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师姐是个恋爱脑
听书 - 师姐是个恋爱脑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三十三章世道浇漓(二)

以雅以南 / 2020-08-31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粉影女子没有在乎自己被时矜抵住的头,还想努力往时矜的怀里冲去,时矜见状稍微一用力,把她推了出去,女子被时矜这股劲儿推得向后走了两步,停下,随后女子的一只脚还有向前走的意思,但是被时矜的眼神吓住了。

粉影女子也就是珥瑶对着时矜讪笑一声,随后坐在大厅中间的椅子上,晃着脚不敢随意对时矜动手动脚了。

“她便是这合欢派的掌门珥瑶”珥瑶没说话,时矜就替她介绍了一下。

除了君者华主仆对着珥瑶礼貌的点了一下头之外,其他江引等人纷纷向珥瑶行礼,毕竟也是一派掌门,而珥瑶除了刚刚对时矜那么的热情,像江引和君者华等人,她看见也只是感叹他们的相貌,对他们的问好也只是矜持礼貌的回了礼节。

从珥瑶进来的时候就一直跟在她后面的皓质也要做足样子,即使他见过时矜她们,但也要重新再行一次礼。

珥瑶坐在大厅的中间瘫在椅子上眼巴巴的看着时矜,像是一个单纯可爱的小女孩,不过时矜可不会被她这么无辜的样子骗了,这珥瑶每次老拿这些骗人,也没点新的花样,她已经不会上当了,她也从来没有上过当。

等所有人都坐定了,时矜拍了拍桌子,桌子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能被珥瑶听见,随后时矜又看了珥瑶一眼,珥瑶连忙转过眼去。

珥瑶突然想起他们过来的事是因为那失踪女子的事,想到大事,珥瑶瘫在椅子上的身子也微微坐直,这才终于看向大厅中央被锁灵绳绑住还在不断挣扎的余之,锁灵绳顾名思义嘛,就是可以锁住身上的灵气,虽然不能直接让这人失去灵力,但是可以让他的灵力堵塞,运转不周,丧失了行动能力。

“时矜道友,不知能否与我说仔细说一下这里头事情的来龙去脉”珥瑶因为并不知道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所以向时矜问道。

闻言,时矜便从云信修殴打皓质的时候说起,云信修听着自己如此对着那皓质道友,顿时觉得更加羞愧,一直低着头,不敢抬起来。

而珥瑶确实越听脸色越沉,到最后珥瑶的脸色冷的都快结冰了,竟然还差点杀了皓质,这皎若知道还不得要疯?!

等到时矜讲完,珥瑶对时矜道了谢以后,对身后的皓质冷声吩咐道:“皓质,你受苦了,你去外面叫几个弟子过来”。

“是,掌门”

皓质随后退了出去,再推开大厅门进来的时候,后面还跟着几个弟子,完成掌门吩咐的皓质又走到了珥瑶身后站定。

“参见掌门”进来的几个弟子行礼道。

珥瑶摆了摆手,把大体情况说了一下,“行了,你们,看见这个地上的人了吗,带到暗堂里,顺便把这件事告诉你们皎若真人一声,让她去暗堂,把这个人肚子里有多少事情,让他全给我吐出来”。

“是,掌门”

进来的弟子一想到刚刚掌门说的皓质师兄差点因为这个人丧命,都气不过,不过他们也没有审判他的资格,所以他们只能快速的将他带到暗堂,等他到了暗堂,不把他脑子榨干净,他也出不来的。

想到这里,几人心里稍稍舒服的一下,更别说等到把这件事告诉皎若真人以后了,他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余之出去以后就被蒙上了双眼,他他被摁着肩膀走着,慢慢的感觉空气越来越潮湿,灵气也越来越稀薄,余之一直镇定的脸上慢慢浮现了一些不安。

“你们要带我去哪里”越往里走,余之的心里的不安慢慢扩大,但并没有人回答他的话,只是强制的拖着他向前走。

走了不知多大一会儿,余之感觉终于停了下来,他只能空气中已经非常的潮湿闷热,但是因为锁灵绳的原因,他的五观远远没有原先有灵力的时候那么灵敏,反倒像是个凡人一样。

他感觉自己四肢分别被捆在像一个十字的架子上,随后他眼上的布被摘了下来,不过并没有对他并没有什么不同,因为摘下来他只能依稀分辨出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洞穴,其他的都是漆黑一片但以现在的他并不能看清。

突然前方漆黑处一阵脚步声响起,余之不可控制的咽了一下口水,心中慌乱,随着声音愈发的大,余之开始想挣扎着手上的绳子,眼神慢慢惊恐。

只见一个女子慢慢的从黑暗中走出来,他也是见过的就是刚刚进来时的皎若,但此时的她跟那时候完全不一样,她的面容诡谲,眼神冷寂,虽然能看见她,但是感觉她还身在黑暗中一样。

死寂的气息笼罩着余之,好像勒着他的脖子,让他不能呼吸,面前的女子在笑,可却跟那时完全不一样,他慌乱着猛烈用力的挣扎着手上的锁灵绳,可完全没有用,他一丝力气也没。

“听说你对我的皓质动了手呀”女子明明离他还有一段距离,但说出的话好像就在他的耳边,闻言,他使劲的把身子往后缩去。

皎若见此,轻声笑了一声,走上前,手放到他的胸口,声音温柔的说道:“别怕呀~”。

随后余之只感觉全身的骨头像是被打断一番,疼的他惨叫起来,皎若似是嫌弃他,堵了堵自己的耳朵。

随后余之只感觉到自己的骨头浑身的经脉都像是被活生生的扯断,随后又重组起来,不过重组起来的只有骨头,随后便一直重复这个过程,被打断重组,打断重组,直到余之半死不活的昏了过去,皎若才可惜的收回了手。

皎若还没有失去理智,她还要审他关于那失踪女子的事情,毕竟如果这件事不弄清楚的话,合欢派虽然不会倒,但还是会元气大伤,那时就容易被不轨之徒趁虚而入。

皎若看着昏迷的余之啧了一声,真是麻烦。

随后拿水泼醒了余之,拿着一张手帕垫着手把余之的脸捏起来,看着他问道:“你告诉我,那十几个失踪的女子都去哪儿了?”

“我…我不知道”被打断骨头的他已经丧失了思考能力,并没有说谎话,但是皎若并不相信他,抬起手还想再来一次,可突然像是想起什么有趣的事情又把手放了下去。

皎若把他从架子上放下来,只把他双手绑在一起,下面流着一根极长的绳子,她先把多余的绳子卷在一起,余之已经不能站立,所以皎若便把他拖着往里走去。

便走边说道:“你可真是幸运”。

余之并不知道皎若这是什么意思,只见皎若把他带到了一个巨大的坑洞面前,里面不停地传出嘶嘶的声音,他想往后退,皎若一把把他拽到前面,摁着他的头面对着面前的坑洞。

他一离近,一股腥臭味道从里面传来,他的胃翻腾着,突然后面一个用力,余之脚底一空,便被吊在洞口处,只见下面密密麻麻的都是玄蛇妖兽,每个都张着血盆大口等着新鲜的血肉落入腹中。

“还不说吗”皎若握着绳子,站在洞口说道。

“我真的…不知道,我跟他们没有…啊…”。

余之还没说完,便感觉一阵失重,是皎若放长了手中的绳子,他直接被吊在了玄蛇的上方,余之见周围的蛇都往他这涌来,心中惊惶,对着上方嘶喊道:“真的…不是我”。

皎若听见余之的声音思考了一下他话中的真实性,最后确定应该是真的,她传音叫进来一个弟子,让他向掌门禀告去,等来的弟子走了之后,皎若猛的一松手,又放了一截绳子。

余之直接落到了蛇堆里,随后慢慢被蛇缠住覆盖,又等了一会儿,皎若把余之拽了上来,他身上除了蛇缠的痕迹外没有其他的伤口,气息尚存,虽然这蛇看起来吓人,但已经被她们训练的不会咬人了,所以这个蛇窟也就是吓吓人的。

这边云信修看着余之被拖走,咬着牙,心里万分纠结,一边是他从小长大的兄弟,相当于没有血缘的弟弟,一边是他最爱的妹妹,两边都是他至亲的人可没想到有一天,他的兄弟害了他的妹妹。

可现在他并不舍余之被带走,一边想找回妹妹,一边又不想让他受伤,他的脑袋被两边拉着,疼痛难忍。

“云某拜见珥瑶掌门”他咬着牙站了出来,可是面前的珥瑶像是知道他要说什么一样,冷笑一声珥瑶身上也不是面对时矜时候的一样,身上尽显掌门风范:“云道友,你最好别把你所想说的说出来,余之他可能会跟在我们合欢派属地失踪的那十几个女子有关联,特别是你的妹妹,也是因为他的算计而失踪的,云道友当真这么善良,一点也不介意吗”。

云信修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被珥瑶接下来的话冷声喝停:“就算云道友善良不介意,他也是差点杀了我派的弟子,这其中不是还有云道友一份功劳吗,那余之不过是一个出主意的,真正动手的可是你啊,云道友,如果,你还想竖着离开我合欢派,还想救回你的妹妹,那便给我闭上你的嘴”。

站在大厅中间面对着众人的目光的云信修,脸青一阵白一阵的,本来还抬着的头又慢慢低了下去,他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儿,挪着步走了回去。

这时,皎若派来的弟子进来禀告,说了余之跟那些失踪女子并没有关系,只是针对云信修的妹妹而已。

线索断了,想到这个的珥瑶无奈的让弟子退下,本来还以为得到了线索,没想到跟事情并没有什么关系,又想到因为这件跟她们并不相关,却不得不去查证的事情,还有这些天门派弟子不断因为这些事情被打伤。

珥瑶头痛的抚住额头,她真的也都怀疑自己了,是不是因为她们是合欢派所以外面的那些人无论什么名头都要按在她们的头上,珥瑶眼神茫然,是不是真的是她们错了。

珥瑶正想着,头上突然感觉到一个重力,她吃痛一声,捂着头愤怒着想要看看是谁打了她,结果是时矜。

“你打我做什么”珥瑶本来就心情不好,见时矜还打她更委屈了。

时矜叹了口气,摸了摸珥瑶的头,用别人听不见的声音跟她说道:“不是你的错,也不是合欢派的错”。

珥瑶听到这话,眼睛眨都不眨认真的看着时矜,想求一个答案。

“是那幕后黑手的错,是这…世道的错,所以不要多想”。

--------------------------------*

也是绝望,不过也要加油呀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