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听书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十八章 魔鬼的手段,铁石的心肠

函数的自变量 / 2020-06-15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六月的夜晚,不见月亮,显得格外的静悄悄,直到第一道闪电划破夜空,狂雷蜂拥而至,暴雨倾盆而下,仿佛老天爷憋了一肚子的气,要将怒火发泄在人间。

今夜的潼关注定不会平静。

但不管外面是如何的惊涛骇浪,圣人铺子的地下室里一如既往的安静,没有风雨声,即便是雷声,也小的可怜。

这是建在圣人铺子大厅下面的地下室,知道的人却不多,能到这地牢里来的人更少。

即便是圣人铺子里关着的犯人,有资格到这地牢里来的也不过薛留广老将军一个人而已。

白天的他躺在监狱中间,这犹如地狱般的生活,比起他在北平监狱里的遭遇,简直称得上是一种享受,所以他也就静静的享受着,回想着在北平的点点滴滴。

这世间最痛的永远不是身体上的痛楚,而是心灵深处的痛苦。

抽在自己身上的鞭子,又如何及得上抽在儿子身上的万分之一!

他曾昂着头,看着儿子被一鞭子一鞭子的抽,血从儿子的身前留到他的脚下,有人将那血水用馒头蘸起,再塞到他的嘴里。

他曾昂着头,看着儿子一次又一次的在他面前磕头,儿子的头不是磕在石板上,而是磕在狗屎上。没有血,没有痛,自然不会晕,当然也能不停的磕下去,直到他再也没有力气抬起头。

亲人的痛,才是最重的痛!

但是,这些年,他都熬过来了,当他被转移到潼关的圣人铺子时,他真的想笑,笑胡狗们的傻,笑胡狗们的蠢,笑胡狗们的黔驴技穷。尊严,如果能够让他低头的话,他早就低头了。

所以,无论何时,无论何地,他都昂着头,一如他当年宣誓的样子,“臣薛流光发誓,坚守这个秘密,直到鲜血流光。”

他的名字原本不是留广,而是流光,南朝人不忌讳姓,皇帝的赵姓百姓们也可以用,但是南朝忌讳名字,流光这个名字,非皇帝钦赐,绝不可用,因为这关系到南朝的镇国之本,也是南朝最大的秘密:神器,流光剑。

守卫流光剑的人,都赐名流光。

地牢前的火烛换了两次后,地牢的门突然打开了,这也是薛留广被押到潼关后的第一次开门,所以他昂着头,望了过去。

走在前面的是两个人,一人束发金冠,自然是三皇子忽雷,另一人黑袍黑巾,不问也知道是军师驾到,他们的身后跟着一排士兵。

忽雷走来的时候,有人连忙打开了牢门,皇子走到了他的面前,说道,“薛将军安好。”

薛留广嘿嘿一笑,圣人铺子好不好,潼关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但他的回答正如他昂着的头,永不下垂,“很好!多谢殿下关照。”

忽雷知道他在讽刺,但是他却像是听不见,依旧淡淡的说,“如有困难之处,老将军请说。”要想让这老家伙感到困难,谈何容易,更何况是开口。但是这口是一定要开的,忽雷势在必得,不计代价。

薛留广继续笑着说,“老夫活的很好,无话可说。”忽雷亲自前来,肯定不会只是和他斗斗嘴,想必是准备了什么精彩的节目,来让他开口,但是他明确告诉忽雷,他什么都不会说。

忽雷没有接话,负手站到一边,他将舞台交给军师表演,为了这一出戏,他花的本钱可不小,二十万徐州军,动一下可是黄金万两!

军师缓缓的走到薛留广的跟前,每一步都显得很沉重,他说,“地牢那么大,薛将军一定很寂寞吧。”

薛留广瞬间明白,又是亲人的戏码,他淡淡的说,“军师又让丁凯来陪我,老夫感激不尽。”

他的亲人中,最亲的莫过于唯一的亲生儿子薛丁凯。只是这种把戏用的太多了,多到后来他一口咬断儿子的手指,胡国这才消停了下来。

军师摇摇头,说,“薛将军错了,今天我们请了一位襄阳的古人来看你,可是薛将军变化太大,古人都认不出你来了,要不你猜猜会是谁?”

说到襄阳的时候,他特意停顿了一下,他要看看薛留广的反应,他更要看看襄阳古人在他心中的分量。

很可惜,薛留广依旧昂着头,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仿佛襄阳和潼关一样,对他毫不重要,他说,“不认得我的亲人,我自然也是不认的。”

忽雷居然把襄阳给拿下了,这点他确实没想到,这一次给他的惊喜也确实大,但是他不会投降。

军师似乎有些失望,他挥挥手说,“出来吧。”

于是刘莹就被带进了地牢,她的脚不停的发抖,如果不是有两位士兵扶住了她,估计她都走不起来,刚才的对话她都听到了,她的老爷薛留广真的在圣人铺子里,想起白天的景象,她的人便不停的颤抖,她害怕,害怕老爷被人家欺负。她更害怕,害怕自己被用来对付老爷。

军师拉过她的手,对薛留广说,“薛将军,你们有四年没见了吧,要不你们先亲热一会?”

军师的眸子开始发亮,每到这种时候,就是他疯狂的时候,也是别人倒霉的时候。

薛留广平静的看着自己的小妾,他不知道军师是怎么抓到她的,他也不知道接下来她会受到什么样的罪,但他的心算是放下来了,因为这只是他的小妾,而不是他最疼爱的女儿,他还知道,如果军师抓到了他女儿,那么就不会只让刘莹一个人出来。

军师要么不出招,出了都是绝招。

他依旧昂着头,淡淡的说,“我对不住的人有很多,又要多你一个了。”

军师开始笑,笑声比夜枭还难听,“薛将军是老了,亲热不动了,我帮你回忆一下,你当初亲热的样子。”说着,他拍拍手。

“嗤,嗤。。。”的声音不停的响起,刘莹感到了冷,她的衣服在地牢里飞舞,她洁白的身躯在地牢中一点点,像鸡蛋破壳一样,被剥了出来,比起身体上的冷,她的心更冷,比堕入冰窖还要冷,冷到她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冷到她的双眼什么都看不见,但是,她没有哭,她不想让老爷难做。

薛留广没有说话,只是平静的看着,他的心还能流血的话,那么在北平早就流光了,如今的他虽然活着,但和一具干尸没什么区别,他的脸上,既没有恐惧,也没有愤怒,一如这些年来他的表现。

潼关城的天空中,雷声更加大了,大到地牢里面也能清晰的听见,仿佛老天也对这世间的丑恶愤怒不已。

地牢里传来士兵的喘息声,刘莹仿佛没了魂魄,她强忍着身体上的屈辱,但是她脸上的表情,就像在喝水般平静,直到此刻,她才知道自己的克制力有多强,眼泪没有从双眼中滴下,那都流在心底。

然而噩梦仅仅只是开始,军师的心远比地狱的恶魔要邪恶的多。

他的双眼紧紧的盯着薛留广,又说,“听说薛老将军是在月雅阁找到的这位夫人,坊间曾有评语,床前听的刘莹一叫,便是阳疾都能治好,老将军的福气还是真好。”说着,他又笑了起来,笑声让刘莹的脸色变的比闪电还苍白。

在她苍白的脸前,出现了一张漆黑的面巾,军师将头凑到她身旁,轻轻的说,“夫人若是嫌弃这位将士的功夫,后面的将士可以一个个来试试,我想,总有让夫人满意的,不然,你这么老远的跑来,我怎么给薛将军一个交代呢。”

听着他的话,刘莹先想到了死,但是她还不能死,她死了,又有谁来救老爷呢?所以,她必须活着,而活着就要发出声音,可是她的喉咙不争气,一点力气都使不上,只有牙齿颤抖着,发出格格的声音,那是她现在唯一能发出声音的地方,于是她努力的用牙齿咬下嘴唇,但是她感觉不到痛,而是鲜血的咸让她感到一丝清醒,她努力的发出了声音。

啊,嗯,哼,唔,喔,噢,哦,这七个声音就是她的音符,在她卖力的演奏中,如歌似泣,让人欲罢不能。她的声音越来越低,频率越来越快,时而婉转如柳莺,时而啼哭如黄鹂。

在这静寂的地牢中,那声音就像春风吹拂过地牢里的每一个人,在每个人的心中种下了春的种子,让他们每个人的心中,都像是被猫抓的一样痒。

薛留广仿佛也有了反应,但是他的表情从未曾改变,就算是海边最硬的岩石,也应该在这春天的叫声中软化,可是薛留广的心比海边最硬的石头还硬,那是真正的铁石心肠。

运动着的士兵也软化了,可是军师没有发话,他不敢停。

好在,军师没让他久等,他说,“薛老爷,听够了吗?不够我们这里还有很多人。”军师的话着实恶毒,也着实难回答,要说够,那就是投降,要说不够,就会对不起夫人。

老爷却笑了,他说,“军师为什么不亲自上,难道是因为无能?”老爷的回答同样犀利,军师亲自导演这场戏,结果什么效果都没有,那还不是无能?

军师挥了挥手,刘莹的屈辱终于停了下来,有人帮她批好外套,当噩梦结束的时候,刘莹发现有泪水滑入嘴中,比血更咸。

军师亮着的双眸有些黯淡了,或许是兴奋过了头,又或者是被失败的情绪萦绕,他有些气急败坏,“薛将军,下次薛小姐来的时候,你就知道我是不是无能了。”

薛留广没有理他,只是别过头,望向忽雷,说,“我可以问问刘莹吗?”他说的是问,不是说。

忽雷自然知道他是不会说的,但他没有拒绝,他也想听听这位老人,此刻会怎么和他的小妾说。

“为什么将我女儿赶出家门!”薛留广的声音很重,很生气,听到刘莹的耳朵里,更是如巨锤般砸到她的心里,南奸之女,不赶出门,等人来问罪吗?可怜她的一番苦心,如今却被当作小人。泪终于如外面的暴雨一般,不停的留下。

薛留广没有听到答案,军师让人把他带回圣人铺子了。

地牢却还没有安静下来,泪流下来后,刘莹终于站不住了,她趴在地上,哭出声来,在这地牢中格外的刺耳。

然而更刺耳的是军师的声音,“都听见了,你没什么用,该死了。”薛留广或许没被击倒,但是这位女人已经快崩溃了,地牢里做的事,针对的,本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

忽雷突然看了军师一眼,那个女人可是徐州二十万大军抢过来的,就这么死了,他可没办法像父皇交待。

军师像是没看见,继续说道,“若是你能说出薛小姐的下落,我保证,你今后不会受到任何欺负。”军师知道,刘莹的哭,不是因为她身体受的罪,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薛留广的那句话,如今的她,若是知道什么,一定会说出来的。

“我不知道。”刘莹回答,军师和忽雷顿时都感觉很失败,彻头彻尾的失败。

“不过。”刘莹继续说,“她和追魂在一起。”

军师满意的点点头,让人把她带下去了。追魂是谁,他不需要去问。因为汴梁今天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他身边的人都被摸了个底朝天,一个是南朝逃兵沈愿,一个就是追魂。

军师正准备有所行动,忽雷突然说,“累了一天了,军师早点休息吧。”

军师有些奇怪,忽雷又说,“汴家的人,就别打扰他睡觉了。”金蚕衣的事情,宫主管早已经上报过了。

说着忽雷开始迈步,离开前又丢下一句,“明天做吧,别伤了汴家的人。”

地牢又回复了平静,连大牢外的暴风雨也停了,可是军师的心中,暴风雨刚刚开始。汴家少爷,从铺子里将那位还能让他心痛的人赎走了,这个人,军师是一定要让他活着的。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