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听书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五十八章 偷拳没偷全,战神难战胜

函数的自变量 / 2020-06-15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蒙舒烈抚摸着脸上的剑痕,眼中的杀意越来越浓。

“临城到许昌,不过二千里,你却杀了四千人。”

他那低沉的声音响起,语气却很平淡,仿佛展宋只是摘了他家门口的四朵桂花。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展宋回答的时候,声音并不大。

他也不喜欢杀人,可是,这次送公主来许昌,要途经胡国境地,而他们出行又无丝毫掩饰,自然会引来胡国的追兵。

不杀尽了,又如何能脱的了身。

“不错。”蒙舒烈点点头,“当年我三次去临城找你比武,也杀了不下三千人,这笔账就算扯平了。”

展宋听到他说起比武之事,讥笑道,“你来了三次,我刺了三剑,怎么能说是比武呢,明明就是你欠揍。”

蒙舒烈听了,顿时怒火中烧,他左手一挥,便如长鲸吸水,将万千桂花从树上吸下。

他举起手,那桂花仿佛都受到了什么约束,化作一把花剑在他手中。

“圣人比武,都用拳法,要不是你有那把无耻的流光剑,我又怎会输给你。”

他的声音咆哮着,仿佛是受了委屈的孩子,像天地间述说着他的不公。

展宋却笑了笑说,“近百年来,你的猛虎拳在姜庙拳谱排行中列第四十三位,若是我用拳揍你,那才是真的欺负你。”

他这话说的是事实,两人都是四圣的身体,抗击打能力极强,即便被对方揍上百来拳,也不过是些小伤,展宋用剑将他吓走,他不过是小小的丢了些脸面,若是用拳头打他个几百上千拳,那才是真的丢脸丢到家了,天下人也不会再将两人相提并论。

蒙舒烈冷哼一声,他也明白自己的拳法不行,所以这几年,一直在北平闭关练拳。

他练的是拳谱排行第一的拳法,李长生的鲸吞天下拳。

他没有拳谱,几年前李长生和展宋在西湖边比试,他有去看,凭着当时的记忆,硬生生的练出了一些门道。

这次他前来找展宋寻仇,可也是下了一番苦功的。

他说,“你的一酒一醉拳,拳谱排行第二,过了今天,这第二的名头就归我的鲸虎拳了。”

他将新练的拳法命名为“鲸虎拳”,就是将李长生的鲸吞天下拳和他的猛虎拳合二为一的意思。

展宋依旧笑着,就蒙舒烈这一手擒花的工夫,比起李长生一手将西湖水托在手中,可差的实在太远了。

当初他和李长生在西湖边交手,若论武力,李长生刚入四圣,还不是他的对手。

可那鲸吞天下拳,实在太过可怕,不但能吸动湖水,还能吸动他的身体,让他的拳法处处受到限制,无法发挥出应有的实力。

而且李长生动不动就将十几万斤重的西湖水如棍棒一样砸他身上,虽然他肉体强横不受伤害,却让他的视线受到了很大的干扰。

最终,让他从头到尾只能疲于应付,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西湖边上,说是大战了十四天,其实,不过是他挨揍了十四天而已。

想到李长生,展宋就觉得特别的憋屈,他也为蒙舒烈感到憋屈。

“争第二?嘿嘿,你怎么就不敢去争一争第一?”

这话是对蒙舒烈说的,也是对他自己说的。

自从与李长生在西湖一战之后,全天下的人都不敢再争第一,包括他在内。

为此,他销声匿迹,为赵香艺做一车夫,企图让天下人将他遗忘。

他恃才傲物,眼里那容得下第二,正如彩云仙子,在赵香艺出来后,销声匿迹一般。

第二,在天下人眼里是光环,但在他们眼里,那只是耻辱罢了。

听了展宋的话,蒙舒烈的瞳孔猛的收缩了,而他的心缩的更厉害。

他感觉自己就像一只乌龟,要将头缩回壳里。

乌龟只有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才会这么做,蒙舒烈也是一样,如果有人让他去争第一,他下意识的反应就是缩头。

因为第一的那位,实在太变态,变态到他根本看不到希望。

所以他这次来,乖乖的等在这里,不是因为这里的风景美,而是他不敢靠近许昌城,不敢靠近李长生。

他不敢,但他不认为这样做是错的,他问,“那你的右手呢?你的流光剑呢?你敢去争吗?”

他听到过传闻,传闻李长生离开临城,展宋有去追击。

如今李长生依旧在许昌,而展宋却少了一臂,想必是丢在了追击的路上。

而且这次展宋来胡国,没有背剑,那剑肯定也是丢了。

若是这剑还在,他可不敢来寻仇。

展宋被蒙舒烈说到痛处,脸色也没那么好看了。

但是他的心里还是挺服气的,三十七位三圣高手的尸体,若换做他,即便有流光剑在手,也打不过,更杀不了。

而李长生杀人的时候,旁边还有一百多位三圣高手,他也伺机在旁。

可人家就这么杀了,杀的他服服帖帖,杀的他丢了一条手臂,又丢了一把剑。

不过,那是李长生,可不是蒙舒烈。

李长生有本事做,自然有资格说,蒙舒烈可没挖苦他的资格,于是展宋冷冷一笑,“对付你,一只手就够了。”

是的,不管蒙舒烈的功夫进步了多少,也不管展宋这几年退步了多少,但是只要他有剑在手,除李长生外,天下再无敌手。

剑,自然就是流光剑,南朝的流光剑总共有多少把,展宋不清楚,但他现在就有第二把。

剑,是插在他的裤腿里,如果不是他将白色的剑柄缓缓的自腰间抽出,没人会知道,他的裤腿里居然藏了一把剑,一把几乎看不见剑身的薄剑。

剑有多薄?你根本无法拿尺子来量,也找不到什么东西能够对比。

纸?蝉翼?那些能想到的极薄的东西,都比这把剑厚的太多了。

这剑的薄,已经薄到用眼睛都看不到了,就像空气中极为细小的灰尘一样,只有在阳光的照耀下,你才能发现它们的存在。

这把剑的剑身也是如此,只有光流在剑身上时,你才能看到剑柄下,有一道光在流动。

流光剑,流光不流血。

剑身上的材料若是打碎了,就和空气中的灰尘一样细小,可是,就是这世上最薄的剑身,就连圣人也无法将它打碎,李长生也不能!

对此,展宋一直想不通,这世上怎会有这种材料存在,他更想不通,这样的材料又是如何打造成一把剑的。

如果,南朝人人都有一把这样的剑,圣人又何足道哉!

如果当初追杀李长生的人手里都有那么一把剑,那么就算是十个李长生也都杀了。

他想不通,蒙舒烈更想不通,在展宋来胡国的路上,他派了很多探子,都没发现展宋的身上有剑,甚至他又让猎鹰们仔细的观察了,都没有发现。

可是,就在他的眼前,就那么一瞬间,展宋居然抽出了剑来。

那一刻,他真的很想拿头撞进桂花丛中,这样的话,至少没人能看到他丢脸。

对付拿着流光剑的展宋,即便他只有一只手,蒙舒烈都毫无还手之力。

他三次去临城,那一次不是被一剑刺退?算上这一次,就是四次了。

他有些懊恼,更多的是不甘,“大家都是圣人,就不能堂堂正正的打一架吗!”

蒙舒烈对着天空大喊,他不认为展宋会放下手中的剑,他只有向老天宣泄他的情绪。

展宋看着他,这位比他没小几岁的皇子,此刻就像一个孩子,在吐着他的怨气,他也好想对着天空喊一下,“就不能让李长生晚生几年吗!”

可他没有喊,因为他知道,老天是从来不会帮人实现愿望的,要想实现愿望,还得靠自己。

“那我就陪你打一拳。”展宋说着,将流光剑又插了回去。

剑出则光出,剑收则光灭。

蒙舒烈没想到展宋会这么做,他瞪大了双眼,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但他还不满足,“为什么只有一拳?”他问。

同级别的圣人间的战斗,通常都要上千拳才能分出胜负,一拳,又能做什么,他即便什么都不做,站在那里让展宋打,也打不出花来。

他来这里是为了杀人,如果杀不了,能赢也不错,可是如今展宋给他的希望,仅仅只是一拳。

“一拳够了。”展宋说,“这里可是许昌。”

和蒙舒烈打拳,是展宋帮他实现愿望,仅此而已。

但是如果一直打下去,打出胜负,许昌城的那位会不被惊动,李长生若动了,他还能走吗?

毕竟当年是他砍了李长生一剑,展宋不怕死,但他还不想为了蒙舒烈的愿望去死。

“可恶。”蒙舒烈懊恼的说,他知道是自己选错了地方,但是没办法了,能打一拳总比什么都做不了要好。

他将双手成爪,往身后探去,口中大喊,“虎鲸群舞。”

这是他新练的拳法,全天下都没人知道,所以他要将名字喊出来,要让世人都知道他的厉害。

可惜,这个地方只有展宋一人,而那个人此时更没有看他,只是在那里喝酒。

蒙舒烈话音刚落,山坡上所有的桂花树都抖动了起来,仿佛要冲破泥土的困扰,到他的手心里去。

不,不仅仅是桂花树,连整个小山坡都开始抖动起来。

展宋斜眯着双眼,他有看到蒙舒烈的表现,确实很惊人,可是,仅仅是抖动而已,围绕在蒙舒烈手心的也仅仅只是桂花。

如果是李长生的话,就算小山坡没法吸起来,那些桂花树是肯定跑不了的。

这差距,可不是一般的大。

不过,蒙舒烈将整个山坡的桂花都吸走了,他的那位阿艺公主看到可就要不开心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