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听书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百六十四章 一指成血书,三界都通屠

函数的自变量 / 2020-07-23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眼看鲜花凋零,却恨回春无力,天地如此无情,人间岂能太平!

啊!!!汴梁的心中也疯狂的叫着。

拇指用力,连融属做成的枪管都被他折断。

痛,彻骨而来。

是拇指断了吗?

不然,怎会有血花飘落。

在苍凉的大地上描写着血书。

血书之中,尽显不平!

天地无情,人间不平!

有风轻轻的吹过,吹不落人间的伤心。

怎么会这样!不应该是这样的!

我不甘心!

我又怎能甘心。

历尽千辛万苦,无数次死里逃生。

好不容易,才回到这个陆地。

为什么!

苍天要如此待我!将我最亲的人夺走!

无穷的恨意从汴梁的心中宣泄而出。

这一刻,他双眼发黑,浑然忘记了周身的一切。

直到有一抹光亮划过眼前。

有光,就有希望!

那道希望之光,匹练般的击中了无情的热流枪。

枪偏了,人活了。

汴梁笑着,缓缓的倒在了地上。

他的心力,在刚才的那一刻,已完全尽瘁。

恍惚中,汴梁来到一个完全黑暗的地方。

有个飘渺的声音在喊,“变量,变量,你何时才会到来。”

“谁?”他开口说话,却完全听不到自己的声音。

“是谁!”他再叫,依旧发不出任何声音。

“无边的黑暗,既是终点,又是起点。”飘渺的声音再次响起。

汴梁不再发声,他想往前走,却发现脚下无处使力,怎么都前进不了。

他弯下腰,往脚底摸去,这一摸,吓了一身冷汗。

脚底竟然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我这是死了吗?他心里想着。

飘渺的声音仿佛听得懂他的心声,“函数不死,变量永生。”

函数?什么东西?汴梁在心里问着。

“遇亮则明,破虚而生,你有一指,可成血书。。。”声音渐渐的弱下去了。

一指?血书?那是什么?汴梁又在心里问,可是这次没有人回答。

他连忙去抓自己的手指,这一抓,顿时感到无比的滑腻。

这不是自己的手!

他慌乱起来。

有风不知从何处吹来,吹在他的头上,重重的亲了一下。

“啊!”霎那间,有无数的光亮从他额头发出,切碎了整个黑暗。

可他的眼睛却什么都看不见。

这是,亮瞎了?

“夫君。”耳边传来欣喜的声音,“你醒了。”

“香艺,是你吗?”汴梁听出了来人的声音,可他看不见,也不敢确定。

“哎呦。”赵香艺痛苦的叫了一声,“你弄疼我的手了。”

“啊?”汴梁这才发现,手中的确握着嫩滑无比的东西,原来是赵香艺的手指。

他立刻松开了手,“不好意思,我看不见。”

声音有些哀伤。

想他拥有如此漂亮的妻子,可眼睛却看不见了。

这是何等的悲哀!

说完之后,汴梁又有些后悔,不知道赵香艺知道之后,心里会有多悲伤。

自己的伤无论多重,最痛的永远是亲人。

他正想安慰几句,谁知赵香艺却先开了口,“夫君,你闭着眼睛,怎么看东西。”

“啊?”汴梁立刻去睁双眼,光明瞬间回到了身边。

原来是没睁眼,这可真是糗大了。

“香艺,慕澜呢?”一见到光明,他立刻想到了二妹。

语气有些焦急。

在昏过去的那一刻,他只是见到了光明,并没见到她脱险。

“她呀。”赵香艺撇撇嘴,显得有些不满,“可忙了,天天在门口讲海底的事情。”

“啊!”汴梁再次张大了嘴。

天天?自己这是昏迷了多久!

“我睡了很长时间吗?”汴梁问。

不应该啊,自己若是昏迷了,薛慕澜怎么可能有心情给人讲故事?

赵香艺“咯咯咯”的笑出声来,“夫君那里睡了,你可威风了,天天坐在书桌前,用手指写字,说什么,一指血书,三界通屠。”

“一指?血书?”汴梁听的心里有些慌,难道自己是在梦游?

他看向手指,发现拇指处,依然有些殷红。

“太荒唐了。”汴梁摇着头,发现自己正坐在书桌旁。

“出去走走吧。”他起身将赵香艺拉到身边,两人走出了房门。

这一出门,立刻听到叽叽喳喳的声音从前院传来。

“都是些谁啊?”汴梁好奇的问着,往前院看去。

这一看,脸上顿时有了笑容。

那些人都认识。

汴安,孙客轻,刘莹,九叔,水潼,唐帅兄弟,还有。。。汴海。

“小乞丐!”他飞奔了过去,将汴海抱起来旋转了两圈。

“你还活着,真好。”汴梁开心的笑着。

“人家可是背你回来的。”薛慕澜在后面替汴海抱不平,同时讲起了村庄里的故事。

那个村庄,今年遇灾,百姓多有挨饿,只能有去海边打鱼。

可是海浪凶险,村民又没捕鱼技巧,多半落海而亡。

汴海见到后,就拿出藏起来的鱼给村民们分享。

村民们感激他,每户人家都留他过夜。

也正是如此,他才没有被乐海族人发现。

后来,乐海族人上岸,杀人无数,让村民进行爬行比赛,他们在旁边赌博玩乐。

汴海就是其中一人。

只是当时村民们各个血肉模糊,汴梁没认出来。

等乐海族人朝薛慕澜开枪的时候,就是汴海出剑,打歪了热流枪,救下了薛慕澜。

汴梁晕倒后不久,立刻丧失神智,举着拇指,到处写字。

薛慕澜力气不够,拉他不住。

好在有汴海将他背了回来。

听了薛慕澜绘声绘色的述说,汴梁有些不好意思。

他本想说说自己的梦境,可这实在太过虚幻,说出来只怕让人笑话。

“我回来几天了?”汴梁问。

薛慕澜白了他一眼,“大哥,一个多月了,父皇都来了好几次了。”

“我。。。”汴梁无语。

不知怎的,看到薛慕澜这个神情,他心里有些怒火。

“你都不担心吗?”他想到了问题所在。

“担心什么,你除了写书,还那么卖力,香艺姐姐不知道怀上了没有。”薛慕澜嘟着嘴,酸溜溜的说着。

“啊?”汴梁摸着头,一脸的不好意思,这边都是他的朋友,怎么二妹什么话都往外说。

“我可没有。”赵香艺在后面说着,“慕澜妹妹,你也没少陪,不会是你有了吧。”

薛慕澜的脸瞬间就红了,她没想到赵香艺也过来了,“姐姐,瞧我这张嘴,我乱说的,你别当真。”

刚才见到汴梁到了院子里,一时高兴,把周围的人都给忘记了。

你道她喜欢讲故事啊。

这不是两姐妹轮流陪伴不停写书的汴梁,轮空的时候,她是坐立不安,只能靠讲故事来打发时间。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