?明枪易躲,暗剑难防,中了我的剑,滋味不好受吧?”安松笑道。

宇文剑道:“安松,你好卑鄙,没想到,你竟然还在剑上下毒!”

安松道:“不是我的朋友,就是我的敌人,对敌人,我安松从来都不会客气,我的剑招毒,我暗剑上的毒,更毒!对了,差点忘了告诉你,你只有一个时辰好活了。你如果现在改变心意的话,我还可以既往不咎。”

宇文剑低头望着机甲左肋,那道针尖大小的剑孔,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和安松的差距会那么大,什么三招,自己分明一招都抵挡不了,亏自己还以为,自己和他的差距,不会那么大。

宇文剑冷冷的盯着对手。

“再来!”宇文剑再次出手,这一次众人见到了两位剑道大能的过招。

大家本以为,这两人之间的较量,会剑气纵横,非常壮观,没想到这两人之间的争斗,会像凡人的武林高手过招一般,双方都没什么气势,两人像两只对撞的雄鹿对冲,只是在撞击的那一刹那,有电光石火的攻击发出。

宇文剑凌空疾奔,他身上的机甲,随着他的奔跑,一件件脱落,他的步伐也渐渐变得沉重,最后他的灵力,似乎支撑不了他的速度,他的腿脚陷进了松软的蝴蝶尸骸中,在惯性的作用下,那些蝴蝶尸骸,被宇文剑从蝴蝶尸骸形成的湖泊带起,漫天都是……

宇文剑倒了下去,不过他很快就又飞了起来。

“宇文,我还是那句话,我很欣赏你,希望你能为我做事,同时我还要告诉你,你现在只有一刻钟时间活命了,我想你不会不知道,这一次我对你手下留情了,你不要不识好歹。”

宇文剑摘下了头盔,整个人暴露在了蝴蝶冢的险恶环境下。

“安松,我要杀了你!”宇文剑厉声喝道。

安松摇了摇头。

“看来我方才做错了事,我就不该饶恕你,原本以为你应该懂得什么叫‘有所为,有所不为’,还以为你是一块璞玉,没想到,你就是一块顽石,你既然冥顽不灵,我也就不必再吝惜,补上这一剑了。”

安松发出一声叹息,挥出一剑,这一剑看似随意,其实却是剑道奥义,暗度金针!

诸葛庆民不禁暗自叹了口气,不仅是他,所有地底小世界的众人,都是一阵惋惜。宇文剑,据说他和周曙光一样,都是已经摸到元级中阶门槛的大宗师,想不到,他会陨落在这个暗无天日的蝴蝶冢里。

宇文剑屹立不倒,一度他以为他会惨死在安松的剑下,安松的剑上有毒,而且还是那种毒性很猛烈的神经剧毒,宇文剑让灵力尽力护住心脉,大脑,可即便如此,他仍然感到一阵阵眩晕。

安松的最后一剑,他无论如何是没法躲过的,必须承认,他和安松之间的差距,非常,非常的大。

一剑袭来,这是安松的剑道奥义,暗度金针。无影无形,宇文剑是避无可避。可是他身上并没有再添一处剑痕,他不禁有些疑惑,难道最后关头,安松放水了么?他抬头望向,同样是一脸疑惑的安松,宇文剑这一刻,觉得脑袋的眩晕更加剧烈了。

躲过去了,宇文剑躲过了自己无往不利的奥义!这怎么可能,自己剑尖上的那一抹猩红,不可能撒谎,宇文剑先前,的的确确中了自己的暗剑。

宇文剑躲不开自己平常剑招,却能躲过自己的奥义,这好没道理!

安松是个聪明人,他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只在顷刻间,他就想通了。他挪开了望向宇文剑的视线,扭头望向了丁乙。

那里空荡荡的,那里还有小魔神的身影。

‘咣’的一下,他的头上挨了一记重锤。

疼到是不疼,只不过,这一记重锤敲碎了他的黄粱美梦,也彻底震醒了他。

“国师,安松知道错了,安松真的知道自己错了,安松对天发誓,永远追随国师,绝无二心,如有反悔,天诛地灭!”安松大声说道。

众人看宇文剑,并没有倒下,大家心中还在猜想,他会在几秒钟后扑倒,没想到耳畔听到了,安松对天发出的毒誓。

大家心中有了一丝明悟,转头望向丁乙的方向。那里空空无有,再扭头望向宇文剑,只见宇文剑此刻换上了一套新的机甲。

丁乙醒过来了?他什么时候醒过来的?他的人呢?

想到方才,只有宇文剑站出来,对抗安松,众人心中不禁大惭,虽然说,识时务者为俊杰,可是三番两次背叛丁乙,丁乙还会原谅自己么?

想到这里,众人心下又是一阵慌乱。

“国师,我等错了,我们再也不敢了……”众人连忙叫囔起来。

“鬼叫,鬼叫的,你们还真是让人心烦,安松,诸葛,这一次,你们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你们不要找理由,也不要想瞒我,我这次因祸得福,能够穿梭过去,现在,未来,过去发生了什么,我看得一清二楚。”

丁乙突兀的现出身形,他骑在小黑身上,他的另一只灵宠小灰,趴在他的肩上,他剪掉了一头长发,原本身上花花绿绿的,现在他似乎洗了澡,还换了衣服。

他似乎不怕这蝴蝶冢的剧毒环境,并没有穿机甲,而是寻常自制的一套法衣。

众人相互看了看,都跪伏了下来,大声向丁乙求饶。

“虽然说你们这种自私自利,颟顸的行为,并没有出乎我的预料,但是面对安松的逼迫,只有宇文剑一人站出来,还是让我心里不免有些小小的难过。本来,除了宇文,我应该把你们全都留在这里,不过我不是滥杀的人,留下你们也不会改变什么,大家还是都起来吧。出去后,你们就算是故态复萌,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因为你们是修真者,你们的道,本来就是如此。”丁乙叹息道。

众人面面相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大家又是惭愧,又是害怕,同时还有些迷糊,丁乙的话,大家似乎有些听不懂,什么叫做‘你们的道,本来就是如此’?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