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听书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百八十五章 一计不成功,又来第二计

函数的自变量 / 2020-06-30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乐峰继续说,“若是师父犯了错,学徒就能立刻转正,也就能拿回自己的钱了。”

说到转正的时候,他刻意朝汴梁笑笑,意思就是你懂的。

汴梁当然懂,他昨天刚转正了一次,还是多亏了乐峰的帮忙,只是这次,他并不觉得有这个必要。

“不了,这样挺好的。”他拒绝了乐峰的好意。

乐峰的笑容僵住了,他显然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局面,一时说不出话来。

汴梁见他如此,就拍拍他的肩膀说,“谢谢,如果有需要我再来找你。”

他感受到这位老朋友的热心,不想让他太失望,也就没把话说死。

乐峰点点头,但他不甘心失败,继续说道,“按军工厂的纪律,师父要是丢了工具包,就会失去带学徒的资格,你若是想转正,就趁他不注意,把工具包放在清洁筒里,我会帮你处理掉的。”

清洁筒是用来堆放垃圾的,归乐峰管,到时候他只需要提前把筒拉到门口的清洁车里,那工具包就会被当做垃圾处理掉,再也找不回来了。

工具包?汴梁想起了乐松片刻不离手的那个背包,那应该就是工具包吧。

不过,把别人的背包丢掉那也太缺德了,这种事他做不来。

“谢谢。”对于这位一直给他出主意的老人,他的语气有些歉意。

这次,他不打算这么做。

就在这时,有人喊乐峰的名字,老人匆匆的走了,留下汴梁继续泡融属。

没过多久,乐松回来了,他手里拿着两个工具包,他将新包交到汴梁手上说,“你的,可别弄丢了,丢了要处罚的。”

这包按理学徒工是没有的,乐承心里有愧,特意将他以前的包交给了乐松,这包他没用过几次,看上去和新的一样。

大多数人拿到新包,都会将换下的旧包给别人,而乐松却是个例外。

汴梁伸手接过,感觉很轻,不知道里面有些什么东西,他一边看一边说,“知道,丢了会失去当师父的资格。”

他并不打算丢松哥的工具包,就将听到的事给说了出来。

谁知乐松听了,瞪了他一眼,“乱说什么,丢工具包可是要被开除的。”

“开除?”汴梁顿时就愣住了,从乐松的表情来看,这绝对不是一个玩笑。

那么,乐峰,他刚才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他和松哥有仇,想借刀除人?

一想到这个,他的心莫名的痛了起来。

他本已将乐峰当成了老朋友,想不到他却是别有用心。

他想起昨天叮嘱乐鱼不要乱交朋友,忍不住摇摇头。

果然,在军工厂里,不能乱交朋友!

乐松见他摇头,再次郑重的说,“就是开除,你若是管不好,就先放我这里。”

他有些后悔将工具包给汴梁了,因为每年都有新人一不小心弄丢了被开除的。

这个工具包有四分厂各个车间的脑纹,可以直接开车间的门,若是弄丢了,车间里所有的脑纹都得重新录,这可是非常麻烦的事情。

“不用。”汴梁将工具包藏到了身后,生怕被他夺去。

乐松见他这个模样,又好气又好笑,“那你藏好了。”

说完,他又去忙了,为了工具包的事情,他在乐承办公室浪费了不少时间,现在可得加油干了。

汴梁藏好工具包,继续泡融属,心里却不停的回想着和乐峰的点点滴滴,他要看看,自己会不会什么地方着了他的道。

可是,怎么想都想不出来。

算了,不去理他了,马上就是下班时间了,还有很多融属没泡呢,看来今天不能在食堂遇到乐鱼了。

他发了个手讯过去,就两字:加班。

他刚发完,乐峰又过来了,他的手上拿着一块牌子。

“没下班?”乐峰一脸生气的说,“第一天就让你加班,这师父的心也太黑了。”

汴梁又四处看了看,发现乐松不在车间,那个家伙,果然是有预谋的,每次出现都算好了时间。

“有什么事吗?”他尽量克制自己的情绪,想看看乐峰到底想干什么。

乐峰将牌子交到他手中说,“禁动牌,好东西。”

汴梁拿起牌子看了看,这牌子约模一本书大小,通体蓝色,并没什么特别。

“有什么用?”他问。

乐峰嘿嘿一笑,他指着车间里装配好的武器说,“红色牌是禁动标志,蓝色牌是可动标志,师父们组装好武器,都需要放上这牌子。”

汴梁明白了,这些武器,有些没有装弹,有些装弹了,所以师父们要标记出来,以免弄错。

这种事情,要是弄错了,可是会出大事的!

“你想做什么?”汴梁皱起了眉,他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乐峰四处看了看,凑到他耳边说,“工具包不好拿到手,换牌子要容易的多。”

他指了指装配好的热流枪说,“这些武器是你师父装配的,你只要把红色的牌子换掉,就可以转正了。”

说着,他拍拍汴梁的肩膀,“像你这样的好人,被别人欺负,我看不惯。”

汴梁平静的看着他,希望能从他的眼中看到羞愧的神色。

但是,并没有,乐峰只是对着他笑,就像一个长辈,给晚辈出了个好主意,在那里得意的笑着。

“谢谢。”汴梁收下了牌子。

对于这种心怀不轨的人,汴梁不再当他是朋友,但是,毕竟这个人帮过他,他也不想让人难堪。

汴梁打算离乐峰远点,最好再也不理会他。

正巧,乐峰的眼里闪过一丝惊慌,急匆匆的走了,连告辞的话都没说。

汴梁扭头去看,发现乐松回来了,他手里还拿着一盒鱼。

见到汴梁,乐松明显愣了一下,“你还没去吃饭?”

他刚才是去办公室领加班餐了,这是一种简餐,就一条鱼而已,他向来都是快点吃完,继续干活。

汴梁指了指工作台上还没完工的融属,“做完再去。”

这份工作,他并不看重,但他是个急性子,有事情没做完,就会觉得很难受。

“给你。”乐松将鱼盒递给汴梁。

“好。”汴梁感觉饿了,接过了鱼盒,吃了起来,却发现乐松拿起工具包,又干起活来。

“松哥,你不吃?”他觉得奇怪。

“我不饿。”乐松头也不回,继续干活,这加班餐需要提前上报才会有,他就报了一份。

汴梁一听立刻就明白了,松哥是将他那一份给了自己,不饿!不饿去拿什么饭!

“松哥,你和人有仇吗?”他问道,对于这样的好人,他想提醒一下,免得被人陷害。

乐松还是没回头,“没时间。”他说。

他一心都扑在工作上,平时难得开一句口,又怎会和人结仇。

那就怪了,汴梁心想,为什么乐峰要接二连三的针对他呢?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