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听书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八章 客官急欲色,朋友急杀人

函数的自变量 / 2020-06-15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去青楼!当薛慕澜听到这个提议时,吓得脸都白了,虽说以前当兵时,也有很多同僚去,但她哪里敢去,又怎么会去!所以她连连挥手,“不去,不去。”

汴梁以为她是舍不得银子,心里顿时就火了,这银子,可不是你一个人的!

他有些生气的吼道,“是不是男人啊!”他说这话的意思是:独吞银子这么小气的行为不是男人!

但听到薛慕澜耳朵里,就不是这个意思了,回想起酒楼里汴梁调笑般的说她手嫩,还以为他起了疑心,也就不敢再推脱了,毕竟女扮男装的事情,她已经做了四年,习惯性会去遮掩。

其实,以她目前逃兵的身份,换回女装比换个名字要安全的多,只是她一时没想这个问题。所以没办法,她只能点头答应。

“嘿,这才够爷们嘛!”汴梁搂住她的肩膀,就往月雅阁走去,他说这话的意思是,银子拿出来大家花,不小气,像爷们。

薛慕澜听到“爷们”两字,心又跳了一下,以为汴梁再次试探她,所以内心虽然有些抗拒,但也没有挣扎,由得汴梁搂着她走,只是脸变的通红,心跳也有些快。

汴梁可没注意这些,他的注意力全都往月雅阁飘去了。

大红灯笼挂两排,

屋檐底下绿罗衫,

客官何处色最美?

风吹紫裙玉腿白。

醉仙楼不是连锁店,月雅阁却只有月奴一个老板。如果说醉仙楼有达官显贵做后台,那么月雅阁的后台就是皇亲国戚,所以,这里不但姑娘美,而且绝对的安全,当然,它也有一个缺点,就是贵,好货不便宜嘛。

汴梁可没想过钱的问题,他就是准备来花二弟的银子,管他什么价,挑好的上!

哈哈哈,亲爱的姑娘,我来了,作为一个初次登门的嫖客,您可一定别让我失望,他的脸上挂着淫邪的笑,看着灯笼下年轻女子裙下的小腿,只恨这风不够大,不够让他瞧见更多。

薛慕澜开始怯场了,她有些不想走,可是怎么顶得住汴梁的热情。其实汴梁也有感觉到了她的一些异样,可他以为她是舍不得银子,脚下用力,更是加快了速度。

但是毕竟这是街上,而且又是白天,汴梁再猴急也要注意风度,所以速度虽然快了,但也没有跑起来。

妈咪可管不了那么多,一看有客人来,赶紧跑了过来,心中还暗自欣喜,想不到今天生意不错,时辰这么早,就有第二波客人来了,看来今天的小费,能赚不少。

“哎呦,大爷,您可记得来了。”对于所有人,不管见过的没见过的,妈咪都有自然熟的本领,她将手绢往汴梁身上一甩,故作神秘的轻声说,“今儿个刚来几个新姑娘,白虎一线天,爷,要不要尝尝。”这也是她常用的手段,新货总是对客人更有吸引力,她天天这么说,实际上那有那么多新人。

不过,听着就是受用。汴梁有些急不可耐,激动的说着,“好,要胸大的,对了,最好臀也翘的!”说完,朝薛慕澜望去,“你有什么爱好?”银子还在她手中,总得照顾她的感受。

薛慕澜的反应并不大,以前在军营里,睡觉的时候,那群虎狼之年的士兵各个嘴巴里离不开女人,女人可是军营生活最好的润滑剂,说着说着,大家都能忘记浑身的疲倦和伤痛,呼噜噜的大睡。所以,薛慕澜是习惯了的,时间长了,偶尔也会和大家起起哄,调侃上两句。但是,到了月雅阁,反应虽然不大,起哄也是不敢,就说,“全听大哥做主。”

“有,有!包二位爷满意。”妈咪点着头,将两人迎了进去,进门后,又高声喊道,“爷二位,大厅,上茶。”

月雅阁也是两层,前后分为两部分,前面部分是大厅,挑高两层,后面部分是房间,其中一楼的房间是才艺表演用的,接素客;楼上的自然是接荤客的。

大厅中摆放着不下十张桌子,有大有小,大的能坐十来位,小的就两个座位,桌上铺有绸缎,绣的不是鲜花,就是鸳鸯。

妈咪把两人领到小桌上,笑眯眯的说,“二位爷,先用些茶水,姑娘们都还在后面梳妆打扮,可不要心急哦。”说完,她拿手绢的手自然垂下,而另一只手朝前一伸。

这是月雅阁的规矩,客官要见姑娘,就得给妈咪小费,给的越多,姑娘就越多,出来的也越快;给的少了,妈咪不满意了,那姑娘自然也就出不来了,什么梳妆打扮,这可是妓院,后面的姑娘们都急着做生意呢,怎么会让客人等。

两人都是第一次来,不懂行情,薛慕澜真的坐下喝起茶来,到了这个时候,她的心也不再着急,既来之,则安之,待会见机行事就好。

汴梁是又兴奋又着急,茶也不喝,眼睛直勾勾盯着后面,生怕姑娘们不出来,两人就这么把妈咪晾在一旁。

“嗯,哼。”妈咪清了清嗓子,像她这么老辣的人,一眼就看出两位新人不懂规矩,于是她只好旁敲侧击,“爷,别着急,有我给您跑腿,放心吧。嗯。。。您也知道,我们跑腿的,其实是很辛苦的。”

话说到这里,汴梁算是听明白了,这是要付小费啊,按他前世的记忆,凡是电话里要求先付钱的,十有八九是骗子,他可不肯吃这个亏。于是他站起身来说,“妈咪,钱不是问题,先看姑娘,再给钱。”说到这里他还贼贼的一笑,“姑娘要是极品,少不了你的好处。”

妈咪倒不是怕他不给钱,毕竟眼前这位公子衣服华贵,但是,她只是一个妈咪,怎敢坏了月雅阁的规矩,这要让别的妈咪们知道了,还不扒了她的皮。所以她还是笑着说,“客官放心,我们这可是月雅阁,姑娘各个百里挑一。不过,阁里的规矩,是先给小费,再选姑娘。”妈咪说完抛着媚眼,手绢不停的往汴梁胸口蹭。

“不行,先看姑娘,再给钱。”汴梁坚持着,他本来打算,早点把事情办了,再早点出来,这钱自然就是二弟付了。想不到会有进门先付钱得规矩,他口袋里没钱,薛慕澜又不付,那就没办法了,总不好意思开口问小弟拿钱吧,他要开的了口要钱,也不用进这门了。

碰到这么难伺候的主,妈咪心里也很难受,但她毕竟是在月雅阁混的,人见的多了,事也做的多了,见招拆招本是她的强项,于是她开始装委屈,双手拢在胸前,可怜巴巴的说,“爷,您看,借我十个胆子也不敢刁难您,这真的是月雅阁的规矩,我也没办法,您就别为难我了。再说,您这钱也总是要付的,我像您保证,若您不满意,钱我一定退。”

话讲的很好听,但也很厉害,言外之意就是我没刁难你,你不付钱就是刁难我了,我们月雅阁做生意,可不会吞你的小费。

汴梁听的很有道理,他前世也是个很讲道理的青年,欺负人的事情只有在他饿的时候才想过,那属于动物的本能。如今来月雅阁,他真没想要动手,但是他没钱啊!于是他望向薛慕澜,说道,“二弟,你怎么说。”既然问题没法解决,那就转移给别人,聪明人都喜欢这么做,而他也不笨。

恰好,薛慕澜也是聪明人,她也有问题,她也需要转移。“如果我坚持要先看人呢?”她依旧是坐着,眼光冷冷的望向妈咪,因为她从进来的那一刻,就在想着怎么脱身,但是又不能让汴梁起疑,这个问题本来很难,眼下汴梁和妈咪起了争执,她就把问题交给了妈咪。我们就是不给钱,你赶我丫!你要是赶我,我一定谢谢你。

妈咪真没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接客十几年,什么样的客人没见过,就是没有像今天这样的,但是她又能怎样,她又不像小姐,是月雅阁的摇钱树,被客人欺负了有店里撑腰。

干她这一行的,就和醉仙楼的小二一样,是绝对不能得罪客人的,不然就是卷铺盖走人的命,所以,她只能朝薛慕澜赔笑,“爷,您说的对,男人就应该坚持,坚持越久,就越有男人味。”说着,她来到薛慕澜的身边,手中兰花指往薛慕澜胸口一戳,挑逗的说,“等您付了银子,包您坚持个够。”

这一戳,把薛慕澜戳的又羞又怒,姑娘家的胸口,向来是忌讳别人动手动脚的,所以她慌张的伸手去挡,手中茶杯一滑,顿时摔在了地上。

“啪。”声音倒是不响,但是此刻是下午时分,店里没什么生意,本来是很安静的,杯子碎裂的声音也就显得格外的刺耳,店里好多个脑袋都好奇的探了出来。

可是,比起脑袋,箭来的更快。

“噗。”是箭穿透胸口的声音。

“啊。。。”妈咪直接叫了出来,她的声音很尖很重,但是很快就停了下来,一只黑色的羽箭穿过了她的胸口,她的嘴巴涌出鲜血,是再也叫不出来了。

妈咪的胸口都是血,直挺挺的朝两人倒下来,摔在地上的时候,血还在不停的留。

汴梁吓坏了,杀鸡的时候,他就有些害怕,可是比起杀人来,何止相差百倍。他的手在抖,脚也在抖,如果不是瘫在椅子中,只怕要趴到地上去了。

杀人诛心,杀的是眼前的人,诛的是他的心。

杀人的确很可怕,薛慕澜第一次杀人的时候,就哭了两个时辰,如果不是战友把她拉回来,她就死在战场上了,可是,杀的久了,早麻木了,所以她想的不是害怕,而是跑路,月雅阁杀人,肯定会被缉拿,此时不跑路,只怕会被一并缉拿,而她又是逃兵,就算不担同党的罪名,也是死罪难逃。

“走。”薛慕澜拉起汴梁就朝门口跑去。

没有人阻拦。只是,月雅阁既然对外号称绝对安全,那可不是靠大家的自觉,靠的终究还是店里店外的实力。

不知何时,门口闪出几位黑衣汉子,更闪的是他们手中的刀,他们的双眼盯着远处青色的人影,仿佛恶狼盯着猎物。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