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听书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四百九十三章 海底风云起,族民打鱼豪

函数的自变量 / 2020-11-28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汴梁的脑海中,白云已经所剩无几了,好在蓝箭及时的退去,要不然,白云一定会被炸光。

好险!好痛!

汴梁捂着头,像是从地狱中醒来。

朦胧中,仿佛回到了南朝的宫殿之中,雕栏玉砌,金碧辉煌,就连床头的木檐上都用金粉刻着飞龙,看起来栩栩如生。

这是。。。又穿越了?

汴梁忍不住揉揉双眼,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的陌生,又是那么的诡异,让他忍不住担忧起来。

床幔前方有一个香炉,香炉上烟雾缭绕,散发着阵阵清香,炉旁有个精致的梳妆台,金黄色的铜镜里露出半个香炉的影子。

这是一个古代女子的闺房。

花郎!不会穿越的时候连性别都改了吧!汴梁急忙拉开被子,伸手在胯下摸了一把。

还好还好,重要的家伙还在。

不是穿越?那是怎么一回事?

自己明明遭受到可怕的攻击,难道是被姑娘救了。

姑娘美不美呢?汴梁的心不由的痒了起来,暗想自己的桃花运还真是不少。

这时,门外有熟悉的声音传来,“夫君,你醒了。”

随着这个声音,绣着双凤的屋门被推开了,进来的正是爱妻赵香艺。

“你。。。”看到爱妻的时候,汴梁立刻坐了起来,身子靠在床背上,右手不自觉的往口袋里的热流枪摸去,每次感觉到危险的时候,他都会这么做。

眼前的爱妻看起来很诡异,她穿着一件红色的长袍,肩上和头上的鳞甲已经不在,满头秀发盘了起来,盖在一顶黑色的帽子之下。

这份打扮,无论在陆地上还是在海底都没见到过,倒有几分地球上现代人的韵味。

“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汴梁仔细的打量着她,最终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赵香艺朝他微微一笑,“不是我变了,是乐海族变了,夫君,你失踪的时间也太长了。”说到最后,她幽怨的看了汴梁一眼,开始埋怨起来。

汴梁有些不好意思的揉揉鼻子,“我也不知道,被莫名的偷袭了一下,就昏过去了。”

接着,他将去沈联族路上的事情说了一遍,不过他没有把姜政说她是母老虎的事情讲出来。

赵香艺认真的倾听着,好几次微微的皱眉,等他说完,继续埋怨道,“夫君,你回来了也不通知我,要不是收到卫兵的信息,我还被蒙在鼓里呢,你不会怪我在老街上对你凶吧。”

一听到老街,汴梁的手心又有冷汗冒出。

蓝雾,太熟悉了,是那个女人,那个见不到面容的女人,她又来了吗?

“二妹呢?”汴梁着急的望着爱妻,二妹一直跟着自己,怎么现在没有她的人影呢?不会遭遇什么不测了吧。

赵香艺嘟嘟小嘴,“知道你关心她,放心吧,医护刚看过,只是些小伤,没事的,刚在后屋睡下了。”

汴梁点点头,突然回想起爱妻在战舰上那冰冷的声音,不由的有些伤心。

“你。。。变了好多。”他叹息着。

赵香艺咬咬下唇,再次埋怨道,“你这一去,将整个安岩礁都丢下了,我一个妇道人家,不狠一点,又怎么能活到今天。”

汴梁听到这些话,心底一软,目光也变得温柔起来。

“香艺,都是我不好。”他惭愧的说着。

赵香艺宛然一笑,“没事,我是南朝的公主,太子的母亲,自然比寻常女子要坚强的多。”

“是,知道你能干。”汴梁拖长了声音,夸着爱妻,一边跳下床来,将她搂在怀里,爱惜的看着她,“这些年,真是苦了你了。”

赵香艺眉头再皱,轻轻的挣脱了他的怀抱,“你是一家之主,回来了,外面的事情就得由你来主持了。”

“外面能有什么事情。”汴梁伸手继续去抱爱妻,“那比得夫妻亲热重要。”

赵香艺身子一侧,轻巧的避开了。

她翻了个白眼,“说的轻松,现在的乐海族不是我们说了算,这里可是有两位族长。”

汴梁听她这么一说,心里的邪火顿时都熄灭了。

夏宠夏老板,从来都不是好对付的。

尤其是现在她还当上了族长。

“她是怎么当上族长的?”汴梁苦闷的说道。

金鳞妹子有说过一些乐海族的事情,但她说的太笼统了,什么两位女族长大发雌威,将郑天族的影子部队一举击溃。

爱妻手底下有宋云和森悍两员大将,罗晴瀚又说过沈联族会给安岩礁同等的帮助,击败郑天族是有可能的,但夏老板又是怎么做到的呢?汴梁实在想不通。

赵香艺的脸色凝重起来,“金鳞妹子,你是知道的,她有特殊的本事,夏宠好像也有。”

汴梁愣住了,脸色变得惨白,嘴里吃惊的喊道,“不会吧。”

夏老板有特殊的本事,自己是知道的,在军工厂里,那位老板挥挥衣袖,就将螳螂带走了。

以她当时的表现,别说一个螳螂,就算十只,百只也是挥挥衣袖的事情。

可是,夏宠明明说她失去这种能量了啊!

这不可能是说谎,她的能力要是还在,夏愧怎么会死,超深渊海城又怎么会丢!

难道她的能量又回来了,这可真的麻烦了。

汴梁感到无比的头疼,对爱妻说道,“你们的权力是怎么划分的?”

两位族长,要是平等的话,日子还算好过,要是寄人篱下,就得想想办法了。

赵香艺被问住了,她和夏宠并没有具体讨论过这个问题,因为两人的重心都在修炼上,外面的事都由手下在处理。

夏宠用的是以前军工厂的主管陈为民,赵香艺则将大小事情都交给了乐慧妍。

陈为民和乐慧妍两人是旧识,两人相处的很好,深海城作为大本营,由双方共同把守,陈为民负责民生和治安,乐慧妍负责行政管理,其他四城,一分为二,深渊海城和超深渊海城是夏宠老家,依旧是她的势力范围,浅海城和过渡城则划给了堂府。

赵香艺将事情大致说了下,汴梁听了很不高兴,“你怎么能用乐慧妍呢?那女人可不是个好鸟。”

且不说她私生活混乱,和吴铁,沈礼德等人瞎搞乱搞,在管理上这人也是拉帮结派,打击异己,在安岩礁的时候,她就和沈礼德联手,把自己从派首的位置上拉了下来。

让这样的人来把持全局,搞不好,就把族长给架空了。

赵香艺委屈的撇撇嘴,“我也不想啊,夏宠不同意用男人,二妹又不在。”

汴梁没想到问题的根源竟然在夏老板身上,这一下他也无奈了。

安岩礁是有不少能干的人,陈百万,滕贤熙,宋云都是管理型的人才。

可是女人,除了两位妻子,还真想不到别人。

这么一来,也就乐慧妍能将就一下了。

那个女人,汴梁摸着下巴,总觉得不放心。

“我找夏老板谈谈。”汴梁思索良久,最终觉得还是不行。

原因无他,姜政和乐亮的势力还在,而且那两人和沈联族搞在一块。

乐慧妍原本是被姜政扣押起来的,这些年来,也不知两人是否勾结在一起,若是有,乐海族就有被强敌里应外合的威胁。

必须把这个威胁除掉,而且刚好有个绝好的理由。

乐亮是夏宠的丈夫,乐亮又和乐慧妍不清不楚。

虽说夏宠对这位丈夫也不怎么热心,可身为族长,总不能背负着这种谣言吧。

嘿嘿。一想到谣言,汴梁的心里就有底了。

出门之后,他先是给陈百万发了一条讯息出去,让这位少爷将谣言散播出去。

有谣言作证,乐慧妍的位置肯定能动一动。

至于新换上来的人,就不是问题了,夏宠坚持要女人的话,二妹这不回来了吗。

汴梁坐着赵香艺的族长舰,兴匆匆的出门了。

舰内和屋子里差不多,到处雕刻着金龙玉凤,颇有一番龙凤呈祥的样子,可汴梁的心不在船上,他站在客舱前朝外望去,看到城内的居民大都面如土色,衣着也比第一次来深海城时简朴了许多。

更为奇怪的是,偌大的街道上,见不到几艘船只,就连人影都不多。

今天是什么日子?居民们都藏起来了吗?汴梁心里想着。

这时,战舰转了个弯,拐角处露出一片破败的广场,广场上坐着很多衣衫褴褛的人,那些人兴奋的叫着,双臂不停的举起,在人群的中央,有一个带着细细尖尖帽子的人,被反绑着双手,低头站在那里,看他衣着挺合身的,就是身上丢满了各种垃圾,鱼骨和鱼刺到处都是。

“怎么回事?”汴梁朝身边的卫兵问道。

看这样子,像是打劫,又有些不像。

深海城的治安怎么变得那么差了!

卫兵瞄了一眼舰外的情况,习以为常的说道,“老大,在打鱼豪呢。”

乐海族在乐燚时代的时候,为了敛财,将城池边上的海域都卖出去了,买到海域的人可以找渔民打鱼,打到的鱼都是他的,渔民只能拿到很少的一部分工资。

有海域的人就被称作鱼豪。

新族长上台后,将所有海域的购买权取消了,大海就是属于大家的,谁都可以打鱼,谁打来的就算是谁的。

一开始的时候,鱼豪们不服,又不敢违抗律法,就在海域内放毒,这事情传出去之后,陈为民大怒,发了个打鱼豪的通知,凡是以前做过鱼豪的,都可以随时拉出来批评和斗争,又称为评争。

百姓们对这文邹邹的名称不敢兴趣,统一称作打鱼豪。

开始的时候,鱼豪家里都是大户人家,有钱有势,寻常百姓那里敢去打,陈为民急了,又让士兵扮作平民,带领大家挨家挨户的打鱼豪。

渐渐的,打鱼豪的势力越来越大,有些别有用心的人,将城内的有钱人,不管是不是鱼豪,都拉出来打。

终于,这事情一发不可收拾,深海城满大街都是打鱼豪的人,弄得城内有钱人人心惶惶,不是出去避难,就是闭门不出。

有一次打到乐前的头上,让乐慧妍炸了毛,直接派乐银君出动军队抓了一批人,自那以后,打鱼豪的人收敛了许多,也不在大街上打了,通常都拖到角落的广场里,刚才的广场就是其中之一。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