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师姐是个恋爱脑
听书 - 师姐是个恋爱脑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十五章你的爱真让人恶心

以雅以南 / 2020-08-26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你的事情等我们回去再解决”。

“知道了,师姐”该逃的还是逃不过呀。

时矜随后从储物袋里拿出清宴交给阙越,看向地上幽兰放空的双眼,“快点解决完,我们也该回去了,你不在的时候师门新收了弟子,按我过来的时间算也应该分山头了,别浪费时间”。

阙越接过清宴轻轻抚上剑身,眼里情绪复杂,随后应答了时矜的话,转头厌恨地看向地上倒着已经没有反抗能力的幽兰,幽兰感到阙越看向她的视线,也慢慢抬起头,跟阙越对视,却看见阙越那眼神,不由心中可笑,没想到自己对他那么好,到最后竟落得这样的下场。

阙越如果知道幽兰心里的所想,肯定会感到十分恶心幽兰的执迷不悟。

阙越随即向幽兰挥起剑,幽兰只见剑光乍起,本来娇媚的脸上满是狼狈悲切喊道:“阙越,我是真的爱你啊”。

阙越闻言,眼神冷漠,手里的清宴毫不犹豫的砍下去,划破幽兰的喉咙,在幽兰最后一丝生息消失之前,只听见阙越如冰的声音,“你杀我门下师弟,害了不知多少无辜之人的性命,做尽伤天害理天地不容之事,你这样的人口中的爱,真让人感到憎恶。”

解决完一切事情,阙越踩了踩脚下的禁制,“师姐,这禁制怎么办,不能让它一直存在在这,如果有居心不良的人利用这个禁制,这里也可能再变成第二个修士的葬地”。

羽涅听到阙越的话也开始推演这个禁制,争取把它破除。

“不用这么麻烦”时矜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她向阙越伸手要借他的清宴一用。

“啊?”阙越看着时矜的手不自觉将清宴握紧。

时矜见阙越还没给她,又往前伸了伸,阙越还没动静,她往阙越那儿看去,只见阙越用无辜的眼神看着她,手里依然紧握着清宴。

时矜气笑,上去踢了阙越小腿肚子一下,“快点”阙越才满面肉疼的把清宴给了时矜。

“师姐,你对我的清宴好点,它还没修呢”。

时矜把清宴掷入地面里,注入灵力用力转动了一下,咔嚓一声,禁制应声而破。

解决完禁制的时矜把清宴扔到阙越怀里,“走吧”转身先行出去。

时矜在前面带路,关清漪跟在她后面,最后面是羽涅和流风搀扶着阙越,返回的路上依旧那么多残肢,时矜和羽涅来时便见过了,没有什么反应,但是另外三人都是晕着被带进来的,见到这些修士残肢,惊讶之余庆幸把那魔头斩灭,不然还不知道会不会发生更多惨绝人寰的事情。

关清漪从阙越喊出那句师姐的时候,脑袋就放空了,直到闻到血腥味才反应过来,乍一看见这些遍地的残肢,她废了好大力气才没让自己吐出来。

接着又想到面前的卫姐姐竟然是阙越哥哥的师姐,那她原来一直都是误解了,确实,卫姐姐没有亲口说过她是阙越哥哥的道侣,一切都是她自己的猜想,想到这,关清漪脸上绯红,有点不好意思,怪不得卫姐姐这么厉害。

在山洞里不知岁月,按时矜所算应该有两天之余,回去因为师弟不便行动,应该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在进入太虚秘境前到达绰绰有余,只不过应该赶不上新收的弟子分山头了,不知江引怎么样了,一个月后应该筑基了吧。

出了山洞,看到久违的光亮,众人不由生出一些好像在这里待了很久的感觉。

身后,洞穴深处,幽兰倒下的尸体里,慢慢窜出一缕黑气化成幽兰的模样,它先冒了一个头,确定时矜等人已经离开,便想快速的逃走,去跟魔尊大人汇报,而阙越等她恢复回来,在把他给抢回来,他到底只能是她的。

没想到,在她刚刚出了身体,感到一丝炙热从心口传遍全身,随即黑气上冒出金火,一声惨叫消失在空间里,随后金火消失洞中只留下一地的尸体。

羽涅像是听到了什么,又仔细感受了一下,并没有发现什么,随后转过身去,他没看到他身后面色如常的时矜手上一缕金红色的光消逝。

羽涅出了洞口,又恢复了那清风霁月的表情向时矜温声道:“这次还是多亏了时矜道友,不然我们可就麻烦了”。

“不敢当,如果没有羽涅真人我还不知道何时才能找到我师弟”时矜也客气道。

羽涅觉得这时矜还真是每次他客气一句,就非要还回来,整得他也不知道接着该说什么好。

看到师父跟卫…时姐姐说完话,她慢慢走到时矜面前,看着时矜的脸,“时姐姐,你能让我看看你的脸吗”关清漪说完怕时矜没有理解又补充了一句,“真正的脸”。

关清漪说完感觉自己脸发烫,她知道自己的脸又红了,她总是这么不争气,突然,只听面前的女子温润的声音传来。

“好啊”时矜撤了自己的易容,看着面前看着她的关清漪脸越来越红,太可爱了,感叹之余拍了拍关清漪的头,“我们先走了,改天让你师父带你来我们太虚派玩”。

时矜转头看向羽涅笑道:“太虚派今年也收了几个不错的弟子,有空可以一起切磋切磋,再过不了一年石磐秘境也会打开,三年后还有门派大比,羽涅真人,可要让你的小徒弟加油啊”。

时矜说完不等回答和阙越一起将剑放到胸前颔首向羽涅行了一礼,随后对流风和关清漪表示再见,时矜便带着阙越踏上剑慢慢的向太虚派的方向飞去。

只留下羽涅三人,随后流风也怔着脸向羽涅告别,他是在时矜在洞里释放剑意的时候察觉了一点,后来在看到却邪的时候,他就知道了,虽然时矜易着容,但是却邪他绝对不会看错,他忘不了时矜和却邪。

因为在前一次门派大比时,他还是只能在项阳剑派里默默观看时,她已经执着却邪在战台上绽放光芒,他永远也忘不了时矜所向披靡的身影,不过还有三年便是门派大比了,他这次一定会让时矜记住他,流风的眼中燃起战意。

流风向羽涅行礼后,也御剑离去。

最后,山洞口只留师徒二人面面相觑,关清漪还在想着阙越和时矜,便被自家师父敲了敲头,“走吧,回去为师会督促你修炼的”。

五人走后不久,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看不见面容的人出现在洞口,他走进去仔细查看,最后在一个洞穴发现了幽兰的尸体。

“果然是死了,到底是谁杀的?”那人又把手从幽兰的尸体上挥过,像是探查什么。

“连神识都没留下,没用的废物”话音落下,那人便消失在原地,幽兰的尸体在他走后也慢慢变成了粉末随风而逝。

一月后

时矜和阙越终于回到了太虚派,而此时的太虚派新弟子分山头的已经进行到了尾声。

时矜和阙越赶到主峰的时候便只看到各个弟子已经站到真人的身后了。

师父后面站的果然是江引,他终究还是进了剑山,当了剑修,也不愧是天灵根,跟她猜想的一样,他的修为已经筑基二层了。

因为掌门还在讲话,时矜和阙越到了以后,便没有先走出去,就在暗处看着。

今年,剑山不过多了一人,便是江引,而苏微君是丹山那边空青真人门下,器山辛夷真人的于星言,阵法山解耄真人的于斯年,兽山白敛真人的郁晨,竟然这么巧五人不仅各有天赋还都是各个山头的真传。

随后她又想起魔族的出世,天道对江引的做法还有于斯年身上的血脉封印,时矜眼神深沉,不知道天道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如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而且…她真的还不够强。

又听了一会,掌门终于停下了,他们才从暗处走出来,石南真人自然是第一个发现自家弟子的,他看着自家二徒弟身上沧桑成熟了不少的气质,还有并没有跟他们一起回来的同门弟子,便也清楚出了什么事。

时矜二人举剑颔首对掌门和真人行礼,这时凌泉掌门他们也看见了阙越也意识到了他的变化,瞳孔一缩,眼中满是悲然。

江引看到时矜回来的时候,心里有些喜悦,毕竟已经一个月有余没有见到了,后来又看见她后面站着一个俊美冷静的青年,只不过有点颓废,这应该就是他第二个阙越师兄了。

掌门随即安排各卫竹屹等真传,把各个新进山头的弟子安排好住处,江引则还是由言东负责带回剑山。

随后便带着时矜和阙越往大厅里走去,江引他们也知是有事汇报,男子没有多大感觉,但苏微君觉得有一点点失落,不过她习惯了没有表情,其他人也没看出来什么。

凌泉掌门和各位真人带着时矜和阙越进入大厅以后,椅子还没坐稳,就听见后面扑通一声,回头一看,就见阙越跪到地上。

“怎么?到底发生了何事,除了你剩下的弟子呢”

阙越再也忍不住,红着眼声音嘶哑的说出因为他的疏忽,遇到魔族,弟子们全部遇害他也被带走关起来的过程,边说着,又有气息不稳的征兆,时矜又往他嘴里塞了颗丹药,让其他弟子先把他带到剑山他的小屋里休息。

凌泉掌门和其他真人看到这样怎么还不会知道他这是有心魔的征兆,可是到底是怎么回事?

-----------------------------------

写到吐魂~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