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听书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六十五章 蒙面成飞侠,消息不咋样

函数的自变量 / 2020-06-15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夜幕很快降临了,穿了一身从董千斤那里借来的夜行衣,再蒙上黑巾,此时的汴梁已经像是一个合格的飞贼了。

他蹑手蹑脚的来到王府的高墙外,谨慎的打量着身后,确认没有行人经过时,他就轻轻一跃,便已经到了墙上。

这几天的海草拳练下来,他对跳跃方面更加的得心应手,以前的他,需要爬墙。

如果是跳的话,他心里想的是跳上墙,实际上可能会跳出两面墙的高度,因为他不能完全认知和控制自己的力量。

就像让一个普通人跳高,跳一厘米高,绝大多数人会跳出个二厘米,甚至更高,因为一厘米对人来说,实在太低了。

而城墙的高度,对汴梁来说,就相当于让普通人跳一毫米,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王府的墙,比普通的墙要高出许多,差不多有三个人那么高,汴梁猫着腰,在城墙上爬行,趁着黑夜,还真不容易被发现。

他朝里面望去,王府比较大,前后有三个院子,每个院子大概有二十来间屋子。

东西两边是些小屋,都是下人们住的,屋内烛火也很小,朝南的每个院子有五间大房,中间的三间连在一起,左右两间和中间的屋子都隔了一条路,有不少卫兵在大房附近巡逻。

汴梁看了这情景,心想,军师和忽雷都是府里最重要的人,估计就在中间的房子里,不过这里有三个院子,得一个个探查过去才行。

他沿着围墙爬了一圈,仔细的观察着,发现第一个院子卫兵较多,第二个院子较少,而第三个院子居然没有卫兵。

先去第一个房子,汴梁打定主意。

他想忽雷所在的地方肯定卫兵最多,于是他下了墙,沿着院里的假山,慢慢的靠近大屋。

他避开巡逻卫兵的视线,躲到屋外的一颗大木柱子后面,开始侧耳倾听。

“小环,殿下还在忙吗?”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语气有些抱怨。

“是的,夫人,殿下和军师在一起。”又一个女人的声音,显得有些稚嫩。

“他是早也忙,晚也忙,忙到现在还没有个孩子。”夫人埋怨完,长长的叹了口气,

“夫人,小环听说,越是英雄越忙碌,殿下是全潼关最出色的英雄,肯定是很忙的。”

“出色,呵呵。”夫人冷笑着,“他再出色又有什么用,父皇当年还是太子的时候,可比他要出色的多,当年的欣妃也和我一样,是府里的大夫人,等父皇登基后,欣妃也老了,这皇后的位子还不是给年轻女子夺了去。”

说着,她更加伤心了,幽幽的叹着,“而我,却连个孩子都没有。”

。。。。。。

汴梁没有再听下去,他已然明白这里是王府夫人的住处,那不是他今晚的目标。

于是他瞅准守卫巡逻的空当,又上了墙,依样画葫芦来到了中间院子的大屋。

里面的烛火是亮着的,可是从窗口看去,一个人影也没有,而且也没有声音传出来。

汴梁觉得奇怪,没人点什么火烛?他找准机会推开了一扇窗,里面确实没人。

他有些纳闷,难道忽雷不在府上?不过他不愿意放弃,就去第三个院子碰碰运气。

结果还真让他碰到了,段天恩和忽雷真的在那个大屋里。

汴梁躲好,就听忽雷在说,“薛丁凯的事情怎么样了?”

段天恩说,“今天到的,明天可以见汴梁。”

忽雷问,“听说大哥离开封地了?”

段天恩说,“南朝的公主去了许昌,护送的是展宋。”

忽雷嘿嘿一笑,“大哥若是能和他一决生死,就是美事了。”

段天恩说,“那里是许昌,是李家的地盘。”

忽雷问,“李长生当真那么厉害?”

段天恩说,“大殿下和展宋都没进许昌城。”

忽雷说,“老二呢?老二那边有什么消息。”

段天恩说,“二殿下喜欢玩,一直没改变,事情都是皇后娘娘再做。”

忽雷叹了口气,“有个好娘真好。”

段天恩说,“殿下的努力,陛下是看的见的。”

忽雷听了默然不语,盯着正在燃烧的火烛发呆,像是在想什么心事。

突然,汴梁听到前面院子里有紧急而又杂乱的脚步声传来,他连忙躲到一旁的假山之中,就在他刚藏好身,大屋的门就开了,忽雷和军师走了出来。

“发生了什么事?”忽雷问。

他吩咐过守卫,不得靠近后院,如今有人进来,想必是发生了大事。

“禀殿下,城主回来了。”卫兵跪报。

“一帆?他怎么了?”忽雷又问。

水一帆的身份在潼关非比寻常,忽雷允许他自由出入王府,如果他有要事,就应该是直接闯到后院来,而不是派人来禀报。

卫兵说,“城主受了重伤,是被马车送回来的,现在前院。”

“走,去看看。”忽雷看了段天恩一眼,两个人一起往前院走去。

这可苦了汴梁,害的他又要爬墙。

他有些懊恼,因为刚才听到的事情都对他没有用,早知道就在第一个院子里等了,也不用这么折腾。

汴梁小心的爬着,他看到前院人很多,有两个卫兵抬着一张竹椅,竹椅上躺着一个人,忽雷正在和那人说话。

由于离的远了,汴梁听不到他们的谈话声,也看不清竹椅上的人脸。

那应该就是水一帆吧,汴梁想着,找了个偏远的地方下了墙,慢慢的往人群中靠去,结果不知道忽雷说了些什么,竹椅被他们抬到后院去了,忽雷和段天恩也都往后院走去。

“该死的家伙,玩我呢。”汴梁心里嘀咕着。

他可不敢直接在院里穿行,那样暴露的可能性就太大了。

他只能再次回到墙上,又来到后院。

这次,后院的人少了,只剩下段天恩,忽雷和竹椅上的水一帆。

他们三人没有进屋,就在院中的一个凉亭里聊天。

汴梁看到亭后有块巨石,就欺身躲到了石头后,倾听起三人的谈话。

忽雷说,“根叔?你确定打伤你的人叫根叔?”

水一帆说,“是的,他说他叫根叔。”

段天恩问,“那人什么实力?”

水一帆说,“我一拳就被他打趴下,从力量上来看,至少是二圣。”

段天恩说,“二圣级别的高手,基本上都在汉中,根叔这名字,可能是个假名。”

忽雷说,“不止二圣。”

段天恩问,“殿下认得此人?”

忽雷说,“当年父皇还是太子的时候,家里有位根公公,三圣级别。”

水一帆说,“看他样子不是公公。”

忽雷说,“他既然去了西凉,自然不会是公公的身份,你看他可有长有胡子?你听他的声音是不是也有些尖。”

水一帆说,“殿下这么一说,还真的有点像。”

忽雷说,“不是像,肯定是。”

亭上安静了一会,忽雷又说,“当年府上传言,父皇有一私生子,那孩子出生的时候,根公公便失踪了。根公公当时是府上最厉害的高手,又知道府上的很多秘密,若不是这种事情,父皇又怎会不追查他的下落!”

段天恩说,“难怪外间传闻有四皇子,可是那么多年,陛下为什么不把他接回去呢?”

忽雷说,“不能接。”

亭里又是一片沉默。

忽雷说,“一帆你有伤在身,先回去休息吧。”

说完,他喊来人,将水一帆抬走了。

水一帆走的时候,汴梁也动了动手脚,刚才一直趴着不动,手有些麻,他以为今夜不会发生什么事了。

他正准备离去,却听到亭子里又有了说话声。

忽雷说,“老四不是普通的私生子。”

忽雷又说,“他的母亲当年是大哥的妃子,父皇将她夺走时,大哥伤心欲绝,一个人跑去东海之边,苦练十年,终以平凡之姿入四圣,父皇不想刺激大哥,就不会把老四带回来。”

段天恩说,“难怪大皇子一直练武,从不曾回过皇宫,如此看来,殿下的对手就只有二皇子。”

忽雷说,“二哥的生母是皇后娘娘。”

段天恩说,“皇后娘娘做事,可是隔着好几道宫门。”

忽雷说,“军师的意思是?”

段天恩说,“这些年来,外面的事,都是陈家在帮娘娘打理。”

忽雷说,“陈百万可是一直在帮我们。”

段天恩说,“一个人和整个胡国,殿下应该分的清。”

忽雷说,“陈记钱庄在胡国几百年了,对付起来可不容易。”

段天恩说,“再难的事,我也愿意为殿下效劳。”

亭子里又安静下来了,只剩下穿堂的风声在那里呼呼作响,过了约摸一炷香光景,忽雷和段天恩都离开了,往前院走去。

汴梁这才探出头来,他没急着回去,望着天上的明月,他试着将今晚听到的信息一条条的梳理起来,想看看是不是有什么线索。

可他想了半天,觉得只有根叔的消息是对他有用的。

根叔居然是三圣,他又住在花神家,难道说那个四皇子和花神家有关系?水一帆去西凉又是做什么?为什么会被根叔打伤呢?

带着这些疑问,汴梁翻墙而出,往老板娘酒店走去。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