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听书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八十八章 埋伏很粗糙,实力很吓人

函数的自变量 / 2020-06-15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秋明善的家,非常的豪华,也非常的大。

别说藏三个人,就是藏三十个人,都发觉不了。

更何况,汴梁三人,一路上走的是非常的小心翼翼。

其实他们根本不用那么小心,因为秋明善家非常的靠近成都城,离圣人军团的驻扎地,有着不少的距离。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秋明善要享乐。

这座城,与其说是圣人的家园,不如说是圣人的监狱,大家都只能待在城里。

出趟成都要神将的手令,谁要是敢违命,那就是造反的罪名,不是杀死就是送往圣人铺子。

秋明善虽然不一样,进出城门不需要令牌,但若是离得远的话,岂不是不方便,所以,他家离城门很近,离军团很远。

而今天他出门的时候把心腹都带走了,一个放哨的都没留下。

不过,圣人军团的门就算永远开着,也没有人敢乱闯,除了今天的三位。

百年来,就没人闯过这扇门。

所以,秋明善根本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人既然被他带走了,也没必要调其他人来守卫。

因此,从城门到秋明善的家,一个卫兵都没有。

汴梁三人就算大摇大摆的走都没问题。

至于秋明善的家里,都是他的女人。

反正女人多,他也不要什么下人,都是让那些他腻了的女人来做。

他特别喜欢看那些高高在上的女人,像狗一样在他家里劳作,被他侮辱。

那些女人,做狗的时间长了,也慢慢的变得不太像人,她们大多数时候都弯着腰,从不抬头看人。

为此,汴梁三人虽然没什么潜伏经验,也都相当顺利的躲了进去。

他们没躲在宽敞的客厅,那里还有辣椒的味道。

他们选择的是卧室。

秋明善的卧室也是相当的大。

不但房间大,床也大,足足能躺六个人。

水潼就躲在床底下,这么大的床,想要发现床底下有人,那是相当的困难。

床边有个大木桶,是个澡桶,木桶很大,里面能同时坐下三个人,陈百万就躲在木桶后面。

床边还有一个很大的红木柜子,柜子的顶上挂着一副皇帝御赐的锦旗,上书:成都神将秋。

汴梁就跳到了柜子上,躲在锦旗后面。

水潼从藏好的那一刻开始,心就砰砰的乱跳,她一手压着自己的小嘴,一手按在胸前,好像呼吸声和心跳声会将她暴露似的。

陈百万就随意了些,他用手指轻轻的在木桶上画着圆圈,用来打发时间。

汴梁呢,躺在那里睡觉呢,他知道自己没有睡觉打呼噜的习惯,那就不会暴露。

三人在秋明善家等着,却苦了秋明善。

将唐家铺子狠狠的砸灭,这还不够熄灭他心底的那团火,他顺势将整条南街的商铺,都一并砸灭了,并放上了一把火,让整条街都在他的怒火中烧烤!

回到家后,他一屁股坐在客厅的椅子上,叫来了两个女人。

一个趴着,被他踩在脚底,另一个给他喂茶。

他习惯于这种坐姿,不用穿鞋,也不会感受到地面的冰凉。

不过,今天的他,只有熊熊的怒火,那里有一丝凉意。

他的心里有火,他的眼里也有火。

当他看到前面摆放着的半人高的玉璧时,眼中的火更甚了,因为他想到了水潼,也想到了上届的花仙,名字他已经记不得了。

他只记得,就是在这里,他一边侮辱着她,一边让她作诗。

刚开始,那女的还算是才思敏捷,慢慢的,等他结束时,她才作了一两句,于是,他把手下叫来,轮流的欺辱,一直到她作出诗来为止。

有一次,他以他的名字“明善”为题,结果她直到死,也没做出来。

他想着,等抓到水潼,一定要让她尝尝这种滋味。

水潼可没心思关心他在想什么,自从听到秋明善呼唤下人的声音后,她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心跳和呼吸,一直到他走进卧室。

这个时间不算长,但是在她的意识里,这段时间比她的整个人生还要漫长。

这还没完,根据计划,她将是第一个出场的,用来堵住秋明善卧室的门。

这是汴梁为她量身定做的。

在卧室里,根本不用辣椒弹,她也就发挥不了作用,让她堵堵门,可以体现一下她的价值。

至于秋明善要攻击她,哪得问问锦旗后的自己答不答应,锦旗离门很近。

水潼将心提到了嗓子上,为了壮胆,她还借来了汴梁的西瓜剑。

等她感觉到床上有人时,一咬牙,翻身滚了出来。

出了床底,她立刻起身。

关门,抽剑!

由于紧张,手脚有些僵硬,关门的时候,第一次居然没关上,而拔剑的时候,剑鞘太长,竟然也卡住了。

她连试了两下,都没拔出来,于是她又把剑插了回去,重新再拔

剑拔出之后,她正准备说话,却听秋明善“哈哈”大笑起来,“我正找你呢,想不到你却自投罗网。”

听到水潼在床底滚动给的声音时,秋明善第一反应是跑,他甚至已经起身。

见到水潼关门时,他扫了一眼房间。

他知道,水潼不可能单独行动,这一扫,让他发现了木桶后的陈百万,这下他的心就安定下来了。

陈百万的位置虽然离窗口很近,让他无法破窗而出,但是他可以从屋顶上逃脱。

他在床上时看过屋顶,那里没地方可以藏人。

至于屋顶之上,他进屋前就看过。

于是,他取笑起水潼来,笑她的自不量力。

水潼双手举剑,对着他说,“秋明善,你伤天害理,坏事做尽,今天你的报应来了!”

这段话她说的还算顺畅,因为她在心里演练了无数遍,但她的双手依旧有些颤抖,声音也有些变样。

“就凭你?”秋明善笑的更夸张了。

他喜欢这种将别人玩弄于手掌心的感觉。

“出来吧,陈百万,你若是喜欢这个木桶,等你死了,我就将你放在里面泡酒。”

“被发现了啊。”陈百万有些失落。

他想好的台词,顿时就说不上了。

不过他不怕,按照汴梁的计划,水潼先吓唬一下秋明善,如果秋明善感到害怕,跑到窗户这边来,他再出来把秋明善揍回去,接下来,秋明善就会想要从屋顶逃跑,汴梁从锦旗后跳出来,将他抱住压在地板上摩擦。

“摩擦”两字的意思他不清楚,听汴梁解释过后,他觉得非常的有意思。

秋明善问,“姓汴的呢?”

他上午就派人去月雅阁打听过,另一个人叫汴梁,此刻对方的人就只差一个了,会在哪呢?

“你猜。”陈百万说着,开始向秋明善逼近。

秋明善迅速的看了下卧室里较高的地方。

他能从屋顶逃走,陈百万不可能不清楚。

他这一看,立刻发现锦旗有轻微的抖动。

“躲得不错。”在那个角度,是能阻止他从屋顶逃跑的,因为他逃跑的时候,要躲避靠窗的陈百万,不得不从靠门这边起跳。

但是,既然被他发现了,那就不急着逃跑了,先把人揍下来再说。

在他心中,对方三人,只有陈百万是他打不过的。

这不是他自负,毕竟他的二圣实力,已经非常的接近三圣了,要不然,他也坐不了这个位置。

翻身扑上,一拳冲出,他用的和九叔一样,也是猛虎拳。

而这拳法,在他用来,更猛也更具威力。

猛虎拳,当然应该由他这样的男人来打才够劲。

陈百万没想到秋明善居然没逃,而是主动出击,这一下完全打乱了他们的部署

事到临头,他也来不及细想,立刻使出了“丫头看拳”,满屋的拳影朝秋明善的后背打去。

他没指望能击中他。

他只希望秋明善迫于背后的压力,无瑕攻击汴梁。

可结果,居然打中了!

秋明善不但没躲,而且没挡!

这是多么的不可思议!

他可不认为堂堂的成都秋神将会连一拳都躲不了。

可事实就是如此。

然而,更不可思议的是,被他一拳打在地上的秋明善即没有反击,也没有逃跑,竟然是,跪在了那里!

难道有鬼?陈百万四下张望。

没有啊,一切都正常啊,除了正从锦旗后跳落到地上的汴梁,屋里并没多出什么来。

他又揉了揉眼睛,发现自己不是眼花,秋明善,堂堂的成都神将,真的跪在了地上。

汴梁也没想到。

当秋明善的拳风将锦旗吹起时,他能清晰的看到秋明善的脸,天狼眼,鹰钩鼻,嘴含冷笑,煞气逼人。

可是,就在两人照面的瞬间,秋明善居然放下了拳头。

然后,他就被陈百万击中,跪在了那里。

现在想求饶,哼!门都没有,汴梁冷笑着说,“我叫汴梁,我为英舞杀你!”

他要让他死的明白。

汴梁的话,让秋明善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谔。

在锦旗飘起的瞬间,他看到了那张脸,“脸傲少点笑”的脸。

他每年都会回朝廷禀报军情,每次回去也都会去姜庙祈福,他认得李长生。

所以他收回了拳,跪在这里。

一对一,想从李长生手里逃走,就算是南侠也做不到,更何况是他秋明善。

可是,为什么李长生要杀他,还自称是汴梁。

他不明白,“李。。。汴少爷,为什么。”

为了英舞,他才不信呢,英舞若是有李长生作后台,月雅阁又怎敢收她。

汴梁本没想到,这一代名将,在面对死亡的时候,会如此的脓包,听到他先说了一个李字,顿时明白了。

对方怕的不是他汴梁,而是李长生。

李长生之名,竟然能让一位神将,不敢反抗,枉他还算计了那么久。

早知道,就大摇大摆进来好了。

不过,也正因为他是在秋明善的卧室出现,才让他如此窝囊。

要是在城外,秋明善有成都军团做后盾,一定会垂死挣扎的。

“英舞是我的朋友。”汴梁说着,来到了秋明善的身前。

他可不怕他耍什么阴谋诡计,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计谋又有何用。

杀秋明善,他一拳就已足够。

秋明善说,“少爷,这是月奴的计谋,您可千万别中计。”

他不想死,所以改叫少爷。

他怕一不小心又叫错了,会惹汴梁不开心。

他又说这是月奴的计谋,是希望汴梁减少对他的怨念。

汴梁想让他死的明白点,毕竟他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月奴都和我说了,你侮辱了她!但这和我杀你没有关系。”

说完,汴梁举起了拳头。

秋明善急了,他连忙说,“不是的,月奴没告诉你,她一直呆在成都,是因为她在成都铁军里养了一支千人队伍,要为蒙舒烈争夺王位用!”

汴梁楞了一下,他没想到会听到这个消息。

这个月奴,还真不简单,恐怕自己还真是被她利用了。

不过,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这个人必须死。

拳头砸下。

秋明善临死前说,“月奴勾结贾世道,要亡我南朝。。。”

原来,她说的贵人,是贾世道!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