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听书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五百三十一章 刷新很悲凉,战场不像样

函数的自变量 / 2020-12-20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进入结界的瞬间,汴梁感觉手心的石头融化了,变成了一股难以言喻的形状,比烂泥更软,比液体稍硬,像是熟透了的塑料,那片似液非液的东西从自己的手心往整个身子融去,恍惚间,整个身躯都变成了融化的模样,和结界的断面处融为一体。

一阵奇怪的声音在脑海里飞腾,似万鸽齐飞,翅膀扇动的声音,眼前白茫茫的一片,又仿佛是鸽子纯洁无瑕的羽毛。

鸽子不停的飞舞,约莫半分钟左右,声音消散,羽毛退尽,眼前出现一个残败的山谷,横在一片森林的南边。

山谷里没有树木,也没有杂草,最前方是一颗断了的石碑,石碑底下有半个字,字样模糊,看不清原来的面目。

石碑之后,有个圆形的水池,直径约有三米,深度半米左右,里面的水已不多。

水池的右侧,那位领路的老人趴在池子边,一双布满皱纹的眼睛血红血红。

不是杀气腾腾的鲜红,而是悲伤欲绝的暗红。

“怎么了?”宋云压低了身影,沿着水池前一条只能容纳两个人并肩行走的泥泞小路,快步跑向老人。

小路的左侧是一个很陡的斜坡,右侧和森林接壤。

斜坡上横七竖八趴着不少尸体,森林里暗黑色的焦烟不时出现,宋云对此很熟悉,这就是战场的味道。

老人的嘴角有液体流过,不知是泪水还是鼻涕,他一直盯着前方,对宋云的到来置若未闻。

宋云沿着老人的视线望去,石碑前面是一片断崖,断崖之下有个不高的阵地,阵地上躺着几个人,衣服上满是泥会,依稀可见是金色的军装。

那几个人懒洋洋的躺着,要不是枪支偶尔动一下,没人会觉得他们还活着,因为他们的身上,多处留着鲜血。

医疗箱从头到脚,每个士兵都用了好几个,士兵们的前方趴着很多人,看那姿势宋云就知道,那些人死透了。

再往远一点,在阵地与地面的接壤处,堆满了蓝衣士兵的尸体。

宋云从腰间拿出手迅,轻点几下,将镜头放大,阵地不远处的树丛中,数不清的蓝衣军人,正在嚼着鱼干,有个军官模样的人往热气腾腾的行军锅里捞着什么,看得出,这帮人正在吃饭。

宋云将手迅轻移,看向阵地上的金家士兵,一个个闭着眼睛,懒洋洋的躺着,满脸都是决绝的神情。

所谓决绝,就是决心死战,又绝望无助的神情,和身边的老人一模一样。

眼睛是红的,心也是红的,但是看到的却只有绝望二字。

“一时的胜负说明不了什么。”宋云拍拍老人的肩旁,朝后面的士兵挥了挥手,“警卫队,准备战斗。”

对面树丛里的人看不清,但是大锅只有两口,以宋云的老道经验,可以推算出,对方最多两百人而已。

阵地上的活人不多,十个不到,但是位置极好,警卫队又是居高临下,占据如此好的地利,以一敌十不在话下。

老人却悲哀的叹了口气,用他那颤抖的手指着石碑,“没用的,刷新碑已经被发现了,灭亡只是迟早的事情。”

“刷新碑?”汴梁觉得这个名字听起来很奇怪,他用手摸向石碑,只是轻轻的一碰,整个人又有了刚进入结界时的感觉,身体被融化,鸽子的声音,羽毛的洁白又在眼前浮现,只是时间比刚才更短,仿佛只是一瞬间,当他清醒过来时,人又站在了刚出来的地方,离石碑几十步远。

这是?汴梁心中隐隐然有了答案,刷新这个词他以前听说过,就是突然出现的意思,莫非这个地方就是金军进结界之后的地方。

花郎!这种地方怎么能被敌人发现呢?要是联军打过来,守在山谷附近,再多的和平军进来也是一个死字。

“金家人都是那么没脑子的吗?就让这石碑裸露在外?”汴梁一生气,说话也难听起来。

金超没有心思去生气,金家人有没有脑子,在这个时候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大多数的人连脑袋都没了,还要脑子干什么。

“这里是作战室,原本是一个隐蔽的建筑。”老管家擦干眼泪,用一种沧桑无比的声音说道,“我昨晚出去的时候,这里还是完好无损。”

老人指了指他的脚下,继续说道,“金罡主帅就是在这里,给前沿阵地的将官下达命令,让他们务必守住大禹山的各个角落,不能让敌人接近作战室。”

说到这里,老人的眼睛又湿润起来,悲呛的指指天,又指了指山谷下的阵地,“现在只剩下这一块阵地了。”

汴梁心中大骇,战事紧张,从金晟和施福两位大人着急的神态中可以想到,但是真没想到,会紧张到这种境界。

以阵地上的这些残兵,等敌军吃完饭,一波攻击都挡不住,自己若是再来晚一些,一刷新就只能举手投降了。

“宋指挥,得想办法保住这块地方。”汴梁匍匐着来到趴在山谷最前沿的宋云身边。

这位海卫的脸上坚毅无比,除了严肃还是严肃。

“先打完这一仗。”宋云低沉的说着,一双眼睛四处张望,很快发现了几个不错的火力点,吩咐警卫隐蔽上前。

他将所有的卫兵都安插到合适的位置之后,这才对汴梁说,“锅中的食物不少,敌人还会休息半小时左右,趁这个机会,要是能打他一个冲锋就好了。”

宋云说这话时,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汴梁,这一刻,他已经忘记了老大的身份,而是将汴梁当作一个可以攻坚的士兵。

没办法,情况太恶劣了,他一直不想让所谓的翻译官上前线,如今却只有这位翻译官有能力打出这么一个冲锋来。

“给下面那帮死气沉沉的家伙提提士气。”宋云补充了一句。

汴梁愣了好几秒,表情从惊愕到微笑,然后调皮的敬了个礼,“是,保证完成任务。”

宋云被逗笑了,他没有回礼,只是歉意地说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胜负在此一举了。”

作为征战多年的将领,他有一种直觉,对方并不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刷新碑在山谷之上,至于具体的原因,他不清楚,但这一点,他能肯定,不然的话,对方是不会这么悠闲的吃这顿饭的。

所以,击溃他们,转移或者掩盖刷新碑,静等和平军的到来,这仗还有的打!

目前的关键,就在于怎么击溃对方了!

而关键中的关键,就看这一次冲锋了。

:。: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