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听书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百八十八章 年轻又有为,丢信要找回

函数的自变量 / 2020-07-23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穿上了这身礼服,汴梁没有再想着逃离。

这衣服,识别度太高了,一出门就会被围观,想离开深海城,无异于痴人说梦。

不着急,反正有贵客来。

汴梁搬了条凳子,望着出风楼外面的行人,心里期待起来。

既然是贵客,挟持起来,肯定会很有用!

这样想着,他的心里更加舒坦了。

自从进了海底,都记不清挟持过几回人质了。

很有用就是了!

身份越高贵,就越有用。

天色逐渐的黑下来,但门外的人脸还是看的清的。

春风楼外的灯光,永远都是那么的引人注目。

没多久,汴梁便发现有一群人簇拥着过来,乐霖就在人群中。

看他满面春风的样子,心情是相当好的,可汴梁总觉得那里不对劲。

他仔细的看了一下。

不对!乐霖的站位不对!

按理说,督主的位置应该是最中间的,可从楼外望下去,他明显偏右了点。

他的旁边是谁?

那人戴了一顶特殊的帽子,形状像条鱼,帽檐上有绿色的线头垂下,看上去很是怪异。

等等,鱼状的帽子,好像在族闻里见过。

那是。。。族长特有的帽子!

花郎!汴梁又在心里开骂了。

好你个乐霖,竟然将夏愧给请过来了。

这是要干嘛?逼自己送信吗?

想到这个,他立刻有了逃跑的念头。

可这左脚刚迈出,汴梁就笑了起来。

信已经给了乐慧妍,乐霖这位督主,就算将深海城所有的战舰调过来,也没法逼自己送信,那还怕个球!

嘿嘿,汴梁心里暗自笑着,不知道这位督主,知道了事情真相之后,会是怎样的表情。

胡子一定会翘起来吧!

宴席很快就开始了。

汴梁在张副官的陪同下,坐在了客席,离夏愧两个身位,身旁是乐亮。

那位公子,一脸的忧郁。

汴梁知道,他肯定没料到夏愧会来,而且乐慧妍也已经出了城,不然这位公子不会是这副表情。

乐公子不高兴,汴梁是很开心的。

信不在深海城里,乐霖精心准备的送信宴可就开不成了。

不知道乐亮会不会和乐霖说。

应该没有,若是说了,乐霖又怎能坐的住。

酒水很快就上来了,乐霖父子一杯又一杯的敬着夏愧。

夏愧毫不推辞的喝着,他膀大腰圆,一看就是能喝的主。

特别是那张大嘴,张开的时候连酒杯都能吞下。

而大嘴闭上的时候,他那满脸的横肉,给人一种不怒而威的感觉。

汴梁也有敬酒,他是外交官的身份,夏愧也没推辞,爽快的干杯了。

一轮酒之后,乐霖父子开始拍起马屁来,直拍的夏愧不停的笑着。

汴梁的心思不在于此,也没认真听。

酒过三巡,乐霖突然说道,“汴梁这位外交官,身份可不一般,他是沈联族的遗民。”

夏愧听了,瞧了汴梁一眼,赞了句,“年轻有为。”

以他族长的身份,是不可能去敬外交官酒的,而遗民这身份更加的不值一提。

他会这么说,存粹是给乐霖面子。

乐霖连忙说,“族长真有眼光,他可不是一般的年轻人,还去宠儿的军工厂做过销售,和勇祥老弟也是叔侄相称。”

汴梁一听,得,要进入主题了。

夏愧也是人精,立刻就知道这里面有猫腻。

乐霖请他吃饭,打的是两家联姻的名义。

只是这几天军工厂很忙,夏宠也就没有过来。

而在酒席上,两父子绝口不提婚姻之事,已经让他感觉到不对劲。

但既来之,则安之。

在深海城里,夏愧多少也得给这位老部下一点面子。

真要弄僵了,对他来说,也不是好事。

特别是一年一度的族会马上就要举行了,他打算在族会上正式把民和制度给推翻了。

这就需要乐霖及吴铁的支持。

理论上具有投票权利的是五座城的督主。

郑明是胡闻的人,肯定会发对,乐勇祥是墙头草,指望不上。

为此,乐霖的态度就极为重要了。

前些日子,他试探性的和吴铁谈过此事,结果那位“铁头”倔性发作,直接和他吵了起来,指望吴铁,也是有些难了。

夏愧是族长,也是超深渊海城的督主,按例能投两票,若是加上乐霖的这一票,就可以在族会上立于不败之地了。

若是乐霖都反对,那事情就悬了。

“霖弟,难得听你夸人,怎么今天夸的那么起劲?”夏愧笑着说道。

乐霖跟了夏愧多年,自然明白族长的意思,那是在让他摊牌了。

他也笑着说,“族长,可不是我一个人在夸,勇祥老弟专门写了一封信,托他带给您呢。”

来了,汴梁也开始笑了,不等夏愧发话,立刻说道,“督主谬赞了,信被我弄丢了。”

这话一出,整个酒席中鸦雀无声,所有人都说不出话来。

尤其是乐霖父子,齐刷刷的往汴梁看来。

乐霖的目光像利剑,若是能杀人的话,此刻已经杀了他好几次了。

乐亮的目光就复杂了,有责备,又有疑惑。

“哈哈哈。”有人笑了出来,在这安静的酒席之上,显得格外的响亮。

汴梁不用想就知道,是夏愧在笑。

在这种情况下,也就只有他笑的出来。

“一封信而已,丢了就丢了,不用放在心上。”夏愧挥挥手,很大度的说着。

这封信是什么,根本不用想,肯定是乐勇祥用来对付他的。

不然的话,乐霖也不用废那么大劲,搞那么大排场。

如此想来,这位叫汴梁的人还真是年轻有为!

夏愧赞许的看着汴梁,心里乐开了花。

“这么重要的信,哪能说丢就丢呢。”乐霖终于缓过神来。

他起身喊道,“副官。”

张副官立刻就进来了,军礼行的非常标准,先是向族长,再向督主。

夏愧脸上的笑容没有了,他知道乐霖的性格,从不做无谓的挣扎。

此刻,这位老部下叫副官来,肯定是掌握了信的线索。

可惜,这里不是超深渊海城,身边也没带什么人,想要在暗地里使绊,也用不上劲。

而明面上,只要乐霖不出格,他也不好说什么。

“外交官的信丢了,你帮忙找找。”乐霖的语气很平静,也很自信。

张副官领命出去了。

汴梁心里却笑着。

不知道这位督主那莫名的自信是那里来的。

找信?别说乐慧妍已经出了城,就算没出城,深海城那么大,一时半刻也来不了春风楼。

夏愧是族长,又不可能一直等下去。

一旦饭局结束,他要离开,乐霖难道敢让族长等?

嘿嘿,这可是一个死局,看看乐亮死灰般的脸色就知道。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