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师姐是个恋爱脑
听书 - 师姐是个恋爱脑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十九章阙越出事

以雅以南 / 2020-08-11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江引并不明白时矜是怎样想的,可能只是顺手给了他后来又想到苏微君也同样没有,便又去言东那里借了一个,江引想到这些一时有些恍惚。

时矜接下来的打断了他的思绪:“你们现在也是练气阶段了,之后我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你们分山头的时候我可能会不在场,太虚派有一个太虚秘境,它会在两个月后开启,希望到那时你们已经筑基,到那时我会回来,在秘境出口期候你们的大放异彩”女子温润清越的声音在二人耳边游荡。

江引看着面前带着柔和笑意的清丽女子,一点一点的在跟他们嘱咐着接下来的事情,心不知道为什么动了一下,想说什么,却又按捺了下来。

旁边的时矜和苏微君并没有察觉到江引这一细小动作,时矜还在跟他们说着一些门派中要注意的事情,因为他们并不像于斯年他们一样,于斯年他们都是在家里长辈耳濡目染中长大的,对修士界甚是熟悉的,但是江引和苏微君不一样,他们对于这修士界的了解一片空白。

“如果有什么问题,你们可以问于斯年和郁晨他们,如果有他们不知道的,便问言东和长吟他们,卫竹屹他们也可以,只不过可能你们接触会有点少,不过等到学习阵法丹药的时候应该会见到他们。”

“你要去哪?什么时候回来?”为什么要对他们说的这么多?苏微君突然抬起头问道,眼睛红红的。

时矜看到一直不说话的江引和眼睛微红的苏微君,恍然,原来是她刚刚说那么多把他们吓着了,她失笑道:“你们想什么呢,你们阙越师兄已经很久没有回来了,我是去找他的”。

时矜笑着摸了摸苏微君的头,心里欣慰:“放心吧,我们会在你们进太虚秘境前回来的”。

江引和苏微君也知道他们想多了,微微放下心,苏微君更是轻呼出了一口气。

时矜见状一时哭笑不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把放在苏微君头上的手动了动,又狠狠地揉了一下,把苏微君精致的发髻都揉乱了。

“好了,休沐也要努力修炼,不能止步于此,修行之路漫漫其修远,不能懈怠,明白了吗”时矜一脸正经的说道,完全看不出刚才的模样。

“明白”他也不可能懈怠,他的一切都在那个漫长的夜里消失殆尽,只不过现在的他不会知道,后来会有一个人披荆斩棘,然后成为他新的一切。

现在在修士界还略显青涩的江引,在太虚派正踏出一条属于他自己的道路。

“嗯,明白”

“好了,回去吧”时矜挥挥小手。ヽ(;▽;)ノ

等到江引和苏微君离开之后,时矜收到石南真人的传音,里面传出师父冷肃凝重的声音,让她速来。

时矜不敢耽搁,便加快速度的去往师父那里,来到师父的屋子前,推门往里进去,只见师父坐在桌前,桌前立着一块玉牌,发着微弱的光。

那是每个弟子都会留在门派的神识玉牌,当该人陨落的时候玉牌上的光也就是该人的神识便会熄灭。

而此时这块玉牌上的光已经非常微弱了,只见上面刻着阙越二字。

“阙越出事了?!”时矜看着桌上的玉牌,眼神冷沉。

“嗯,今天为师看的时候,发现这光突然就微弱了,想要重建神识联系,却发现神识也完全没有联系,不知是距离太远还是他们现在正在一处禁制里,无法联系外面”。

石南真人凝重着面容说道

“那我现在马上出发去五行山那边,等到五行山以后我在试试能不能跟阙越的神识联系上”。

时矜没想到前两天还在担心的事情,突然就发生了。

“也好,那你现在就出发吧,我把阙越的一丝神识分出来”石南真人说道,他把阙越的神识从玉牌中抽取一小部分到另一个玉牌中,交给了时矜。

石南真人看着时矜准备出发的样子叹了一口气,作为师姐,她好像一直以来承受了很多,他也不想她这么累,一直不断的修炼闭关,出去历练,然后去除魔,还要看顾师弟。

因为是师姐的原因,她总是觉得自己还不够强大,他作为师父看在眼里,心里也总是酸楚,她那时也是个女娃娃,也是生来就应该受宠的小师妹,就是因为天赋,担起了这个责任。

如今阙越这事复杂,生命危在旦夕,时矜的能力自然她去是最好的,可他也真的想让她休息一下呀,虽然是修行之人,她好像一直没有为自己考虑。

“矜矜,等你带阙越回来以后,便就休息一下吧,你已经很强了”石南真人盯着时矜往外走的脚步说道。

只见那人的脚步停了一瞬,轻笑一声随后继续向前走去,只留余声消逝在风中。

“知道了师父,我会很快便回来的,你老人家无须担心”。

“嘿,这臭丫头,为师我可比你多活几百年,就算修为没你高,为师这阅历不知比你多了多少”。

石南真人看着不肖子孙时矜的背影气笑了,得嘞,徒儿又出去了,他去找老祖下棋去,拿着徒儿的宝贝,高兴。

时矜交代了一下其他事务,便向阙越所消失的五行山出发。

她自己速度自然很快,元婴之后瞬行千里,直接到了五行山下的一个小镇,为了避免麻烦,她拿易容丹把自己隐成一个普通的散修,因为她的样貌毕竟太过显眼。

五行山是五行门的所在地,这小镇也自然是五行门下的镇子,进到小镇后,她发现这里的人和她们山下并不一样,这里的人有的眼神麻木,有的狡猾戾气,到不像一个普通镇子的景象。

她向前走着,完全没有在意周围那些恶意贪婪的眼神,路过一家店的时候,时矜突然停了下来,直直的看向店里摆放的一样东西,那是一把剑。

眼中冷沉,随后走进店内,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佯似低头端详,抬起头看向店主:“你帮我把这个拿出来看看”随后指了指这把泛着青光但是却有了一点裂痕的剑。

店主是一个长相看似老实的男人,他从时矜走进来的时候便一直看着她,本来以为是个大客户,没想到一眼就相中了这把剑,又闻时矜唤他,撇了撇嘴,走了过去。

“哎呦,这位阁下您眼光真好,这可是我们店里最好的一把剑,这可是我刚收过来的,我一眼就看中了它,只不过就是有点裂痕,所以我才把它放到外面卖,要不您就不一定在这能看见它了”。

“是吗?”时矜似笑非笑“那就要了它吧”。

这把剑她可是非常眼熟,这是她阙越师弟的剑清宴,没想到人失踪了剑竟然也流落出来了,而且还有了裂痕,却不知阙越现在怎么样了,时矜眼神暗了暗。

“店主,这把剑多少灵石”。

店主见时矜有意要这把残剑,顿时喜不自禁,这把剑是他拾来的,本来远处看是把好剑,没想到走到近处,是一副残剑,不过也有人要这些作为熔剑的材料的,他便拿了回来。

但一直没有人相中,就算有人相中也因为这把剑的裂痕望而却步,他本来都后悔了,没想到今天就来了个冤大头。

“嘿嘿,阁下别看它有裂痕,有人啊还专门买这种残剑,回去熔剑,所以就一千灵石给您吧”。

“一千?”时矜看着面前店主贪得无厌的嘴脸,而且如果她再来晚一点,清宴说不定就被别人拿去熔剑了。

“十块灵石,我看你这剑也是好多天都卖不出去了吧,我就是看它好看一点才对这把剑有点兴趣,我觉得十块灵石你也赚了吧”。

听见时矜的话,店主傻眼,他没想到这也是个狠人。

“阁下这可就说笑了,要不,一百灵石,一百灵石就给您了”店主还想坚持坚持。

“十块灵石就是十块灵石,不然您这可就砸手里了”店主气急,本来以为是一个大客户冤大头,没想到是个穷光蛋。

店主咬咬牙,算了,十块灵石就十块吧总比没有好,反正这剑也是拾来的,十块也算赚了。

“行吧行吧十块就十块吧”。

时矜把灵石放到桌子上,拿起剑准备走人,只见有只手拦住了她。

“道友,请留步”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

她抬眼看,面前拦住她出声的是一名清隽男修,分神修为,一身蓝衣,衣服上袖口处绣着类似一个太极的图案,狭长的凤眼中透露出一丝探究,打量着她。

他身后还站着的两个人,一个是长相粗狂的男修,元婴修为,身后背着一把重剑,而另一个是一个女修,不过练气圆满,穿着和那清隽男修一样的服饰,不过十五六岁模样,脸圆圆的甚是可爱,他们两个应当是师徒或者师侄关系。

她看他们有些眼熟,好像在原来的门派大比上见过,类似太极图案的是归一门,背着重剑的应该是项阳剑派。

不过拦着她作甚“你们拦着我有何事?”

“不知道友可否把手中的剑让羽某看一眼”是那清隽男修,不过他们看清宴做什么。

时矜依然握着清宴,并没有想要给他们看的意思,那男修也就是羽涅,又仔细看了一眼,确认之后,跟身后那名男修使了个颜色。

他又向时矜说道:“这位道友,我们可以以你买的那把剑的三倍价格转卖给我们,不知你意下如何”。

“你们要这把剑有什么用,它不过就是把残剑”。

-------------------------

码字好难(′..?.`)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