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师姐是个恋爱脑
听书 - 师姐是个恋爱脑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三十五章约定比试

以雅以南 / 2020-08-31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翌日清晨

时矜早早的便出了屋子,照常出去练剑,剑身上银光飞窜,因为却邪对周围其他剑的影响过大而且杀伤力也很大,所以她平时在外面轻易不把却邪拔出剑鞘,就练剑的时候也会拿另一把剑。

“飒--”

就在时矜刚收起剑以后平静气息之时,一道不易察觉的剑气混在风中过来,向着正背对着剑气的时矜冲去,而时矜仿佛一无所知,就在暗处的人以为时矜发现不了,就要一击即中的时候,时矜突然拔剑转身斩出一剑,打散了正离时矜正在近在咫尺的那道剑气。

那一剑打散剑气之后,并没有跟那不知名的剑气一样散去,而是迅速的朝一个方向继续前进,随后攻击到了一颗大树上,大树应声而倒,灰尘四起,只见倒下的大树后面站着一个因为灰尘还看不清面貌的人。

“行了,还不快出来”

时矜在看到人影的一瞬间便知道是谁了,她看着身影都露出来的人还站在尘土飞扬的地方,一动不动,虽然看着是非常神秘的,但时矜还是忍不住叫了他一声,省的等会出来满身满脸都是土。

那人影闻言,终于舍得从那尘土里走了出来,向着时矜走去,果然是浮生,时矜见浮生走过来,果然发现他的脸上和身上浮着一层土,把浮生本来白皙的脸因为尘土覆盖到上面变得有些黄,时矜心中不由好笑。

见到时矜的复杂表情,浮生终于想起给自己使了一个清洁术,顿时那张发黄的脸还有衣服都焕然一新。

“你怎知是我”

清洁完自己的浮生说出自己的疑问

时矜用复杂的眼神看了浮生一眼,她都把树砍倒了,也都露出了他的身影,当然能认出来是他了,这个浮生是把她当傻子吗?

浮生也意识到了自己问了一个啥问题,脸色一哂,默默装作收回这个问题。

“你在我后面放剑怎么回事?”

时矜对着面前的浮生挑眉询问

浮生想到他来这找时矜最主要的事,脸色突然变的严肃,拿起手中刚刚攻击过时矜以后没有收回剑鞘的剑举起,剑尖对着时矜。

“比试一场,发天道誓约”

天道誓约是在天道的证明下发的誓约,是不可违背的,违背以后是受天道的惩罚。

时矜见浮生拿剑对着她说完这句话之后,便剑尖举天,凝聚灵力张口便想发誓,时矜眼角抽了一抽,忙上前摁住浮生的胳膊,随后把他的剑摁了下来,成功阻止了浮生欲发天道誓约的冲动。

“浮生道友,且慢且慢,倒也不用如此正式,不过就是比试一场,在下答应便是,倒也用不上天道誓约的”。

“你说的可是当真,当真答应与我比试一场?”

时矜被浮生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时矜都想扶额叹气,她这都答应了还能反悔不是,这以前见着这浮生道友看着挺聪明的呀,今日这脑袋瓜怎么如此轴呢。

“在下当然是认真的,不过现在这个时候不太方便,等回到太虚派以后,时矜再跟浮生道友在练武场一战”。

时矜用无比真诚的眼神看着浮生。

“好,那便这样说定了”

浮生得到满意的答案之后,脚步轻快的离去,浑然不觉时矜在他身后不可言喻的表情。

“怎么,她答应了?”

浮生刚刚走进屋子,便听到右边传来一道慵懒的声音,他忙想右边转去,只见君者华斜卧在他房间的软榻上,一双勾人魂魄的狭长凤眼盯着他。

“主上”

浮生单膝跪地,双手抱拳。

“说了不要在这里叫我主上,你可是忘了?”

君者华就卧在软榻上俯视着浮生没有动作,他虽然动作,眼神,语气都没有变,但是浮生还是感觉到自家主气息中蕴含一丝危险。

“是,主子,浮生知错”

随后一片寂静,君者华也并没有回他的话,浮生在这股压力下,头上慢慢出了汗,直到一滴汗从头上顺着脸流到下巴最后滴落到地上时,浮生才听见自家主子一声轻笑,落在身上的压力消失浑身一松,浮生也松了一口气。

“起来吧,你还没回答刚刚我问你的问题,我很好奇她答应你了吗”。

君者华终于变换了一个姿势,他拿手撑着下巴聊以兴致听浮生的回答。

“回主子,她答应了,只不过不是现在,而是在回太虚派以后再比试”。

浮生站起身来,跟君者华禀告着时矜跟她所说的话。

“行吧,那我就等着你跟她之间的比试,我真是对她还有她的那把剑很是感兴趣”。

君者华眼神危险,随后他从软榻上直起身掸了掸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走出门外,浮生则是紧跟着君者华的脚步。

时矜练完剑后便去了珥瑶那边,跟她交代了一下并不用那么多人跟着她出去,只她们几人便可以,人多反而容易暴露,在她说完之后看向珥瑶欲伸向她的手,珥瑶在她的视线下慢慢的收回手,尴尬的笑了笑,不舍得目送时矜离去之后,遗憾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恨自己怎么不能勇敢一点,老是这么从心。

时矜一看她,她的心便颤颤的,不是激动的,而是被时矜吓的,时矜自己是永远也不知道自己那没有机制死寂的黑眸看着别人时有多吓人,她每次不知要鼓起多大的勇气才敢尝试去触碰时矜,但时矜一用那种眼神波澜不惊的看着她,她就怂了,每每这样回来之后她都唾弃自己,但下一次还是这样,她也就慢慢释然了。

后来发现大部分人看见时矜也是她这样的反应,她就更不在意了,反正也不是她一人。

时矜回到客房时,所有人都已经聚齐了,朝师三人也在。

“刚刚我去了珥瑶那边,跟她商量了一下,不用他们合欢派的人在外盯着,人太多容易暴露,不合适,所以就我在明处,你们在暗处观察可行?”

时矜看着几人跟他们说了一下她刚刚跟珥瑶商量的内容。

江引等五人包括君者华主仆都点头答应,君者华此时表现的完全跟平时一样,也没有在浮生屋内那样的气势。

“不知时矜道友可否带上朝某,朝某自然也想为那些失踪的女子尽一份力”。

朝师上前抱拳对时矜说道

“如果有朝师道友帮助的话自然是极好的”

时矜含笑说着,随后便拿出她在珥瑶那儿得到的乌岑镇的地图,摆在桌子上,随后挥手招人过来部署一下分布的问题。

朝师正想往那儿走去,突然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衣袖,他不得已停了下来,回头看去发现是斯水拉住的他,他用询问的眼神看过去。

“朝师哥哥,我可不可以也跟着去,我、我不会给你添乱的”。

斯水被朝师疑惑的眼神看红了脸,不过她还是鼓起勇气说道,但是下一秒看到了朝师不赞同的眼神,她脸色一瞬间有些发白。

“我真的真的不会给你添乱的”

“朝师哥,不如就带着斯水去吧,我会保护好她的”。

济洛看到斯水失落的眼神,心里有些不好受,便帮着斯水跟朝师说着。

“你当真非得要去,我们这次抓的可是有关那失踪十几个女子的幕后黑手,而这肯定不是一人,而是一个组织,是非常危险的”。

“斯水要去,我不想再当一个没有用,只能在朝师哥哥背后躲着的人”。

斯水看到那时矜一直都在一个主导的位置,让人信服,而她只能在朝师哥哥和济洛的翅膀下像个雏鸟一样的活着,她也想像时矜那样能保护别人,可以绽放属于自己的光彩,这才是她想要的。

“如果你想去,你也要自己去让时矜道友同意,不然我也没办法”。

朝师看着面前清秀小姑娘发白但是倔强的脸,他看懂了她心中的所想,还有旁边济洛也坚持的话语,勉强应下,他总是拿这两个比他小的弟弟妹妹没有办法,不过他刚刚对时矜道友说的只是他一人,正好斯水不是想变强吗,那第一步就让她先去自己去跟时矜道友交谈。

朝师又想到斯水的变化,不由自我检讨,他们确实把斯水保护的太好了,如果有一天她独自一人的在外面一定是不行的,虽然他和济洛不可能会放她一人在外面,那万一呢,如果哪一天他和济洛真的出了什么问题,斯水一人又该怎么办。

所以他真的很欣慰斯水现在的变化,如果她这样的话,自己一个人也能很好的活下去,那他们也就不用担心她了。

“去就去,当我怕、怕她吗”

斯水完全不知道自家朝师哥哥忧愁的想了这么多,连她的以后都想到了,不过如果斯水知道朝师这么担心她,她一定会高兴的蹦起来。

不过现在对于她最难的事,便是如何向时矜提起她也要去的事情。

万一她不答应怎么办,斯水这时也在忧愁的想着,清秀的小脸都皱到了一块,斯水这时也有点犯怂,她也是很害怕时矜的,要不…就算了?斯水有点放弃的想法,突然她看到朝师往正在看地图的人堆里凑去,一阵力量突然到了她的脑子里。

那时所有人只见斯水憋红了脑袋,绷足了气往时矜眼前冲去,根据经历了斯水撞击的苏微君当事人和当时跟她站在一起的卫竹屹当事人,还有差点被波及的江引和朝师,迅速远离的吃瓜主仆君者华和浮生一一说道。

“当时我只感觉到一道重力朝我和微君师妹袭来,我们躲避不及,被撞出到了桌子外,微君被君者华真人接住,而我不幸被撞倒在地”。

苏微君在旁点了点头,这事她也要好好感谢君者华真人。

“我和朝师道友,只感觉到一阵凉风过去,看着苏微君和卫师兄的下场,幸好我们站在了一旁”。

“我和我家主子只看见一道身影窜了过来,我便带着主子迅速退到了旁边,随后只看见苏道友和卫道友连连止不住的退了出来,苏姑娘被主子接住,但很不幸的是卫道友倒在了地上,我怀疑斯水道友原先表现出来的并不是她的真实实力”。

浮生有理有据的说道

这便是事情的完完整整的经过,时矜哭笑不得的看着面前正在回复气息的斯水,又看看周围混乱的一片。

苏微君正在跟君者华道谢,卫竹屹被江引和朝师从地上拽起来,而面前的罪魁祸首还在眼带期盼的看着她。

“斯水小道友,不知道你这么激动,是所为了什么呀”。

时矜眼睛忍不住的笑意看着斯水

---------------------------

今天改了一下格式,如果效果可以的话,我就以后都用这个了。笔芯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