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听书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百三十六章 战舰的信息,客户的资料

函数的自变量 / 2020-07-23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小张走了,楼里只剩下汴梁孤零零一个人。

四周安静极了,连心跳都能清晰的感受到。

这就是孤独吗?

这样的孤独不用说一年,一天都受不了!

他走到门前,让大门打开,可是除了冷风,没有任何东西进来。

周围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卫兵,只有那数不清的战舰,趴在地上。

有那么几艘战舰,炮口正对着孤楼。

这是,配备了自动武器吗?

小张说过,只要楼里没人,就会响起警报。

恐怕不仅仅是这样吧!

汴梁苦笑着,走回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有两个工作台,一边是战舰的资料,资料的最上方,用红趣÷阁标注着“郑天军工”四个大字。

汴梁清楚,那是郑天族最大的军工厂标记。

看来,乐霖的这些战舰都是从郑天族买来的,难怪他对夏宠军工厂的船一点都不动心,光孤楼旁的这些战舰,夏宠军工厂就要生产半年!

汴梁又翻了翻,都是些战舰的参数,价格,和基本选配。

这些东西他在原来的销售部都见过,是每一个销售必须掌握的知识,用来给客户介绍。

汴梁放下了资料,心想,难怪乐霖当初说要生意,原来他早就准备起来了。

可是生意,都是谈出来的,自己一个人呆在孤楼里,又会有什么客户。

他再次苦笑着,来到了第二个工作台前。

工作台上吊着一个方形的崧,有点像浅海学府的课桌,区别是,这里的崧没有开口,闭合处还挂着一个脑纹锁。

挺神秘的,汴梁嘀咕着,将手放到锁上。

这锁也是新的,因为汴梁是今天刚到的深海城,要做脑纹锁,先要获得脑纹,想必是进城时,卫兵用自己的脑纹赶制了这把锁,然后送到了这里。

这个乐霖,还真是,对自己下了血本。

汴梁打开锁,从里面拿出一叠资料来,发现首页上也有四个红字“潜在客户”。

好你个乐霖,连客户都准备好了?

他有些好奇,就打开资料看了起来。

第一页的资料里写着:

段海,废岩礁首领,共有四艘战舰,手讯中有脑纹,可联系。

手讯?自己可是一直带在身边的,乐霖又是何时把段海的脑纹扫进去的?

难道说,深海城还有自己不知道的高科技?

汴梁惊奇的拿出手讯,翻开了通讯录,里面就几个熟人的名字,那里有什么段海。

不会吧?乐霖不应该跟自己开这种玩笑。

客户-资料有,没有联系方式,自己又出不去,那还不是一张废纸。

他很想去问问乐霖到底什么意思,但却没有办法。

自己出不去,又没有乐霖的通讯脑纹,根本联系不上。

继续看吧。

汴梁一张张翻着,里面的内容都差不多,直到翻到最后一张。

那上面没有任何人名,只有一句话:手讯在崧内。

我去!汴梁一掌就拍在崧上,差点没把它给拍断。

那么多资料,大多数都注明,有脑纹可联系。

这又怎么可能是自己的手讯!

真是想岔了。

他又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从崧内翻出了手讯。

那是一个黑色的手讯,比普通的手讯都要大,差不多有手掌般大小。

汴梁一看,竟发现里面有条讯息。

怪了,是什么人发来的?

这楼是新建的,自己是新来的,按理说,客户是不应该知道他的存在才对。

他一看时间,是十分钟前刚发过来的。

那就更怪了,汴梁忍不住往背后看了看。

这大白天的,没见鬼吧,怎么就像是有人盯着自己看一样。

他这一回头,又想到了一件事,莫非楼里面有监控,有人看到了自己。

不对,汴梁摇摇头,这是联系客户的手讯,就算楼里有监视,客户也不会知道。

难道说,手讯里面还有乐霖的人。

他打开手讯看了起来。

讯息是一个叫秋贝的人发来的,里面就两句话;要想事成,打我手讯。

事成?汴梁抓了抓头皮,却抓到了鳞甲。

他有很久没做这个动作了,都忘记自己的头上被乐霞装上了鳞甲。

可这事,实在是太奇怪了。

莫非这位叫秋贝的发错人了。

这也不是没有可能,通讯录里人那么多,发讯息的时候点错也是很正常的。

可是这话,看起来不像是小事,对于比较慎重的事情,不应该发错人才是。

难道他这是群发,想让人打手讯给他?

那也太无聊了。

不管了,先问问他是谁。

“那位?”汴梁回了一条讯息过去。

秋贝几乎是秒回,这绝对是守在手讯旁。

汴梁一看,讯息只有四个字:邱崔介绍。

邱崔?一看到这个名字,汴梁心里的火腾的就起来了。

那个满嘴大话的家伙,又安的是那门子心。

介绍?这是介绍生意给自己,还是介绍恶人来修理自己呢?

总之,和那人搭边,没什么好事。

汴梁将手讯丢在一旁,不再理会。

可是,一个人,实在太无聊了,没过半小时,他就不知道做什么好。

看资料,看不进,看窗外,心烦燥。

孤楼就这么大的地方,他都绕了三圈了。

兜兜转转,又回到了手讯旁。

“什么事?”汴梁又发了条讯息过去,他存粹是想找个人聊聊天,心里太闷。

手讯又是秒回,只是回的有些狡黠

“你的事。”

这,说了跟没说一样,但却吊起了他的好奇心。

“我有什么事?”他又发了过去

“离开。”对方回的依旧很简短。

可这两个字,让汴梁认真起来。

离开,看来对方是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的,可是,这件事,自己从未说出口过,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说,是那个邱崔,看到自己离开包厢时猜到的?

不行,这事不能靠猜,还是问明白点好。

“去哪里?”汴梁问。

“城外。”对方回讯。

看到这条讯息,汴梁确认了,对方的确猜到了自己的意图。

一想到这里,他的心里就激动起来,他赶紧在手讯上打字:怎么合作。

可当他按发送的时候,突然又犹豫了起来。

这会不会是乐霖的陷阱?来试探自己的忠心?

邱崔是他安排自己相见的,秋贝的脑纹也是乐霖输在通讯录里的,他要是想搞什么鬼,那是非常简单的事情。

汴梁放下手讯,表情凝重的望着窗外,手心里还有些冷汗。

若这真是个圈套,刚才自己的表现,就太不谨慎了。

好在,最关键的那句话没有发出去。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