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听书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百一十四章 过人很过瘾,光牢很要命

函数的自变量 / 2020-06-16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看汴梁从侧面迂回,展宋立刻说道,“你左我右。”

两把流光剑在一起,威力虽然大,但是很容易被突破。

分开了吗?汴梁的嘴角带着冷笑。

刚才双剑合璧,让他吃了不少苦头,肩膀上还火辣辣的疼,但若是一对一的话,他有把握干掉任何一个。

不过,柿子要拣软的捏。

他朝前的脚步突然一折,双足一蹬,整个人犹如鸽子翻身,朝蒙舒烈撞去。

他的双臂在空中展开,就像波浪中的海草,在空中起舞,正是海草拳中的随波逐流。

蒙舒烈的剑法,除了力气大,出手快之外,实在没什么拿的出手的。

别说自己会在空中扭动身体,就算只是如飞鸟般掠来,蒙舒烈也没办法刺中。

汴梁就是看中这一点,才会使出这一招。

一旦让他近身,他会立刻使用坑杀的办法,将蒙舒烈杀死。

可是,他算准了蒙舒烈的实力,却没算准他的为人。

在这万般危急的时刻,蒙舒烈随手抓起一个亲卫,就朝他砸来。

砰,汴梁的拳头和亲卫撞在一起,立刻就将人打死了。

但他的身体被这一撞,也马上从空中掉落。

要糟!汴梁还没落地,就想到了展宋的剑。

果然,他的背后,一道比流星还亮的光闪起。

那是?流光连刺!展宋居然也会《光》剑!

汴梁来不及细想,接连朝前翻滚着。

流光连刺的威力他清楚,那可是能在青蛙吐舌的瞬间连刺七下,速度之快,简直匪夷所思。

“噗噗”,是剑刺破肉体的声音。

汴梁反应虽快,终究背上还是中了两剑。

血水立刻浸湿了他的衣服,刺骨的痛让他几乎站不起来。

然而,他还来不及喘息,蒙舒烈的剑又刺了过来。

汴梁不得不一个侧翻躲过。

可是,他躲得过蒙舒烈的剑,却躲不过蒙舒烈的拳,

“砰”,又是一声巨响,他的人再次被轰到立柱的旁边。

圣停,难道就是他停尸的地方?

早知道这样,真的该和薛慕澜多相处几日,而不是在北海浪费五天的时间。

虽然这五天准备下来,让他对圣停的每个角落都很熟悉,然而在晚上,又要面对两把流光剑,他真的是山穷水尽了。

可是,就这么死去,他不甘心!

汴梁慢慢的扶着立柱站起身来。

他的面前,是两把流光剑编织的网,让他无处可逃。

他,已经被逼上了绝路。

要么跳海,要么死在剑下。

“一臂换一命,拿命来!”展宋大喝一声,纵身跃起,在空中不停的旋转着。

剑光随着他的旋转不停的斩出。

流光连斩!

“下去吧!”蒙舒烈依旧是右手剑,左手拳,将汴梁身前所有的地方笼罩。

正如他所喊的那样,自己若不想死在剑下,只能后退,而后退就是跳海。

“不!”汴梁大声喊着,他不甘心!

薛慕澜还在等着他回去!

想到薛慕澜,他突然想到了《光》剑,那是她教给自己的。

又怎能忘记。

“啊!”他狂叫着,突然拔起立柱,以柱为飞剑,狠狠的砸向蒙舒烈。

他要将网砸开一个缺口,一个逃生的缺口。

“砰”,立柱被踢飞。

蒙舒烈可是圣人,除了流光剑,他身上的每一个部分,都是要命的武器。

拳头是,脚也是。

真的要死了吗?汴梁抬头望着展宋斩下的光网,他已无法躲避。

到此为止了,他深深的叹了口气,双手握拳。

即便是死,临死前,也要拖个垫背的。

他侧过身子,避开蒙舒烈刺过来的剑,双拳狠狠的轰了出去。

可蒙舒烈这剑没有刺实,困兽犹斗的道理他是懂得,更何况是汴梁这个天底下最可怕的困兽。

他不会傻到拿自己的命去堵汴梁的路,他只是用剑,轻轻的封住汴梁的位置,让他无法从展宋的剑下逃脱,然后,立刻退了出去。

天罗地网下,本就无人可以逃脱,汴梁也不能。

他只有不甘的仰天长啸,像世间述说着他的悲凉。

凄厉的啸声让整个峭壁的人都为之不忍,展宋也仿佛动了恻隐之心,剑网突然在半空中消失。

可是展宋又怎么会心软,他只会心痛!

他心痛,不是因为杜识青如巨石般撞在他胸口,而是错失了一次良机。

这样的机会,他生平就遇到过两次。

在江陵,他用十几位手下的性命,创造出一次出手的机会。

然而,李长生拼命的时候,实在是太过恐怖!

恐怖到他明明一剑刺中了李长生的脑袋,还是被他一拳化解。

而这次的机会,比上次更好,汴梁甚至已经放弃了挣扎。

而杜识青,这个被他绑在立柱下的人,由于蒙舒烈的那一脚,被立柱拉着,撞在了他的胸口。

真是个蠢货!展宋心里怒骂着。

但他没空去抱怨更多,因为他知道,这一次的失败,一定会给汴梁逃跑的机会。

“进树林,快!”他大声喊着。

果不其然,汴梁在流光剑消失的瞬间,便已经往树林跑去。

他本就一直做着这样的准备,只不过没有机会而已,机会一旦来了,他又岂会放过!

更何况,蒙舒烈刚才那一退,给了他更多的空间,

他往侧面一冲,几个起落,便将蒙舒烈甩在身后。

不过,那该死的展宋,依旧和他并排跑着,两人间的距离,不到两丈。

汴梁虽然实力比展宋高出一截,可在轻功上,两人却不相上下。

不仅如此,蒙舒烈的手下们,跑的也不比他慢多少。

但这些人,对汴梁来说,都不是问题,因为他们没法阻止自己跑进树林。

而问题是,展宋的那些手下,一直待在树林边,有几个已经朝他冲了过来。

可恶!汴梁心里喊着。

现在是他分秒必争的时候,他真的不能在这些家伙身上浪费时间。

哪怕只是一个停顿,就会给展宋出剑的机会。

展宋的剑,一旦展开,他就不得不尽全力应对。

那样的话,他就无法跑进树林了。

可是,在这样的围追堵截之下,又有什么办法能够摆脱呢!

没办法?不,有办法!

急停,变向,汴梁想到了足球,记忆里浮现出这两个词。

在足球比赛里,高手们用的不都是这两招?

他虽然不是个踢球高手,但他也不需要带球过人。

是的,过人,只要把前面的人过掉,跑入树林不就是很简单的事了吗?

他想的很好,他做的更好。

一个急停,骗过了展宋刺来的剑,又一个变向,轻松的从两人空档中穿过。

他成功的过掉了一个人。

爽!汴梁心里喊着,树林就在眼前。

而拦在前面的人,仿佛都被他吓到了,一个个往后退着。

这样的人,就算再多,又如何拦得住自己。

树林就在眼前,一旦他入了林,这些追兵就算像猎鹰那样能飞,又能奈他如何!

在树木的阻碍下,流光剑根本不能发挥出最快的速度,没有速度,就没有威胁。

少了流光剑,这些人,又如何伤的了自己。

爽!这次汴梁想要喊出来。

可是他还来不及喊,眼前突然出现了几十颗巨树。

那帮看上去被他吓到的人,居然是在拔树。

而这些树,在他即将入林的时候,先砸到了他的身前。

咔嚓,咔嚓!树木撞到他的身上,全都折断。

然而,他前进的身影,最终被挡了下来。

功亏一篑!汴梁暗叹一声,立刻变向,再寻机会。

他知道,正面再突已不可能。

果然,流光剑如匹练般卷过他的身前。

愚蠢!汴梁心里暗笑,同样的错误,连犯两次,不是愚蠢是什么。

展宋也知道这样做很愚蠢,可他又有什么办法,不出剑,汴梁突破怎么办!

急停,变向,本就是防不胜防的突破利器。

古往今来,有多少人对这两招束手无策。

别说两次,就算两百次,也未必防的下来,除非突破的人自己犯错。

在这命悬一线的时刻,汴梁又怎会犯错误!

他不会犯错,可有人会坑。

对于他的变向,蒙舒烈没有出剑,而是出拳。

双拳向下,就像汴梁一样,瞬间砸出了一个坑。

这个坑不大,但是足够将汴梁落地的脚陷在里面。

这就足够了!

汴梁做梦也想不到,他用来杀人的坑,竟然被蒙舒烈学了去,还坑到了自己。

完了!汴梁的心和他的脚一样,深深的沉了下去。

一直以来,他都在努力的不让两把流光剑汇合。

因为这两把剑的第一次联手,就差点要了他的命。

而现在,他在坑里,双剑在坑外,他又如何能摆脱被坑的命运!

不过,再绝望,也要努力。

只有努力,才能带来希望,才能改变命运。

轰隆隆!汴梁的双拳也砸在坑里。

他要让坑变得更深,这样他躲藏的空间也会更大。

可是,他没想到,那飞起的碎石,居然在瞬间被光影搅乱。

流光碎月!汴梁大骇。

那是《光》剑的最后一招,也是他迄今为止都不能完全掌握的一招。

展宋的手速快到了极点,或刺,或劈,或砍,流光剑在他的挥舞下,就像一座光牢,朝汴梁锁来。

由光织成的牢,又怎么破的开?

一旦被这样的光牢锁住,就不会再有希望。

既然不能破,也不能被锁,那就只能躲。

光牢虽然大,还是有空隙的。

只是那空隙,蒙舒烈又怎会不知道,他既然知道,又怎会不用流光剑补上。

身后,是必死的光牢。

身前,是要命的流光。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