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我自镜中来
听书 - 我自镜中来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559章 神回来了

西北幻羽 / 2020-09-28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第559章神回来了

奥迪斯笑了起来:“我早听说过这件事,大家都说卡罗一世国王是个极其善于打仗的高手,战场上,阴谋诡计花样百出,而且善使不战而胜之法,传说他学过百战百胜的兵法,可他从来都不承认,甚至说自己根本不会打仗,嘿嘿,卡罗,你就别藏着掖着了。”

又来了,这都谁传的啊?我苦笑着摆摆手:“真心不会啊。”

梦儿立刻看向先知:“先知,我夫君曾代替欧根亲王,指挥部队与兽人交战过,那一场战斗,您是清楚的,到底是什么回事?”

这话一出,杜美立刻瞪起眼睛,盯着先知,孩子们也抱着地狱犬走了过来,我叹了口气:“先知,告诉他们吧。”

先知点点头:“那一仗……唉,怎么说呢?兽人王,你来说吧。”

奥格瑞姆停下鼓声,揉了揉肩膀:“好吧,正好歇一会。”

梦儿笑着说:“兽人王陛下,可不要偏袒你们的安卡哦。”

奥格瑞姆认真的点点头,沉思了一会,才说道:“卡罗是个可怕的敌人。”

杜美一拍手:“呐,老大,听见了?这下你不认不行了吧?”

“哎,奥格瑞姆,什么情况啊,那一仗你们明明就是在故意配合我而已,我那点小手段,你们不都知道吗?”我笑着说。

奥格瑞姆板着脸:“是知道,可最后,连……”

奥格瑞姆没说下去,先知笑着摆摆手:“无妨的,我们是知道你的计谋,也安排好了对策,跟你配合一下,然后就接受皇帝的和平,兽人族本来就不想跟欧根决战,可事实是,别说奥格瑞姆,连我都不相信自己了,我不断地怀疑,自己是不是算错了,欧根是不是真的找了那么多军队,来屠灭兽人族,而你,是故意让我们把真的当成假的。”

欧格雅笑着点点头:“是啊,官兵们都说卡罗就是个……呵呵。”

她总算给我面子,没把‘骗子’两个字说出来,梦儿笑着说:“兵不厌诈。”

奥格瑞姆叹了口气:“为了验证这一点,我派决死队冲击了一次,可被大炮轰了回来,炮声密集的是一声接一声,根本数不清楚。”

欧格雅笑着说:“哦,那是三段射,实际上火炮还是那么多,只不过分成3组,轮流射击而已。”

先知点点头:“卡罗,你先不要谦虚,旧世界用过的也好,你刚巧知道也好,这些打仗的法子,只有你能想的出来,我和欧根有一次聊过这件事,但是碰巧英格丽德也在场,你知道她说什么吗?”

“她?她也知道这些方法嘛。”我笑着说:“英格丽德一定是说,没什么稀奇的。”

“不,她说换成是她,绝对不会冒这个险,她会将部队撤进普洛顿森林,以树木为掩护,三人一组,截杀落单的兽人,以此阻拦兽人继续向王城进发。”先知说道。

我想都没想,就笑着说:“不可能的,做不到。”

梦儿笑着问:“为什么?兽人确实强壮,可进了普洛顿森林,谁都组织不起大规模冲锋,一个兽人未必敌得过3个人族。”

我掰着手指说:“人族军队,一伍是8个人,全都是听伍长指挥,这根本拆不了,伍长丧命,全伍剩下的一块跑的情况都有,而且军队中手持各种武器的士兵,都是分开的,盾牌大队,长枪大队,长剑大队,弓箭大队,组成统一的阵型冲击和防御,那没问题,可三人一组,她英格丽德的共和党或许能做到,但欧根的兵,根本没戏,这需要配合,要是非这么做,必须盾牌手1名、长枪手1名,长剑手1名,3人一组,盾牌手在前,挡住兽人,长枪手在盾牌手左右进行骚扰,长剑手伺机绕行至背后,进行斩杀,还需要弓箭手爬上树梢,向下俯射掩护,小组与小组之间,依托树木,连成一线,这要在森林中布置数条战线,不然挡不住兽人,这需要配合,需要练习,三五天成不了形,哦……我是就事论事,奥格瑞姆,你别介意。”

奥格瑞姆摆摆手,认真的琢磨了一下,然后看了看先知:“要说卡罗不会打仗,我真的不信了。”

我愣了,这不越抹越黑吗?我炫耀个什么劲啊?

先知笑了起来:“卡罗不是谦虚,而是不相信自己的能力,欧根说,卡罗一直都说自己打仗是靠运气,可运气也是很重要的,换成别人照葫芦画瓢,没这个运气,都打不赢的,哦,说起来……”

先知看了看奥格瑞姆:“你不是说……”

“哦,想起来了。”奥格瑞姆苦笑道:“卡罗,那肉汤的香味,是你使得坏吧?”

“肉汤?”我奇怪的问。

欧格雅噗嗤乐了:“是啊,确实是卡罗使得坏,他看你们没饭吃,就故意让人煮了很多牛肉汤,那天风向正好吹向兽人那里嘛。”

奥格瑞姆摇摇头:“太要命了,那些人族士兵当着我们的面,一个个吃的狼吞虎咽、满嘴流油,我们只能看着、闻着,唉……”

奥古斯汀插嘴道:“那么说,昨晚也是这招?”

我白了他一眼:“那是铁板烧故意消遣你们,跟我没关系。”

奥格瑞姆拍了拍我的肩膀:“那什么牛肉汉堡,你得给我弄两个尝尝,到底是有多好吃啊?”

我苦笑着点点头,奥格瑞姆这才去继续敲鼓了,欧格雅和先知作为交战双方的见证人,给孩子们讲述着那场骗局,孩子们各个小大人一般,唉声叹气,我看了看孩子们领口的两枚金色徽章:“前两场不分胜负,要不……开始下一个任务?”

吉安娜愣了:“现在?小舅舅,我们刚吃饱……”

“是啊,休息一会嘛,再说了,在雪橇里,怎么进行下一个任务啊?”巴苏塔笑着说。

其他孩子也都没精打采的,是啊,他们昨晚都被人折腾惨了,一晚上几乎都没睡,冬令营时间还长,不着急。

我笑了笑:“好吧,不过我再提醒你们一下,有些任务,是长期任务,这些任务呢,在冬令营结束前,一直都会以扣分的方式进行,每人100分,扣到及格线以下,就不好意思了。”

“长期任务?可……您根本没说什么任务啊?”克拉伦斯说道。

我摇摇头:“不用说,你们也该知道的,昨晚谁睡前没刷牙?”

所有孩子都愣了,我笑着说:“都没刷吧?扣分喽,没得商量。”

姆娜立刻说:“我……我漱口了!”

“哦,天啊,姆娜,你那是漱口吗?用酒漱口?是偷喝酒吧?你当我不知道?”我哼了一声,吉莲一听,白了姆娜一眼,矮人族对于孩子喝酒这事,也不是完全没有要求的,高度酒不能喝,空腹不能喝,睡前不能喝。

“爸爸,要扣几分啊?”小影问道:“及格线是多少?”

“不知者不怪,没说不算的,不能扣分。”魅儿摇摇头说。

“抱歉,本次冬令营,最终解释权归我,也就是说,我说了算。至于扣多少分、及格线是多少,我也不告诉你们,不过结束后,我会给你们拉张扣分清单,如果你们好意思看的话。”我笑着说:“魅儿,这些事情不用说,你也该做的,今早起床,毯子是谁给你叠的?”

“特蕾莎姨娘。”魅儿笑着说:“这也要扣分啊?”

“当然,而且这是作弊,扣双倍。”我说道:“嗯,我估计你会是第一个不及格的。”

魅儿立刻揭发道:“可他们都没叠!”

“你就别操心其他人了,谁都跑不了,呐,其实就一句话,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我笑着说,唉,小时候都是人家用这句话说我,现在终于轮到我说自己孩子了。

欧格雅笑着说:“突然觉得,你这才算有点道理。”

特蕾莎笑了笑:“这也算作弊啊?我只不过……”

我摆摆手:“你可别惯着他们,非惯出毛病来不可。”

奥格瑞姆敲着鼓,大笑着说:“这话没错,卡格卡也让朵拉惯得不行了。”

先知摇摇头:“朵拉惯着他?我看是你才对吧?”

吉莲哼了一声:“就是,姆娜也让艾德文惯得没边了,你们这些当父亲的,太分了。”

我翻了个白眼:“老大姐,先别说艾德文,你到底带了多少酒?还有,拜托你们晚上就别打扰孩子们休息了,半小时一趟,不累啊?”

所有人立刻不说话了,真当我在欧格雅的梦境中享受温柔乡,我就什么不知道啊?这群家伙,一晚上就没消停,有一个算一个,全都作弊,吉莲昨晚偷偷给姆娜的酒壶灌酒,还问谁想喝?艾尔莎更离谱,半夜起床给孩子们削苹果、剥核桃仁;席贝拉给孩子们每人加了床毯子,还给他们烘烤鞋垫和靴子;奥迪斯也不是吹得,翻窗进屋,给他们送热牛奶;先知给每人塞了一大块软面包,让他们赶紧吃完,好悬没把卡格卡噎着;杜美派地狱犬在我卧室门口放哨,特蕾莎则去贿赂吃货,别给我通风报信,就连欧格雅,也是用蚀骨的柔情,将我拖在梦里,无法自拔……

奥迪斯笑了笑:“你都知道?”

“你本事也不错啊,提着两壶热牛奶,徒手翻三楼的窗户进去,真不愧是刺客。”我哼了一声。

杜美看了看特蕾莎:“你没把肉给吃货?”

特蕾莎看看杜美,又看看我,笑了起来,我摇摇头:“不用耍这些花招,没用的。”

梦儿笑着问:“奇怪了,没有杜美的地狱犬翻译,夫君是不知道吃货说什么的,夫君,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我笑着摇摇头:“梦儿,你这么聪慧,猜一猜好了。”

梦儿笑着点点头:“很好猜,我们都知道,夫君精通木系魔法,可是如今植物大多都冻死了,没有植物能给他传话,那么排除我们之中有人告密的话……”

欧格雅笑着说:“那卡罗还有什么办法,知道的这么详细,跟亲眼看到的一样?”

先知想了想,笑了起来,翻了翻包袱,拿出一个皮水袋,倒了一杯子褐色的液体,放在桌子上:“神,好久不见了。”

桌子上的那个杯子消失了,这个伊万诺夫同志……

【嘿嘿,嗯,兽人的草药酒也很不错啊。】神笑着说:【诸位,好久不见了。】

众人惊呼起来,特蕾莎惊讶的说:“神?”

“嗯,一个贪嘴、嗜饮,还管不住凡心的神而已。”我笑着说:“今早上突然回来了。”

“您都去哪了?”欧格雅问道:“您能回来,可就太好了。”

【哎,卡罗沉寂了4年,我被你们的所作所为,搞得糊里糊涂,也不知道到底谁对谁错,只好暗中护着你们几个人,别出事就好了。】神笑着说。

我笑着点点头:“欧格雅,希尔伯特的枪法,没这么差劲的,神推了你一下,你不记得了?”

欧格雅顿时瞪大眼睛:“是……是啊,这么说……”

【嗨,这可真是举手之劳了,你要是有事,卡罗这头犟驴,一定拿整个王城开刀,这是谁都不希望看到的。】神笑着说。

我叹了口气:“确实……不好说。”

席贝拉惊讶的说:“神……以前常有人看到陛下自言自语,难道……真是在跟神交谈?”

【嗯,就是跟我说话。】

我笑着点点头:“神,多谢你照顾她们几个了。”

【好说,你回来了,就有人管我饭了。】神笑着说。

“神,莫非这几年一直都在温妮身边?”梦儿笑着问。

【没错,她就在和平饭店的果树林里,特蕾莎看到的,就是温妮没错了。】神笑着说:【哦,卡罗,温妮知道你又多了两位妻子,有些生气哦。】

我缩了缩脖子:“这事……我会跟她……好好解释的。”

艾尔莎笑了起来:“你不如先跟我们解释解释好了。”

“还解释什么?”我笑着说:“你们姐妹七个,好好相处嘛。”

梦儿表情平淡的摇摇头:“夫君,只怕事情未必能如你愿。”

【嗯,温妮想杀了朱莉。】神说道。

我叹了口气,抬手在这节车厢和孩子们的那节车厢中间布置了魔法屏障:“我知道了,我会……处决朱莉的。”

欧格雅看了看我:“卡罗,这事既然又提了出来,那我就说清楚好了,我和朱莉的新仇旧账,可以一笔勾销,但我不会准许她肚子里那个野种,天天在我面前晃悠。”

艾尔莎也点点头:“我也是这个意思,梦儿,你呢?”

梦儿立刻说:“我赞同,夫君,不是我们难为你,小影我可以接受,但那个孩子,绝对不行,你不能当自己的孩子养,太危险了,至于朱莉……我对你的安排没什么意见,我与她也没什么仇怨,她根本配不上当我的对手。”

我看了看特蕾莎:“你也是这个意思吧?”

特蕾莎有些为难:“我倒是……无所谓。”

奥迪斯楞了一下:“等下,不是我多管闲事,小影……不是卡罗的骨肉?”

“严格说来,没有血缘关系,但他是我儿子。”我认真的说道。

奥迪斯点点头:“我懂了,此事不会再提了,请恕罪。”

我摆摆手,示意没什么,先知想了想:“卡罗,知道你为难,但米希尔公主的情况,最好不要出现在你身上。”

我点点头:“行,大家的意思,我都明白了,但有一点,大家都要清楚,我不会对那个没出世的孩子下手,他确实不属于我们的家庭,但又跟我们的家庭有联系,这是事实存在的情况。”

欧格雅抬手放在我肩膀上:“卡罗,这我们都清楚,那孩子有自己的父母,不需要你承担做父亲的责任,也跟我们所有人都没关系,朱莉自己惹的祸,自己要承担才行。”

“我知道。”我淡淡的说道。

【嗯,我把话带到了,到底怎么做,卡罗你自己看着办好了,不过我得给朱莉求个情,这话说出来可能没人会理解,但她确实有自己的苦衷。】神说道。

我点点头:“有天大的苦衷,可是没人理解,那也是……罪。”

“夫君,你不要太过为难,我们都知道你是性情中人,朱莉若是跟人躲在宫廷里过荒唐日子,那只是我们的家事,或者说,只是你自己的事,可她千万不该,干预国事,弄得天下大乱,这就是天下人的事了。”梦儿说道:“你虽为君王,可这种事,必须要明正典刑的。”

我点点头,特蕾莎惊恐的说:“难道……卡罗真的会杀了……”

先知楞了一下:“卡罗,你……怎么又改主意了?”

“梦儿说的很清楚了,一码归一码,这是两件事。”我叹了口气:“我能原谅她,可不杀她,不足以平民愤。”

席贝拉张了张嘴,但最终没说出口,奥迪斯一副不关我事的表情,杜美苦着脸说:“老大,我知道朱莉挺招人恨的,可……一日夫妻百日恩嘛,你……舍得?”

我看了看杜美:“卡加斯要是犯了军法,你枪不枪毙呢?”

杜美立刻没话说了,我看了看吉莲:“老大姐,你有话要说吗?”

吉莲摇摇头:“于公,这是人族的事,跟矮人族无关,于私……我向来不怎么喜欢朱莉,但无所谓杀不杀她,都行吧,艾德文也是这意思。”

“神,告诉温妮吧,我会在朱莉的枪决执行书上签字的。”我说道。

【好吧。】神叹了口气:【我去去就来。】

先知摇摇头:“朱莉那孩子到底还是没躲过自己的命运。”

“好了,此事不谈了吧。”我摆摆手,撤了魔法阵,回头一看,顿时气了个半死,这群小家伙,每人拿着个地狱犬的狗碗,扣在车厢的厢壁上,偷听着……

吉安娜反应最快:“啊,我们是……想问问是不是该吃午饭了?”

魅儿显然听到了,她红着眼眶,躲到了一边,我突然想起一句话,无知的愚人,才是最快乐的……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