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师姐是个恋爱脑
听书 - 师姐是个恋爱脑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十章清宴

以雅以南 / 2020-08-17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你们要这把剑有何用,它不过是一把残剑”他们要清宴有什么用,除非他们也见过阙越?

羽涅见状心底轻松一口气,听这女修说的她不过也是看这把剑虽然有裂痕不过清光流动,甚是美丽才会买下它,这样倒是轻松多,他并没有注意到时矜眼神中的刺探。

“这位…女道友?不知如何称呼”。

“唤我卫矜就可以”女孩子在外面还是要保护好自己。

“我这有比卫道友手中更流华更甚的剑,不知卫道友可否与羽某交换”。

旁边的店主肠子都悔青了,本来在羽涅对时矜提出意见的时候,他就后悔把这把剑卖给时矜了,如果要是直接把这把剑卖给那男修的话,他那一千灵石不就轻轻松松到手了嘛,也不至于现在他们竟然还在他的店里交易。

谁知道就那一把捡来的破剑这么抢手,如果那位男修来的在早一会儿,他也不至于十块灵石砸到那抠门儿的手里。

那边,听到羽涅的条件,时矜确定这三人肯定和她师弟是有接触的,看起来交情不浅,归一门和项阳剑派的人还是信得过的,不过…

“抱歉了,这位羽道友,我还是比较喜欢这把剑,这把剑更合我的眼缘”时矜对着羽涅三人的方向举了举手中的清宴,嘴角微微上扬。

笑话,就算认识也不能把清宴给他们,这算什么,不过倒是可以一起行动。

时矜对他们示意完之后,转身对还在怀疑人生的店主问道:“你这把剑是从那里得到的”。

那边也没想到这女修竟然不同意交换,疑惑间便听到时矜这突然问的一句话,如果她不认识这剑,只是单纯觉得它好看,怎么会还要询问这把剑的出处。

唯一的答案便是她知道这把剑,也认识它的主人,而且目的和他们一样,也是来寻找清宴的主人的,羽涅眼神冷肃,上下打量时矜。

没错,他们也是来寻找阙越的,他们在这次五行山外偶然遇到,他是带着新弟子关清漪前来历练,后来又遇上了项阳剑派的弟子流风也就是背着重剑的男子,阙越是他们在五行山里遇到的,他是带着门中弟子来做任务,因为本来就是相识的,便一起行动。

五行山里危险重重,虽然他修为高但是他们也是互相帮助结下了不浅的情谊,没想到因为夜里的一次异动,阙越带着弟子起身出去探寻,便像是消失了一样,从此便没了下落,只在附近找到打斗的痕迹和迷神药的残留,迷神药只对金丹期以下的有作用,吸入灵力全无。

他们也只能借助这些痕迹一点一点的寻找他们可是寻找了半个月还是没有任何别的线索,他们只能来到五行山外在看看有没有别的线索,意外之喜就是寻着了阙越的清宴,不过它现在在时矜的手上。

那背着重剑的男修也就是流风听到时矜这一句话“你…”。

还没来得及开口,便被羽涅拦住,流风回头看向羽涅,只见羽涅看向正和店主说话的时矜的方向对他摇了摇头,表示还不是时候。

羽涅和流风旁边的那个小姑娘关清漪眼睛担忧的盯着那把清宴,她知道那是阙越哥哥的剑,清宴,她原来还不怎么喜欢这把剑,因为在阙越哥哥的眼里清宴就是最重要了,可是现在它有裂痕了,阙越哥哥肯定特别难过。

她帮不上忙,她现在只能紧紧的抓住师父的袖口,她太弱了,关清漪眼神黯然。

时矜向店主问这把剑的来处,得知是他在五行山捡来,便准备向外走去。

不出时矜所料,在她走了两步之后,羽涅便出声拦住了她,时矜回头。

“这位道友还有什么事情?”

“我们三人也对这把剑的来处有些好奇,不知可否和卫道友一同前往?”羽涅语气温润。

“自然,求之不得,有三位道友在我身边,我自然放心”时矜微笑看着羽涅,羽涅感觉面前女子普通的面貌一瞬间生动起来,绝代风华。

“那便…出发吧?”

“走吧,五行山”。

四人便向五行山走去,风吹动时矜的头发,遮挡住她的眼睛,她伸手拂开,眼前一片光明。

“不知三位如何称呼?”

“在下羽涅,这位是我的徒弟关清漪,那是流风”。

时矜把眼光从羽涅身上转到流风,最后转向一直抓着羽涅袖口的关清漪。

感知到时矜的目光,小丫头像是被烫了一下,又往羽涅身后躲了躲,耳朵一下子发红起来。

时矜觉得这小姑娘的反应着实有趣,她看向羽涅问道:“你这小徒弟多大了?”看着像十五十六岁的。

“清漪今年十五”。

“还是个孩子,资质如何,从何时开始修炼的?”

“一品灵根,一月前开始修炼的”。

“不错不错”

一路上,两人便一直在聊怎么培养徒弟的事情,关清漪也不知道这话题怎么就从扯到她身上又扯到培养徒弟的上面。

流风面上严肃认真,心里迷茫,这不是来救阙越的嘛,怎么还聊起来了,刚刚还使眼色让他注意着点卫矜呢,这怎么自己就聊上了。

到了五行山下,那店主说是在一处悬崖下的大树下找到的,旁边还有一个像是狼一样的石头,非常显眼,确实时矜一下就看到了那块石头,她走过去,站到店主所说捡到清宴的地方,随后向四周仔细看去。

那边的羽涅正说着意犹未尽,丝毫没有发现时矜已经走到剑的位置,还是关清漪拽了拽他的袖子,才把他拽过来神。

羽涅冷静了一下,向着时矜方向走去。

“卫道友,还没有过问你,为何要寻找这剑的来处”。

时矜像是没有发觉羽涅的刺探,低着头回道:“自然是来寻这剑的主人”。

关清漪一听时矜说出了这话,忍不住从羽涅背后探出头:“你也认识阙越哥哥?!”

羽涅想阻止关清漪已经晚了,已经说出了口,她也怀疑他们和阙越认识,所以故意这么说的,不然他们怎么知道这剑的主人就是阙越的。

果然,时矜听到关清漪的话抬起头,目光淡淡的看着他们似笑非笑,用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看着他们。

“你们也认识阙越,既然这样,那不妨跟我说说你们的故事”。话是这么说着,手上却握起清宴的剑柄,而清宴虽然出了裂痕,但也开始剧烈反应起来。

羽涅看清宴在她的手上这么温顺还听从她的命令,也可以看出来面前的卫道友也是和阙越认识的,而且比他们感情更深,二人是道侣?那也是,怪不得她不肯把清宴给他们,但也没听说剑山阙越结了道侣了,想着,羽涅也把他们师徒和流风,阙越的相遇的过程直到阙越消失之后的事情一一向时矜道来。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卫道友你不要太过担心阙越,他一定会平安无事的”羽涅还是把时矜和阙越当成了道侣。

时矜听到羽涅后来说的话怪怪的,但也挑不出什么不对,她松开握着清宴的手。

“原来是这样,抱歉三位是卫某关心则乱,错怪你们了”

流风本来也怀疑她是阙越的道侣,又听到时矜这句话,几乎确认了。

而旁边的关清漪眼睛酸涩,慢慢红了起来,她没想到阙越哥哥有了道侣,还是一个长相一般的女子,她一点也不像,可是清宴对她那么喜欢,她本来也想成为阙越哥哥的道侣的。

时矜完全不知道对面这三个人想的什么,要是她知道了,天可怜见,她不过只是担心师弟,而且清宴也是从剑阁里出来的,也经常和师弟打架,可不亲近嘛,不过现在的时矜无从得知,也不知道三个人产生的误会这么大。

时矜站在那儿,突然眼睛停在一处,走过去,发现是一处带着血的土,往后招招手示意羽涅他们过来看,随后直起身看向悬崖顶上。

“我们应该上去看看了”。

羽涅三人也看到了血迹,明白在上面也应该有些别的,不过不知道是他们在上面打斗,还是有人把带血的清宴扔了下来。

时矜拍拍手上的土,直接从底下向上飞去,羽涅带着关清漪,还有流风紧随其后。

羽涅感叹,没想到卫道友不过元婴期,御空飞行就这么熟练,真是后生可畏,也不愧是阙越的道侣。

时矜在易容的时候便把修为压制到元婴,以防万一,也是不知道为啥羽涅能误会成这样。

崖顶,到处都是灌草丛,但是并没有发现什么关于阙越的线索。

“看来他们是从这里把阙越的剑扔下去的,那应该就在这不远处吧”流风沉着语气说道。

往前走去,羽涅在前面清理障碍,时矜等人便在后面跟着。

“师父,那是什么?”

关清漪突然看到了什么,像右前方指去,是一棵树,关清漪指的是树后面漏出一抹布料,走近看才发现树后靠着一个昏迷的女人。

关清漪连忙上去,晃了晃她,那女人才好似幽幽转醒,睁开眼略过关清漪和时矜直直看向队伍里的另外两个男人。

“这位姑娘你没事吧”关清漪还在关心那个女人。

“你们可是来找阙越公子的,他为了救我…”女人哭道,接下来就是这昏迷女子简述了阙越昏迷那天晚上,为了救她,然后被受伤被抓走了,剑也没了。

时矜一脸不可言喻的表情看着面前一个认真编,一个认真听的两个人。

嘴抽了一下,看向其他两人也是和她一样的表情看着面前,只有关清漪还在认真的听着这女人的话,心里对阙越表示担忧。

这女子也假的太明显了,时矜等三人在这干看着对这女子没有点表示也有点不太好。

------------------------------

又是一章啦,加油呀,也祝看到这的小可爱都越来越优秀。(*^▽^*)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