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听书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十三章 他就是花神,她准备杀人

函数的自变量 / 2020-06-15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西凉,听着名字就够荒凉了,没有城墙,没有马路,没有人烟。

也不知走了多久,才在一条小河边,看到一片村庄。

女人的家就在这个村庄里,女人姓花,单名一个仙字,家里有个弟弟,叫花神。

两人的名字取得极好,不知是怎样的父母才能不忌讳神仙,给两个娃取这样的名字。

不过很可惜,听女人说,他们的父母已经不在了,就姐弟俩相依为命。

弟弟是村里的郎中,看好过很多病人,特别是每年九月鹰飞,全国会有很多人来西凉猎鹰,也会有很多人受伤,他们也都是弟弟治好的。

久而久之,大家都不叫他弟弟为花神,而是叫药神,也不叫她花仙,而是叫药仙。

花仙还说,她这次是去汉中给弟弟买药,说完心虚的看了汴梁一眼。

这话汴梁听的感觉很假,但看到她怀中拿着的一大包药,就不再多说。

或许是迫于生计,或许是为了买药,汴梁是这么想的,于是一行人到了花仙的家里。

花仙的家很大,因为西凉人少地广,院子想建多大就有多大,花仙家的院子甚至比新野城的醉仙楼还要大。

里面的房子也有不少,不过没连在一起,都是东一幢,西一幢的。

院子里种满了各种药草,房子就像是药草中间的小岛一样。

花仙说那都是她弟弟的草药。

起初他们就一间房,由于来看病的人多,有些人还要住下来治疗较长时间,所以村里人帮忙建了很多房子,挑空地造的,也就是现在东一间房,西一间房。

花仙到家的时候,有邀请四人进去坐坐,汴梁拒绝了,因为他先要帮段骑浪找郎中。

花仙说,“你们就算要走,也得把病人放下啊。”

段骑浪一直被追魂背在身上,肯定是受伤不轻。

汴梁听的一愣,随即狂喜,“你弟弟能治断骨?”

居然这么凑巧,他有些不敢相信。

花仙笑道,“药神可不是吹出来得,跟我来吧。”

她弟弟是西凉唯一的郎中。西凉人要想谋生,必须天天跟大自然搏斗。

这里的环境相当恶劣,所以西凉人各个身体强健,平常也不会有什么病痛,只有在打猎或者猎鹰的时候,会有跌伤撞伤。

为此花神治疗的多数是这类病,断骨就是其中之一。

沿着墙角,有条能容下双脚的小路,没走多久,便到了一间很大的房子。

房子就一个房间,什么东西都在里面,花神也在里面。

他看上去很年轻,比汴梁还要年轻。

不过那是他终日待在房子里的原因,不见天日,自然显得白嫩。

实际上他比汴梁大一岁,今年十八。

花神是很忙的,他只是招呼了一下客人们,便开始磨伤药。

骨伤需要经常换药,所以他也要不停的准备药。

“弟弟,他们是来看病的。”花仙一边准备茶水,一边对花神说。

“住下来吧。”花神还是认真的在搞他的药,不过他早已看到了段骑浪。

“断骨需要六个月,不用着急。”

汴梁一听,就觉得这家伙有点本事。

伤筋断骨六个月,这事在他前世的记忆里也有。

于是他就掏出了那张银票说,“给我们一个房间,两张床的,这是药费。”

花仙一看,连忙摇手说,“要不了那么多,三十两就够了。”

汴梁说,“我就这一张钱,要不你帮我兑换一下。”

他也知道这个有些为难,三百两,就算在汉中城,也不容易找零。

花仙欢快的答应了,她先把四人安顿在最南边的屋子里,然后去兑钱了。

汴梁往地上一躺,身上还有不少黄沙出来,他嫌烦,索性光起了膀子,“走,冲澡去。”

他朝薛慕澜喊道,意思是一起去。

“不去不去。”薛慕澜翻着白眼。

想占她便宜,想的太美,她说,“我先省个鼻涕。”

啊嚏,她打了个喷嚏。

“去你的!”汴梁一边拍手一边跑了出去,想起昨天她的手滑,顿时一阵恶心。

这家伙长的文文静静的,生活习惯可太差了,省鼻涕都不用纸的。

望着落荒而逃的汴梁,薛慕澜笑的腰都弯了。

她也想早点去洗一下,问题是,床可以一起睡,澡可不能一起洗。

这一洗,不就穿帮了嘛。

其实这时候她已经不在乎穿不穿帮的事情了,毕竟追魂是知道她底细的,关键是怎么穿帮。

她可不想主动将这件事情说出来,最好是那傻乎乎的大哥能有所知觉。

哎,她叹了口气,天天睡同一张床都没发觉,这哥得有多傻。

其实真不是汴梁傻,而是她女扮男装扮了四年了,言行举止丝毫不露痕迹,根本看不出来。

就连段天恩一开始也没注意到,他可是非常有眼力的。

薛慕澜去洗澡的时候,汴梁,追魂都已经洗过了,连段骑浪也都擦过了。

追魂待在屋内,傻傻的发呆,他回想起汴梁带他偷看啪啪啪,一股邪念就在他脑袋里升起,他居然想去偷看薛慕澜洗澡。

这种念头在他来汉中前,就算打死他,也不可能会有。

善恶只在一念间,有时候即便不是刻意诱导,也能毁了人的一生。

当他自己也不知道说了一个什么借口,走出了房门时,他的心剧烈的跳动着,连路都走的不稳了。

但是他还是狰狞的往澡堂方向走去。

出于兴奋,他的整张脸都是扭曲的。

他没有想过是不是会被发现,他的脑袋里只剩下啪啪啪的声音。

诱惑已经让他不计后果。

然而,就在离澡堂不到十米的路上,他停了下来。

里面哗啦啦的水声响起,他甚至能想像到水下面的是如何的纯洁无暇,但是他停下来了。

他不得不停下,因为花仙走到了他面前。

花仙是去还钱的,墙内的路窄,根本容不下两人。

如果是在平常,追魂早就会发现来人,也不会差点撞上已经停下脚步的花仙。

看到了人,他的心不再像刚才那般燃烧,邪念也少了一些。

他可没有光明正大闯进去的勇气。

他平常就算偷偷看小姐两眼,心都会跳的很厉害。

他的打算也不过就是去偷窥,既然有人来了,那就偷不成了。

心平静下来,人却有些怒气,恼羞成怒的怒气,“你来干什么,还不回你的房间快活去。”

他的话很刺耳,从小到大,他从来没说过刺耳的话,这是第一次。

花仙听了以后,低了下头,牙齿咬着下唇。

她很难受,她也明白,眼前的人是知道她汉中所做的事情的。

她本身并不怕,但她怕弟弟知道。

她和弟弟相依为命多年,弟弟唯一的爱好就是治病救人,而救人就需要药材。

西凉小地方,没有那么多药材,所以她需要去汉中采购。

由于人生地不熟,经常受到汉中陈记钱庄老板陈江河的帮助,一来二往,时间久了,有一次被陈江河灌醉后,就发生了那种事。

此后,她有想过再不见陈江河,但是汉中城,陈江河的眼线遍布,她每次去都躲不过。

一个二十岁的姑娘,她又能如何。

“求求你,不要告诉我弟弟。”花仙没办法,她的心不坏,不然也不会冒着被揭穿的风险留他们进来治病。

她本以为汴梁会为他保守这个秘密,那怕她并没有开口求他,但是现实无情的打了她的脸。

看着娇柔的花仙在他面前低头,他又想起那天偷看的情况,那抖动的被子,和那啪啪啪的声音,顿时让他感到非常的口渴。

他咽了一下口水,用连他都陌生的声音说,“给我一种吃了不能动的药。”

他没想把这女子压在身下,他想的是里面水中的女神。

可是,只要女神能动,他就不敢动,这就是传说中的有色心,没色胆。

所以,他需要药的帮助。

花仙从口袋里拿出一小包药粉,她说,“这是麻沸散,泡在水里就行。”

她的手颤抖着,仿佛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当追魂来拿这药时,她几乎是哭着说的,“求求你,不要告诉我弟弟,晚上。。。来我房间。”

她以为追魂拿药是用来对付她,她被欺负惯了,但是,在这里不行。

她突然有了一个非常大胆的决定。

追魂拿好药回去了,薛慕澜没多久也出来了,一出来她就看到等在澡堂外的花仙,看着屋外的几株草药,两眼露着凶光。

“谢谢你啊!”薛慕澜说。

对于这位姑娘,她还是很感激的,特别是让她又一次能洗的干干净净。

花仙回头看她,眼神也恢复了正常,她努力用平常的语气说,“汉中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薛慕澜点点头,这事汴梁洗澡前,就对他们说过,也说了让他们保密。

保密她自然会做到,但她很少骗人,当花仙问的时候,她没有否认。

场面一度变得很尴尬,她很想安慰花仙几句,又不知该从何说起。

这时,她听花仙说,“晚上到我房里来。”

花仙说着和刚才一样指了指最北边的房子。

“啊?”薛慕澜还一脸诧异,花仙已经走了。

到了吃晚饭的时候,花仙趁着送饭菜的瞬间,轻轻的对汴梁也说,“晚上到我房里来,最北边。”

她的话把汴梁吓得一愣一愣的。

他有心想说些什么,但是当着那么多的人,终究觉得不方便说,既然这样,那就晚上说清楚吧。

他这样想着,开始吃饭,吃着吃着,又想到了汉中啪啪啪的事情。

一想到这个事,顿时也有邪火被点燃了。或许,该期待一下,新世纪的第一炮了,他这样想着,只是隐隐觉得这么做不道德。

纠结就一直在他心中翻来覆去,直到晚饭结束。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