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听书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六十四章 喜帖送上门,新郎要招供

函数的自变量 / 2020-06-15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陈少爷呢?”进了酒店汴梁立刻问道。

他准备提醒一下陈百万,让他离赵香艺远点,毕竟她是李长生的老婆。

一想起这个事实,他就有些茫然,不知该怎么面对。

这么漂亮的女人,若说他没心动,那肯定是假的,可要说感情,还真说不上。

如果套用一下前世记忆里非常流行的一句话,那就是馋她的身子,也可以说是青虫上脑。

“谁知道呢。”老板娘对他依旧没好气,她招呼汴梁做了下来,随手给他倒了杯茶。

那两个少爷,除了会让她烦心,就没让她省过事,最好就是两个都走,走的越远越好。

“便宜他了。”汴梁嘟囔着。

既然陈百万不在,他也不忙着找麻烦,还是歇下来,等见了薛家父子再说。

这是他来潼关前决定办的大事,没想到大事没办好,却做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情。

也好,今晚终于能好好睡一觉了,对于老板娘店里的柴房,他就当自己家里一样。

“老板娘,少爷不在,今天你陪我喝酒吧。”汴梁喝了口茶,觉得没味道,开始讨酒喝。

“想的美。”老板娘生气的起身,“老娘几天没开张了,都快喝西北风了。”

“不会吧,老板娘你跟我哭穷。”汴梁说,“那你更应该给我喝酒,我是客人,你可以挣钱。”

老板娘鄙夷的看着他,“你什么时候喝酒给过钱。”

“咳。。。咳。”汴梁咳嗽,前几次他的确没给钱,那时候他穷,老板娘又豪爽,所以一次酒钱都没给过。

想想也是不应该,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五十两的银票说,“老板娘,这票子放你那里,酒钱都从里边扣。”

老板娘也不跟他客气,这位少爷,刚才对着外面这群瘦鬼,出手就是一百两,他的钱不要白不要,不然也迟早被他糟蹋了。

“小二,上酒。”汴梁喊道,这钱都付了,该来点烧刀子漱漱口了,他想。

然而,小二的确兴匆匆的跑了过来,但却没带酒,只给他带了一个客人。

“汴少爷,有人找。”小二说。

他正忙着给各位女人分钱呢,忙的是不可开交,那里有空给汴梁上酒。

可是有人在门口拉住他,一定要找汴少爷,他不得不让女人们等着,先将人带了进来。

不巧,刚好赶上汴梁喊他。

“汴少爷。”来的是千金镖局的董千斤,一脸笑眯眯的样子,看着汴梁的眼神就像是看着财神爷。

“别这样看着我,我可没让你发财。”汴梁有些受不了他那种财迷心窍的眼神。

“记得以后发财了,按时给我寄钱,少爷以后的零花钱可都靠你了。”汴梁提醒道。

虽然自己没能直接帮助董千斤做生意,但是为了这个生意,他也是跑了很多关系,特别是跑了一趟许昌。

“一定,一定。”董千斤满脸笑容的答应着,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一份红色的请柬说,“今晚我家招上门女婿,还望汴少爷赏脸来喝杯喜酒。”

“不是吧!”汴梁一脸的惊谔,“我这刚回来,你女儿就结婚了。”

这也太凑巧,难不成这是特意在等他?

“是啊,汴少爷。”董千斤将请柬放在桌上,他拿出一支笔,在请柬上写上结婚日期,写完后说,“您不回来,我可不敢办喜事。”

哟,敢情还真是在等他。

“为什么?”汴梁问。

他不明白,董千斤嫁女儿关他什么事,他和董千斤认识也不久,要说交情,还真没深到闺女的婚期都要等他回来。

董千斤有些不好意思,“这件事,我去问过孙掌柜了,他说一定要等您回来才能办。”

“为什么?”汴梁更加不解了。

为什么孙客轻也认为要自己回来才能办喜事呢?这又不是什么大事,难道需要一个大人物当证婚人?那也不可能啊,潼关城的大人们那么多,三皇子,军师,孙客轻谁不可以。

董千斤更加不好意思了,他轻声说,“是这样的,前几天我和孙掌柜商量,镖局开张先要准备几个店铺,孙掌柜说,汴家铺子先开三个,北平一个,汉中一个,潼关一个,我琢磨着这三个地方比较远,镖局最好也是开三个,汉中我有店铺,潼关的也找好了,就北平的还在找。”

说到这里,他停了一下,看了汴梁几眼,见他没反应,就接着说,“一下子开三个店铺,我这钱。。。有些周转不过来,所以,我打算把女儿的婚事给先办了。”

汴梁有些明白了,这家伙缺钱,是想趁着女儿结婚先捞一笔,“你这算盘打的不错。”

董千斤的女儿能出嫁,自己也是立了大功的,女婿都是他推荐的。

董千斤有些尴尬,咳嗽了两声说道,“我回去把请柬都写好了,先送去的是孙掌柜那里,谁知道掌柜的说,要等您回来,才好办这喜事,这事,我也觉得奇怪,但是不好去问,所以。。。”

汴梁这下全明白了,孙客轻那个老狐狸,他是怕自己没把事办好,那董千斤的镖局就开不了,董千斤的镖局开不了,孙客轻就不想给他女儿送礼。

多大的事,至于嘛,其实他倒是错怪了孙客轻,董千斤嫁女儿,忽雷这个背后股东肯定也是要请的,请了,忽雷就要送礼,可如果忽雷送了礼,董千斤又做不成生意,结局会如何?

不过,孙客轻也考虑的太多了,忽雷不管送不送礼,他都准备要了董千斤一家的命。

“行了,我知道了,晚上准时到。”汴梁一说完,董千斤就连忙告辞离去。

他今天嫁女儿,其他人的喜帖都还没送呢,本来结婚当天送喜帖就已经很离谱了,那最少也得提前个半天吧。

“姐,晚上一起去。”喝喜酒这种场面,不是汴梁喜欢的,每次遇到这种事情,他都想带一个熟人一起去,可以让自己不会太无聊。

他一求人办事,嘴巴就特甜。

“去去去。”老板娘不耐烦的说,“老娘还要做生意呢,你不想去就别去。”

“不去多不好意思。”汴梁摇摇头。

既然别人盛情邀请,多少要给点面子的吧。

可是,像他这样给面子的人却很少。

等他到了董千斤新租的铺子里,发现潼关城的大人物一个没来,别说忽雷,孙客轻,陈别鹤这种名流,就连三大铺子的管事都没来一个。

到最后,吃饭的都是镖局里的人。

“董镖头,你到底请了人没有?”汴梁忍不住问,要是请了,怎么可能大家都没来呢。

“都请了啊。”董千斤却一点不生气。

他早料到会是这种情况,所以酒桌准备的也少,要是大家都来了可能还坐不下。

不过这有什么关系,红包都带了才是关键。

汴梁郁闷,相当郁闷,早知道就应该听老板娘的,不想来吃的饭还是不去吃的好。

他将包好的红包交给董千斤,坐下来准备随便吃两口就找个理由开溜。

结果,婚礼还没开始,猴跑跑要求和他单独谈谈。

今天是喜宴,猴跑跑又是新郎官,汴梁也不好意思拒绝,只好跟着镖局的管家来到了偏殿。

偏殿的门口停着那辆很大的马车,丫鬟半个身子在马车外面,估计是正在给新娘子打扮,汴梁没有去和新娘子打招呼,而是直接进门了。

“找我有事?”汴梁开门见山的问。

对于这位曾经跟踪他的人,汴梁对他没有任何好感。

猴跑跑望了眼屋外的马车,悄悄的来到汴梁身边,轻声的说,“汴少爷,您帮我说说话,让我回一趟家,您放心,我就回去祭拜下祖宗,绝对不会误了时辰。”

潼关是他的窝,去一趟的确不会很久,不过他想见的是段天恩。

“行啊。”汴梁说,“把指使你的人供出来,我考虑一下。”

猴跑跑很委屈的说,“汴少爷,都是我的错,您大人不计小人过,真的没什么人指使我。”

汴梁冷冷一笑,“看来董家小姐对你还是挺温柔的,让你依旧是那么的油嘴滑舌。”

说着,他准备离开,事实上他对谁是幕后主使也不是非常的重视,能知道最好,不知道也无所谓,因为潼关的事情一了,他就会离开,也不怕潼关有谁对他再使阴招。

“我招,我招。”猴跑跑说,“是二皇子派我来的。”他想找个人来压一下汴梁。

“二皇子叫啥我都不知道,你要撒谎也靠谱点,比如三皇子忽雷。”汴梁嘲讽的看着他。

一个他都不认识的人要对付他,这种可能性极小。

而且那人还不在潼关,身份还是皇子,那就绝无可能了。

听到忽雷的时候,猴跑跑的眼中闪过一丝惊慌,但是很快他就意识到了什么,他说,“对对对,汴少爷说的对,就是三皇子。”

他既然这么不相信自己的话,于是猴跑跑将计就计,好将汴梁的注意力引开。

他也已经发现,关于自己跟踪他的事情,这位少爷是有他自己的想法的。

汴梁瞧了这个家伙一眼,还真是只猴子,挺会顺藤爬杆,他说,“你怎么不说是军师呢?”

他的确有过怀疑,在潼关,军师最可疑。

因为在老板娘酒店里,经常能听到顾客吹嘘军师有多厉害,听的多了,自然会觉得他是最大的阴谋家。

而且汴梁还知道,军师平常是不会去消息铺子的,那天在消息铺子里让他们去做赏金任务,肯定是别有用心。

在汴家铺子里,军师又将海草拳的口诀说给他听,这些事情,虽然他还整理不出什么头绪,但是他能感觉到,军师,绝对有问题。

猴跑跑听了脸色都变了,他忙说,“怎么可能,怎么会是军师。”

猴跑跑轻功是很高,武力也不弱,但是掩饰这方面,完全没经验。

他这么一说,所有人都会认为军师有问题看。

汴梁听了,心里更加确定是军师了,他突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准备当一会夜行人,晚上去王府打探一下消息,因为军师就住在王府。

“辛苦了。”离开前他拍了下猴跑跑的肩膀。

“少爷,真不是军师!”猴跑跑看着汴梁远去的背影,焦急的喊着。

而他那焦急的声音,让汴梁再无疑虑。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