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听书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百零一章 菜色已备齐,就看火候了

函数的自变量 / 2020-06-16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汴梁没理会他,自从他去了临城之后,就很少听别人的话。

自古以来,强者都是如此。

可当他再次去推门的时候,门居然打开了,门后的段天恩,也是笔挺的站着。

他依旧黑袍黑巾,让人看不出他的表情。

“进来,坐。”他慢慢的提起膝盖,显然也是站的久了,关节有些麻木。

这间屋子不大,屋里的火炉早没了炭火,冷冰冰的放在中间。

除了火炉,屋里还有四把椅子,刚好够四人落座。

坐定之后,忽雷又起身长缉,“请军师教我。”

段天恩长叹一声,说道,“天意不可违,既然殿下执着,我就勉力为之,不过此事,还需汴少爷和孙掌柜帮忙。”

汴梁和孙客轻对望了一眼,两人都是疑惑重重。

“什么事情?”汴梁问。

段天恩说,“后天是顺亲王的侧陵闭合之日,请三殿下明日禀明陛下,让刘莹殉葬。”

殉葬?这事汴梁听过,实在是太过残忍,不知这次又是谁倒霉,他问,“刘莹是谁?”

“咳。。。咳。”孙客轻立刻就咳嗽起来,这位少爷,对天下事还真不关心呢。

他连忙解释道,“天上黄鹂笑,床上柳莺叫,这刘莹就是月雅阁以前的红牌柳莺,听说顺王爷想给她赎身,结果被人捷足先登了。”

汴梁点点头,不再多话,黄黎他见过,歌唱的真好!

想必这柳莺也是相当有名,自己这问题,问的又是弱爆了,于是他闭上了嘴。

段天恩看了他一眼,接着说,“这刘莹是薛慕澜的姨娘,想必到时候会有一场好戏。”

汴梁一听到薛慕澜,耳朵立刻就竖起来了,他问,“什么好戏。”

可是段天恩就像哑巴了一样,不再说话。

倒是忽雷听了,又是起身鞠躬,“谢军师。”

汴梁急了,又问,“到底是什么事啊。”

忽雷却起身送客。

“哎。。。两位把话说清楚点。”汴梁还要坚持。

孙客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向忽雷告辞了。

出门之后,汴梁不想回去,他打算前去偷听。孙客轻劝道,“军师既然请我们帮忙,到时候总是会说的,现在去,万一打草惊蛇就不好了。”

汴梁觉得有理,只好悻悻而回。

汴梁走后,忽雷关上了屋门,又来到了段天恩的身旁,他问,“军师有几成把握。”

段天恩又是叹了口气,他说,“仓促行事,不过五成。”

忽雷的脸上有些歉意,“父皇不顾大哥反对,将老四带回了皇宫,胡国自建国以来,太子未立之前,从未有成年皇子可进皇宫,父皇如此偏爱,想必心中已有了人选。”

段天恩摇摇头,没有插话,诸位皇子的事情,那是皇帝的家事,外人又岂能说三道四。

忽雷继续说,“大哥是胡国第一高手,老二要和李家结姻,老四又进了宫,想我努力一辈子,到现在,论实力,我不如大哥;论靠山,我不如老二;论亲厚,我不如老四。”

说到这里,忽雷激动了,他双拳紧握,高声说道,“我若此刻不争,那我和你十年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

段天恩明白他的心意,但是争位之事,岂能儿戏,一步走错,便会万劫不复,他还想再劝劝,“殿下,你都等了十年,又何必急在一时。”

忽雷看着他的眼睛,摇了摇头,“等不了了,薛留广的事情,父皇一直是让我在管的,可是三天前,父皇将他提了去,不归我管了,想必是要将这件功劳放在老四的头上,而且,父皇说了,潼关事多,等王叔后事办完,就让我回去,这一走,只怕再无机会。”

段天恩也叹了一口气,这些事情他都是知道的,但这些都是天子的意思,也就是天意,天意又怎可违。

所以到了北平之后,他一直关在屋里,对任何事都不闻不问,直到三天前忽雷站在他门口。

忽雷又说,“陆总管让我去请孙客轻,可是军师的主意。”

段天恩点点头,他知道忽雷这么说,是在问他的谋划。

可是这次谋划,就像是做饭,食料已经齐备,火候却不可控制。

他说,“殿下明日上朝,提出殉葬之事,当着百官的面,陛下必然会成全这桩美事。”

这是他的第一道菜。

“这是皇家大事,皇家的大人物们必然会被告知,以皇后娘娘的性格,必然会告知薛慕澜。”

二皇子愚钝,但是他娘可厉害着呢,如今四皇子得宠,有这么一个机会放在眼前,即便不是很好的机会,皇后娘娘肯定是会去把握一下的。

这是他的第二道菜。

“薛慕澜在北平毫无根基,她一定会向老四求助,老四身边擅长谋划的只有段骑浪一人。”

四皇子自入宫以来,在皇帝的暗助下,已经有了自己的势力,而最能干的那位,就是段骑浪。

这是他的第三道菜。

“若要救人,必须要有圣人相助,北平城的圣人,不归陛下直接管的,就只有两位,一位是孙客轻,一位是九叔,殿下让禁军找来孙客轻,这事段骑浪很快就会知道,所以,他们只能去找九叔。”

大皇子回北平,九叔也来了北平。

这是他的第四道菜。

说完这些,段天恩的目光锐利了起来,菜品都准备好了,最终要炒成什么样,他自然也是清楚的,他说,“让九叔杀了四皇子。”

这就是他最终要做的菜,至于能不能做成,他也只有五成的把握。

段天恩准备的菜,忽雷都明白,却不知道有什么用,直到这最后一句话,他豁然开朗。

九叔是月雅阁的人,月雅阁是大皇子的人,九叔杀老四,大皇子可脱不了干系。

老四是薛慕澜求去的,消息是皇后通知的,到时候只要他能拿出证据,就算扳不倒老二,皇后是肯定跑不了的,老二没有皇后帮忙,那是成不了什么事的。

所以,这菜要是成了,太子之位,就非他莫属了。

“可是,汴家?”忽雷又想到了一个问题。

他不是舍不得汴家这枚棋子,他考虑的是,汴家参与了这件事,会不会连累到他。

毕竟大家都知道,汴家的生意,是他促成的。

“汴家只是个幌子。”段天恩的话让他彻底安心了。

“不过,汴梁一定要死。”段天恩追加了一句。

忽雷没有问为什么,这位少爷在他心中,无足轻重。

“阿嚏。”汴梁打了个喷嚏,回到汴家铺子后,他还有满肚子疑问,就拉住孙客轻聊天,“你说,我要不要先把那个刘莹救出来?”

孙客轻摇头,“刘莹是一个鱼饵,用来钓的是四皇子,不过,也可能把薛小姐钓出宫来。”

汴梁眼前一亮,在皇宫里救人,或许比较困难,若是出了宫,以他的本事,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想到这里,他激动的回房,“我明天就去皇宫门口蹲着。”

从临城到北平,他赶了十几天的路,已经是困苦不堪,他打算睡好了再去救人。

孙客轻望着他的背影,又是摇了摇头。

第二天一早,汴梁便出了门。

皇宫的位置很好找,因为皇宫特别的高,北平城又不大,汴梁很快就到了门口。

他四处打量了下,皇宫门口是一片广场,都有卫兵守护,门前有三条马路,分别是东,西,南三个方向。

南边的马路较宽,又没有城墙,不适合蹲守,于是他就在东边的城墙下闲逛。

他心里也有些为难,就这么在皇宫门口晃悠,岂会不被卫兵盘问。

这一盘问,蹲守就不成了。

万一出手重了点,皇宫把城门关了,那就更得不偿失了。

不过,当第一辆马车从皇宫里出来时,他就不为难了。

为啥?马车的帘子都是关上的,他又怎么能知道车子里是谁。

而以四皇子的身份,出来肯定也是躲在马车里,他难道还一辆辆车去找?

特别是最近的北平城,喜事临近,进出的马车特别多。

“好你个孙客轻,也不提醒我一下。”一回到铺子里,汴梁抱怨道。

孙客轻正对着院子里的一颗梧桐树发呆,听到汴梁的声音,立刻转回了身,“少爷,这里有封信,是军师送来的。”

信是一早送来的,不过汴梁走的早,所以没拿到。

可是,昨天殿下明明约的是他孙客轻,为什么今天的信是给汴梁的呢?

世人皆知孙家掌柜聪明过人,可对于这件事,他百思不得其解。

汴梁也很奇怪,但他向来直接,把信一拆,里面有张地图,图下有行黑字:明日午时,西城汇合,共赴陵墓。

“我为什么要听他的话?”汴梁将信随手丢在梧桐树下。

冬天的梧桐树,光秃秃的立在那里,看上去很是孤寂。

孙客轻的手里抓着一根毫无生气的树枝,仿佛这就是他要的线索,他的力用的大了,树枝咔嚓一声断了。

“这是个圈套。”他说,“可能也是个线索。”

汴梁看着断枝在那里颤抖,苦笑道,“他这圈套来的还真是时候,哥刚好没事可做。”

没事做,就拉一根枯枝,权当作线索,既便断了,扔了便是。

可是,军师为什么认定自己会去呢?

段天恩桌前放着一本账簿,里面记得不是账,而是人名。

账簿翻开着,他用红笔在一个名字上画了个叉,那意味着这个人即将不存在。

人名:汴梁,性格:好奇心重,爱管闲事。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