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听书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六十六章 事后不摘巾,意欲江南行

函数的自变量 / 2020-06-15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夜深了,路上没有什么行人。

汴梁急匆匆的在路上走着,很快就到了酒店门口。

他敲着早已打烊的门,一边打着哈欠。

“是汴少爷吗?”店里传出小二的声音,还有门栓拨动的声音,“老板娘说您晚上会回来,您还真来了。”

“是啊,这是我家。”汴梁说。

大门打开了,小二却惊呼,“你是谁!”

“我啊,汴梁。”汴梁说着就往里面走。

他觉得很奇怪,今天这小二怎么回事,连他都不认识了。

“汴少爷啊,你可吓死我了,大半夜的蒙着脸干嘛?”小二一边关门,一边埋怨。

“啊?”汴梁突然记起来了。

他这是头一次做夜行人,居然忘记摘面巾了,他连忙把面巾摘了下来。

“哟,我说汴少爷,你今晚演的是哪一出啊?”老板娘慵懒的声音传出,听上去像是刚从床上爬起来一般。

“咳。。。咳。”汴梁尴尬的咳嗽两声,他挑了一张桌子坐下说,“刚从王府。。。”

“小二,没事了,下去睡吧。”老板娘突然朝他使了几个眼色,又把小二叫下去了。

等小二走后,老板娘倒了两杯酒,递给汴梁一杯,“说话小心点,不怕掉脑袋吗?”

汴梁吐吐舌头说,“没那么多弯弯肠子,习惯了。”

他也明白,以他蒙面的造型,又提到王府,这要是宣扬出去,肯定会有很多麻烦。

他感激的对老板娘说,“谢谢帮忙。”

“我说少爷,你再这么乱搞,就算你没死,老娘可要被你害死了。”老板娘没好气的说,“夜行衣穿完要立刻换掉,黑巾就更不用说了,你这样大摇大摆的来我店里,要是被人看到了,肯定报官。”

汴梁连忙点头,这事的确是他没经验,光想着怎么去王府打听消息了,打探完就忘记了,幸好路上没遇上什么人。

他倒是不怕忽雷对付他,主要是嫌麻烦。

“老板娘你说的是,下次我会注意的。”汴梁说。

“还下次!”老板娘突然盯着他,表情很严肃的说,“就算你是汴家的少爷,再这么乱惹事,总有一天,将汴家都害了,你以为你是皇子吗?就算是皇子,也没见过那个像你这样乱来的。”

老板娘说着,有些头疼。

这些个不省心的少爷,做事一点都不用心,难道一直让家里给你们擦屁股,万一那天惹的祸太大,家里擦不动了呢?

“是是是。”汴梁虚心接受,他也知道今天的事情,实在是有点糗。

不过今晚也算是有收获,他说,“今天在王府,可听到了很多事,你知道吗?皇帝还有私生子。。。”

“嘘!”老板娘赶紧打断他的话,“你怎么什么都说呢,你知不知道,这事要是被皇帝知道了,你们汴家就别想在胡国呆了。”

家丑不可外扬,更别说皇家的丑事,知道的人可都是死罪,这位少爷居然还见人就说,真是嫌命长。

“没事,没事,这里有没外人。”汴梁不以为然,他继续说着,将他今晚听到的一切,一条一条的讲完。

老板娘本来是不想听的,不过连皇帝的丑事都听到了,她也不在乎多知道些秘密,毕竟女人的好奇心都是很强烈的。

知道一条是死罪,知道十条最多还是个死罪。

汴梁讲完了这一切,就说,“老板娘,军师要对付老板,我可是好意提醒你。”

老板娘却不以为然的说,“想对付老板的人多了,他会有办法的。”

她有这个自信,陈记钱庄可不是那么容易被人算计的,大陆首富也不是那么容易被人整垮的。

汴梁见她没在意,也就不邀功了,他开始问,“老板娘,你帮我想想,军师为什么要派猴跑跑跟踪我?”

关于潼关去西凉的事情,还有猴跑跑相关的,他刚才都一并说了。

老板娘手里拿着酒杯,盯着晃动的烧刀子沉思片刻说,“应该是为了段骑浪的海草拳。”

她又说,“你想,他把段骑浪关在圣人铺子里那么久,为什么突然就让你用一件衣服换走了呢?那肯定是段骑浪不肯给拳谱,他就搞了这么一出,目的是让你拿到秘籍,然后再从你身上下手,你不知道,段家的海草拳在圣人拳谱上排明第四。”

“圣人拳谱?”汴梁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觉得有些奇怪。

老板娘有些鄙夷的说,“这你都不知道?你可真是我的少爷。”

她想了想,继续说,“圣人是刀枪不入的,刀枪既然没用,他们就都练拳,为此姜庙搞了一个拳谱排名。”

“这也能排出来?”汴梁觉得很好奇,又问,“那排第一的是什么拳?”

老板娘的神情更加鄙夷了,“这还用问?当然是李长生的鲸吞天下。”

老板娘是真被他问的没脾气了,李长生自从在西湖边上击败展宋之后,他的鲸吞天下拳,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又是李长生,汴梁用手挠了挠头,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这李长生命怎么这么好,有着天下第一的武力,又有天下第一的拳法,更有天下最美的老婆,做人做到这份上,还让别人怎么活,难怪会遭天谴。

想到这里,汴梁又打了个哈欠,今天他是真的困了,前几天风餐露宿,他都没怎么睡好。

“老板娘,我回房间了哦。”

他的房间,自然是柴房。

“早点休息。”时间已经很晚了,老板娘也想回去睡觉,临走前,她说,“不过今晚,你得和另一个少爷共用一个房间。”

另一个少爷?正在推门的汴梁有些懵,随即想到,那肯定就是陈百万了。

也好,有人作伴,他对陈百万的印象也不算差。

“咦,你还没睡?”汴梁推开了门,发现陈百万靠墙坐着。

和上次见到的一副酸腐味所不同的是,今天的陈百万显得格外有精神,不光脸上的表情很兴奋,就连坐姿也都是笔挺的。

“嗯,刚才偷听你们说话呢。”陈百万平淡的说着,语出惊人。

“嘿,那可是杀头的事。”汴梁说着用手作刀,在脖子上一横,然后他就坐在了陈百万的旁边。

“没事,我是圣人,不怕砍头。”陈百万说话的语气显的很无耻,他的话也很无耻。

“去你的。”汴梁没好气的说,“哥可是李长生,你个小小圣人,臭屁什么!”

“这可是天大的秘密。”陈百万装作很吃惊的样子,他说,“我也告诉你个秘密,其实我是姜明月。”

说到秘密的时候,陈百万刻意降低了说话的声音。

“噗。”汴梁喷了,不是被陈百万的秘密给惊到,而是他想起了薛慕澜,每次他说自己是李长生的时候,薛慕澜都会翻着白眼,神秘兮兮的来一句:我是姜明月。

“不开玩笑了。”陈百万脸上的神情又恢复到刚才的模样,“听了你说的事情,我觉得军师不是要对付你。”

汴梁一听到军师和他的事情,就来劲了,他问,“怎么说?”

陈百万说,“你看,你和军师就见了两面,第一次是在消息铺子,第二次是在汴家铺子,从消息铺子来看,他是想让你去西凉,第二次,他更像是要教你拳法。”

汴梁细细一想,觉得是这么回事,“那军师在做什么?”

确定了没有人对付他,汴梁心里也是安心了许多,毕竟被人算计可不好受,不过心安了,好奇心又作祟了。

陈百万看了他一眼,确认汴梁是真心求教后,他说,“以一件衣服,放一个圣人出去,你不觉得这事情很蹊跷吗?”

汴梁点点头,“是有些奇怪。”

这事岂止是奇怪,他都觉得不可思议。

陈百万又说,“既然这事情那么奇怪,就肯定有问题,如果我猜的不错,他就是想借这件衣服做文章,和孙客轻牵上线。”

汴梁不解,“一件衣服,又怎么能和孙客轻扯上关系?”

陈百万说,“如果这件衣服是汴家的织物呢?你又刚好姓汴,他就能用汴家少爷的身份把孙客轻叫来潼关。”

汴梁点点头,那倒也是,孙掌柜虽然是汴家人,可汴家少爷穿什么衣服,他也不可能都清楚,如果衣服确实是汴家做的,听到这个消息,他过来确认一下也是合情合理的。

陈百万又说,“孙客轻要过来,如果我是军师,肯定不能让你坏了事,所以要将你支开,送去西凉。”

汴梁又点点头,万一孙客轻在见到军师之前,就遇到他这个冒牌货,那肯定什么都戳穿了。

陈百万接着说,“军师见了孙客轻之后,就和他计谋汴家开店的事,此事对双方都有利,两人一拍即合。当然,两人背后还有胡国和南朝的皇帝们,所以,他们需要假戏真做,让你继续当汴家少爷。”

陈百万分析的挺正确的,不过他还是想的有些幼稚,南朝的皇帝又怎么可能为了一个汴家少爷而妥协呢?

汴梁摇摇头说,“不对,孙客轻知道我的身份。”

陈百万也好奇的看着他,“我分析了那么久,确实想不通你究竟是什么身份?”

穿着汴家衣服的人,怎么会是普通人。

汴梁耸耸肩,无奈的说,“和你说过了啊,李长生。”

“去你的。”陈百万啐骂了一句。

他也没继续问,毕竟身份这种东西,他对汴梁说的也是假话。

江南,那不是他的名字,那是他萦梦牵魂的地方,也是他将要去的地方。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