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听书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八十三章 蝼蚁战圣人,螳臂要挡车

函数的自变量 / 2020-06-15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唐帅看到这张纸条的时候,整个人如同坠入了冰窖,脸色冷的发青。

不是天气冷,是心冷,他呆呆的坐在火炉旁,唐高就在他身旁,但他没有和唐高说话。

他只想一个人,静静的想一想,可他的脑子很乱,根本静不下来。

因为字条的后面,署名是水潼和英舞。

水潼就是那个他希望娶回家延续香火的水潼!

秋神强娶,盼救。

他又一次看了纸条,他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看了。

每次看到盼的时候,他的眼中就会浮现出她乞求的神情。

那是一个多么高傲的姑娘,那是他梦中的仙子。

就算是和她说说话,都会让他心跳加速,热血沸腾。

可如今,她是在乞求,而他的血却像被冰冻住了一般,根本热不起来。

那冰就是秋神”这两个冷冰冰的字,仿佛冬天里最冷的冰,不仅冻住了他的血,更是冻住了他的心,让他根本感觉不到什么叫热血,什么叫心跳。

这,或许就是世界上最悲哀的事。

心上人期盼着他去救,他却不敢动。

是不是有人可以帮帮我,他这么想着,就想到了汴梁。

如果是老大的话,就算再难也会上的吧!

他想起在猎鹰场,在所有人都退缩害怕的时候。

老大一个人,一面盾牌,面对着上万只猎鹰。

那是何等的勇气,何等的热血。

不过,比起秋神,猎鹰又算什么,只不过是蝼蚁罢了。

老大虽勇,也不过是一只螳螂,根本挡不住圣人军团这辆巨车。

算了,还是不麻烦老大了。唐帅想着。

这时,唐高忽然低声说了句,“不知道仙女姐姐怎样了。”

这句话听到唐帅的耳朵里,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抱头哭出声来,边哭边说,“她要被人抢走了。。。”

说到后面,泣不成声。

这辈子,这个男人,从来没那么伤心过。

“谁敢!”他身边的唐高站了起来,一拳就砸在火炉上,将火炉的一角给砸瘪了。

他抓住唐帅的肩膀说,“大帅,我们去救仙女姐姐好不好。”

唐帅没有说话,他无神的双眼处满是泪水,整个人也像是融化了一般,软的像水,在唐高的摇晃中不停的摆动。

“好不好,好不好!”唐高继续摇着他的肩膀。

他的眼神中有了火焰,那是愤怒的心火,在眼睛里燃烧。

他的手也越摇越重,越箍越紧,紧到唐帅感到了痛,但是下一刻,就被他心中的痛给盖住了。

唐帅说,“救不了。”

这三个字让他的心紧紧的抽搐着,连五官都变得狰狞起来。

他突然将双手掐在唐高的脖子上,吼道,“救不了,我说救不了,水潼没了,英舞也没了,秋明善,你个混蛋王八蛋!”

在那一刻,他终于战胜了自己的心魔,他喊出了秋神的名字,这位成都城的王,这位全成都人都不敢喊的名字!

“秋明善!”唐高大声喊着从他的手中挣脱出来。

他从墙上拿下一根铁棍,转身便要去拼命。

唐高是有点傻,可是再傻的人也听过秋神的名字。

但是即便这位秋神是真神,也不能得罪他心里的仙女姐姐。

神也不行,更何况是人!

“去死。”这两个字他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就像是战场的号角,刺破了成都城的宁静。

“等等。”唐帅的热血也被他彻底的唤醒,他的眼中也燃起了火,“对付圣人,得用脑子。”

说完,他带着唐高做起了准备。

黎轩也在做准备,天还没亮,月雅阁的门口就多了两辆桥子。

和其他轿子不同的是,抬轿子的竟然是圣人。

普天之下,即便是皇宫的轿子,也没这种待遇。

这倒不是秋神跋扈,因为圣人军团的门只有圣人可以进出,而家眷只能入,不能出。

“给你们一炷香。”黎轩看看天色,在月雅阁门前点上了香。

这两天他等的太久,他已经不想再等。

他知道,在圣人军团的神将府里,秋神也在等。

神将的脾气可从来都是捉摸不定的,若是他不开心,跺跺脚就会有圣人被送去圣人铺子,这就是神将的威严。

“嬷嬷还没消息吗?”月奴的脸色比她脸上的斗笠还黑,她的话也比成都的清晨还冷。

冷的黄黎都张不开嘴巴。

月雅阁里一阵沉默,只有九叔的梳头声显得格外的刺耳。

“你别动。”月奴又说。

她知道每次九叔准备动手的时候,先会梳梳头。

可是,门口等着的是五位圣人,而且门口的对面还有上万个圣人,其中不乏武力比九叔还强的二圣。

动手,就是死,不动手,那就只能委曲求全。

“放人。”月奴说。

她的心里暗暗叹了口气。

早知道这样,她就不该坚持让水潼去求救。

她应该亲自和那位少爷说,哪怕效果要差的多,但总比现在这样要好的多。

英舞细心的打扮着,她的心里就像脸上一样白,白的毫无杂念,白的将过往通通抹去。

从今以后,她就是另一个人了。

但是,当她上轿的那一刻,她又看到了阳光,又想起她在四姑娘山上伸出手腕挽住阳光的时刻。

那一刻,她的心和阳光一样美。

而如今,她心里的阳光已经从指缝里溜走,再也回不来了。

仙女姐姐,她想起唐高对她的称呼,她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一抹苦涩。

从今以后,仙女下凡,变成了狗。

她像狗一样钻上了轿子。

水潼的脸比她更白,连往日的红唇都失去了颜色。

不知道是失血过多,还是伤心太久。

不过,在上轿的那一刻,她的人没有抖,她又想起了她的偶像。

就算她不能像他那样的孤傲,她也要表现得坚强些,仿佛他就在看着她。

如果他若是看着,会不会,将眼前的这群垃圾,全轰成渣。

想到这里,她又摇了摇头,李长生又怎会为他出手。

李长生不会,唐帅会!

轿子还没抬起,就有人大喊,“放开她们!”

这声音在成都的清晨,显得格外的刺耳,刺耳的令人觉得有些虚幻,虚幻到黎轩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转过身,望着一身黑衣的唐帅说,“刚才是你在说话?”

水潼听出了他的声音,在那一瞬间,她的眼里有了泪花,在阳光下,就像清晨的露珠一样轻盈,但是露珠很快被她摇动的头给抖落了。

不要,她在心里喊着,不要来送死!

唐帅见到那露珠的时候,他的人彻底的燃了。

他大声喊着,“放开她们!”

由于用力,他的头发都竖了起来,就像发怒的雄狮在吼叫。

可惜,他不是雄狮,而即便他是雄狮,也挡不住圣人的一拳。

这一拳打在他的腿上,他听到了骨骼碎裂的声音,是那么的清脆,那么的微不足道。

是的,腿断了又算什么。

他狠狠的将手中的暗器甩了出去,全甩在黎轩的脸上。

可是,黎轩一动不动,他却跪了下去。

腿断了,不是靠勇气能站住的。

“啊~~~”唐高嚎叫着,像一匹犀牛,从后方撞来。

在他猛烈的踏步中,黎轩脚下的大地都在震动。

但是黎轩依旧是一脸的冷酷,他举起手,将这只狂奔的犀牛举过了头顶,再狠狠的摔了出去。

“秋神说了,办喜事,不见血。”说着,他轻蔑的转身,“算你们走运。”

他挥挥手,轿子就往圣人军团的南门而去。

轿子上的美女们,都回过了头,她们的脸上满是泪水,而她们的心中,更是在滴血。

水潼咬着自己的右手,就像是在嘴里塞了块布。

她不敢哭出声来,她怕那哭声会给背后跪着的男子带来灾难。

那一喊,早已经将她的魂喊醒,那一跪也直接跪倒了她的心里。

水潼不敢哭,英舞也不敢。

她那张如白纸一样的心上,此刻被那个摔出去的傻乎乎的男人刻下了重重的一笔。

她不再像一条狗一样蜷缩着,她坐直了身子。

她要将最美好的背影留给他。

她不要他难过。

她要做他记忆里永远的仙女姐姐。

别了,唐高,她脸上的泪水更多了,多到她看不清近在眼前的城门,多到城门关上的时候,她都毫无感觉。

她没有感觉,唐高有。

那对两丈多宽的城门发出“噔噔”的关门声时,也不知是那来的力气,唐高突然爬了起来。

他的双眼还是那么的红,他的怒火还是那么的旺,他又像是犀牛,狠狠的撞了过去。

他不能让那扇门关上,因为那是他最后的希望。

如果门关上了,他将再也见不到仙女姐姐了。

他的头,还有他的手重重的撞在了门上,发出震耳的撞击声,“轰”。

但是,没有用,因为黎轩在关门,那门仿佛没有阻力般合上。

犀牛在圣人面前,也不过是个蝼蚁。

可是,门竟没有关上!

不是黎轩不够用力,也不是唐高突然又有了更大的力气。

而是他将手,确切的说是手指放入了两个门的门缝中。

门合不上,是因为有手指卡在那里。

十指连心,说不出的痛让唐高这位横练高手的脸都扭曲着。

他的嘴巴已经有些歪了,但是他不放手。

蝼蚁的抵抗,第一次给了黎轩压力。

因为他发现,要想把门合上,就会出血,手指压断了,自然会出血。

这让他很是头疼,他一纵身,从门后跃到了唐高的面前。

他抓着唐高的胸口吼,“放手。”

唐高没有理他,依旧死死的抓住门缝,他不可能让希望从手指缝里溜走。

黎轩的脸上开始有了怒容,他伸出另一只手,准备将这蝼蚁的手给拔出来。

比力气,蝼蚁又如何是圣人的对手。

是的,力气不够,但是暗器够。

不知何时,唐帅拖着他跪着的脚来到了城门口。

这次他又丢了一把暗器,丢在黎轩的脸上。

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没什么暗器能伤害得了圣人。

但是这次唐帅的暗器,狠狠的伤了黎轩。

伤的不是身体,而是脸面。

“什么东西!”黎轩大声喊着。

他的脸上挂满了黏糊糊的东西,他用手一抹,手上也全是臭味。

“屎!哈哈哈。。。”唐帅笑着。

那些都是他昨晚铲来的,原本准备给嘻嘻的食物,如今全都丢在圣人的脸上。

这让他异常的开心。

他更开心的是,圣人的注意力终于从他兄弟的身上移开,全部落在了他的身上。

转移的何止是注意力,那可是仇恨,圣人的仇恨。

“混蛋!”黎轩再顾不得自己的形象。

在成都的街头,他的脸早已丢够,还要形象干什么。

他的脸上狞笑着,就像地狱的恶魔。

他将唐帅的另一只脚举起,疯狂的敲打着。

不能见血,这是套在他头上的紧箍咒,让他在抓狂的时候,依然有一丝理智。

不然的话,唐帅早被他大卸八块了。

“哈哈哈。。。”唐帅依旧不停的笑着,仿佛他只是旁边看戏的,挨打的人根本不是他。

圣人更气了。

他突然放下了唐帅,然后在两个人中间坐了下来。

他说,“等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我会将你们的头做成马桶!”

他竟真的坐在那里等了起来,仿佛死神坐在了唐家兄弟的面前。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