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听书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四百六十五章 马匪赶出去,鱼儿养起来

函数的自变量 / 2020-11-28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接下来的行程很顺利,宋云却一直紧张的望着显示屏和手迅,心里担心着邱崔会追上来。

事实上,邱崔和汴梁猜的一样,一点动静都没有。

“邱崔的个性,内紧外松,有点类似窝里横,发生了那么多事,他首先要做的是在手下面前重新树立光辉形象,根本没心思对付别人。”滕贤熙坐在宋云的指挥舰里,悠闲的说着,这番话他向老大汇报过,汴梁当时只是笑笑,并指了指宋云的船便不再理他,于是他直接来到了指挥舰上。

宋云看着他,眉尖一挑,鄙夷的说道,“无能之辈,这么好的扩张机会怎么能轻易放弃!”

滕贤熙笑了,“扩张与安抚,两者不可兼得,不好取舍啊。”

“嘁”宋云啜了一口,“家里的东西,就那么多,有什么好担心的,就算丢了,也是自家人拿了去,要想强大,就得对外发展,有什么难取舍的。”

滕贤熙听了这话,更想笑了,勇猛之人,多喜欢开疆拓土;文弱之士,则希望种田守成,这两者本身都没有错,关键得看形势。

“宋海卫,山中礁难啊!”滕贤熙不敢取笑宋云,只能长长的叹了口气,希望宋云能够明白。

山中礁被郑天族的人一顿攻击,损失惨重,兵心和民心都散乱不堪,这个时候和客村礁的士兵开战,胜算极小,邱崔这么做也无可厚非,宋云睿智之人,怎会在这个问题上纠结。

宋云看着显示屏,支撑着身体的健壮右臂忍不住抖动起来,“鳞甲军呢?”声音里有些愤怒。

滕贤熙愣住了,是啊!鳞甲军呢?能将郑天族人断臂的鳞甲军用来追击客村礁的部队岂不是正好!自己怎么把这么厉害的部队给忘记了。

一想到这个,他冷汗直冒,再也坐不住了,立刻起身来到显示屏前一起看了起来。

然而,并没有任何影子。

不光显示屏看不见,赵香艺的眼镜里也看不到任何的黑点,山中礁附近的海域异常的宁静。

“鳞甲军有缺陷,有机会问问秋贝。”汴梁彻底放下心来,给宋云发去了一条讯息。

连续的东奔西跑,感觉特别的疲惫。

“今晚总该睡个好觉吧。”他自言自语的说着。

安岩礁附近的情况,森悍的部队里有两个兵熟悉,据说那里的人与世隔绝,过着野蛮人的生活,性格也极其强悍,过往的渔民一旦得罪了他们,就会被群起而攻之!

有这么一个故事,流传的很广,有位渔民打鱼的时候,不小心打死了一条纸片鱼,那种鱼呈扁平状,看起来像纸片,在海底经常见到,可是安岩礁附近的麻族人冲出来说,这条鱼是他们养的,要赔!

渔民起先不肯,和他争执起来,结果麻族人吹了几下哨子,礁岩里面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将渔民团团围住,非要他赔偿不可。

渔民见到那些发黑的渔叉,心里有些慌,就同意了,让麻族人算一下赔多少钱。

那个麻族人掰开手指算了起来:这是条母鱼,能活三年,每年产三次卵,每次按一万条算,总共能生九万条小鱼,成活率按百分之十算,是九千条,加上母鱼,总共九千零一条。

渔民急了:怎么能这么算呢。

马族人拿起鱼叉怒吼:是啊,那些小鱼中还有母鱼,还能繁殖呢,我都没算,便宜你了!

渔民没办法,按市价三海币一条,足足赔了二万七千零三海币。

事后,渔民有三年没去那一带打鱼。

有一年,海底其他地方的鱼少,渔民实在没办法,硬着头皮又来到安岩礁附近,结果他一亮相,就有麻族人认出他来,高声喊道,“父祖啊,您开眼了,他又回来了。”

渔民一阵惊慌,拔头便走,却被麻族人拉住,熟悉的口哨声再次响起。

很快,一大群麻族人又将他围住了,走到他跟前的就是那个问他赔钱的麻族人。

渔民饿了好几天了,豁出去了,挺着胸膛说:我赔过鱼了。

麻族人点头:是,母鱼你赔过了,但是我养的是一对鱼,母鱼死了之后,公鱼郁郁寡欢,绝食而死,这事族里人都知道,你得陪公鱼!

渔民绝望了,将手迅里最后的三个海币赔给了麻族人,回家之后就自杀了。

这故事在海底广为流传,也因为这事,这么多年来,再没人敢到安岩礁附近打鱼。

“一帮野蛮人,先礼后兵,我们不吃他们一条鱼,他们也不能损害我们的利益。”这是汴梁给森悍的指示。

森悍派先遣部队先去交涉了。

事情和汴梁想象的一样,野蛮文化,就是森林文化,讲究的是弱肉强食,你只要秀肌肉,比它们强,他们自然会退去。

盘踞在安岩礁附近的麻族人见到大批量战舰过来,纷纷逃离了。

客村礁的舰队畅通无阻的安扎了下来。

大军好好的休养了几天,汴梁从故事中得到启发,和宋云,森悍两位海卫讨论起养殖纸片鱼的事情来,这边附近的鱼是有不少,但只抓不养,难保不会有断粮的一天。

“你看,安岩礁旁的泥灭湾,那个地方好,一块海泥都没有,适合养鱼。”宋云拿着地图仔细的研究着。

他小时候除了做功课之外,还喜欢养小动物,尤其是鱼。

森悍摇摇头,“不行,泥都没有,怎么养鱼?鱼吃什么。”

他曾经做过渔夫,知道海草附近鱼多,而海草都是长在泥附近的。

不过在这海底,海草一颗都见不到,是不是这样他也不敢肯定,只是出于经验说道。

汴梁笑笑,“不用争这个,问问当地的居民就行。”

眼前的两位都是打仗的好手,养鱼弄粮这些事情还得请陈百万出马。

这不,前两天陈少爷出去走了走,就打听到了,原来麻族人不是安岩礁的常住居民,而是西边黑马礁的居民,黑马礁附近细藻极少,鱼类资源也极少,所以黑马礁很多人在麻家人的聚集下成了匪徒,经常打劫附近的礁岩区,被当地人称之为麻匪!

汴梁大军一来,麻匪撤退,安岩礁人是又惊又喜,喜的是打劫的人终于走了,惊的是不知道来的是不是更厉害的山大王。

为此大家都躲在家里不出来,安岩礁人和其他海族人不同,他们不是住在礁岩表面上的建筑内,而是在礁岩缝隙处搭房子,又称螃蟹屋,当他们躲进去的时候,外人只能看到露在外面的黑森森的洞口,而找不到人。

这些洞都是相连的,就算麻匪要打劫,没当地人做向导,也休想找到一个安岩礁人。

陈百万起初也是找不到人,以为人群都走光了,有一次他组织后勤部队捕鱼的时候,听到洞里有奇怪的叫声,钻进去一看,是一对年轻人在亲热。

事发突然,年轻人来不及跑,被陈百万抓到了,陈百万软磨硬泡,这才得知安岩礁里的信息,他向年轻人保证,新来的客村礁人绝不拿礁民的一草一鱼!并且决不让麻匪再欺负大家。

年轻人将信将疑的走了,过了两天,陆陆续续开始有礁民出来,他们都是跟着后勤部队打鱼,军队正门这边从不露头,所以宋云和森悍是不知道的。

听汴梁说起当地居民时,两位将领都是一脸的奇怪,直到滕贤熙带了一位礁民过来。

“希睿,土生土长的安岩礁人。”滕贤熙介绍道。

汴梁看着眼前的礁民,衣服的品牌不错,还挂着乐海族族旗,只是胸口打了两个补丁,应该是个节约的有钱人。

那人长相平凡,一双眼睛看上去很热情,漆黑的眸子里似乎又在期盼什么,他的双手隆在袖子里,显得有些拘束。

“希兄弟,我叫汴梁,从客村礁来。”汴梁温和的招呼着。

“老。。。大爷。”希睿是当地的藻商,见过行行色色的人,一眼就看出汴梁是这里的老大,只是他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本想叫老爷,老字刚出口就后悔了,汴梁的年纪,看上去并不比他大多少,就改口成了大爷。

“这里没有大爷。”汴梁哭笑不得的摆摆手,指着森悍说,“森海卫,手下四万将士,一年前和我一样,就是个渔夫,打鱼的,我们都是穷苦族民,为了更好的明天而走在一起,你不是我们部队里的人,请称呼我们为朋友或者兄弟。”

森悍听了,起身行了一个军礼,说道,“希兄弟,我小时候最讨压那些大爷了,你别把我叫做他们。”

众人听了这话,纷纷笑了起来,现场的气氛缓和了许多,希睿也不那么紧张了,接着说道,“各位。。。大哥,很荣幸见到你们,礁民们都说是活神仙来了,帮助我们摆脱麻匪的洗劫,真是天大的好事,我替礁民们感谢你们,你们都是我心中的英雄。”

他本是一个能说会道的人,很快就想到了一个合适的称呼,既不见外,又让人舒服。

汴梁看了滕贤熙一眼,朝他赞许的一笑,开始进入正题,“希兄弟,我们初来乍到,很多地方不熟悉,请你帮忙指导一下。”

希睿是个聪明人,也看过族闻,知道汴梁是共主派的,在客村礁被督主们联军击败,逃亡到安岩礁来,只是这来军阵容整齐,舰队强大,将麻匪们都吓退了,可不是一般的败军!

要知道,麻家可是大有来头的,那帮麻匪不仅有枪,还有战舰,实力在巡察大队之上,要不然这么多年来,巡察大队早把他们剿灭了!

如此看来,汴梁的大军是想在安岩礁安生休养,他想知道的肯定是附近区域的各种势力。

幸好,这方面希睿是强项,因为他和附近几十个礁岩区都有生意往来。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