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听书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百零六章 功名动人心,自大送人命

函数的自变量 / 2020-06-16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北平城的天空,不知怎的又下起了雪,有辆马车急匆匆的离开了。

薛慕澜瞪着眼,望着守住车门的九叔说,“你让开,我要和他一起去!”

九叔有些哭笑不得。

陵墓崩塌的时候,两位皇子争着回皇宫禀报,她没有阻拦,但也没离开,直到汴梁他们出来。

帐篷外还有马车,他们就赶着马车出城。

出了东边的城门,汴梁就让她带着两个女人去许昌,而他自己又回了北平城,说是要去天牢救人。

汴梁要去救人,九叔理解。

可这位薛姑娘,死活也要去,她就很不理解了。

北平城什么地方?天牢又是什么地方?你一个没入圣的人,只怕刚进城门就死了。

“会死的。”九叔劝道。

“我不能让大哥一个人去送死!”薛慕澜依旧执意要下车。

“我的姑奶奶,你知道他是谁吗?”九叔无奈了。

她本来不打算泄露这位少爷的身份,可是遇到这么一个姑娘,她真的没办法了。

送死?那可是李长生!天下又有那里去不得!

“我当然知道!”薛慕澜相当认真的说,“他就是我大哥!他的剑法是我教的,他的衣服是我洗的,他的头发是我束的,世上还有谁比我更清楚他是谁吗?”

说到后面,她的语气骄傲了起来。

九叔一脸不信的看着她,她念道,“脸傲少点笑,人狠话不多。”

薛慕澜啐了一口,“那是他骗你的,他要是李长生,我还是姜明月呢!”

不过,九叔不让她下车,她还真没办法。

。。。。。。

北平城不下雪的时候,地面都有积雪,这一下雪,走起路来,更是沙沙直响。

在这么大的雪天行走的人不多,汴梁是其中一个。

“站住,去哪?”城门口有个卫兵喊道。

他只是依例巡查,因为汴梁的脸上满是泥沙,显得形迹可疑。

“去天牢。”汴梁说着,脚步却没停下来。

“你知道天牢在那里吗?”卫兵讥笑着说。

这年头,真是什么人都有,去天牢,这人怕是想坐牢想疯了。

天牢,那可不是一般人能进去的,那怕是杀人犯,只要杀的不是皇亲国戚,都进不去。

“不知道啊,你能带路吗?”汴梁停下来,很亲切的说。

这个问题,他的确疏忽了。

“哈哈哈。。。”卫兵大笑起来。

他招呼周围的伙伴道,“来,来,都来看啊,这人说要去天牢。”

卫兵们听了都哈哈大笑起来,有几个边笑边说,“你以为自己是谁啊,进天牢。”

“就是,我上次听城主说,三品以下的官,根本没资格进。”一个声音说道。

“圣人以下免谈。”又一个说道。

汴梁不想和这群人一般见识,“不想说就算了,我找别人问去。”

说着,他就要进城。

“哼,天牢你去不了,衙门的大牢我带你去。”先前的那个卫兵伸手便来抓他。

“真是麻烦啊。”汴梁说着,卫兵被他丢上了城楼。

周围的笑声嘎然而止,卫兵们的脸上都换上了恐惧。

“今天早上,我杀了一个叫钱惠岩的家伙,据说是北平高院的院长。”汴梁说着。

他想这样应该能让卫兵们知道自己的厉害,也就不再上前纠缠他。

卫兵们都低下了头,好像都害怕了。

汴梁正高兴呢,突然感觉到背后有股劲风吹来。

他转身,发现一个戴蓝盔的卫兵,正欺近自己的身边,一刀朝他砍下。

原来他们在使诈,汴梁无奈的摇摇头。

他没有挥手,任由那刀砍在自己的胸口,衣服被割破了,可是刀也断了。

断刀飞过卫兵的脸,将他右眼的眉毛划成了两截。

伤口不深,血留的也不多,只是血都挂在睫毛上,让卫兵右眼看到的东西,都蒙上了一层殷红的血迹,显得格外恐怖。

但是卫兵的心里,比眼前看到的更恐怖,刀断了,那意味着他砍到了圣人。

圣人一怒,血流成河。

他,还不想死。

他的手开始抖了,断刀掉到了地上。

他的腿也抖了,几乎就要跪下了。

“你知道天牢怎么走吗?”汴梁问。

他的声音还是很平淡,并没有威胁的意味,对于普通人,他不会恃强凌弱。

但是,他也没抱多大希望,只是想多问一个人就多点希望。

卫兵颤抖的手指了个方向。

他不敢说话,也不敢去擦睫毛上的血花,他只希望眼前的圣人能够放他一条生路。

可他并不抱太大的希望,因为他听说,圣人的脾气大都不太好。

可是,这次,他居然侥幸的活下来了。

更令他不可思议的是,那位圣人还对他说了声,“谢谢。”

他摸了摸脑袋,看着汴梁的身影慢慢的在眼前消失,感觉是在做梦。

不管如何,活着真好,他想着。

忽然,有把冰冷的刀穿透了他的胸膛。

“这就是叛徒的下场。”身后有比刀更冷的声音传来。

他的身体不甘心的倒下。

他不甘心,是因为那声音就是先前让他偷袭的上司发出的。

“速报天牢。”声音再次响起,不过卫兵听不见了。

北平城的天牢,离三皇子的府上就隔了两条街。

青灰色的建筑上,雕刻着一个貔貅,它盘踞在屋檐下,两只吓人的眼睛盯着正前方,让人不寒而栗。

貔貅的下方,是两扇用青色巨石做成的门。

进门之后,要下台阶,方能到达牢房。

萧富勤正巡视着牢房。

他是天牢的主管,按理巡视这种事,是不需要他这位大人亲自来做的。

但是他的手下都明白,这位大人的性格和他名字一样的勤快。

主管勤快,手下又怎么敢偷懒。

这不,副总管马僻静正急匆匆的跑去向他汇报。

只是这位副总管名字离虽然有个静字,可话却总是很多。

这不,他刚下天牢的台阶,就迫不及待的朝背对着他的萧富勤行礼,“萧总管,东城来报,有圣人欲闯天牢,据查来人是汴梁。”

汴家少爷的名头,在天牢的副总管眼里,不算什么,不需要汇报。

萧富勤转身,脸上并未起波澜。

“僻静,说说你的看法。”对于他的这个手下,萧富勤还是很满意的,原因无他,这家伙会说话。

马僻静说,“东城要去禀报陛下,被我拦下了,有大人这位三圣高手在,天牢万无一失。”

“做的好。”萧富勤满意的点点头。

为这点小事就要惊动陛下,那他就太失职了。

而且天牢可不止他一个三圣,马僻静也是,但马僻静没提自己,这让他心里很受用。

“准备一下,别让人脏了天牢的砖地。”萧富勤说着,又继续巡视起牢房来。

天牢里关着的人不多,这让他很不舒服,因为他喜欢看囚犯向他求饶的样子。

特别是天牢深处的那位薛留广,总喜欢无所畏惧的昂着头,这让他很是难过。

“赐水,薛留广。”他人未到,已经喊了起来。

立刻有狱卒将薛留广的头摁入肮脏的血水池里,腥味十足。

在我面前,谁不低头!

萧富勤冷笑着往前走。

而在天牢的外面,马僻静一个人,静静的站在貔貅的下面。

独闯天牢,是大罪,擒拿罪人,则是大功。

他不想让别人抢了他的功劳。

圣人?哼!马僻静心里冷笑着。

在别的地方,或许圣人可以横着走,但是在北平城,圣人又算什么!

胡国几乎所有的三圣高手,可都在北平。

就算成都的秋明善,带着他上万的圣人军团来,如果没有战争器械,都未必攻的下北平。

更何况区区一个圣人。

不过,北平城太强对他也并不一定是好事。

太强就意味闹事的人少,太强也意味着能摆平闹事者的人多,在这种僧多粥少的情况下,想要立功,那得靠相当好的运气。

而今天,他的运气来了。

想到这里,他就笑了,他一笑,那两只和老鼠差不多的眼睛更是小的不能看了。

他一边笑,一边想,待会这位自投罗网的罪人来了,他的第一句话该怎么开口。

说声谢谢?那表达不了他心中的意思,为了立功,他可是等了很久。

你终于来了?有点意思了。

“终于等到你!”马僻静对着一步步走来的汴梁说。

这句话最能代表他的心声,终于等到了立功的机会,说不定,这天牢总管的位置,也该换他坐坐了。

“等什么?等死?”汴梁没好气的说。

马僻静的口气让他很不舒服,就像是一个饿了三天的人,看到食物时说的话。

光是语气差,并不能让他动怒,他生气的是,自己又被轻视了。

独闯天牢这么霸气的事情,居然只有一个人守门,看不起谁呢!

眼前的人够狂,这让马僻静更来了兴致。

他笑道,“死是不可能死的,死了就不值钱了。”

活捉罪犯的功劳,肯定比打死的大,而且活的还能弄残了,送去圣人铺子。

“那就打个半死吧。”汴梁想想说。

既然对方不杀他,那他也不愿意杀人。

“就这么办!”马僻静说着,拍了拍胸口道,“来,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让你先打两拳。”

对于这位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特地在年末给自己送功劳的人,他决定表现得大方点。

而且,如果毫不费劲的就拿下罪人,这功劳哪有自己被打趴下两次来的大。

汴梁有些哭笑不得的走到他跟前,“那我可真打了。”

他伸出了拳头,特意在马僻静的小眼睛前晃动了两下,希望这位自大的家伙能改变主意。

马僻静竟然将他的拳头,拉到了胸口,“用点力,我还行的。”

“算了,还是不打了。”汴梁收起了拳头,从他身边走过,往天牢而去。

他怕力气用的太大,一拳可就打死了。

“大哥,你可别耍我。”马僻静跑到他跟前,一把拉住他的手臂说,“你打,狠狠的打,不要客气。”

汴梁不理他。

他还不肯罢休,继续说,“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我尽量满足你。”

汴梁终于停下了脚步,他说,“打死了,可不准怪我。”

“是,是,不怪,一定不怪。”马僻静信誓旦旦的保证。

说着,他走到了汴梁的前面,背对着天牢的大门说,“用力,狠狠的打,往死里打,记住,出拳时要腰马合一。。。”

“好吧,别啰嗦了。”汴梁一拳打断了他的话,也打断了他的生机。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