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听书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百五十三章 密谋杀人中,又见伤心客

函数的自变量 / 2020-06-22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乐纳虹走了,办公室里只剩下姜政和汴梁,两人都对着墙站着。

罚站。

“你到底在耍什么花样?”汴梁忍不住问。

乐波的事情,他有些猜到,可是让乐波找乐杰打架,又解决不了他和乐杰之间的问题,未免多此一举了。

姜政站的很直,眼睛也直勾勾的盯着墙面,“乐杰这人,和校外牵涉太广,你动了他,会动了很多人的利益。”

汴梁没想到还有这一层,若是利益相关的话,这乐杰就不是一个学生那么简单了,那家伙,可能代表了某个势力。

暴力,若仅仅是校内的话,并不会太可怕。

汴梁想起了西部大联盟读书的校园里,有多少女学生被打着兼职的口号送往各个夜场,又有多少男学生被不良份子贩卖了器官。

这世间,那有什么围城,即便围的住恶人,却根本围不住他们伸进来的手。

这些人的手,若是有可能,自己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将他们斩断。

乐杰就是这样的手,想到这里,汴梁没来由的往尾巴处摸去,他的流光剑,就被他藏在那里。

用希望之剑,斩尽象牙塔中的所有罪恶。

“杀了他。”汴梁毫不掩饰内心的想法。

姜政这次没能保持平静,他转过身子,眸子里透露着惊讶,“你想杀他?”

他从没想过要杀乐杰,因为上一个乐杰就是死在他手上的。

这样的人,根本杀不光。

这样的人,杀了之后很麻烦。

若非他有经商的好手段,若非他赔了很多钱,他又岂能活的下来。

这样的麻烦,惹过一次就够了。

汴梁点点头,他最恨那些欺凌弱小的恶霸,特别是欺负学生的恶霸。

因为他前世也是一个学生,在国外的校园里,他就被人欺负过。

“有勇气。”姜政的眼神从惊讶变成了赞赏,“杀的时候叫上我。”

汴梁没想到这个虚伪的男人会这么说,忍不住也看了他一眼,见他的表情挺认真的,不像是在开玩笑,心里也对他有了些好感。

“学府里不行。”汴梁认真的想了想说。

在学府里动手,万一把事情搞大了,就会连累到老师,他想起了乐纳虹刚才的表现。

“和我想的一样。”姜政赞同汴梁的说法。

他想的是,学府里动手,很难做到不留痕迹,最好在某个阴暗的角落,那就死无人知了。

“不过。”姜政又想到了一种可能,“乐波要是发狂的话,我们或许就没机会出手了。”

这是他想过的最好的解决方案。

“为什么要帮我?”一说起乐波,汴梁就想到了姜政今天做的事。

这些事,或明或暗,最终都是在帮自己。

虽然他清楚姜政的目的是乐鱼,可是为了一个姑娘,会做到这种程度,让他有些想不通。

姜政没有回答,汴梁这样问,是想知道他的最终目的。

但这目的,他又岂会说出口来。

一个女孩,又怎会值得他如此的付出。

他有的是钱,要女人还不简单。

这个女孩,是唯一能和胡闻牵扯上关系的。

胡闻,可是乐海族现在的大族长。

一个能和大族长牵上线的女孩,或许就能将他和大族长牵上线。

每次想到这个事情,他的内心就激动不已。

汴梁见他沉默,也没再问。

姜政愿意保持沉默,而不是虚伪的胡说八道,已经让他很满意了。

时间在两个人的脚下悄悄的溜走,乐纳虹却一直没有出现。

两人站了差不多两个多小时,突然,办公室外面有人大喊,“不好了,打架了。”

汴梁听了,急忙往门口走去。

对于乐纳虹的惩罚,他可没当一回事。

姜政本来是不想走的,刚打起来,有什么好看的。

见他要走,也就跟着来了。

汴梁才走两步,门口又闯进来一人。

来人走的很慌张,一头撞在了门框上。

“你找谁?”汴梁扶住了他。

那人不仅仅是慌张,还受了伤。

大片的鲜血从他鳞甲上留下,衣服处也有些伤口。

那人没理他,往办公室里瞅了瞅,见乐纳虹不在,便大声喊了起来,“救命啊,汴梁打我。”

汴梁大吃一惊,扶着的手也松开了。

“我这是在扶你,不是打你。”今天可真是奇了怪了,各种荒诞的事情都被他遇上了。

这事,感觉就像扶摔倒的老人,却被人讹上了。

“不关你事。”那人冲他摆摆手,“快去找校长,是汴梁打我。”

汴梁听了前面半句,顿时松了口气,可这后半句,立刻让他火大了。

“你认识哥吗?”他大声的吼着。

这家伙,不会是撞昏了头,一会说不关他的事,一会又说他打人。

那人摇摇头,“不认识,帮帮忙,把老师喊过来,是汴梁打我。”

说话的时候,他的人显得很虚弱,挨着门框就坐在了地上。

“你个不长眼的东西。”汴梁彻底的火了,“你都不认识哥,凭什么说哥打你!”

“真不是你打我,是汴梁打我。”那人的口气越发虚弱了,但是他一口咬定,就是汴梁打的他。

“行,讨打是吧。”汴梁准备动手,忽然想到了什么,“是乐杰让你这么说的吧。”

这人,肯定又是来冤枉自己的,不然不会说这些奇怪的话。

那人没说话,身子靠在门框上,无力的摇摇头,仿佛随时都会倒下去。

“乐银君。”姜政在后面说道。

乐杰的手下,他认识的不多,但乐银君他还是知道的。

因为这个人,经常被乐杰欺负,欺负到全校的学生都同情他。

乐银君的头低低的垂下,并没有说话。

他害怕被人认出,因为那些人都是用同情的眼光看他,这让他更加的难受。

汴梁见他不说话,就回头望向姜政,姜政既然认识他,或许会知道些什么。

“下手真狠。”姜政叹了口气,他也打过架,他还杀过人,但是从来不折磨人。

而如今,这位一直被欺负的学生,身上有四分之一的鳞甲别揭下。

鳞甲连心,莫说揭下,就是用力的扯动,都是疼痛万分。

被揭下那么多鳞甲,普通人早昏死过去,也就乐银君这样,经常受这苦痛折磨的人,才能忍到现在。

“你还真能搞事。”姜政忍不住酸溜溜的说道,“他们在外面的布置一定花费了很多精力,这才不惜让乐银君重伤来陷害你。”

汴梁听了,也立刻明白了。

不过,搞事,这本来就是他最擅长的。

“对不住,让你受罪了。”汴梁从手中拿出一个医用球,这是乐霞给他的。

包裹在球里的人,伤口好起来会快很多。

透明球砸下,很快乐银君的身上就多了一层防护罩,有些粘稠的液体,在他的伤口处涌动。

很快,伤口的红肿都消失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