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听书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百八十一章 公子多风流,督主很难缠

函数的自变量 / 2020-07-23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张副官这是要去那?”进城后,汴梁登上了张副官的船,可这航行的方向,让他疑惑起来。

这不是去城主府的方向。

那他要干嘛?

汴梁心里有些紧张,他双手拿满了文件,也不方便去拿枪。

更何况船里有好几个卫兵,手中都是漆黑的中子枪。

这可不是自己所能硬抗的。

张副官温和的说,“风楼,为汴兄接风。”

汴梁一听,更着急了。

他将两份文件都拿在左手,右手已经握住了中子枪。

风楼,那地方自己去过,就在城门口。

当时乐霖就是在那里宴请乐勇祥的。

而现在,船早开过头了。

这个张副官,说谎还真是不讲究,当初在乐霖的宴席里,还是他带着自己去的四楼,怎么这么快就忘记了。

“噢,我忘了,不好意思。”张副官看着汴梁一脸紧张的模样,拍了下自己的脑袋,“风楼已经搬迁了,原来的那栋楼已经荒废了。”

搬迁?这慌说的也太没水准了,自己离开这里不过几个月的时间,偌大的一座风楼,怎么可能说搬就搬。

不过,张副官既然不撕破脸,那自己就陪他玩玩。

想到这里,汴梁安下心来,不动声色的靠近张副官。

如此距离,要是翻脸动手,自己有足够的信心,能瞬间制住这位副官。

“风楼这么好的生意,怎么就搬走了呢?”汴梁装作感慨的样子,想听听这位副官怎么编下去。

张副官神色不自然起来,期期艾艾的说,“这个。。。说起来还真是。。。不好意思。”

汴梁淡淡的笑着,并不接话。

不好意思,哼,是不好编吧。

张副官见他没有吭声,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说,“前些子,风楼来了两个共主派的人,其中一位是女人,长得又清纯又漂亮,把深海城里的公子哥都给迷住了。”

共主派?两个人?汴梁心底一算,立刻就猜到了。姜政,乐鱼,薛慕澜都不在深海城,那就只能是乐银君和乐慧妍了。

那位又清纯又漂亮的女人,想必就是乐慧妍。

只是不知道,他们的行动是谁要求的,鲍伊尔?还是胡闻?

若真是他们的话,这个张副官倒没有撒谎。

“后来呢?”汴梁又问。

乐慧妍迷倒公子哥,和风楼搬迁又有什么关系?

张副官神复杂的望着他,长长的叹了口气。

“怎么了?”汴梁不解。

难道又是传说中的红颜祸水,有人为了争夺乐慧妍打起来了,风楼也就这么被毁了。

他正胡思乱想着,张副官终于开口了,“乐公子,你认识的,将风楼。。。包了下来。”

“包下来?”汴梁一脸的不信。

在深海城中,这位公子,会那么老实?

怕是将整个风楼霸占了吧。

张副官尴尬的咳嗽两声。

包下来,只是他美化的说辞,实际上,风楼已经成了乐公子金屋藏的地方。

老板敢怒不敢言,只好悄悄的搬走了。

如今的风楼里,除了乐公子的厨师下人之外,就只有乐慧妍一个人了。

他的这种做法,很多人都看不下去,也有不少人到乐霖边嚼舌根。

结果呢,乐霖来了一句,“乐家无后,正好开枝散叶嘛。”

这话一出,还有谁敢多嘴?

“差不多。”张副官心虚的结束了这段谈话。

新的风楼在城市的中央,是按老的仿造的,汴梁一眼就认了出来。

上的五楼,在相同的包厢内,见到了乐霖。

这次,他的边一个人都没有。

“外交官,乃族之栋梁,我就叫你小梁吧。”乐霖一双眼睛笑眯眯的,看得出来,心极好。

“督主随意。”汴梁弯腰行礼。

乐霖先和自己说官职,那他也以官职相称。

乐霖点点头,显然对这个称呼很满意,“小梁,上次的事,是我怠慢了,我也为此损失了五条船,这事,就这么揭过了。”

汴梁没想到,乐霖一来就先翻旧账,心里有点发虚。

上次的事,乐霖的确不厚道,但最后的结果,是自己摆了他一道。

总得来说,还是自己做的更狠。

就此揭过,乐霖说的那么轻松,也不知道是真心还是假意。

“督主,以前的事,我过错甚多,不知以后能否将功补过。”汴梁说的很谦虚。

他心里明白,张副官会带自己进来,又直接来风楼见乐霖,可不会是因为外交官的份。

想必是乐霖正好有事要自己帮忙,只是这事,他实在猜不到,还是直接说出来的好。

万一自己做不到,也可以见机行事。

乐霖听了这话,脸上有了笑意,他豪气的一挥手,“做人做人,总是要不停的做事,但现在,我们先吃饭,不谈事。”

他这话一出,服务员立刻忙碌起来,不停的有菜送上桌面。

汴梁坐在对面,举杯喝着,心里却不停的琢磨着,这个督主,到底想做什么。

乐霖见他心事重重的样子,一边倒酒,一边说道,“小梁,你是沈联族遗民,按说,也算是乐海族的族民。”

“督主说的是。”汴梁点头应着,手中依旧抓着两份文件。

沈联族遗民,这个份,真是有些奇妙。

从血缘来看,是属于沈联族的,而从出生地来说,则是乐海族的。

至于具体属于那个海族,还真没有统一的说法,那怕律法上也没明确过。

按沈联族的律法,遗民成年后可以自由进出沈联族,有外交官担保的况下,也可以担任沈联族的部分公职。

按乐海族的律法,遗民和本族族民没有任何的区别。

所以,从律法上来看,遗民们更倾向于乐海族。

这也是乐霖为什么这么说的原因。

不过乐霖这么说,肯定不是为了唠家常,而是有他的深意。

难道是要拉拢自己去对付沈联族?

乐霖举起酒杯,“小梁,沈联族看似强大,但他们的位置太差了,随时都有覆灭的可能,你在乐海族,是很幸运的。”

又来了,汴梁心里吐槽着。

一个人若真有了民族归属感,又岂会因为利益得失而改变。

至于乐海族和沈联族,对自己来说都是外族,毫无感可言。

汴梁也举起酒杯,“督主说的是。”

他说话的语气很诚恳,但是里面的客也是显而易见的。

乐霖是个什么样的人?那可是翻脸比翻书还快的。

上次在风楼,一句话不高兴,就把人赶到四楼去了。

这次,自己是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至少,得先把乐勇祥交代的事给办了。

支持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找不到书请留言!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