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三界仙梦
听书 - 三界仙梦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九章:出发

泗喜丸子 / 2020-09-28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方玉仁一直以为修仙世家的长途出行一定相当排场,至少不能像昨天一样驾着马车走,像什么大鹫蛟龙一样的坐骑应该是不缺的,尤其是去武严庠序这样的地方。

结果代步工具就只是两辆马车,一辆运送行李,一辆乘人,认真说的话方家使用的马匹是有妖血的异种,但离妖兽一类还差的很远,只不过是各项素质要比普通的马匹高上许多,家里撑得住场面的东西是一匹龙驹的后裔亚种,然而只会在重要的时刻动用,一般情况下它的日子过得比方玉仁还舒坦。

“唉~什么世道,豪车没有也就算了,作为修仙世界的标准配置储物戒指哪去了?出个门行李还要带一大坨,这修仙修的多没牌面。”方玉仁帮着仆役把行李装车,一边忙活一边抱怨。

“你做什么春秋大梦,这世间能化须弥于芥子的神兵全部都是由绝空仙师制作的,一共就那么几个,除了失落的,其它的全在中州,你还想人手一个?”他后边郑文若一个人抱着一个大箱子也堆进了马车里。

“不就是些日常用物么?这么大一个箱子是什么玩意儿?”方玉仁纳闷道,他记得他们两个人的衣物加起来也没有那么多啊。

“不知道,这是听琴小姐的东西,要扔出来么。”郑文若看着从车型后面探出来大半个角的箱子问道。

“那还是算了。”方玉仁叹了口气“找根绳子扎一下吧。”

郑文若口中那个叫听琴的女子也是一号他惹不起的人,她是世代与方家交好的本城薛家人,本人又是真元大成境界的小高手,还是方老夫人的干孙女,可能是有几分自己年轻时的样子吧,老夫人对她是十分喜爱,对她比对亲孙女都要好,正好她也要去武严庠序便约好同去。

“辛苦你们两个了,东西都收拾完了么?”活泼可人的听琴从院里出来问道。

“已经好了,准备出发吧。”方玉仁扎紧了行李回答。

“那就去跟奶奶告别吧。”

一行三人一起到了正堂告别了老夫人,并没有发生方玉仁猜测中的老夫人含泪送别的场景,老夫人只是含笑的望着三人认真的叮嘱。

“此去庠序麒麟才子众多,尔等不可消风云之志。”

“是!”三人齐声回答。

“去吧,直管向道去,莫问家中事。”

迎着初升的太阳隆隆的马车驶出了方家大宅,方玉仁此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从小到大他都没有过这样的感受,在福利院里不会有希望他能成为人中龙凤的奶奶等他,自立之后更不会有人在他人生的某个重要时刻关注着他。

虽然只相处了几天时间,方玉仁却对这个宅院产生了一种的归属感,漫长的独立带来的孤独感消去了不少,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在这个世上是有根的,这个地方叫做家。

“也不知道玉冲大哥在庠序里过得怎么样了,都三年不回家了。”听琴抱着下巴自语道。

原本有一副好心情的方玉仁听到这个名字的同时立刻脸立马黑了下去,萍儿所描述的画面令他难以忘怀,要是到了庠序见到这位大哥怎么办?那岂不是很尴尬,方玉仁立刻惆怅了起来。

“你们看,那边好像有什么骚乱。”一直望着窗外的郑文若发现了些新鲜事。

方玉仁赶紧把脑袋凑了过去,只见昨日的那个吕家女子被一群行市的住户围住了,那些人指着被炸出大窟窿的堤坝正在说些什么,吕家女子被围在中间一副很苦恼的样子。

“嘿嘿,让你昨天嚣张,还打坏人家堤坝,这下可有面子了。”见她这幅样子方玉仁立刻开始奚落。

他哪里知道吕家女子耳力惊人,隔得八丈远还那么吵都让她听得一字不差,吕性女子恶狠狠地转头,眼瞳里似乎有冷电射出。

这一充满杀气的目光吓得方玉仁赶紧把头缩了回去,并催促车夫再走快些,万一她要是较真了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你认识她?”郑文若问道。

“我受伤的罪魁祸首就是这女的,青石堤坝她一挥手就打出那么大一个洞,跟个鬼一样。”方玉仁心有余悸的描述。

“你受伤的罪魁祸首不是你自己的无礼行为么?”郑文若奇怪道“还有什么叫‘跟个鬼一样’你的修辞手法有点奇怪。”

“我可是失忆了,做过什么无理举动我都不记得了啊。”方玉仁振振有词的争辩。

“你就是因为无礼才被打到失忆的,你弄错因果关系了吧?”

“不!我的意思是挨了顿打却记不清自己做了什么,实在是有点亏。”

郑文若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无耻言论,他挑了挑眉一时之间竟然觉得有些道理,就是哪里有点不对劲儿。

“奶奶还说你伤愈了之后还懂事了许多呢,怎么昨天才一会儿功夫就又把人惹上了,连堤坝都打坏了。”听琴笑问。

“关我什么事,是她找上我的,堤坝也是她打坏的,现在她是自作自受。”

“她找你?她有什么事找你?”听琴觉得这女子见到方玉仁应该像见到苍蝇一样,怎么还会去特意找他。

“哦,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她说那天她只是把我给踢到河里去了,并没有对我下死手,我身上的伤好像另有原因。”

“此话当真?”听琴敛去了笑容,她严肃道“玉仁,你最好把这些告诉奶奶,方家可能有人要对你不利。”

“不用多此一举。”方玉仁一副无谓的样子说道“整个方家我死了谁收益最大?我昨晚上用脚趾头就想明白了,三房的那些管事和堂主都不干净。”

“我爹死后方家三房的各个坊间生意都由外人操持,我从来没管过只知道从帐里拿钱,这些人当家当久了自然就想去掉我这个三房独苗,让三房的所有生意永远属于他们。”

“你既然知道,为什么不为自己的安危做出行动呢。”听琴奇怪道。

“奶奶都没说话我着什么急?他老人家这么长时间了肯定早就反应过来了,既然他老人家没有动手就说明这些人也不是轻易就能除掉的。”方玉仁直接将其中的厉害道了出来。

“想不到你这重伤痊愈之后脑袋都开窍了,变聪明了不少啊。”听琴呲着牙捏了捏他的脸“你要是早些时候就这么聪明就不会被玉冲大哥揍了。”

“等等~!你说什么?”方玉仁面色极为僵硬,他低声问道“你怎么会知道?是不是萍儿那个大嘴巴透出去的?”

“当然不是啦,你挨打的时候我就在场啊!你掉的鞋还是我帮你捡的呢。”

“......”

“再见了这个美好的世界,虽然才来这些日子,但我觉得十分充实,已经没有遗憾了。”方玉仁将窗帘搭在了勃颈上,他含着热泪望着两人做出了一副要自缢的架势。

“听琴姐,来世再见,小舅子,来世再见。”

......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