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听书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四百一十九章 付出很容易,接受才痛苦

函数的自变量 / 2020-08-31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是战卫舰。”夏宠来到了栅栏旁,只看了一眼就做出了判断。

她的私人船也是战卫舰,对此非常熟悉。

花郎!刚才房屋的翻滚,竟是因为战卫舰的吞噬!

好个姜政,还真下得去手,连督主府都舍得破坏!比自己要狠的多。

汴梁用力的砸了一下融属栅栏,震耳的响声在战卫舰里回荡,却没有任何人下来。

“别敲了,没有用的。”夏宠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刚才的声音让她很难受,远处的吴花更是捂住了耳朵。

“他们是有预谋的。”夏宠接着说,“把两位公子移开,再让新娘子将我们带入陷阱之中。”

“不!”汴梁吼道,“乐鱼不会这么做!”

这一点他深信不疑!

先不说乐鱼和自己的感情,妹妹不是一个擅长伪装的人,如果她真的参与了这个阴谋,举止间肯定会有所暴露。

刚才的见面是那么的自然,绝对不是刻意装出来的。

夏宠知道两人的关系,也相信汴梁的判断,冷然道,“连妻子都算计,还是不是男人。”

汴梁看她淡定的样子,想起了当初在纠缠车间的情形,心情顿时好了起来。

“姜政肯定不是男人,他千算万算,就是算差了一件事,将你也关了起来。”汴梁开心的说着。

夏宠是什么人?郑天族的螳螂在她手中说灭就灭。

影子螳螂的厉害,自己见识的多了,如果有一只在这里,打开监狱是分分钟的事情。

将一个挥挥手消灭螳螂的人和自己关在一起,姜政的运气还真是差到了极点。

相比之下,自己的运气要好多了,没和两位公子在一起,倒是和两位公子的未婚妻在一块,还是一个实力变态的未婚妻。

夏宠却说,“他没有算错,是我们小瞧了他。”

“小瞧?”汴梁不解。

自己来的时候,将乐亮和乐小佳都叫上了,那里有小瞧他。

夏宠接着说,“吴叔叔想坐稳双城督主,急着和浅海城联姻,乐叔叔也不是省油的灯,将婚事提前,无非是想将父亲的残余势力拉到麾下。”

如果换做刚去军工厂那会,汴梁可能听不明白,如今的他,政治嗅觉也相当的灵敏,这些事情,夏宠即便不说,他也清楚的很。

夏宠继续说,“姜政能有今天,真不是运气,两位叔叔还是小瞧了他,以他现在的情形,又怎会坐视这些事情发生。”

听她这么一说,汴梁心中一动。

难道说姜政将两位女人捆住,不是因为自己,而是不想让两位公子成亲!

这事做的太绝了!而且吴花是吴铁的女儿,她要出了什么事,吴铁断然不会罢休。

“不会。”汴梁摇摇头,“亲事如果就这么被破坏了,几位督主一定会找他麻烦。”

乐霖,乐勇祥,吴铁三个人又不傻,姜政耍这种小手段,瞒不过他们。

夏宠看了他一眼,“你天资聪明,气运又是极佳,本应在乐海族的历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只可惜。。。”

说道这里,她摇了摇头。

“可惜什么?”汴梁问道。

自己如今占据客村礁,和两位督主结盟,即便不如姜政,差距也不大,况且客村礁还有沈联族撑腰,假以时日,一统乐海族也是极有可能的,又有什么好可惜的?

夏宠顿了顿,缓缓说道,“可惜你心不够狠,手也不够辣,我若是你,先抓新娘,再抓新郎,带他们去客村礁完婚。”

汴梁和乐鱼的关系她很清楚,刚才的礼物她也看到了,凭借这层关系,要是带人去客村礁结婚也算合乎情理。

他要是坚决,在刚才城门口的形势下,自己和吴花一定会帮忙,只要姜政和乐鱼上了夏宠号,这事基本上就成了。

汴梁想象了一下这个画面,的确,要是自己下得去手,这事成功的可能性很大。

但这种事别说下去手,自己连想都不会想一下。

“让朋友难堪的事情,我做不出来。”汴梁摇着头说。

夏宠看着他那真诚无比的眼神,叹了口气,“有你这样的朋友,真的很。。。”

汴梁笑着接口,“很幸福是不是?怪只怪你当初太过心狠手辣,不然我们也能做朋友。”

自己真的有可能和这位冰山女人做朋友吗?汴梁扪心自问。

不可能的,这个女人先前是夏愧的女儿,以后会是乐霖的媳妇,无论那个身份都和自己有利益冲突,又怎会成为朋友。

夏宠冷笑道,“别自以为是,我话还没说完,有你这样的朋友,真的很悲哀。”

“你。。。”汴梁瞪了她一眼,“你这是嫉妒,嫉妒我们的友情,所以才这么说。”

夏宠不去理他,将目光转向了舰外。

从小到大,由于身份的原因,她没有一个真正的朋友。

陈为民对她虽好,却不是朋友之间的好,而是长辈对晚辈的关心。

这种关心,在她心目中,和怜悯没有区别。

像她这样坚强的人,又怎会需要别人的怜悯!

乐鱼呢?

那个女人,看起来很天真。

但是夏宠知道,乐鱼和她一样,是一个擅长把痛苦藏在心里的女人。

当一个女人,不得不面对朋友和丈夫反目的时候,她会怎么做?她又该怎么做?

那是一种无与伦比的痛苦,比朋友和丈夫受到的痛苦更痛万分!

但乐鱼一直忍受着,就像她忍受着体内天族之血的焚烧一样,却偏偏没有办法消除痛苦。

若是汴梁能够表现的决然一点,或者说不够朋友一点,乐鱼又怎会承受这样的苦痛折磨!

所以,有他这样的朋友,注定会是悲哀。

“作为朋友,最容易的是付出,最痛苦的是接受,你付出的越多,你的朋友就越痛苦。”夏宠冷然说着,话里充满了感慨的意思。

“或许你不来参加这个婚礼,她会更快乐!”她又追加了一句。

汴梁回味着她的话,想起刚才乐鱼的表现来。

妹妹看起来真的很开心,但是开心的背后呢?

如果没有痛苦,她为什么会出门而去?

迎接别的宾客,有和朋友相聚更重要的吗?

至少,换个位置,自己是不会离开的。

汴梁捏紧了右拳,心里有点后悔来这一趟了。

这时战卫舰的驾驶舱里传来熟悉的声音,“汴长官好久不见,还是一如既往的风流倜傥。”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