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听书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六百二十四章 叙旧结束后,买卖谈起来

函数的自变量 / 2020-12-25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可是它忘了,门口坐着的那位公子,确切的说,也不是人。

衰弱的术法,用于那些能量比施术者低的人,是无往不利,可用来禁锢那些更强的人,那是休想。

就像蛛网一样,小蚊子它能黏住,一艘战舰,轰鸣声都能让它破裂。

银衣公子只是轻喝一声,白云瞬间裂开,变成了白雾,然后公子化身为龙,不避不躲,硬生生的从剑影里穿了过去。

“铿铿铿铿”融属的撞击声不停的响起,却始终奈何不了银龙。

虾兵空洞的瞳孔里,看不到任何东西,可是机属能感觉到,银龙离它越来越近!

出于本能,刚吃下皇冠的虾兵将左爪护在了光溜溜的头顶之上。

可是没有用,空中的龙爪随手一挥,就将它的左臂抓下,接着龙嘴张开,对着机属的头一咬而下。

龙嘴之中,有一颗接近透明的牙齿,瞬间变的又细又长,将虾兵的脑袋轻松刺穿。

虾兵的嘴抽搐了几下,像一个失去生命的人,缓缓的倒了下去,掉到地面上的时候,融属像是突然软化了一样,变成一滩亮银色的烂泥,挂在了木台阶上。

男人在虾兵倒下的时候,忽然身子往上抬了下,屁股离开了凳子。

汴梁眉头一皱,微微的摇了摇头。

男人有些犹豫,撑在桌子上的手微微颤抖。

他心里明白,虾兵是没得救了。

虾兵一倒,他最大的靠山也就倒了,想要活下去,最好的方法就是把门关上。

这个时候,正是关门的最好机会,那位威风凛凛化身为龙的公子还在楼梯之上,而男人离门口只需两步。

一直柔软的手覆盖在了男人的手上,男人瞬间被软化,轻轻的坐了回去。

男人不用看,就知道那是老板的手,也明白她的意思,是不要去冒险。

男人刚坐稳,忽然一道风吹过,银衣公子出现在了桌前,他嘲讽的撇了男人一眼,不屑的说:“就凭你?”

男人的心顿时一沉,他低着头不敢还嘴。

老板风情万种的站起身来

:“你们叙旧,我去准备点酒水。”

银衣公子冷冷的说了句不用,拿过一个凳子,坐在了离门最近的一侧,伸手在桌上敲了敲,“汴兄,我说的口干舌燥,你不给我一杯水喝,不厚道吧。”

汴梁将融属瓶子踢了过去,没好气的说:“你防谁呢?挑个这么好的位置。”

银衣公子尴尬的笑了笑:“你也别怪我,这年头,给人干活不容易,尤其像我这样的。”

汴梁喝了口水,抬眼望着这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脸,直截了当的问:“姜政手下,有几个融合机属?”

银衣男子把玩着融属瓶,没有作答。

老板再次起身:“我给你拿个杯子?”

银衣男子挥挥手,有点哀伤的说:“我不喝水,也不用喝水。”

老板有些疑惑,男人却是明白了,融合机属,说到底也是一种机属,自然不用喝水。

汴梁敲了敲桌子:“你不说,还是不能说?”

银衣公子微微一笑,略显感慨的说道:“在结界内的时候,我还不知道机属的弱点,否则,一定要和你比试比试。”

插一句,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男人听得脸色一变,本想喝酒压惊的他,竟连酒杯都有些拿不稳了。

汴梁依旧没有任何变化,端着水杯,轻轻吹着水汽,仿佛对乐亮的话丝毫都不感兴趣。

银衣公子将融属瓶放到桌上,往汴梁身边一推,摇着头说:“他们都说你变了,变得沉默了,一开始我还不信。”

汴梁反问一句:“你的话怎么变多了?以前是夏老板管着你啊?”

银衣公子不以为意的“嘁”了一声,“她管我,拉倒吧。”

汴梁收起了玩笑的态度,正色道:“夏老板能击杀机属。”

银衣公子叹了一口气,他不想谈这个女人,开始转移话题,“汴兄,你知道吗?罗晴瀚最终找来了十万人,连礁岩区都找遍了,最终融合成功的只有三个,其中两个。。。你知道的。”

汴梁点点头,脸上有些伤感,两个人,无疑是在告诉他,乐鱼也是其中一个。

银衣公子一旦说开了话题,就百无禁忌:“嫂子说的对,他就是心狠事绝,连妻子也狠的下心去融合,失败的话,他可就要成鳏夫了!”

汴梁听到

这里,心莫名的痛了起来,这次不是为了乐鱼,而是为他自己。

那位被乐亮称作嫂子的人,究竟何时才能变回自己的妻子。

银衣公子越说越气:“我觉得他还不够狠,什么时候拿自己去融合,我就服他,怕死鬼。”

汴梁喝了一口水,突然说道:“我若是想关门,你拦不住。”

银衣公子愣住了,什么跟什么,说的好好的,怎么忽然就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你什么意思?”乐亮的口气有些不友好。

汴梁笑笑,“没什么,叙完旧,不该谈买卖了。”

乐亮一愣,随即明白,参谋大人的意思是可以谈买卖了,还有,买卖要公平的谈,不要试图威胁。

“你想多了。”银衣公子摇着头说。

“真多了?”汴梁问。

银衣公子看着他,眼神复杂,两人四目对了很久,乐亮最终败下阵来,“我这里没事,你怎么说都行,不过老姜那边。”

银衣公子想了想,“还真不好说。”

依着姜政的性子,不达目的是不会罢休的。

汴梁又问:“他这么着急的离开,办什么事呢?”

银衣公子看着他,被彻底的气笑了,“你还真是,脸皮比以前厚多了,老姜说你失踪之后,整个人都变了,说什么心也狠了,人也聪明了,还学会了三思而后行,依我看啊,就是脸皮厚了。”

汴梁拿过融属瓶,往水杯里加了点热水,使得杯子上的热气又多了些,他没有端起水杯,而是抬起来头,“你呢?就没变吗?”

银衣公子沉默了,右手托着腮帮想了想,片刻之后叹了口气,只说了一个有字。

这些年,他习惯了孤独,也习惯了沉默,只有见到熟人时,才会想要说话。

“谈正事吧。”银衣公子看了一眼窗外,脸色突然冷漠下来。

姜政的突然离去,当然是另有目的,他要去板门巷,将那帮开会的人一网打尽,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的占领天城。

在礁岩区呆的久了,姜政特别想占领一座城市。

比乐海族都要大的城市。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