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师姐是个恋爱脑
听书 - 师姐是个恋爱脑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十九章失踪女子

以雅以南 / 2020-08-26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时矜一转眼就看到旁边苏微君失落的眼神,不由心中一笑,又杵着脑袋看了看江引,觉得他们果然还都是小孩子呢。

“微君呀~”时矜拖着声音说道

“嗯…嗯?”正在定着神看着江引思考人生的苏微君听到时矜的和平时与众不同的声音,猛然抬起她的头,渐渐回神。

苏微君用那张精致的小脸看看向时矜,微微歪着头问道:“时矜师姐怎么了?有事吗?”

时矜看着苏微君白嫩的脸,一下没说话,心中感叹,做一个师姐也挺好的,有那么多可爱的师弟师妹们在身边,她不满足嘛,每天都是充满着幸福感,看着这些小崽子们在手下挣扎不不是…快乐成长,她就算累点苦点也没关系的,这边时矜还在喜滋滋的暗自想着。

后来一抬眼,就看见微君师妹还在疑惑的看着自己,时矜瞬间直起自己刚刚弯着的腰,手握拳头抵着嘴装作咳嗽了一声,随后一本正经道:“微君师妹不用太过失落,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机缘,自己的理解,顿悟不是什么随随便便就能发生的事情,每个人变得更强都是因为自己努力的原因”。

苏微君听了时矜的话,脑袋如醍醐灌顶一般,确实她不应该着急的,就如师姐说的话一样,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思考事情的角度也不一样,她这么着急可能还会起到反作用,无论拥有什么更好的天赋,修炼方法,武器,在所有一切的基础上都是需要自己努力修炼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

苏微君想通以后,眼神感激的看向时矜,“多谢时矜师姐”,时矜表示这些都不值一提,不过面上还是淡定的接受了自家微君小师妹的道谢。

卫竹屹听到自家时矜师姐终于也能说出了顿悟不是随随便便的事情这种话,他顿觉师姐好像是变了不少,特别是在新弟子招收之后,也是在带江引和苏微君回来以后变了不少。

原来最初的时候时矜师姐清冷,犹如月下积雪一般,他那时候也只是新入门的真传每次师姐面无表情的路过他的身边,他都不敢说话,在加上她也时常闭关修炼,所以他们之间相处的时间并不多,直到各个门派大比的时候,师姐跟他们一接触,他才知道师姐跟他想的不一样。

但那时的时矜师姐也跟现在是不一样的,那时的师姐像是只是单纯的担起做师姐的义务,但现在她好像是真的在喜欢做这件事,而他忍不住对江引明朝暗讽的原因也是因为师姐对待江引和那时对待他们完全不一样。

他们那时候,谁不听话还有说了几遍都听不明白的,时矜师姐就已经会不耐烦了,顶多跟他们简单说一下,时不时就棍棒教育,让他们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因为她奉行的就是弟子是要野蛮生长的,但是她现在明显的容忍度都大了,卫竹屹想着心里还是忍不住酸酸的。

他看着时矜面目慈祥的等着江引二人吃着饭的时候,就能想到他们那时候的时矜师姐教育他们时候的冷漠无情。

他自是十分仰慕时矜的,所以他才会装出那种什么都知道,成熟稳重,一副清风明月的样子,等着时矜师姐高看他一眼,谁知道…卫竹屹想到这,忍不住暗自动了动嘴,嘟嘟囔囔了几句自己也听不清的话。

时矜注意到旁边突然有着奇怪行为的卫竹屹,看了他一眼,默默地里他坐了远些,这个卫师弟以前看着还挺正常着,怎么从下山以后怎么感觉就傻傻的呢。

君者华在旁边同样托着下巴看着时矜等四人之间一系列的互动,心中好笑,他好像太久没有出来了,外面竟然多了那么多这么有趣的人,也没想到在外面这么多年没有出来,天灵根竟然也出现的这么频繁。

想他那时候,天灵根虽然有也不是那么多的,而他现在面前就出现了三个,而且其中两个竟然是从凡人界上来的,秾仟也正好出世,可真是巧。

时矜不知道她身旁的这些人心里想的都是在想着些什么,她一直在盯着江引,她师弟可是第一次顿悟,可要好好看着他,不能让别人打扰了他。

时矜这样刚想完,就突然远处传来一些吵吵嚷嚷的声音,还有一些急促的脚步声,随着这些声音逐渐逼近和放大,一声巨响,一道人影从时矜的身后经过倒飞出去,随后被带起一阵风吹动时矜的头发,伴随着空气带着残留的灵力波动,那个人随后狠狠地被砸到桌子上,桌子顿时四分五裂。

随着这个人的降落,整个客栈的气氛随之改变,大部分人都随之付钱离开,只有少部分人还在安然的坐在那里喝茶,时矜她们自然也想要离开会房间,能不多事就不多事,可是架不住江引还在顿悟中没有一点醒过来的迹象。

空气中被桌子砸出飘荡的灰尘渐渐落下,那个被砸到桌子里的人也扶着旁边的桌子慢慢的站了起来,是一个合欢派的男弟子。

随后门口走进来了六个人,其中领头的两个男人人的中一个长相俊朗就是面容阴狠破坏他的这种俊郎,另一个长相狡猾,二人后面跟着四个侍卫。

那合欢派弟子见他们进来咳嗽了两声,即使受伤声音也依然带着缠倦,“不知皓质如何惹了两位道友,道友要这样对我”原来这位合欢派男修叫皓质,那边仅剩下的两桌人暗暗听着,其中便有时矜一桌,而另一桌上则坐着两男一女。

那面容阴狠的男子闻言又是一到灵力攻击朝着皓质过去,皓质躲不过去,想抵挡住攻击,但是他只有金丹二层而且还受伤了,并抵不过那男子金丹圆满的一击,皓质又被打翻在地,吐出一口鲜血。

时矜怕他们影响到江引,给江引周围布置了一个隔绝阵法,随后随众人安心的看着面前。

那边,将皓质打翻在地的那男子,抽出他的武器,那是一把刀,他随后高举起那把刀对着已经毫无反抗能力的皓质砍了下去,时矜看到此幕眯了眯眼,正准备抬手阻止,随后余光注意到对面同样留下来的那一桌的动静,便放下了手。

只见在那刀已经快落到皓质身上的时候,那边桌子上其中一个穿着蓝衣的青年手快速的甩出一道银影,拿刀的男子只感觉一道不可抵抗的重力击到了自己的刀上,他使劲握住自己的刀但是那道看不清的银影还在刀上转着,随后再也控制不住他的手脱离了刀,刀被击到远处,插在了墙上。

那银影在打飞之后又向回飞去,“是谁?!”那男子惊异地随着银影的去处看去,只见那银影回到那蓝衣青年的手上方停住,其他人才看清他的武器,原来是一把小刀,只不过细看,那把小刀上还刻着精密的符文,不过在时矜和君者华看来也只是一把不错的武器。

那阴狠男人身后的属下把他的刀拔了回来,放到他的手上,那男人随即紧紧握住,拿着刀指着拿着小刀的那蓝衣青年。

只见那蓝衣青年收回小刀,看着阴狠男人紧握着刀的手,脸上带着微笑说道:“在下朝师,只不过是一名籍籍无名的散修,见道友没有说清与这位皓质道友之间的事情来由,便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的动手杀人,这样的行为可不好吧”。

那边逃过一劫的皓质见终于有人帮他,努力挣扎着从地上起身,狼狈地说道:“我跟本不知跟他有何恩怨,我根本就不认识他”。

朝师直视地上的皓质,见他眼中没有什么躲躲闪闪,坦然的望向自己,看着不像是说着谎话的。

“这位皓质道友说他并不认识你,不知你为何要攻击他”。

那边男子刚反应过来,一听到朝师问的问题还有皓质说的话,顿时怒不可遏,拿起刀便要像皓质砍去。

“你还敢说,我妹妹呢,你把我妹妹弄哪去了?!”

他身后的狡猾男子听见他说这句话脸色一变

时矜她们还有朝师都察觉到了了,不过没有说什么,暂时先放放他,现在只听这阴狠男子能说出什么。

底下的皓质听到男人愤怒的话一片茫然,“你妹妹?你妹妹是谁,我怎么能认识”。

阴狠男人听见皓质否认了认识他妹妹的这件事气的眼都红了,想往前冲,又碍于前面站着的朝师。

“云髻,我妹妹叫云髻,我都问了有人看见你原来在街上拉扯我的妹妹,你还敢说不认识她”。

“我是认识云髻姑娘,不过我们之间也只说过几句话而已,她…她不见了?”皓质想到男人问他刚刚把他妹妹弄到哪去了的意思就是云髻姑娘不见了吗?

随后皓质的脸色也越来越严肃,他问道那男人“你是云髻的哥哥?你可知她何时消失的,不瞒你说,近期几天在合欢派属地失踪的女子已经有十几个了,我们还在调查中”。

朝师听到这话,脸色认真了起来,那边一直注意着的时矜他们对视一眼也纷纷直起身。

皓质还在向那男子解释着,可那男子红着眼根本听不进去,一心只认为皓质就是掳走他妹妹的罪魁祸首。

皓质无奈,朝师他们也暂时找不到办法,这时,那边卫竹屹觉得这种场面真的只能自家师姐出场,正想着果然苏微君敲了敲时矜师姐,时矜看着也差不多了便往那儿走去。

时矜走到那男人的旁边,摁住他,在男人觉得自己挣扎不了看着时矜眼神满是惊恐的同时,时矜手起手落,将男子打晕了过去。

-----------------------

爱你们,笔芯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