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听书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五百九十八章 少年讨解药,熟人先示好

函数的自变量 / 2020-12-23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战舰升空之后,少年的心情明显好了许多,对着脚底下的天城指指点点,开始介绍起来:这里是天穹街,有好多好吃的商铺,那边是天鸿市,卖活鱼的,最大的那条鱼,比房子还大。。。

少年心性,一览无遗。

汴梁有些感慨,觉得一个少年就应该这样,有着简单的追求,也有着简单的快乐。

像罗屏这种,年纪轻轻就成为家族屏障的,看着令人羡慕,是别人家的孩子,实际上呢,罗屏有过这么灿烂的笑容吗?

汴梁苦笑,自己和罗屏不熟,总共也就见过四面而已,又怎么知道他过的开不开心,倒是自己,穿越之后,烦恼是越来越多了。

少年笑起来很灿烂,说的也是天花乱坠,可汴梁没听进去多少,他的心里一直在猜测着,少年口中的他们是谁?

首府的人?董眺基的人?还是李家的人?汴梁的好奇心又泛滥了,这也是他为什么要走这一趟的原因。

角形战舰绕过闹市,转了两个圈之后,在一个战舰充能站边上停了下来。

这是一个很小的充能站,只有两个战舰泊位,前面一个泊位上停着一艘战逐舰,正在充能,后面的泊位空着。

所谓泊位,就是一座一人高的尖塔,尖塔上放着几个花花绿绿的管子,充能的时候,这些管子就会像章鱼的手捕食猎物一般吸附在战舰的储能罐上。

少年拉着汴梁的衣襟往充能站里走,眼睛不时的侧过来,惟恐他跑了。

汴梁笑笑,“放心吧,都到这里了,我是不会跑的。”

少年这才放手,他快步来到空着的泊位上,双手拢在嘴前,喊的却不重,“海底末日。”

充能站里没有任何反应,少年转了个方向,继续喊这几个字,四个方向都喊遍之后,有道亮银色的光幕从天而降,将整个充能站包裹其中。

光幕降下之后,亮银色的色彩也跟着落入地面,空中仿佛有个透明膜,在轻轻的晃动着,泛起阵阵涟漪。

汴梁瞳孔猛的一缩,他赶紧拉住少年的手臂,沉声道,“是沈联族人?”

傅南星在天空之上时,就露过这一手,如果猜的没错,这层薄模应该和隐身屋差不多,至于具体有什么功能,得下次问过

安达利尔才知道。

只是这个下次。。。

汴梁的心沉了下去,对方有机属,要是翻脸动手,自己毫无胜算可言。

会是谁呢?罗晴瀚?汴梁的脑中没来由的想起那个老朋友来。

“汴先生,好久不见。”有个陌生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汴梁转身一看,发现那艘正在充能的战逐舰舱门已经打开,有个沈联族人模样的卫兵靠在船边,看上去有些眼熟。

少年在见到那个卫兵时,吓得浑身发抖,缩在了汴梁身后。

汴梁在少年的背心拍了两下,示意他不要紧张,可是少年实在太紧张了,他浑身发抖,脸色惨白。

大敌当前,无暇去顾虑少年,拍过背心之后,参谋大人站直了身体,对着卫兵说道,“未请教?”

卫兵的声音很陌生,但他既然说好久不见,说明以前是见过的。

沈联族人,自己见过的实在不多,双手都能数过来。

卫兵长的很普通,穿的是沈联族专用的天蓝色军装,军装上全是双拳紧握的白色战旗图案,蓝白相间,看起来分外清爽。

卫兵敲了敲船的外壳,有两把椅子从船里丢了出来,速度极快,却平稳的落在汴梁身前,椅子的边上,有一抹不易察觉的亮银色一闪而逝。

汴梁眼尖,一眼就看到了那抹亮银色,正是机属特有的颜色。

“又是机属,就不能来点新意。”汴梁轻声嘀咕着,拉过椅子,又将少年摁在了椅子上,参谋大人柔声说道,“坐下,没事。”

少年依旧拉着他的衣襟,双手颤抖着不肯放开。

汴梁有些为难,这时候,卫兵开口了,“罗障,好好坐着睡觉,解药睡醒就有。”

少年听了这话,立刻放手,乖乖的坐在椅子上,两眼一闭,开始睡觉。

“解药?”汴梁好奇的看向卫兵,这个词怎么这么的怪异?以前在陆地上时,听陈百万说起过用毒这一回事,可在海底,从来没听说过什么毒药。毒药都没有,解药是什么?

卫兵又敲了敲战舰的外壁,发出“咚咚”的声音,又是一道银光闪现,在少年的额头抹了一下,少年头一歪,一动不动了。

梁看了一眼少年的胸口,呼吸依旧,他这才放下心来,坐到了另一条椅子上,顺带把二郎腿也翘起来了,既来之,则安之。

卫兵还是靠在船边,丝毫没有走近的意思,一双手都抚摸在船的外壁上,站姿很是诡异,他想了想,像是捋了捋思绪,这才开口道,“汴先生,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墨菲斯托,我们七年前见过。”

汴梁听到这个拗口的名字时,眉头明显皱了起来,四个字的,很像机属的名字,这位卫兵难道和乐亮一样,是个机属?

可当他听到最后那句时,脑海里瞬间想了起来,是了,是那个蹲在武器台边上的卫兵!

“是你!”汴梁的声音重了起来,就连呼吸也有些加重了。

凯斯利特说过,当年在船里对他开火的,就是武器台的那个士兵!

卫兵嗯了一声,身体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显得漫不经心毫不在意。

“你接着说。”汴梁将背靠在椅子上,和他比起了耐心。

对方有机属在,如果有恶意的话,没必要和自己叙旧,若是没有恶意,那就先听听看。

听听他们的要求,再猜猜背后的主谋。

卫兵显然没想到汴梁会这么镇定,一时之间也想不到该说什么,就顺着原先的话题说了下去,“七年之前,我接到一个杀你的任务,你能活下来,不是因为有人替你挡,而是这个任务,临时中断了。”

汴梁嗯了一声,右手一抬,示意他继续说。

卫兵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贴在船壁上的那双手奇怪的翻转了过来,手心处,亮银色的光芒若隐若现。

“融合机属?”汴梁直接问道。

语气很平淡,就像在问你身边这船是战逐舰吗?

卫兵有些吃惊,他翻过手腕,朝汴梁竖起了拇指,只是角度有些歪斜,看起来不伦不类,“汴先生的确胆识过人,看来我们可以好好的谈一下了。”

说完,卫兵拍了拍手,那双手就像剥去香蕉的香蕉皮,一根根手指都脱落了下来,露出里面一小截亮银色的融属来。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