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听书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四百五十一章 位置是死的,人才是活的

函数的自变量 / 2020-09-25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共主协商会的大厅,汴梁是第二次来,心情却是截然不同。

第一次来,是选举分部人员,那时自己有陈百万的名单,台下大多又是堂国人,办起事来轻松融洽。

可是这次,协商会的会场搞得很特别。

左边是派首台和罪民台,右边是参会会员,显得泾渭分明。

花郎!汴梁走上派首台时,心情异常愤怒,脸色也是铁青。

这个阵势,是将自己和罪民摆在一块审理了!

“沈顾问,你这位置排的很有讲究啊!”汴梁一落座,立刻毫不客气的说道。

对面的外交官微微一笑,“派首,这不能怪我,很多人没来,您那边的座位就撤掉了,可您不同,我们不敢撤。”

“哼!”汴梁冷哼一声,也感到了不对劲。

整个会场中,没有一个是自己安排的人!

按照共主派少数服从多数的投票原则,这会没法开,身边的滕贤熙也绝对保不住。

“陈少爷,会场有变,速来。”汴梁赶紧给陈百万发去一条讯息。

陈百万是委员,基本不参与军事行动,把他叫来不会影响到战局,而其他人,在军队里是什么职务,能不能抽空过来,自己不清楚,只能让陈百万来判断。

发完讯息后,汴梁冷冷的说道,“按共主会原则,所有扩大会议必须获得派首的同意,沈顾问,你越权了。”

沈礼德是有打手迅请示,但自己只说了不参加,并没有承认开这个会,所以从原则上说,沈礼德的这个会是不合规矩的,正好拿这个做文章,来压压他们的士气。

不想沈礼德早有准备,站起来不慌不忙的说道,“派首,您身体有恙,我只能向共主国际的林派首求助了。”

说完,他还掏出了手迅,从中调取出一份文件来,上面盖有林貇的脑纹。

看到这份文件,汴梁心里大惊。

为了一个滕贤熙,沈礼德竟然连沈联族共主派派首都惊动了!

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这时手迅响了一下,陈百万发来讯息。

“会场被围住了,领军的是海兵乐前,有阴谋,先脱身。”讯息极短,却看的汴梁脸色发白。

乐前原本是乐银君的手下,部队改编后,在宋云麾下当参,宋云信不过他,战舰配备是最弱的。

反杀战役需要的是快和准,因此他的舰队被编为后备队,没上前线。

这时候杀出来,没人能管的住,宋云也不行!

陈百万很清楚这个道理,所以让他尽快脱身。

汴梁清楚这个道理,也明白这会的性质不是协商会,而是鸿门会!

沈礼德要对付的不是滕贤熙,而是自己!

“乐前呢?他也是协商会会员!”知道了情况之后,汴梁反倒是镇静下来,二郎腿一翘,悠悠的问道。

沈礼德轻轻敲了几下身旁的桌子,乐慧妍不得不硬着头皮站起来,“汴哥,非常时期,怕有敌人混入,乐前在维持会场安全。”

“哦,谁下的命令?”汴梁继续不紧不慢的问着。

乐慧妍求助的望向沈礼德,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乐前是海兵,有资格下令的只有汴梁和宋云两人。

沈礼德见汴梁发难,知道事情不可能和和气气的解决,总得亮出些手腕来,于是也就不再客气,上前两步大声说道,“共主派中协商会最大,滕贤熙要遵守,乐前也要遵守,在座的各位,包括我和派首都要遵守!”

汴梁见他发难,也站起身来,冷然说道,“既然如此,让宋云把部队撤下来,让最大的人顶上!”

沈礼德摇着头,“派首,您这就不对了,部队是共主派的部队,不是宋云的,也不是您个人的,要听协商会的意见。”

汴梁冷笑着,“协商会的大部分人员都在前线拼命,在做的各位闲职人员好意思在这里开会?好意思做什么决定?要脸吗?”

沈礼德不甘示弱,“正是因为共主派中有不要脸的分子,以伤兵为由,带着士兵胡作非为,伤害共主派在族民中的形象,而且这人不顾形象,和乐鑫老师争抢女人!我们再不开会纠正,客村礁继续发展下去,就会乌烟瘴气,还谈什么共主,不如叫主匪!”

医院的事情汴梁清楚,抢女人这一节倒是没想到。

滕贤熙啊滕贤熙,你还真会惹事!

这样的人不用保了,大不了医院的事情自己来做。

“是该改改风气了!”汴梁拍手称赞着,一边说道,“我还听说一些人目无领导,有以下欺上的行为,沈顾问,按共主派的原则,该怎么处置呢?”

沈礼德狡黠的笑着,“等我当了派首,自然会制定相应的规则。”

他话音刚落,会场的大门打开,冲进来一群拿着热流枪的士兵,分两边站立,为首的是一名头领,对沈礼德行礼道,“奉协商会指令,维持会场秩序,请沈顾问指示!”

“好样的!沈礼德你是要造反吗?”汴梁一掀桌子,大步踏前,右手伸入裤袋,将热流枪握在手心。

沈礼德躬身行礼道,“派首,滕贤熙的事情不处理,协商会不服气。”

“怎么处理!”汴梁来到他身边,稍稍松了口气。

这个距离,自己若是出手,肯定能制住他。

沈礼德继续说,“公布罪名,革除职务,审判有罪,战后处决。”

汴梁回头看了一眼滕贤熙。

这位会场的主角,从自己进来之后,一直木然的站着一言不发,就连沈礼德说到战后处决时,依然面不改色,双眼平静的看着前方,这份胆色令人钦佩。

宋云说过,他是个聪明人。

聪明人怎么会一再的犯错呢?即便是有人陷害!

而且,聪明人为什么不辩解呢?没有办法吗?要从容就义吗?

不,聪明人从来都不会选择走这条路!

要不然拜色行动的时候,他就不会偷跑回来了。

他不辩解,也不跑,而是镇静自若的站在那里,比所有人都镇定,凭的是什么?

公布罪名,扰民,抢女,身败名裂。

战后处决,死了都不能翻身。

多么严重的问题,为什么他不怕呢?

他有什么后台吗?

等等!汴梁忽然意识到了,陈百万说过,部队里所有人都知道滕贤熙是站在自己身边的,自己就是他的后台。

他如果在众目睽睽之下出事了,自己在部队里的形象呢?

还有,滕贤熙审判之后,指派他去医院的宋云就无罪吗?

至少有用人不察的罪名!

自己没能保住滕贤熙,协商会安排进去的那些人会怎么想?他们又会去保宋云吗?

还有森悍,已经开始说自己的闲话了,宋云如果出事,他是最可能取代宋云的。

到时候他一站出来,宋云这个位置保不住的可能性极大。

宋云一倒,自己的派首位置也不稳了。

花郎!沈礼德这一出搞得还真狠!

汴梁放下了枪,缓步往回走去,心里想着海族里的那些个大人物。

夏愧,乐勇祥,乐霖,吴铁,胡闻。

夏愧为了族长之位,奔波一生,最终落得个窃国之贼的名头。

乐勇祥,只想坐稳浅海城的督主,姿态放低,讨好过很多人,现在看来,是最有可能保不住位置的,那些个大人物,乐霖和姜政一旦得势,一定会拿浅海城开刀。

吴铁,处事果断,不仅对敌人狠,对自己也狠,却管不住手下和外族勾结,死相难看,连女儿都流落他乡。

乐霖,老狐狸一只,从不流露本身意图,利用周围一切可以利用的人和物,儿子在他眼中也是一样工具,手中的底牌从不外露,即便郭嵩造反,也能灵活应对,这个人确实厉害。

姜政,爱妻说他其人狠,其事绝,手腕毒辣,却把过渡城经营的有声有色。

胡闻,确切的说,他是一个精神领袖,把精神发扬光大,让乐海族人都记住他的名字,他从族长之位退下来,可在乐海族人民心中,他是永远的族长。

相比之下,自己是最失败的老大。

被手下顾问逼迫到这个地步!却连一点反击的方法都没有!

太惨了!

汴梁有些丧气的来到滕贤熙的身旁,却听小滕轻声说道,“位置是死的,人是活的。”

汴梁的瞳孔猛的收缩起来。

是啊,胡闻从族长之位退下来了,夏愧当了族长,可有几个人认同?就连夏愧最亲密的部下吴铁和乐霖都存有二心!

沈礼德搞那么多小动作,无非也是要自己让出派首的位置!

那就让嘛!只要军队在手中,多数协商会会员是自己人,他还能翻上天!

一个位置,如果没有相应的权力,又有什么用,不过是一个称呼罢了。

想到这里,汴梁华丽的一个转身,微笑着说,“战事焦灼,我要上前线指挥,这派首职位,你们另选贤能吧。”

沈礼德愣住了,他的确要把汴梁拉下马来,因为客村礁的部队只听汴梁的,这不符合共主国际的利益,但他没想到事情会变得这么容易,汴梁竟会主动退位!让他这位外交官也是措手不及,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战事正急,滕贤熙是位好手,他的罪名暂且记着,戴罪立功。”汴梁又加了句。

原来是要保他!沈礼德啼笑皆非。

区区一个新人,毫无根基的新人,来了客村礁不过几个月,就让汴梁用派首之位来保,这太滑稽了,也太儿戏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