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听书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百五十五章 演技都很强,笑话最伤人

函数的自变量 / 2020-07-23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汴梁拿过黑盒子,将乐杰迷倒在地,然后悄悄的出了门。

屋外静悄悄的,只有海草在轻轻的摆动,发出沙沙的响声。

不错,天色昏暗,正是出逃的好时机。

汴梁拿起一块黑布,正准备蒙脸,却听背后有人惊呼,“鬼啊!”

他立刻转过身去,在屋子的边缘,有人正仰面躺在地上。

他两只手不停的后退,双脚却一直发抖,导致半天都挪动不了一步。

“乐小佳。”虽然这人脸色苍白,又是一脸惊慌失措的样子,可汴梁还是一眼就认出这位公子来。

“你。。。是人。。。是鬼。”乐小佳的牙齿打着冷战,说话都有些含糊。

“真的是你!”汴梁纵身一跃,便来到他身旁。

这位公子会感到如此害怕,想必知道乐杰进屋去了,他以为自己遭了毒手,所以才会如此害怕。

“为什么要害我!”汴梁将他提了起来,一双眼睛警惕的四处张望着。

如果乐杰说的都是真的,那么乐勇祥在四周一定安排了不少卫兵。

只是乐小佳刚才这一惊呼,卫兵们竟然没有出来,不知道在搞什么鬼!

“贤侄啊,这一定是误会。”卫兵们没出现,乐小佳也没回答,倒是乐勇祥的声音从不远处的大屋里传来。

紧接着,有一阵密集的脚步声响起,从大屋里跑出两列卫兵来,将屋前围得严严实实。

“原来都躲得那么远。”汴梁冷笑着说,“看来叔叔真的是很小心。”

事情很清楚了,卫兵们没有在自己屋子附近,是为了不引起自己的注意,这样乐杰才方便行事。

只是不知道乐小佳为什么会出现在房子附近,难道是凑巧?

他正想着,乐勇祥走了出来,依旧笑着说,“小娃儿的恶作剧,贤侄就不要放在心上了,当年你挟持过他,他心里气不过而已。”

看他一脸真诚的模样,汴梁心里忍不住赞叹,这家伙,演技可真好,要不是乐杰供了出来,自己说不定还真信了这些鬼话。

“叔叔,你晚上睡觉,也穿着军装吗?”汴梁淡淡的说着,语气很平常,可意思却很明确了。

乐勇祥这么快出来了,还一身军装,这换衣服的速度得有多快。

一听这话,乐勇祥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但这变化也就持续了一瞬间,他又恢复了笑容,“贤侄你有所不知,今天我和尸王一见如故,刚才还在府上聊天呢。”

说着,他转身朝主屋喊,“尸王,可方便为我作证。”

“叔叔还真有心。”汴梁本来单手提着乐小佳,现在改成单手搂住肩膀,看上去很融洽的样子。

既然乐勇祥不撕破脸,那多少得给点面子。

只要自己能够安全离开,其他的,真的不是那么重要。

“都是一家人,应该的。”乐勇祥笑眯眯的说着,“贤侄若是嫌弃偏房,不如一起去主屋休息?”

汴梁朝远处那一群房子望了望,尸王正兴匆匆的赶过来。

“不了,我只是想家了,叔叔,你待我那么好,我想请小佳去我家做几天客。”汴梁也笑眯眯的说。

“叔叔要是方便的话,就帮我安排一艘船。”

听了这话,乐勇祥脸上终于不淡定了。

他黑着脸说,“你这是在威胁我?”

汴梁看看时间,依旧笑着说,“现在是八点,离明天还有四个小时,叔叔要是舍不得船,我只能背着小佳走了。”

乐勇祥冷冷一笑,“你以为在这浅海城内,我会顾忌禁杀日!”

汴梁摇头笑着,“叔叔雄才大略,有什么好顾忌的,倒是小佳,年轻胆小,禁不起惊吓。”

现在自己手上筹码多,不介意陪乐勇祥玩玩。

汴梁突然喜欢上了这种笑里藏刀的话语,因为他发现很有用。

这位脸上一直有着笑容的浅海城督主,此刻脑门上青筋毕露,别提有多狰狞了。

能让这种人如此愤怒,还真是生平一大快事。

“夜色已黑,时候不早,还望叔叔早点决断。”汴梁依旧笑嘻嘻的说着。

同时他拉过乐小佳的左臂,放在自己的肩上,看这架势,是打算将人背走了。

“等等!”尸王大声喝道,随着他的声音,有不少陆尸将汴梁围了起来。

“督主,事关重大,望早做决断。”尸王一脸严肃的望着乐勇祥。

汴梁很奇怪,看这样子,难道要对付自己的人竟然是尸王。

“什么事,神神秘秘的,不能说来听听吗?”汴梁停下了脚步,开口问道。

这些陆尸,自己不放在眼里,可是身边带着乐小佳,那就不好办了。

万一陆尸伤到了这位公子,那事情就搞大了。

尸王没说话前,他还敢硬闯,因为有乐小佳这个人质,可尸王这话一说,汴梁的心里也发起怵来。

若是尸王要致自己于死地,未必会估计乐小佳的生死。

这点,从陆尸分布的方位也看的出来,在乐小佳这一侧,陆尸要更多。

乐勇祥还在犹豫,他看了眼尸王,又看了看汴梁,然后低头沉思起来。

尸王等了半天,不见这位督主答话,就不耐烦起来。

他突然沉声道,“汴梁,你谋害族长,该当死罪!”

谋害族长?汴梁顿时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

这事他不想去申辩,可他不明白,尸王要杀自己,为什么要编一个如此荒唐的理由。

“尸王,你我无冤无仇,夏愧也明明还活着,这事你是不是搞错了。”汴梁说。

他不是要服软,而是看到乐勇祥犹豫,故意装的委屈点。

这样乐勇祥就会更动摇,而在浅海城,他才是真正的霸主。

尸王冷笑道,“夏愧不过是个窃贼,又算什么族长。”

汴梁明白了,尸王口中的族长是乐燚。

“乐燚也还活着啊。”虽然自己没见过这位老族长,可尸王明明说过,他就躲在天族之门的后面。

听到这话,尸王的神色有些悲伤,“你死了,族长也死了。”

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玄乎?汴梁还是不明白。

他正准备再问,却听尸王厉声喝道,“乐海族复兴的霸业,还做不做!”

这声音很重,吓得乐小佳双腿一软,若不是有汴梁搂着,他就要瘫倒在地上。

乐勇祥被尸王一喝,瞳孔猛的收缩,右手一挥,一把热流枪从腰间拔出,正对着汴梁,“贤侄,为国捐躯,乐海族的历史上会留下你的名字。”

汴梁看到黑色的枪口,身子一缩,躲到了乐小佳的背后。

“叔叔,你想杀我,总不能让我做个糊涂鬼吧!”

事到如今,汴梁并不想知道答案。

他想拖延时间,看看有没有好的逃生之路。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