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听书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百零四章 轰天为陪葬,裂地来做床

函数的自变量 / 2020-06-16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段天恩问,“你以为我藏的是什么?孙客轻?”

他平常的话不多,问题更少,今天却一反常态。

他不是来下棋的,而是来指导的。

段骑浪听了,心里很吃惊,难道段天恩还有别的棋子?

这让他有些惊慌,但他没在脸上表露出来,“我不用猜,九叔马上就到。”

九叔到了,就是真正的叫将,到时候,段天恩有什么棋子都没用。

因为陵墓的士兵都是忽雷的人,刘莹肯定会被放出来。

段天恩忽然问,“如果是孙客轻的话,你打算怎么做。”

这件事,他也猜不到,若是他真的派孙客轻去拦截九叔的路,九叔又怎么可能将忽雷带到这里。

而且九叔身边还有四皇子,孙客轻即便不是九叔的对手,但是抓住四皇子可不是什么难事。

毕竟九叔挟持着忽雷,是腾不开手的,若是四皇子被抓了,这就是平局了。

段骑浪看着军师,眼中有些笑意,“汴梁和薛慕澜很熟,我今天一早,就给他送了信,汴家少爷在,孙客轻恐怕要反水。”

段天恩摇摇头,“我昨天也给他送了一封信,他今天走的很早,你的信怕是收不到了。”

段骑浪盯着段天恩的眼神,想看看他是否有说谎,但是他的眼神一如既往的镇定。

“就算汴梁赶不及,四殿下也有办法说服孙客轻。”花神和汴梁是旧时,孙客轻又不是三皇子的死党,花神即便策反不了孙客轻,但是说服他袖手旁观还是没问题的。

更重要的是,三皇子能让汴家铺子开张,四皇子也一样做的到。

段天恩的眼里有了笑意,他对儿子的镇定感到满意。

不过,这一局既然是指导局,他可不会这么轻易的输掉。

他拿起段骑浪用来叫将的车,吃掉了段骑浪的中兵,“将。”

段骑浪一愣,随即哈哈大笑,“你能策反的了九叔!凭什么!”

用他的子将他的军,这不是不可能。

但是九叔,他不信,因为月雅阁和三皇子向来不和,而且刘莹殉葬又是三皇子搞的鬼。

段天恩站起身来。

棋子都在棋盘上了,就像菜品都在锅边了,最终会什么样,他不知道,但是每个菜品都在他的安排之下。

“九叔向来都跟在月奴身边,你知道为什么她会一个人来潼关吗?”段天恩的眼神犀利起来,“因为她是刘莹的姐姐,亲姐姐。”

“当初押刘莹去潼关的时候,我请了陈少爷出马,就是怕她半路劫人,要不然也不用欠陈家那么大一个人情。”

“陛下命三殿下来北平的时候,我就将刘莹带在身边,并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月雅阁,所以九叔来了北平。”

“离开潼关后,我又派人袭击了那里的月雅阁,月奴忙去了,若她在,你是说服不了九叔帮忙的。”

“这颗棋子我只是放在身边备着,并没想到要用,直到三殿下来。。。求我。”说到求字,他的声音有些苦涩。

“事情是仓促了点,很多事我都来不及做,虽然我给九叔捎了口信,但她未必会听我的。”

“但是,谁能从陵墓里将刘莹带出来,她就是谁的人。”

段天恩说完,饶有兴致的看着陷入沉思的儿子,又用手抚摸起代表九叔的车来。

在他心中,这个车既不是自己的,也不是儿子的,而是刘莹的。

谁获得了刘莹,谁就能将军。

段骑浪很快理清了思路,他的心里有些苦。

若段天恩所言非虚,那么目前的形势就对他非常不利了。

因为他的想法是在棋盘里决胜,段天恩却将胜负的重点放在了陵墓。

段天恩之所以会这么做,是因为刘莹和九叔的关系,而他以前不知道这一细节,所以盘算的方向错了。

不过,他还有棋子没出,他还有机会。

“孙客轻呢?”前面的几步都是他先下的,这次他打算后发制人。

在出棋之前,他想知道段天恩藏的最深的那颗棋子,也是生死成败最重要的棋子在哪里。

段天恩笑道,“你也知道汴家和三殿下只是合作关系,我又怎会用他,今日一早,北平城东汴家物资被劫,孙掌柜肯定是脱不了身的。”

段骑浪听了,脸有喜色,“谢谢你给我机会。”

段天恩也笑,“九叔很快就到了,你还有什么机会,就凭你的海草拳吗?”

段骑浪是圣人,他知道,段骑浪的伤好了,他也知道,所以段骑浪最后的棋子,就是他本人。

段骑浪听了,顿时坐不住了,“你怎会知道?你是谁?”

段家的海草拳,北平知道的人多,潼关却很少,不然的话,他在圣人铺子时,怎会没人找他逼供?

段天恩笑的更大声了,“家传的谋学,这些年,你也自学的不错。”

这话如晴天霹雳,让段骑浪有些站不住。

他在北平坐牢,就是因为有人看上了他家的海草拳,可是谋学,知道这事的,只有段家人。

“你到底是谁?”他瞪大了双眼,仿佛要穿透段天恩的面巾,将他的这面目瞧清楚。

外面又传来了马车声,不等士兵禀报,段天恩说,“想知道的话,得凭本事。”

说着他往陵墓走去,他想看看,儿子的伤,恢复的怎样了,他更想看看,儿子的拳法,又练的怎样。

段骑浪走到陵墓的门口,他没有迈进去,直到九叔牵着两位王子的手,进了帐篷,他也进去了。

事情都如段天恩所说,不然的话,九叔又怎么可能牵两位皇子,她这是把两个人都控制在手心了。

最终的一切,在棋子落定之后,还是要靠实力来解决啊。

打赢段天恩,再击败水一帆,是他唯一的机会。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所有的计谋都是浮云!

九叔本来很得意,她不是一个擅长谋略的人。

但是,上天很眷顾她,让她拿住了将帅。

这棋无论怎么下,她都是赢家。

她是这里,最具实力的人,直到门外飞来的士兵将帐篷压扁。

她立刻将两位皇子拉在身后,又挡开了再次飞来的士兵。

外面的呵斥声变成了哭喊声。

是有人杀进来了?

谁这么大胆子,敢在北平城外动手!

那可是天子脚下,胡国几乎所有的三圣高手都在城内,更别说蒙舒烈现在也在城内!

这样的阵势,又有谁敢!

等等,她的脑子里突然想到了一个名字。

“少爷,真的是你!”

帐篷倒下后,汴梁的身影显露出来。

“薛慕澜呢?”汴梁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他急着找人,急得都不和士兵废话,直接一个个揍飞了。

但他下手并不重,因为他不喜欢杀人。

“在里面。”回答他的不是九叔,而是花神。

看到汴梁,他是唯一一个开心的人,因为他知道汴梁和薛慕澜的关系。

“多谢。”汴梁抱拳,转身进洞。

陵墓从外面看来,雄伟壮大,而里面则错综复杂。

好在它还没最终合拢,各种机关尚未开启,但就是那些横七竖八的路,以及众多一模一样的门,就让汴梁感觉是在走迷宫。

他经常穿过几扇门就没路了,或者沿着一条路走着走着,便返回了原点。

该死的,这都谁设计的,像肠子一样绕来绕去!汴梁心里骂着。

早知道进来前该找个人问路的,现在好了,往前走不通,想退也不认路,真正的进退两难。

他有心用拳头打出一条路来,可是薛慕澜在里面,万一被石头误伤,那可就完蛋了。

他只能一边耐性的找,一边认真的听。

薛慕澜既然在里面,总该有些声音吧。

很快,他就听到了打斗声,从左边传来。

他沿着左边的路走了两步,前面有堵墙,声音就是从墙后面传来。

“小心啦!”他喊着,一脚就把墙壁给踢穿了。

他之所以用脚,是想从墙的底部打破,这样碎石就算伤到人,也只能伤在脚上。

“谁!”墙后传来两声惊讶的声音。

汴梁穿墙一过,发现是军师和段骑浪,他问,“你们见过薛慕澜吗?”

“死了!”段天恩没好气的说。

刚才他正一个翻滚避开段骑浪的海草惊魂,结果一块泥石踢中了他额头,弄的他眼睛里全是碎泥,根本睁不开,而段骑浪又在身旁,他在心烦意乱之际,竟没听出是汴梁的声音。

不过,就算他听出来了,也会怀疑自己听错了。

汴梁的行踪,是他透露给皇后的,汴家的人和三皇子做生意,放在平时,或许未必会下狠手,但她陈家的路子断了,肯定也想断了三皇子的财路。

“啊!!!”汴梁的双眼瞬间通红,可他的脸色,却白的像纸。

他似乎有无穷的力量握在拳上,但是力气好像都在他那声嘶力竭的吼声中消失了。

他一屁股跌坐在墙边,屁股后面是他刚才踢穿的洞。

他用后脑不停的撞着墙壁,是痛苦,是自责,更多的是不甘!

他不甘心,他又怎能甘心!

当他发现自己喜欢上薛慕澜时,他以为她是男的,所以他狠心离去,离开自己在这世间最好的朋友。

他想将她作为回忆,可是他一直都没有放下。

或许是他的坚持,换来了上天的感动,让薛慕澜变成了女人。

从他知道真相的那一刻起,心里别提有多甜蜜。

他甚至幻想过两人在一起的画面:在他刚来襄阳的李家庄,两人幸福的生活,家里种些绿植,河里抓些鱼虾,最重要的是有她陪在身旁,他向往这样的生活。

可是如今,她不在了。。。她不在了。。。

他不甘心,他怎会甘心!

他的头不停的敲着墙壁,敲得泥石纷纷落下,将他变成了一个泥人。

可他不在乎,他每撞一记墙,就哭着说一个字:

我在我家,有鱼有虾;

我想我家,有树有花;

我要我家,有果有画;

我爱我家,有你有她。

可惜,这样的画面,再也不会有了。

当他念完诗的时候,他的心彻底的碎了。

他慢慢的从地上爬起,头发早已散乱不堪。

他吐出嘴里的泥石,发出了“咯咯咯”的笑声。

那笑声,听起来是那么的绝望,绝望到段天恩的眼皮都跳了起来。

这是有多伤心的人,才能发出这种断肠笑。

断肠笑,笑断肠,肠笑断!

她若是死了,我要这天,塌下来为她陪葬。

她要是死了,我要这地,裂开了给她坐床。

“轰。”笑声停止的时候,陵墓的顶塌了,陵墓的地也裂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