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听书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九十二章 有人惹事吗 已经处理了

函数的自变量 / 2020-06-15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有种就给我等着!沈方撂下一句狠话,带人匆匆离开了。

中年人顿时就慌了,他过来对汴梁说,“您快跑吧,会没命的。”

说完,他又伸手来拉汴安,“小少爷,赶紧回家。”

这可是汴家的独苗,他说什么也要护住。

谁知汴安竟然挣脱了他的手,“汴安不怕,祸是我闯的,我要陪着哥哥,刘叔你怕就先回去吧。”

汴梁没想到他小小年纪,就有这般担当,眼中甚是欣慰。

“没吃饱吧,再吃点。”他拉着汴安回他的桌上。

中年人急了,他边追边说,“那可是相府,惹不起的。”

汴梁头也不回的说,“告诉汴老太太,汴安在哥这里,谁也动不了,记住我的名字,汴梁。”

中年人跺了跺脚,他是汴家的一位下人,叫刘平,专门负责汴安少爷的起居。

汴家老祖宗对少爷管教极严,平常都不让他出门,刘平也是心软,见西湖下雪,便随着汴安出门了。

没想到第一次出门,就惹上了相府,这可怎么办才好。

眼下少爷硬要和那叫汴梁的在一起,自己还是先回家去向老祖宗告罪,就算粉碎碎骨,也要请老祖宗将少爷保下来。

想到此处,他也急匆匆的跑了回去。

“会喝酒吗?”汴梁看着这位和他同姓的男孩,没来由的亲近。

或许是因为汴家把他当作亲人的缘故,他也将这男孩当成了弟弟。

“小朋友不准喝酒,会伤了智力。”当他看到汴安跃跃一试的眼神,连忙改口。

“吃菜,吃饱了才有力气打架。”汴梁说着,让小二加了一双筷子。

不知是饿了,还是信了他的话,男孩拼命的吃了起来,很快就将盘子洗劫一空。

汴梁看的哭笑不得,又加了好几个菜。

汴家老祖宗也正在吃菜,少爷出门的事情,她在饭点的时候就知道了。

她很生气,决定给这小子一点教训,今晚让他饿一顿,于是她就让下人开饭了。

可是,汴安吃的欢,她却吃不下,总感觉眼皮老是在跳,仿佛有什么事要发生。

这时,突然听到门外有慌张的喊叫声,“老祖宗,不好了。”

是刘平的声音,她立刻放下了筷子,心也沉了下去,但她是汴家的顶梁柱,无任何时都不能慌,她强作镇定的喊着,“慌什么,我好着呢。”

刘平见了她,立马就跪下了,嘴里还带着哭腔,“老祖宗,小少爷和相府的人吵起来了。”

“什么!”老祖宗坐不住了。

又是相府,她儿子和儿媳当年也是被奸相害死的,想不到这个贾世道,又把手伸到她宝贝孙子的头上来了。

这可不行,作为汴家的独苗,她就算拼了一把老骨头,也要留住这香火。

她平时将汴安管的极严,就是怕闯出这事来。

“管家,叫人。”她喊着,整个人扶着餐桌就要站起来,只是年纪大了,心里又慌,有些站不住。

旁边的丫鬟赶紧将她扶住,老祖宗又说,“少爷人呢?”

刘平说,“在醉仙楼。”

老祖宗一听,立马抬腿,嘴里却骂道,“好你个贪生怕死的刘平,居然敢把少爷一个人丢在那里,要是他少了一根毛,看我怎么收拾你。”

刘平忙说,“少爷不是一个人,有个叫汴梁的和他在一起。”

老祖宗听到汴梁的名字,脚下一个趔趄,要不是丫鬟扶着,肯定要摔倒地上。

“汴梁?你听清楚了,是汴梁?”

刘平不敢隐瞒,就将汴梁的长相,以及醉仙楼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

听完之后,老祖宗竟然“咯咯咯”的笑了起来,吓得刘平立刻上前扶住老祖宗,以为她是气疯了。

他忙说,“都是那汴梁惹的事,我已经和少爷给他们赔过不是了,老祖宗,您亲自出马,相府一定会给您面子的。”

谁知老祖宗一把将他推开,两只本已有些昏花的老眼瞬间精神起来。

“出马?出什么马?哼哼,贾世道啊贾世道,你嚣张了半辈子了,也该歇歇了。”然后,她对着集合好家丁的管家说,“有汴大少爷在,大家都休息去吧。”

管家听了一惊,上前问道,“哪个大少爷?”

他突然想起孙掌柜去胡国时说起过,汴家出了个大少爷。

而这个大少爷,居然让皇帝同意汴家去南朝开店,这哪是汴家的大少爷,这分明就是李家的大少爷。

作为汴家的管家,这点事情还是看的明白的。

“自然是那个大少爷了。”老祖宗捧起了碗,吃的比刚才更开心了。

老祖宗开心,沈方却不开心,离开醉仙楼后,他第一时间不是回府。

他不会因为这点小事,而去惊动相爷,毕竟这是很没面子的事。

这可是在临城,卖他面子的人多的去了,临城总督王若谷就是其中一位。

王若谷还是个圣人!

临城的圣人,那都是三圣高手,入圣和二圣的都会被皇帝派去圣人军团。

没想到的是,王若谷居然不在家。

他只好让总督府的管家去找人,自己领着总督府的府兵气势汹汹的赶往醉仙楼。

府兵中领头的那位姓杨,头带红盔,官职也是不小,可他对沈方却是非常的恭敬。

“沈总管放心,临城之内,无论是谁,卑职都会给您一个满意的交待。”他的确有这个信心,总督府的府兵办事,反抗那就等同于造反了。

这里可是临城,即便是圣人,都得乖乖的束手就擒。

沈方听了他这话,心里更有底气,还没进门,他就大声喊道,“掌柜的,人可还在?”

他走的时候,让人给掌柜的捎了句话,将人给他盯紧了。

他生怕此刻汴梁已经溜了。

掌柜的匆匆跑出酒店,还没开口,就听楼里汴梁喊道,“在呢,等你很久了,再不来,哥可真要走了。”

听这话,仿佛是吃饭请客的主人,在等远方迟到的客人。

杨红盔听了也是一愣,这语气,怎么听都像是朋友叙旧。

他看着沈方,等候他的指示。

“把他给我丢到西湖里去,喂王八!!!”沈方用尽力气吼道,不仅是脸,脖子都红了。

他生气,非常的生气。

他气的是自己累死累活的喊帮手,那个混蛋,居然在楼里喝酒。

那个混蛋,假如他跑了,或许沈方还不会这么生气。

必须将他的头按在水里,活活淹死!他想着。

然后他就看见有人飞了出来,真的掉入了西湖里面。

人还不止一个,是一串。“噗噗噗”的声音响个不停,西湖水面上也好像有了个喷泉,水花不停的溅起。

“喂,丢完了,你是自己跳还是我来。”汴梁拉着汴安走出门来。

他的脸上还是什么表情都没有,语气也像是和老朋友在交谈,仿佛在说,吃菜吃菜,随便吃。

沈方更气了,就刚才的表现,他可以肯定对方是一位圣人。

可是,圣人又怎么样,这可是临城,天子脚下!

“你给我等着!”他等的是王若谷。

他相信这位总督马上就会到,他也相信当他看到自己的府兵被丢到西湖喂鱼时一定会勃然大怒!

“你好意思说两遍,哥可没兴致等你两次。”汴梁走向他。

拉着一个男孩,跟着一条黑狗。

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南朝权臣贾世道的管家,丢进了西湖,就像丢一个垃圾。

所有人都惊呆了,特别是醉仙楼的掌柜,他甚至用力的揉着双眼,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切。

将沈方丢进西湖,那丢的可是贾世道的脸面!

在临城谁不知道,贾世道的脸面,就是朝廷的脸面!

这人眼里,还有朝廷吗?还有王法吗?

“你给我。。。等着!”在水里挣扎着的沈方,说的还是这句话。

冰冷的湖水,冻得他浑身哆嗦,说话都不利索了,他努力的游着,准备爬上岸来。

谁知汴梁来到了岸边,双手抱胸,“行,我等你上岸,将你丢的远些。”

乱了,全乱了,这回不止是醉仙楼的老板,周围的游客也都乱了。

他们中不乏有认识沈方的,有人惊呼,有人悄悄的鼓掌,更有人匆匆离去。

看热闹,可是很危险的,若是沈方将人丢在西湖里,他们或许会留下来观看,可如今,是相爷的人被欺负,再不走,恐怕会惹祸上身。

断桥的游客很快就走光了。

天上的雪其实并没有比刚才更大,但是由于没了行人,雪花渐渐的堆积起来。

断桥上白白的一片,显得特别的安逸,特别的美。

沈方不敢靠岸,他朝别的地方游去。

这回他终于学乖了,不再逞口舌之能。

可是汴梁不想放过他,沈方往那里游,他就往那边走。

汴梁的心情是极好的,因为至始至终,汴安都没有笑,也没有鼓掌,甚至脸上有不忍的神色。

这样的孩子,心地自然是很好的,就像他当年一样。

他这么做,可不是为了对付沈方。

今天的事闹得越大,到时候收拾起贾世道来,就越有理由。

最好,贾世道看到他的狗落水了,能过来帮帮忙。

贾世道没来,王若谷倒是来了。

他老远的就看见站在岸边发抖的府兵们,一个个浑身湿透,在冬天的西湖边冒着白气。

那是他们的体温将水蒸发而形成的水气,在断桥边显得格外诡异。

“什么人,敢在临城捣乱!”他大声喝着,手中的拳头已经攥起,几个起落,便从西湖的另一头来到了断桥边。

他没有贸然出手。

作为临城的总督,他还是有点谨慎的。

毕竟他这个位置经常需要揣摩圣意,这可得非常谨慎。

也是他的这份谨慎,让他在出手前看清了汴梁。

“有人捣乱吗?”汴梁很随意的说着,仿佛在说,菜好不好吃。

沈方一直在岸边,看到王若谷,立刻爬上岸来。

由于在水中泡的久了,这一上岸,就显得特别激动。

他用手指着汴梁说,“是他,就是他。”

然后,醉仙楼的掌柜晕过去了。

晕过去之前,他看到王若谷一脚将沈方踢入了西湖。

王若谷说,“禀少爷,捣乱的人已经被卑职踢下水了。”

汴梁点点头,他知道这位新来的人,已经认清了他的身份。

这样也好,省的他动手,“很好,帮我带话给贾世道,哥在汴府等他。”

这是寒冬,这是雪天,王若谷的脸上却冷汗直冒,因为他听到沈方在水里喊,“你以为你是谁啊,还让相爷去见你,你当你是当今天子吗,王若谷,今天的事情你给我记着。”

刚才那一脚,他可是在救沈方。

眼前的这位少爷是谁啊!

脸傲少点笑,人狠话不多。

要是惹恼了他,别说沈方,贾相都得丢脑袋。

这家伙,平常挺伶俐的,怎么在水里泡了一会,脑袋就这么不灵光了。

“你也看到了,是狗在咬我,谁家的狗没有看好,主人是不是得给个交待啊。”汴梁说完这一句,领着汴安走了。

西湖的水非常得冷,可王若谷的心更冷。

朝中谁人不站队,他可是贾相的心腹。

贾府要是出了事,他也跑不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