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山海藏龙
听书 - 山海藏龙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卷 解连环 第一百五十八章 假镜观形

白面稀饭 / 2020-11-09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浩浩剑光,声势惊人,然而沈逐臣见此,却是哈哈一笑,道:“剑气凌然,就是金丹修士一不留神被其伤到,恐怕也是吃不了兜着走。然而也仅限于此罢了,速度这么慢,殊不知,只有打到人的神通,才是好的神通。”

说罢,沈逐臣脚步一点,身形迅疾往后退去。

青衫男子闻言,面色不变,伸手一点,两道水龙自其身后咆哮而出,披着漫天风雪,对着沈逐臣恶狠狠的扑了过去。

“果然是怀古叔。”

沈逐臣看了看那两条近乎透明的水龙,开口道。

“记得你老人家之前那个红彤彤的酒槽鼻子,可是醒目的很呐,没想到这么多年没见,怀古叔戒酒之后,倒是越活越年轻,越来越丰神俊朗了。此刻若是咱俩站在一起,看到的人估计会误把我认为是你的长辈呢。”

沈逐臣呵呵一下,身形一抖,两道土龙自其踩过处破土而出,迎上空中的水龙撕咬起来。

青衫男子张怀古闻言,看了看一直在闪避的沈逐臣,道:“人事催人老。自从贤侄去往亢龙渊,今日再见,期间种种,白驹过隙,早已物是人非。”

沈逐臣闻言,轻笑一声,正要说什么话。

然而就在此时,其腰间玉佩突然光芒大放,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只觉身上一紧,莫说是有所动作,就是灵力竟然半点也调动不来。

等到光芒散去,就见沈逐臣呆立原地一动不动,而其身上,则是密密麻麻缠绕上了无数带刺的藤蔓。

藤蔓飞快生长,更有针刺深深刺进皮肤,将其一层一层的裹在内部,不停的在沈逐臣身上的鲸吞海吸。

“这......这是之前他们三兄妹身上的方寸物!怎么会...”

沈逐臣眼中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任由其如何挣扎,藤蔓纹丝不动,只是将其越勒越紧。

“疾!”

张怀古见此情景,眼神冷淡,不见任何表情,手指往前一点。

只见原本被沈逐臣躲开的浩浩剑光突然炸开,一道近乎透明的狭长飞剑从其中一冲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自沈逐臣脖子处一绕。

一丝血迹从藤蔓之中渗出,接着又被蠕动的藤蔓吸取的一干二净。

“张怀古!果然...”

已经被藤蔓包裹的只剩一只眼睛的的沈逐臣,静静的看着张怀古片刻,接着头颅一歪,连带蠕动的藤蔓,咕噜噜的从脖子上滑了下去。

大雪静静飘下,落在地上,发出漱漱的响声,更添寂静。

张怀古长长吐了一口气。

“释然贤侄,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父亲吧...”

张怀古看着沈逐臣的尸体,丝丝内疚自心底涌出,只是再一想到自家麟儿如今身体状况的罪魁祸首,心肠立马冷却,将这点愧疚之情毫不留情的掐灭。

“要张释然一条臂膀的人又是谁,莫非是对亢龙渊不死心的那些老怪物?只是若是这样的话,直接生擒他不是更省事。不过话说回来,从今天的情况来看,我这侄子实力超群,远非普通筑基修士可比,绝非外界传言那般不堪,恐怕也是另有所谋。”

张怀古边心中思索,边朝着沈逐臣的尸体大步走去。

然而没走两步,几声嘎吱的声响传来,在寂寂大雪中分外刺耳。

张怀古一脸的不可置信,却不是对着不远处的沈逐臣尸体,而是转过身来,看着身后不远处的那颗蔚蔚大树。

只见原本被七妹以五雷秘法生成的繁茂大树,此刻树干上遍布大小不一的裂痕,并且越来越大,不过片刻功夫,树身就如同碎瓷一般,伴随着一声巨大的轰响,整棵大树四分五裂,无数藤蔓自其中蜂拥而出,如同一个巨大的章鱼张牙舞爪。

“火!”

伴随着一声大喝,一点红光自‘章鱼’腹部亮起,眨眼便通红一片,接着火苗窜出,一道火流组成的长河破肚而出,对着张怀古所在位置就冲了过去。

张怀古见状,虽惊不乱,一手拨动剑指,清鸣响起,蓝色长剑瞬移到其面前,以剑指为中心飞速旋转,将迎面而来的火河尽数挡住。

另一只手则是袖口一抖,一柄近乎透明的飞剑飞出,与一枚落下的鹅毛雪花飞速融合,接着雪花一震,两枚飞剑从其上无声无息的弹出,又与另外两枚雪花融合。

如此这般,不过眨眼功夫,一化为二,二化为四,转瞬间便有数百口飞剑隐匿于不断落下的雪花之中。

“怀古叔真是好手段,这么早就将暗手埋伏在那兄妹三人身上,即使那三人得手,恐怕也过不了您老人家这关。”

张怀古闻言,定睛往前一瞧,但见火光盛处,一道身影从早已化为飞灰的藤蔓上漫步而来。

“果然是假镜观形!没想到你小子竟然练成了张家千年来都没有人练成的秘术,好!好!这下张家复兴有望了。”

张怀古见火流消失,当下手指一抹,提剑在手,由衷赞道。

沈逐臣闻言,轻笑一声,将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扯掉,取出一套广袖黄袍,披在身上。整个人的气息,也随之一变,深邃且威严。

“怀古叔为何此时,出现在此地?”

沈逐臣只留下那柄黑色大剑和大钟,然后将从郑老六三人身上获得的其他东西全部丢出去老远。

“自然也是接到了和他们三人一样的赏金而来。”

张怀古看着与之前,甚至是与几十年前印象中的张释然截然不同的气质的沈逐臣,眼神闪烁,笑道。

“起初见到你,并没有认出来你的模样,毕竟你现在的样子与我印象中的张释然有很大区别,直到看到你用出正反剑诀,我才确定你的身份。”

“再之后,看到你对付那三人游刃有余的样子,我也就没有出手相助,你不会怪叔叔吧。”

沈逐臣哦了一声,又道:“我看怀古叔刚才那招,可是毫不留情呢,若非小子我侥幸练成了假镜观形,恐怕刚才那一下就命丧你手了。”

张怀古闻言,哈哈笑到:“贤侄你误会我了,从你之前的参商剑阵中用出来的假身术,我早已看出你练成了假镜观形,所以刚才才故意试试你。”

说到这,张怀古顿了顿,又道:“贤侄不要怪我过去的几十年都没去沈家救你,一来我绝非沈流云的对手,虽然我这些年一直尝试成就金丹,然而资质有限,一直没有成功;二来,贤侄你这些年在外面的名声,简直是辱没张家,我没去亲手毙了你就算是对你的恩慈了。”

说到这,张怀古叹了一口气,道:“如今看来,是我误会你了,看你如今的实力,早已让外界的传言不攻自破,这些年你在沈家卧薪尝胆,也是苦了你了。”

说到最后,头发灰白的张怀古满脸愧疚,一袭青衫在大雪之中,落寞寂寥。

沈逐臣闻言,在距离张怀古几丈远的位置停下脚步,盯张怀古看了片刻,忽然笑了出来,到最后笑声越来越大,甚至都笑的直不起腰来。

张怀古一直等笑声停歇,才一脸不解的道:“贤侄为何发笑?”

沈逐臣闻言,擦了擦眼角笑出来的眼泪,道:“我笑怀古叔你演戏简直是真到家了,就是春风楼的姑娘在床上的演技,都没你这般真诚实切!”

张怀古皱眉喝道:“释然,你放肆了!”

沈逐臣闻言,嘿笑一声,盯着漫天飞舞的大雪片刻,冷不丁道:

“敢问麟儿堂弟,身体可还好?”

此话一出,张怀古身上瞬间杀气横溢,眼神冰冷。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