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听书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三百七十五章 鲍伊尔战死,沈礼德接任

函数的自变量 / 2020-08-11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真的是你!”汴梁看着赵香艺,认真的说道。

接下来,他将海底发生的那些事情,都和两位妻子说了。

薛慕澜听到惊险处,脸色煞白,一张小嘴不停的咬着手背,鳞甲上落满了淡淡的齿痕。

赵香艺听完后,若有所思的望着昏迷中的金鳞,目光有些犹豫。

“夫君,这个姑娘有问题。”

这件事她早想到了,可是,该怎么处置金鳞呢?

赵香艺宫廷出身,杀伐之事见的多了,行为处事也是相当的果断。

但是金鳞背后有郑天族的金家,若是处置不当,引来金家的报复,那就划不来了。

汴梁看出了她的犹豫,心里也是拿不定主意。

金鳞有问题,在想到她巫者的身份之后,他也想到了。

那个姑娘肯定是对自己有所企图,至于什么企图,还没发现而已。

留在身边,终究是个祸害。

“送回去吧。”汴梁提议,“让沈追送回去,就说和郑明交战中受了伤。”

沈追是郑天族的人,让他将人送回去,绝对是最合适的人选。

至于和郑明交战的事情,也是事实,只要金鳞不醒,郑明想赖也赖不掉。

让金家人去对付郑明,也算是一件好事。

想到这里,汴梁伸手去摸手讯,准备打给沈追,让他赶紧回来。

谁知赵香艺竟然摇头,“不行。”

汴梁好奇的看着爱妻。

赵香艺说道,“我长的和天族之人很像的消息,不能透露出去,万一引来了沈联族的注意,那就麻烦了。”

汴梁一想也是,自己还真是大意了,比起金家,沈联族要可怕的多。

若是为了平息金家的怒火,而招来沈联族的追杀,就得不偿失了。

“还有,沈礼德就在城内。”赵香艺提醒道。

“沈礼德?”汴梁想起来了,那是沈联族在超深渊海城的外交官,当初从军工厂逃跑时,还是他亲自送到城门口的。

“他来干什么?”汴梁想不通。

那个家伙,人是挺不错的,半夜还给自己来开门,可他不在超深渊海城呆着,跑来过渡城作什么?

赵香艺看了眼薛慕澜,示意她来说。

薛慕澜心领神会,放下手臂说道,“邱崔走后,鲍伊尔就来了。”

汴梁一愣,那个家伙,不是和自己翻脸了吗?怎么他也来了。

薛慕澜看了大哥一眼,目光有些茫然。

鲍伊尔会来,她也没料到,更想不通的是,那个外交官,竟然拼死抵挡郑明的舰队。

不然的话,她们也不会留在过渡城内。

按众人讨论的意见,是放弃这里回浅海城去。

“鲍伊尔战死了。”薛慕澜幽幽的说着。

那位她和汴梁都痛恨的外交官,在城门口死战三日,最终倚在排水球旁,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不管当初他有多混蛋,但他奋战的样子确实很英勇,将众人心底的血性都激发了起来。

“这。。。”汴梁听到这个消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这位外交官,帮过自己不少忙,也坑过自己很多次,总体来说,算是功过相抵。

想不到竟然死在守城的路上,这么一来,自己倒还欠了他一个人情。

薛慕澜明白他的意思,语气也有些哀伤,“我们将他葬了,之后不久,沈礼德就来了。”

汴梁微微点点头,鲍伊尔和沈礼德都是沈联族的外交官,算得上是同僚,鲍伊尔死了,他过来吊唁,也是人之常情。

薛慕澜仿佛知道他的心意,轻轻的摇摇头,“沈礼德的到来和鲍伊尔无关,他们两人的关系也并不好。”

薛慕澜回想起沈礼德来的时候,对鲍伊尔嗤之以鼻,说他做的都是些狗事,上不了台面,共主派的脸都被丢尽了。

“他是来当顾问的,共主派顾问。”薛慕澜说出了沈礼德的目的,可是她到现在依旧不懂,这个顾问,到底是作什么的,因为沈礼德来了之后,一直躲在城内,什么都没做。

“他只说了一句,你若是回来,第一时间通知他。”薛慕澜看了下时间,“差不多也该到了。”

薛慕澜对别人嘱咐过的事情,向来记得很牢,也在第一时间通知了沈礼德,可那个家伙,竟然到现在还没出现。

这时,统帅府的屋外响起了敲门声,“汴派首,你在吗?”是个男人的声音。

沈礼德好久没见了,汴梁也听不出是不是他的声音,只见薛慕澜轻轻的点了下头。

“在,稍等一下。”汴梁抱起金鳞,将她放在了里屋,这才出来开门。

“这么晚了,外交官有什么事吗?”这时天已经黑了,宋云他们都回去休息了,如果不是金鳞昏迷不醒,自己也该回去休息了。

一想到休息,汴梁感觉腹中又有火在燃烧,他邪邪的看了两位妻子一眼,心里幻想起春天来。

该死的沈礼德,赶紧走吧,哥都憋了好几个月了,春宵一刻值千金,这么浅显的道理,你这个外交官不会不懂吧。

沈礼德没看出他的猴急来,进门后找了把椅子坐下,看这样子,是准备详谈的了。

他说,“汴派首,鲍伊尔识人不明,已经因公殉职了,我奉共主国际林派首的命令,特来向您报道。”

汴梁点头,一边说道,“大家劳累了那么多天,都很困了,你就挑些重点的说吧。”

这话中的意思很明显了,是在逐客了。

谁知沈礼德就像听什么都没听懂似的,继续唠叨着,“罗晴瀚那厮是民和派出身,如今他和姜政搞在一块,我们在这个城市的发展岌岌可危,派首当早做决断。”

“嗯,嗯。”汴梁连连点头,期盼他早点结束。

“姜政那里,是绝对靠不住了,我听说派首和姜政关系很好,还是早做了断吧。”沈礼德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紧紧的盯着汴梁。

姜政叛变共主派的事情,从其行为上来说,已成事实。

就拿这次出兵来说,留在城内的,都是共主派狂热份子,但凡还有一丝可以拉拢的对象,都被他带走了。

所以,姜政的这次出兵,在沈礼德看来,有三个目的。

一是掀起反夏浪潮,让更多的反夏人士集中到姜盟来。

二是姜盟里的那些人士,派系林立,对姜政的服从度不高,更多的是当初胡闻手下的小团体,服从的都是原军官的命令,通过这次出兵,姜政可以清除异己,将兵权真正的握在手里。

三就是彻底清除共主派人士,使过渡城重新回到只有民和派的境地。

“行。。。”汴梁习惯性的说着,忽然想起了乐鱼,连忙改口,“再考虑一下。”

姜政这家伙,将自己的朋友丢在城内,的确可恶,但乐鱼是自己的妹妹,她的感受还是要考虑一下的,现在乐鱼和姜政纠缠在一起,了断恐怕没那么容易。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