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听书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百二十四章 温馨的送别,凋零的玫瑰

函数的自变量 / 2020-06-16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许昌城对汴梁来说,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第一次来,没吃饭,第二次来,没过夜,而这第三次,也仅仅是过了两夜。

但是,和前两次不同的是,这一次他不仅不是一个人上路,门口还来了一群送行的人。

这让他很是意外,同时又对下人们非常的不满,他的行踪又被泄露了。

“谢谢各位朋友们。”他抱拳向大家告别,尤其是段骑浪,一大早的便把花神和花仙送到了他府上,这让他感到特别的安慰,因为薛留广和唐帅还等着治伤呢。

说起唐帅,他也非常的感动,临走前给了他很多暗器,特别是辣椒弹,据说是今天一早刚作出来的。

至于杜识青,这位老师坚持要和自己一起进宫,让他很是为难。

对手拿的都是流光剑,老师又是一位仁慈之人,据说从不杀人,那不是去送死吗?

汴梁好说歹说,一直劝不退,最后还是赵香艺帮忙,才将他说服。

最气的就是九叔了,那家伙根本不是来送行的,反而像是特地来奚落自己的。

她说:上次新野城的战庆丰没被杀死,后来又大肆报复,害死了好多救出来的姑娘,最后月雅阁看不下去了,才为民除了害。

九叔说完还不解气,又冷冷的补了两刀:少爷下次行善,记得除恶务尽,若是再这么不仔细,还不如不救。

汴梁听了是一肚子的气,不过更多的是气自己。

他心里是明白的,他这一个不仔细,的确害死了很多人,他也听的出来,九叔的话,其实是针对皇帝说的,可是皇帝是自己的岳父,这事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他又怎么杀的了手呢!

好在还有汴家人的温暖!

汴安给他画了一副好运符,说只要带在身上,就会一直好运,老太太没有亲自来,但是叮嘱孙客轻传话,让大少爷务必保证安全。

安全当然要保证了,而且这次他还带着两个如花似玉的老婆。

马车轱辘辘的前进着,这一路出其的顺利,没有强盗,没有悍匪。

倒不是因为路边的城市治安有多好,而是马夫扯了一面大旗,上书李长生三字。

李长生出门,又有谁敢打扰!

。。。。。。

临城的宫殿内,皇帝赵篝静静的站在龙椅前。

今天他的穿着特别的庄重,就像他第一次坐上龙椅时那样,从皇冠到鞋底,全都是新的。

但也仅仅是穿着一样而已,乾光殿早已物是人非了。

当初站在他身旁的展宋,以及满殿的金盔侍卫,都已经不在了。

如今的乾光殿,除了皇帝和他怀抱里的孩子,就没有第三个人了。

因为今天他要做一件大事,而这件事,他不想让别人知道,所以他将所有人都赶出了乾光殿,包括太监们和侍卫。

差不多,该来了吧,皇帝在龙椅上按了几下,龙椅下的坑又露了出来,他低声的呼唤着,“流光列阵。”

流光列阵的意思,就是所有的流光守卫,都要候命出击,这种命令,不仅仅在他身上是第一次,即便在南朝的历史上,也是第一次。

这也意味着,皇帝的路,南朝的路,都已经山穷水尽了。

五道黑影整齐的站在皇帝的身后,他们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多年来的地下生活,已经让他们忘记了喜怒哀乐。

他们有的,仅仅是忠心而已,对南朝的忠心,对皇帝的忠心。

皇帝满意的看着他们,又将龙椅弄回了原位,“今日一战,无论成败,卿等均可出宫。”

这是皇帝的承诺,君无戏言。

五人脸上的表情依旧僵硬,可心里都燃烧起来,多年来的暗无天日,让他们对自由的渴望,超过了所有人。

皇帝抱着孩子坐到了龙椅上,这是他惯用的手段。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但是,这一次,他们就算赢了,也活不下来了。

李长生若是发起疯来,乾光殿不会留下一个活口。

好在,他手上有一个让他疯不起来的人。

皇帝听到了脚步声,可他毫不在意,只是伸出一只手,逗弄着怀中的孩子。

门“砰”的一声被撞开了,先进来的竟然是宫门前的石狮子,此刻正被汴梁举在手中,他看了眼皇帝和他身后的黑衣人,将手中的石狮子颠了两下。

“陛下,你猜我一下能砸死几个。”这次,他是有备而来,可不打算只是拼剑,他还想拼一下力气。

皇帝没去理他,而是自顾自的说着,“麒俊乖,皇爷爷在呢,不要怕。”

汴梁一听,头立刻就大了。

这孩子,敢情就是太子,也就是他名义上的儿子。

他望向赵香艺,见她点头,只好将石狮子丢到了地上,“你也太狠了。”他无奈的说着。

谁知皇帝听了他的话,竟然“哈哈哈”的大笑起来。

“朕若是够狠,早就该将李家人杀绝,而不是放去襄阳,朕若是够狠,早就该将你杀死在宫中,而不是伏击江陵。”

他笑的很凄凉,凄凉到赵香艺听了,都低下了头,因为她知道,父皇为什么这么做,她也知道,父皇现在很后悔。

仿佛是看穿了女儿的心思,皇帝又冷冷的说道,“朕不杀你,是为了赵家的江山,可不是因为你做了朕的女婿。”

说到这里,他恢复了皇帝的威严,声音显得平静又不容抗拒,“如今,朕要杀你,也是为了赵家的江山,你还有何话要说。”

作为皇帝,他从来不需要大声说话,因为他的每一句话都是圣旨,别人都只能不折不扣的执行。

汴梁看着他,脑子里浮现出一段话,“一个人,若是没了亲人,就算拥有天下也不会快乐,一个人,若是不快乐,你要这江山有何用。”

皇帝听了,心里顿时起了波澜,他想到了展英,他的妻子,当年就是死在这乾光殿内,死在流光剑下,为了他的霸业,她不顾一切。

他至今还记得展英临死前的话,不是说给他听的,而是说给展宋听的,他是你姐夫。

这些年来,不管遇到多难的事,也不管展宋有多不情愿,只要他说出这句话,展宋都会毫不犹豫的去做,包括这次北海之行。

他还记得,展宋临走前说的那句话,你是她父亲。

皇帝原本以为,展英的话仅仅是说给展宋听的,可如今听了汴梁的话,他猛然想到,亲人,是相互的,展英不仅仅是让展宋照顾他,她也希望他这位姐夫能够照顾弟弟。

可是,这么多年来,即便展宋断了一臂,他也没有过丝毫的愧疚,他依然和以前一样不停的压榨着展宋,直到他死去。

我是她父亲,想到这句话,皇帝的心痛了起来,因为他的女儿正带着剑,站在他的对面。

想到这里,皇帝朝赵香艺招了招手,“朕的亲人,都在这里了,不管接下来的事情如何,朕都希望,你们母子能一生平安。”

赵香艺望着皇帝,决然的摇头,“父皇,我今天来,绝不许任何人伤害到你,但我也不让任何人伤害我的夫君,除非。。。”她转头望向汴梁,毅然说道,“除非我死。”

汴梁的心顿时沉了下去,比起那五个黑衣人,皇帝要好杀的多,若是真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他一定会擒贼先擒王,可赵香艺这么一说,他又如何下的去手。

汴梁不忍看她那伤心的目光,默默的点头,示意她宽心。

皇帝见了,也叹了口气,“既然你意已绝,那就带着麒俊站到一边吧。宋流光,你也站到一边去,算你们两个打平了。”

皇帝的意思,赵香艺明白了,她也知道,真拼起来,她绝非一个流光卫士的对手,而且她心里也不想和父皇作对,于是她望向汴梁,见他点头,便接过孩子,站到了一边。

皇帝又说,“展宋曾经说过,要杀你,需要三把流光剑,不过朕做事,更喜欢准备的充分些,你还有什么话说。”

皇帝一直让他说话,是希望他能服软,因为三圣军团和成都军团覆灭后,朝廷已然没了威慑力,不说各郡都有自立之心,就连这临城,从徐州退回来的将军都拥兵自重。

一个死了的李长生,不会给他带来任何好处,但若是李长生能为他所用,则一定能重振朝廷的声威,这也是保住赵家江山的唯一希望。

汴梁看了看身边的薛慕澜,“陛下,要不我们各自再减一人。”他不想让薛慕澜冒险。

谁知皇帝还没开口,薛慕澜就抢先说道,“大哥,你别忘了,我们可是结义兄妹,需共同进退。”

汴梁听的急了,正想再劝劝这位二妹,让她别添乱,那边皇帝说道,“你若真担心义妹,可以投降。”

投降?汴梁笑了,“我们为天下百姓而来,还是你投降吧。”

皇帝挥了挥手,“既然如此,那就不必多说了。”

若是李长生不能为他所用,那就为他的江山陪葬吧。

随着皇帝的示意,乾光殿内有光幕升起,然而最先发动攻击的竟然不是黑衣人,而是薛慕澜!

“大哥,别让我白死!”她的话很简单,也很平静,随着这一声呼叫,她的人就像是回到了新野城中,冲刺,跃起,拔剑,回旋斩,流光四溢。这些招式瞬间将两名黑衣人吞没。

来的时候,她是打算和赵香艺联手,缠住一个黑衣人,用来减轻大哥的负担,而如今,一个黑衣人已经退下去了。

她明白,一个人的话,即便面对一个流光守卫,她也坚持不了多久,因为她见过父亲的剑法,而当她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她就会是大哥的累赘。

她知道,在这皇宫之内,大哥即要小心赵香艺和太子,又不能伤到皇帝,如果再为她分心,那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她一开始就缠住两人,给大哥创造机会,若是大哥出手顺利,杀掉两人的话,那是极好,即便一个都没杀死,没了她,大哥总会少些顾忌,那么活下来的机率就要大很多。

而最重要的,是她知道,因为赵香艺的存在,大哥总是束手束脚的,若是她死了,或许大哥的手脚就能放开。

虽然这样做自私了点,但只要大哥活着,自私点又如何。

她身在空中,却拧过头,给了赵香艺一个歉意的微笑。

那微笑如同树枝上即将凋零的玫瑰,看的人心神俱伤。

“不要。”汴梁大声喊着,可无论他的声音有多响,也无论他追上的速度有多快,那一刻,终究无法追上玫瑰的凋零。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