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听书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百一十三章 以多来欺少,用剑来对拳

函数的自变量 / 2020-06-16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汴梁早就来了,他一直在东边的森林里。

在天还是黑色的时候,他找了一棵巨树,用西瓜剑砍断,按猎鹰场那样,挖个洞,然后躲在里面。

一躲就是三个时辰。

他看到杜识青走上圣停,他也看到蒙舒烈和展宋穿过树林。

可是,他没看到那两群人打起来,连流光剑被抢的时候,两群人都没打。

然后他看到杜识青被丢下了悬崖。

路隔得太远,他看不清杜识青身上绑着的绳。

在那个瞬间,他顶着树站了起来。

来不及了,他跺了跺脚,又蹲了下来,心里暗自念叨:对不住,杜老师,你可千万别怪我,为了许昌的朋友们,为了薛慕澜,我可不能被发现,万一这两帮人,不互相打架,反而联合起来对付我,那可就危险了。

念叨完毕之后,他又耐心的等待起来。

这一等,一直等到了天黑,他才听到圣停上有打斗声传来。

打斗声越来越响,越来越急。

在圣人们断石裂地的轰鸣声之中,也夹着着不少哀嚎声。

成了!汴梁兴奋的从巨树中钻出,蹑手蹑脚的向圣停靠近。

今晚的天色很黑,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若是没有声音,他连圣停的方向都分辨不清。

声音越来越近,可依旧看不清人影。

这时,汴梁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可是他又不知道究竟是那里不对劲。

走着走着,他忽然听到山石在身边呼啸的声音,是有人在他旁边打斗吗?可是明明没有脚步声?那山石又是从那里来的?

“啪!”一块并不大的石头打在了他的身上,立刻被撞的粉碎,他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

“不对!”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他们又怎么打的起来,这是陷阱!

他立刻准备转身,可是有无数个火把在瞬间燃起,将整片夜空照亮。

中计了!汴梁的心里一沉,双拳立刻握紧了。

他打量了一下四周,树林边,是展宋和他的手下,木柱边,是蒙舒烈的人,他被彻底的包围了。

刚才的碎石,都是蒙舒烈他们砸过来的。

“想不到啊想不到,堂堂五圣李长生居然也会偷偷摸摸的。”蒙舒烈兴奋的说着。

他一手拿着流光剑,一手拿着火把,缓缓的朝汴梁走来。

火把的光映在流光剑上,不停的摇曳着。

汴梁没有回答,他看到展宋没有动,立刻朝蒙舒烈扑了过去。

这两群人,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联合起来了,但是他们的联合,毕竟不是铁板一块。

现在展宋守在树林边,若他往那边跑,蒙舒烈肯定会跟进,一旦那两拨人联合,他跑出去的可能性就更小了。

所以,要先在这里重创蒙舒烈们,等展宋们动了,再往树林跑。

而且,现在展宋们的站位,居高临下,易守难攻,蒙舒烈他们的位置,就要差很多了。

汴梁几个纵身,便跃入了北平亲卫之中。

他双拳砸地,峭壁立刻就颤动起来,满天的碎石,铺天盖地,将汴梁的身影包裹了起来,连火把的光都被碎石阻挡在外面。

碎石乱飞,地面碎裂,汴梁整个人的周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坑,有两个人来不及退后,被砸落到了坑里,他们的火把被碎石击灭,而他们的惊叫声暴露了位置。

“杀!”汴梁喊着,下手更不容情,一记海草拍石,夹带着满天的碎石,朝两人扑到。

然而,碎石能挡住火把,却挡不住流光剑!

剑光一闪而逝。

蒙舒烈这一剑非常的快,快到碎石尚未落下,他已经连人带剑冲进了坑里。

此刻,他的手上没了火把,剑身立刻就暗了下来。

在黑暗中,看不到剑是很可怕的。

更可怕的是蒙舒烈在进坑的那一瞬间,借着亮光,已经锁定了汴梁的身影。

要改变前进的路线,不然一定会被刺中。

危机之中,汴梁借着冲势,就地一个翻滚,停住了脚步。

他看不到剑光,但是听得到利剑刺破空气的尖啸声。

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用剑高手,刺蛙术的练习,让他能准确的判断出流光剑的位置,这一剑就在他身前穿过。

杀!这次他在心里喊着,双拳再次捶地,地面碎石飞起的时候,第一波碎石刚好落地,而那两位刚刚躲过一劫的人,还没来得及出坑,又被砸落到一个新的坑里。

死!汴梁在出拳的那一瞬间,已经看到两人的位置,这次出拳他毫不顾忌,只听“砰砰”两声巨响,两个人被砸落在坑中之坑,连句哀嚎都没有留下。

蒙舒烈这次没有出剑,他阴沉着脸,站在碎石的边缘。

他在等,等碎石低过他的眼睛。

同时,他挥挥手,示意亲卫们退开,退的远点。

碎石到最高的时候,差不多有一人半高,就一眨眼的工夫,碎石落下,蒙舒烈便看到了坑里的汴梁,正背对着他。

机会!他立刻跃起,就像射出的箭一般,直刺汴梁的后背。

“好烂的剑法!”汴梁笑着说。

因为人的重量,远比剑要重,连人带剑飞行,这速度,又怎比的上在平地里刺出的剑呢,更不用说和他的刺蛙术相比。

而且,蒙舒烈的剑在空中根本没有变化。

看得出来,他是一个用剑的新手。

这样的人,就算拿着流光剑,也很容易对付。

汴梁再次双拳捶地,借着这个机会,他一个空翻,双脚朝上,正踢在蒙舒烈的胸口。

这两脚踢的是仓促了些,他没能使出全力,但是以汴梁的力量,若非蒙舒烈是四圣的身体,只怕不死也爬不起来了。

蒙舒烈被踢出很远,但他立刻就爬了起来,挥手擦去嘴角的血迹,脸上的神情更加狰狞。

可是他手里的剑却有些颤抖。

但是,他没时间调整,因为汴梁正在追杀他的手下。

没有了流光剑的危险,一群三圣,在黑夜之中,根本不是汴梁的对手。

轰隆隆!汴梁又是连着轰了几拳,有几个人逃的慢了,被他带入了坑中。

坑杀开始!汴梁咬着牙。

这几波他杀的很轻松,但是他的心里却有些不忍。

杀人,终究不是他喜欢的,只是眼下,为了活命,他没的选择。

对不起了!汴梁心里默念着,双拳再次带风而出。

然而这次,他的拳头打空了。

因为有股剑风,异常的凌厉,就像是他的刺蛙术所发出的风声。

那种声音,他太熟悉了。

剑风所指,根本避无可避。

好在他的身体,本就像海草一样柔软。

他努力的扬起头,以不可思议的角度避了开去,冰冷的剑锋几乎是贴着他的脖子刺过。

避过了,汴梁的心剧烈跳动着,额头上全是冷汗。

刚才的那一刻,真的是死里逃生。

可是,他还来不及看持剑的是谁,那剑画了一个圆弧,又朝他斩了过来。

碎石落下,流光又起!

那道光是那么的亮,亮到他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那道光又是那么的可怕,仿佛连空气都被它斩断。

好在,这一剑用的是斩,而不是刺。

斩出的剑再快也及不上刺出的十分之一,这种速度,汴梁是能轻松应对的。

他一个翻身倒地,两脚用力一蹬,就像只青蛙疾射而出。

而他手中的拳,就像离弦的箭一般,砸向使剑之人。

这一击,他没用海草拳,但他相信,在绝对的速度面前,眼前的那人根本无从躲避。

顺着拳路,借者火光,他看到那个人青衫独臂,脸上挂着一抹冷笑,正是展宋。

他从树林边赶过来了!

不好!这不是刚才的那把流光剑!

汴梁立刻警觉起来,他马上扭动腰肢,身体如一根在空中飞舞的海草。

“嗤。”那是剑刺破衣服的声音,汴梁的肩上被蒙舒烈划出了一道血口。

躲过了!太好了!

汴梁忍着痛,拳头继续向前。

两个人,两把剑,而且展宋还是位剑术高手,被这样的两个人缠住,自己的处境可就危险多了。

这一次,一定要先打倒一个。

展宋刚才那一剑斩的太猛,流光剑都斩到了身后,此刻,他来不及收剑,正是攻击的大好时机。

这一拳一定要打到他,那怕打不到要害,也要将他打伤。

突然,一股巨力袭来,正打在汴梁的背上,将他整个人打出老远,他的拳头自然也就落空了。

“这拳法怎样?”蒙舒烈吹着自己的左手,刚才他不仅刺了一剑,同时还打出了一拳。

汴梁朝前翻滚着,一直滚到了立柱的旁边。

这一拳的力量极大,不过,还伤不到他。

四圣的水准,要伤到他的身体,那得持续不停的在一个地方揍上几十拳才行。

就像孙万城的拳点叠杀,如果换做四圣高手的话,他一定是扛不住的。

然而,世上哪有那么多四圣高手。

汴梁用手在地上轻轻一撑,人便站了起来。

“以多欺少,还有脸说。”他冷冷的说着,心里暗自盘算着该如何脱身。

他的身后就是大海,但是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跳海。

不跳海,那就只能往树林方向冲了。

他望着慢慢逼近的两把流光剑,突然加速朝南边跑去。

圣停那么大,正好打游击!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