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神罗行
听书 - 神罗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序章 灵尘·乱澈(上)

沧海一葱头 / 2020-08-11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那处天地的阴沉晦暗恐怕是来自亘古,那令人窒息的凄冷悚戾也似乎永远无法散去,而此时却又格外地沥落着寒雨,还参杂着凛风的嘶吟,仿佛天空中正飘荡着无数哭嚎的怨灵。

阴沉可怖的荒原上,一团金芒耀眼的火焰在烈烈地燃烧着,可恶的冷雨根本无法干扰那火焰分毫,因为那是为英雄送葬的“圣芯灵焰”。火焰四周肃立着近百人,悲沉的歌声久久不息,而金色火焰的之内则是这些人在上一场战斗中悲壮战死的九名战友。

毫无疑问,这处天地的一切都是可恶的,如果不是因为这片天地的存在可能一切都不会发生,这些人也就不必来到这里,更不必有人战死在这里。

无需辩驳,那一场战斗是悲壮的,之前的每一场战斗都是悲壮的,因为那是战力悬殊却没有任何一个人肯退走的战斗,整个征途从始至终都是这样的战斗。

“……

此生的征途终是孤独

掌心的血滴为谁而哭

你就此离去不复一顾

我为何执迷永不止步

……”

乱澈沉声颂唱完第九遍《问生》,将右拳从心脏前放下,凝重地转身走出了人群,而身后的人们仍然继续颂唱。

沥沥冷雨在还未沾染到乱澈的乌黑发丝时便已蒸腾尽散,满心怒火令乱澈体内的罡气不自觉地涌溢出体外,即便是妖皇沧蛟的命源所炼织而成的长衣竟也内敛不住乱澈的外溢罡气。

“王战”乱澈,当世第一武者,年仅三十三岁的武道神话,万众仰望,古今无双。

走出不到五十步,乱澈站在了一处断崖边缘,左手紧紧地握着腰间的骨白剑柄,目光寒凛,在这里已经可以望见那扇“冥都大门”了。超过千丈高的巨大石门堪比一座鬼魅雄山悍然耸立于阴沉的天地之间,即便是在百里之外也能够看得清清楚楚。

“你的气乱了。”一个男子声音蓦然在乱澈身旁响起。

“……”乱澈默然片刻,转身看向身旁的人,气闷地道,“和你说过一万遍了,‘空移’的时候能不能稍微弄出点动静?你下次再这样神出鬼没的我真的会出手的。”

在那个男子面前,寒雨冷风同样卑微无力,在即将沾染男子身体的那一刻悄然消散无迹,无法触及他那流瀑般的月白长发。身为男子却拥有着世间最完美无瑕的精致面庞,一双天青色玉瞳无比深邃沉寂似乎埋藏着世间的一切,恍若朝阳的金袍掩罩全身,通体暗紫流光镶嵌月魂石的夜木月神杖轻执在手,“幼神”朔灵尘,这世间最接近神的人。

“又吓到你了?”朔灵尘嘴角微翘,声音平淡地道,“空间波动是术法不精的表现。”

“你就算搞到天崩地裂也没人会认为是术法不精吧?如果你的术法都不算精湛那全天下就没人再想修术了吧?”乱澈越说越气,“都是为了你好,我可不保证哪次会不会心不在焉的一剑砍过去啊!还有我就不明白了,就这么几步路你都要用‘空移’?你到底有多懒?多少考虑一下其他那些一辈子绞尽脑汁也无法触碰到这种神术的人的感受啊!”

朔灵尘微笑着道,“心情好一点了吗?最后的时刻了,如果乱了心神,那就正中敌人下怀了。”

乱澈转头看了看在围在火堆四周哀歌祭奠的人们,平静地道,“死后能够被这样祭奠倒也不错,这样就足够了,我没什么好顾虑的。”

朔灵尘轻叹一口气,道,“也就是说你是打算死战了。”

“有什么问题吗?”乱澈不明白朔灵尘为什么说这句话,“我已经记不清我们踏入这片死地有多久了,但是我还清楚地记得我们出征时是五千人,队伍中的每一个人都是威震一方的英雄豪杰,可以说是集结了玄宇四陆最顶尖的战力,这支队伍即便是要倒转天地也不在话下……可是一路闯杀到此,竟然只剩下八十一人了。那四千九百二十一人,从无一人退缩,俱皆战死。我作为盟首,难道不应死战吗?”

“看来灭杀鬼族远要比倒转天地难的多啊……”朔灵尘轻叹着,却又问了一句,“想好叫什么名字了吗?”

“嗯?”乱澈被这突然的前后不搭的一句话问得一懵,“什么叫什么名字?”

“你之前说过的……”朔灵尘微笑着说,“事情结束之后就找个地方开间酒馆,每天喝喝酒撩撩妹,酒馆叫什么名字?”

“呃?你居然同意和我一起开酒馆了?”乱澈一脸惊讶,“果然还是想清楚了吧?没有我的生活一定是很无聊的!”

“嗯。”朔灵尘对这一生的挚友认真地说,“活下去,我什么都答应你。”

乱澈明白了挚友的心意,不满地道,“要是比婆婆妈妈你也是完全对得起‘幼神’的称号了。你搞清楚,我是去斩鬼,不是去送死,是我乱澈要了结他涅罗!你搞错担心的对象了,去担心涅罗吧!”

“……”朔灵尘正要说什么,倏然神情凝滞,目光空洞起来,当乱澈发觉不对时,朔灵尘竟虚幻消散了!

乱澈不禁皱眉,忽然明白了什么,转头向冥都大门的方向看去,只见乾坤震荡,整片天地如冰镜般纹裂破碎,紧接着眼前的一切都陡然变幻,远处的冥都巨门转瞬间现出一片破败坍塌的景象,冥都上空云雷汹涌翻卷,冥宫内殿的幽暗已然隐约可见了!

“混蛋!又和我耍花样!”乱澈恨恨咬牙,猛然高喝一声,“冲上去!!”

这一声令下,那团圣芯灵焰周围的所有人应声而动,瞬间化身道道风雷,极速向冥都大门方向飞掠而去。

耸立了无尽岁月的冥都大门此时已被幼神朔灵尘踩在了脚下,那是玄宇世界亿万年来极恶鬼道的象征,现在却坍塌为一片废墟,冥都内外数以万计的尸鬼恶灵哀嚎着目睹这一场景,谁都难以相信这一幕发生在自己眼前,但是它就是发生了,而且是那样摧枯拉朽。

此时的幼神朔灵尘面色冰寒如霜,百万恶鬼重重包围在其四面八方却没谁敢扑上前去,因为眼前的这个人是令这些恶鬼都感到恐惧至极的存在。

“朔灵尘!你太狂妄了!!”一道凄厉的嘶嚎响彻冥都,声音来自于距朔灵尘万丈之外的鬼祖帝座之上。

夜袍骨冠,黑睛赤瞳,面色暗灰无血,轮廓枯槁,散发着无尽阴婺死气,高坐于万阶金字黑晶石台之顶的鬼帝座之上。这便是鬼祖涅罗,玄宇世界至邪至恶的化身,轻一挥手便可以令一处国度甚至一片洲陆沦为无间炼狱,吞天噬地的无上鬼帝,此刻却是暴怒到了极点,这一切只因幼神朔灵尘的到来。

独闯冥亡鬼府,毁踏冥都大门,能够做到这一地步已经是天惊地骇了,而朔灵尘却以“幻天”大术笼罩冥都,埋藏现实,大有在无声无息之间将冥都自天地间抹除之意,简直就是视冥都如草芥,如此狂行简直将鬼祖气得险些怒极投胎,终究按捺不住悍然出手,却也只是破了朔灵尘的幻天大术。

“给我把他撕魂千缕!碎尸万段!!!”涅罗的吼声极尽狂怒。

“嗷!!!”山呼海啸般的鬼嚎伴随着成千上万的尸鬼恶灵涌向朔灵尘。

朔灵尘面沉似水月神杖在地上轻轻一点,口中轻念了一句,“地术·针原。”

“啊嗷!!”霎时间铺天盖地的凄厉惨嚎此起彼伏,顷刻间朔灵尘周遭百丈的地面生满岩石尖刺,不计其数的尸鬼被洞穿身体钉在原地,根本无法侵近朔灵尘周身十丈之内,而百丈以外的尸鬼被阻塞聚拥完全无法继续向前冲击。

“雷术·天瀑。”朔灵尘口中轻念,几乎不见任何动作,忽然一道无比巨大的雷光自天空迅疾落下,笼罩近百丈方圆,仿佛天河倾泄,根本无处可逃!

“轰咚!!!”这一道巨雷瞬间将数以万计的尸鬼轰成湮粉。

“风术·净空。”一阵疾风倏然而至,仿佛通智通灵,将朔灵尘周遭几十丈内的尸粉吹散无踪。整个冥都,连要染脏幼神朔灵尘的衣角也不可能。

“全部给我扑上去!!!”涅罗的声音几乎癫狂了,而那便是鬼祖的呼喝,天地间的所有恶鬼都要为之而动,更多的鬼种从四面八方冒出,狂尸、鬼兽、骷髅、凶灵……无穷无尽的恶鬼如海啸一般铺天盖地向朔灵尘席卷而来。

“灵术·神影!”朔灵尘神色一凛,月神杖光芒大盛,紧接着光华激然分散于鬼潮之中,五道光辉耀眼身影倏然凝结,只见金、青、蓝、赤、黄五道纯色人影分别立于战场之上。

战场之上骤然陷入瞬间的停滞,因为朔灵尘的每一个举动都足以令所有恶鬼极度警惕,而就是这瞬时的迟疑便足以令无数尸鬼灰飞烟灭。

“轰隆!呼嘭!”隆隆巨声贯彻天地,霎时间只见悍雷暴走、飓风狂卷、惊涛漫天、烈焱灼爆、地陷山崩,仿佛乾坤逆转,天地末日。五道光影分别爆发出暴烈雄浑的滔天大术,每一道光影都是一系天地灵素的凝结,并被赋予了灵智,可以自主施展惊天术法,强悍无匹,无愧神影之名。

五道神影在战场之中尽施天地威能,即使是高阶鬼种都苦嚎不迭,普通尸鬼更是坐等升天,朔灵尘本尊傲然凝立于鬼海尸潮中心,岿然孤冷,完全无视四方,只是冷冷地看着鬼祖帝座方向,终究整个鬼界能走到朔灵尘面前的也只有鬼祖涅罗了。

“啊!啊!啊!!”鬼祖涅罗忍无可忍,终于还是怒不可遏地从鬼帝座上站起。

“嗷!!!”瞬间无数的惊嚎鬼吼荡彻冥都,鬼祖从鬼帝座上站起意味着什么也只有冥都的恶鬼最清楚不过,吞天饮海,涂炭人间,一切厄难灾祸都不无可能,但是接下来究竟会发生什么此时连鬼界之巅的各大鬼王也都无法预料了。

此刻天地之间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幼神朔灵尘和鬼祖涅罗的身上,他们之间的任何一个举动都将决定玄宇世界的未来。

然而没有任何僵持,先动的是鬼祖,只见涅罗骤然化作一道黑光向幼神朔灵尘激掠而去!

“咚!”月神杖重重在地上一点,天地间的灵素蜂拥着向朔灵尘聚拢,形成一个色彩斑斓的巨大光辉漩涡。即便人称幼神,此刻朔灵尘也绝没有丝毫托大轻敌的意思,月神杖首的月魂石灵力狂涌,随时准备给予敌人毁灭一击。

涅罗自然更加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似乎整个冥都的死气都在涅罗的指尖凝结,极度刺眼的黑光令人感觉仿佛骨髓都将冻结了。并不是因为面对的是“幼神”,而是因为对手是朔灵尘,身为鬼祖的涅罗也力求一击致命。

“去死吧!!”涅罗的鬼爪划过令空间都强烈扭曲,毫无疑问那对枯手能够撕毁天地!

然而就在涅罗即将刺穿朔灵尘的灵力漩涡之时,一道身影的突然出现令涅罗的鬼瞳骤然收缩!一道凛冽的寒光猛然斩在涅罗的鬼爪之上!

“咔轰!!!”

寒光炸裂,鬼气爆散!狂暴的气浪冲击贯透冥都,无穷无尽的恶鬼完全被这天地冲撞般的威势震慑住了!

悍然正面冲撞鬼祖涅罗已然令整个冥都的恶鬼惊惧不已,而下一秒的场景则令所有恶鬼都石化了。只见那人竟然回身一脚踹向幼神朔灵尘,一袭刚猛至极的元劲排山倒海地将朔灵尘周遭的灵素漩涡顷刻轰散,朔灵尘整个人被冲击得猛然倒飞出数十丈。

“回头再跟你算账!”一个冰冷淡漠却又似乎随时都要爆炸的声音说道,“喂!别搞错了,你的对手是我啊,鬼佬!那个装神弄鬼的小白脸只不过是替本大爷敲门送信的跑腿儿小厮而已!”

一时间整个冥都一片死寂,一瞬间击退鬼祖和幼神两大世间至强存在,这又是何等人物?而且他怎么两边都打啊?光是这一疑问就已然给天生头脑残缺的众恶鬼造成了无比残酷的脑核杀伤。

涅罗面色阴沉地看着眼前那个突然闯入的身影,目光寒戾。虽然从未正面交手过,但是涅罗十分清楚来者何人。尽管幼神朔灵尘将整个地府闹得天翻地覆,但是涅罗并没有感到致命的威胁,因为鬼祖涅罗是这世间不死不灭的存在。然而眼前出现的这个人却令涅罗对自己的不死不灭产生了隐忧,因为涅罗认出那人手中的骨白重剑,圣灵神器—白虎牙!而当今天下唯一能够掌驭此剑的人只有那个武道神话—王战—乱澈!

“轰!轰!轰!轰!轰!”仿佛一场流星雨砸落在战场之上,七十九名征冥英雄接踵而至,每一道落影都轰杀掉不计其数的尸鬼,本就狰狞可怖的冥都此时已然是残骸遍野惨不忍睹。

“嘿嘿嘿!”忽然涅罗阴沉尖锐的桀桀笑声打破了死地的沉默,那声音令人毛骨悚然,“这么多难得的优质躯体自己送上门来,真是太令本尊兴奋了!”

“嗷!!!”整个冥都响起一片狂热鬼嚎,只是一句话便令士气翻转,鬼祖二字可不仅仅只是一个唬人的称号而已。

乱澈皱了皱眉头,道,“你能把喉咙里那堆碎石头先咽下去再说话吗?你睡的那口棺材里面环境究竟是有多糟糕?”

乱澈一开口的威力绝对不弱于鬼祖,场面的气氛瞬间冷到了冰点,征冥队伍中有人忍不住向身边的人吐槽道,“他不说话的时候给人感觉还是很可靠的。”

“这就是我很少和他说话的原因,他的毒舌也是‘王战’级的。”

“你说尸鬼能听得懂他的梗吗?”

“王战,乱澈。”涅罗冷笑着回应了乱澈,“在传闻中你是不可战胜的神话,在我看来也不过如此。”

“你的眼力的确比平常人好一些,我确实不过如此。”乱澈竟然大为赞同地说,“不可战胜什么的都是骗鬼的话,反正我自己是不相信,不然为什么大家都排着队来挑战我?不过今天可以特别让你插个队,便宜你了。”

“不知所谓!”涅罗的脸色越来越阴沉,。

“没错!”乱澈笑道,“什么人啊、神啊、鬼啊、灵啊、魔啊的统统都是些不知所谓的白痴,这根本就是个不知所谓的世界!”

“哼!”涅罗觉得乱澈显然是在消遣自己,猛然间一阵席卷天地的死气自涅罗体内呼啸迸出,霎时间天地骤寒,威压如山!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