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听书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九十六章 风雨如急骤 梅花不低头

函数的自变量 / 2020-06-16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汴梁回到汴家的时候,得知老太太已经睡下了。

管家要去叫,被他阻止了。

不管是什么原因,她终究是救了自己一命。

也怪自己大意,把皇帝想的太善良,这世上,那有什么善良的皇帝。

想到这个,他又想起了罪魁祸首:奸相贾世道。

他准备到他府上去拜会拜会。

而过了明天,他就打算返回潼关。

因为这边没有朋友,也没有好酒。

汴梁到宰相府的时候,贾世道正在喝茶赏花。

相府的花园很大,布置的却很简单。

中间有个亭子,亭子里方桌长凳。

贾世道就坐在那里,翘着二郎腿,双手捧着杯子,望着前面的一个秋千。

秋千不大,却很精巧,竹藤编的椅子,有三面刺绣的靠背,顶部还有画着梅花的纸伞。

伞上的梅花是假的,院子里的梅花却是真的。

有些稀稀落落的雨,打在梅花枝头,想将花朵打到低头。

可梅花每次在雨滴过后,都会倔强的抬头。

这个画面,贾世道很喜欢,喜欢到下人来通知,李少爷来访的时候,他都不闻不问,仅仅是点了点头。

“这里坏境不错。”汴梁大刺刺的坐在了贾世道的对面。

外面的细雨有些淋湿了他的头发,让他很是不爽。

自从在新野夜行失败之后,他也开始打理起头发来。

可这个看上去很小的活,他做的却总是不太好。

该死的雨,刚才在皇宫的时候还有太阳,怎么突然就下起雨来。

要是淋得时间长了,头发又该重新弄了,麻烦。

贾世道终于转过了头,他长得一点都不讨人喜欢。

小眼睛,小鼻子,小嘴巴,看上去就是一个很小气,很会占便宜的人。

他眼睛虽小,却目光如电,仿佛能看穿世间万物。

若问世间谁的心思最难猜,必是人间帝皇,而他,便是全南朝都知道的最懂圣意的人。

这样的人,谁的心思他看不透?

汴梁的心思,他不用看就猜透了。

那不是来寻仇的,不然他早躲起来了。

“少爷有疑问。”贾世道一开口,便将汴梁的来意说破了。

汴梁笑了,和这样的人聊天,真的是一大快事。

他说,“在成都,我杀了秋明善,在西湖,沈方找我麻烦。”

贾世道点点头,他明白汴梁的意思,第一件是汴梁帮了他的忙,而且知道他在成都的秘密,第二件,是他做了对不起人家的事。

汴梁说出来,就是让他知道,他欠了人情,欠人情就要还。

汴梁又说,“我明天就要走了,你是不是得给我一个交待?”

他曾经让贾世道自绑谢罪,那不过是一句气话。

而今天,他是来看看,这位权倾南朝的大官,能给李长生什么好处。

贾世道明白,他能给李长生什么交待。

金钱,美女,地位,这些东西他又如何比的上这位少爷。

唯一有的,就是他脑袋里的东西。

比智慧,比消息,他可是比李长生高出太多。

贾世道说,“汴家老爷,送进宫的衣服里藏有利器,利器是我安排的,因为汴老爷问了不该问的事情,陛下不开心,做臣子的自然应该为主子分忧。”

汴梁点点头,汴家的事情他本不关心,贾世道会提起,想必是他和汴家走的近,又冒充汴家的少爷。

贾世道又说,“襄阳的战事,在您进宫的那一天就开始计划了,当时陛下已有招您为驸马的意思,但是您这个驸马,将来要做太子的父亲。”

说到这里,他又看了一眼汴梁,眼神里带着疑问。

他不明白,为什么眼前的这位年轻人,气运会如此昌盛,连天子都被他盖住了光芒。

他继续说,“但是太子继位,会有外戚干政的风险,您不问政事,又是太子的父亲,陛下是放心的,可李家的人,总是后患。”

“我荐举李老爷去襄阳,就是想借胡国的手,将祸患除去,不想宋飞居然连胜胡国,收北海,夺徐州,他这么做虽然功在社稷,百姓欢庆,但是却解了襄阳之围,坏了我的大事。”

“所以我在他粮草未齐之时,令其进攻许昌,我料他不会让部下白白送死,他果然抗旨,宋飞死后,我又花了三年时间,丢徐州,弃北海,毁桥梁,撤船渡,做的这些事,都是示敌以弱,胡国终于在今年,进攻襄阳。”

“为确保万无一失,我在襄阳城撤退的路上都安排了伏兵,一旦李老爷败退,必除之。”

“没想到他,居然投降了,李家有少爷您在宫中,可谓前程似锦,我实在难以明白,李老爷当初是怎么想的。”

“至于江棱截杀,却不是我所能为,我只是谏议,断不能放您离宫。”

贾世道说完,喝了口茶,又将目光望向梅花。

此刻雨有些大了,梅花在密集的雨滴打击下,似乎有些缓不过劲来。

看到这个,他的心里有些苦涩,他此刻的处境,不正是这雨中的梅花。

他知道皇帝今天招汴梁入宫。

他也知道皇帝的意思不是为了他解围,不然的话,又怎会不招他入宫。

自古以来,狡兔死,走狗烹,他也早料到了这一点。

如今汴梁闹了这么一出,让皇帝下不了台,那皇帝自然会顺水推舟,将自己打入地狱。

若是今天汴梁死了,或许他还有一线生机。

汴梁细细的品味着贾世道说的话,他的嘴里也有些苦涩。

想他从前世穿越而来,这位奸相才是第一功臣。

而因为此事而丧生的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真是一将功成万骨枯。

“就这些。”汴梁还想压榨点信息,毕竟机会难得。

贾世道听了,突然笑了,笑容显得有些诡异,他说,“刚才那些,用来给您赔罪,还有件事,用来报恩。”

汴梁心里琢磨着,赔罪指的是管家沈方的事,报恩,那就是秋明善的事了。

可是,那么多朝廷机密,仅仅是用来赔罪,那么报恩的事,又会是什么呢?他突然好奇了起来。

贾世道放下了茶杯,看着汴梁,仿佛不仅是想看穿他的心思,更想看懂他这个人。

他说,“少爷的传记是我编的,里面的评语是我下的,脸傲少点笑,人狠话不多,可自皇宫一别,我收到的消息,您完全变了一个人。”

汴梁说,“我失忆了。”

穿越的事,他只告诉过赵香艺,因为这是李长生的妻子,说失忆,还是不能和她相处,他不想占李长生的便宜。

他更不想自己的女人,将他当作另一个人,而对于其他疑惑他身份的人,他都这么解释。

“难怪。”贾世道点点头,“月奴给我发来讯息,说您为了英舞大闹成都,这事我想了很久,都没想通,而最让我接受不了的是月奴给您的评语,乐善好施,和蔼可亲。”

汴梁听了,感觉挺好。

乐善自然是他喜欢做好事,好施,这个有些不好意思,他花钱是大方了点,特别是给乞丐的钱,可是这些钱都是陈百万的,至于和蔼可亲,他对朋友向来如此。

按此说来,这评语还算是中肯。

贾世道见他脸有喜色,更坚定了自己的判断,这位少爷,现在是一个有情有义之人。

对这样的人,他的消息,才称得上是报恩。

贾世道说,“我知道您昨天去见了杜院长,所以,宋云的行刑日由昨天改为今天。”

汴梁听了,霍然起身,他答应过杜识青,在他劫法场的时候现身。

没想到,竟然改期了,不知道还赶不赶的急。

这个混蛋贾世道,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现在才说。

“别急,行刑的时间是午时三刻,现在午时刚过。”贾世道的目光又转移到了梅花之上,“少爷慢走,我就不送了。”

风雨更大了,汴梁苦笑的摸了摸头发。

今天无论如何,都得再绑一次了。

风雨中,有人影穿出。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