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魔尊是我徒弟
听书 - 魔尊是我徒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百三十三章 朱雀翎羽 · “师尊?”

沈半闲 / 2020-09-13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宗烨坐在曼陀罗华泉边,氤氲的水汽漫过他的脚踝。他墨发披散下来,黑色的锦袍一丝不苟地系着,衣摆处因为在泉边坐了太久而有了皱褶。

他被神荼带回烨刹殿已有月余,神荼虽然未曾为难过他,但却不准许他出烨刹殿。除了面前这汪温泉相伴,日日只有司徒戮在这里。

宗烨身前放了一副焦尾琴。白珞不擅长音律,但常在乐坊青楼走动的薛惑却是精通各种乐器。初到忘归馆时,姜轻寒教习宗烨如何抵御寒症,薛惑便偏要来捣乱,在姜轻寒教他的时候故意把宗烨拎走教授音律。

宗烨左手放在焦尾琴上轻轻一拨,这焦尾琴用乌木打造,是司徒戮用未明宫的余料做的。算不得什么上好的琴,但琴声也算悦耳。宗烨深吸一口气,抬起自己的右手搭在琴上。他右手伤口已愈,已经没有裹着厚厚的纱布。

他的手搭在琴上明明动也未动,但额头却渗出了汗水。半晌,只见他玉白的指尖微曲,一个音符别扭地从琴上发了出来。那声音似嘲笑又似哭泣,格外地难听。

宗烨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原本就暗淡的眼眸里,光彩似乎又淡去了几分。他的右手伤虽然好了,但却是废了。

司徒戮一瘸一拐地沿着长长的回廊走了过来。他手里照旧端着一盘子素菜和一壶酒。盘子里的素菜少得可怜,只有几片菜叶子。司徒戮将盘子与酒放在泉边,哑声道:“圣尊,您日日只吃这点怕是力气也没有了。”

宗烨一言不发拿过酒壶饮了一口。

司徒戮叹了口气,如果不是每日自己还能见到宗烨喝酒,他会以为宗烨已经活成了一段木头。司徒戮撑着自己膝盖缓缓站起来,一瘸一拐地又往外走去。

“你的腿怎么了?”

司徒戮整个人蓦地一颤,这是宗烨来到未明宫之后,第一次与他说话。司徒戮的手微微颤抖着。他回过头看着宗烨笑道:“谢圣尊关心,老奴前几日摔伤了,腿有些不利索。”

宗烨看了看司徒戮衣摆下隐隐渗出的血痕沉默地转过头又自顾自地喝了一口酒:“我记得你上次给我拿了些葡萄来?”

司徒戮蓦地低下头:“那样好的东西,这魔界哪能常有。何况……”司徒戮抬起头小心翼翼地看了宗烨一眼:“圣尊也不爱吃葡萄。”

宗烨端着酒壶的手蓦地顿了一顿。他淡淡扫了司徒戮一眼。司徒戮头埋得极低,躲着不看宗烨。

宗烨淡道:“你腿上有伤,今日就不用再来伺候了。”

“是。”司徒戮一瘸一拐地走了几步,走到烨刹殿门的垂花门前时又转回头好意提醒道:“圣尊,这素菜就这么点,放凉了蔫儿了就不好吃了。圣尊就赶紧吃上两口吧。”

宗烨淡淡看了司徒戮的背影一眼,竟然真如司徒戮嘱咐的那样放下手中酒壶,将盘子里的素菜吃得干干净净。

“怎么,吃草吃了这么久不腻吗?”神荼跨过烨刹殿后殿的垂花门,人还没到近前倒是嚣张跋扈的声音先传了过来。

宗烨不悦地皱了皱眉头,回过头去见神荼身后还跟了一个穿着金丝雀羽黑裙的侍女来,与普通的侍女不一样,这个侍女刻意打扮过,端的是姿容绝艳,媚眼如丝。她抬起头看着宗烨,脸上闪过一丝讶异。她看了看宗烨又转过头看了看神荼,而后又怕被人发现似的赶紧低下了头。

神荼看着宗烨道:“这女子是我宫中的,不过我还没碰过,都送给你了。”

宗烨微微蹙了蹙眉,并不愿多看这侍女一眼。

神荼讥讽地一笑:“你这么活着有什么意思?”神荼回头阴鸷地看着那个女子:“他就是我,你如何伺候我的,便如何伺候他。给我伺候好了,否则下场你知道的。”

那侍女被神荼一吓,顿时花容失色。

宗烨躺在温泉之中闭幕养神,温泉水的热度从他的手腕上流过传到四肢百骸,让人有些懒洋洋的。“你为什么不杀我?”

神荼讥讽地看着宗烨:“你就那么想死?”

宗烨微微睁开双眸,眼睫上凝结的水汽从鸦翅般的睫羽上滴落下来:“神荼,我到底是谁?”

神荼讥讽一笑:“你就是我,我就是你。这个答案我不是回答了很多次了吗?”

宗烨淡道:“我与你不一样。”

神荼不耐烦道:“有什么不一样?你好好看看,我们有一模一样的眼睛,一模一样的鼻子。我们都是这魔界里的圣尊,有什么不一样?和我一起留在魔界不好吗?不,不止在魔界,我们可以将魔族带出这个地狱,和天族平分人界!”

宗烨疲惫地闭上双眸。

神荼一转头看见宗烨泡在温泉里,将自己当做了一只蚊子,顿时气得跳脚:“宗烨!你!”

宗烨的墨发落在红色曼陀罗华旁,早已将神荼当成了空气。

神荼气恼地看着站在一旁侍女没好气道:“你留在这把这木头给我点燃了!”说罢转身走出了烨刹殿。

侍女见神荼离去,一直紧绷的背脊才松弛了下来。但她在温泉边上跪了太久,竟然膝盖一时发软站不起来。那侍女抬头看了看宗烨。那张脸与神荼虽然一模一样,但却没有神荼那样的戾气。同样的一张脸,侍女不敢看神荼,但却看宗烨看得出了神。

半晌,宗烨的眉头微微蹙了蹙。那侍女才蓦地反应过来,瞬间恢复了娇媚的模样。她膝行着走到宗烨身旁:“圣尊可是想沐浴?凝箬为圣尊沐浴可好?”

宗烨低头看着温泉边的曼陀罗华对凝箬的话充耳不闻,他手中的酒早已饮尽,右手五指勉强能握住空了的酒壶。

凝箬见宗烨不出声,胆子便大了起来。她一双柔荑轻轻放在宗烨肩头,缓缓划过宗烨的脖颈,向着宗烨交叠的衣领中滑去。

忽然宗烨有些粗糙带着薄茧的手覆盖上了凝箬的柔荑。凝箬有些惊讶地抬起头看了宗烨一眼。宗烨侧脸棱角分明,高耸的鼻梁在月色下如隆起的山脊。他薄薄的嘴唇紧珉,虽然冷了些,却越发显得清隽无双。

凝箬心中“突”地一跳。尽管她生来好看,从小就学习媚术,但遇到宗烨这样的男人,还是忍不住红了脸。宗烨手上的薄茧带着温度覆在她的手上,有些粗粝的触感却越发让人觉得心神荡漾。在宗烨交叠的衣领之间,飘出一阵若有若无的香气。凝箬情不自禁地便抬了抬身子,一双柔软的樱唇就往宗烨雪白的脖颈之间凑了过去。

忽然,侍女的手腕一紧,身子一空,一阵天旋地转“扑通”一声就落进了水里。凝箬原本正是心神荡漾的时候,忽然被扔进水里一下子喝了好几口温泉水。她狼狈地从水里站了起来,抬着一张沾满水珠湿淋淋的脸看着宗烨。

方才在侧面,凝箬看得不怎么清楚,现在站在宗烨身前才发现宗烨眼里哪有半点情欲?她对上宗烨的眼眸,只觉得自己身旁的温泉水似乎都在一瞬间冷了下去。她此时才知道自己方才多蠢,有多危险。

宗烨冷冷看着温泉池中的凝箬:“醒了吗?”

那侍女浑身一哆嗦,低下头不敢再看宗烨隐含杀意地眼神。

宗烨再也懒得看凝箬一眼,冷声道:“滚出去。”

说罢宗烨从池边站起来,转身朝烨刹殿走去。

凝箬此时如梦方醒,赶紧从温泉中爬了起来伸手拽住了宗烨的衣摆。

宗烨嫌恶地回过头,看着跪伏在自己身后不停哆嗦的凝箬。凝箬不敢抬头,头埋得低低的,害怕得止不住地颤抖:“求圣尊不要赶凝箬走。”

宗烨抓住自己的衣摆要从凝箬手中扯出来。没想到凝箬竟是拼了命地拽住宗烨的衣摆不肯放手。凝箬声音哽咽,虽然极力压制但恐惧还是让她声音颤抖得每一个字都要变了音:“求圣尊不要敢凝箬走,求圣尊要了凝箬。凝箬不想去荒狱,更不想去屠场。凝箬学了一辈子的媚术,学艺不精惹圣尊生气了,求圣尊就饶了凝箬吧!凝箬真的不想做人彘。”

宗烨蹙眉道:“我不要你,你便要去做人彘?”

凝箬听闻宗烨的语气里少了些怒意,更加用力拽紧宗烨的衣摆:“圣尊,魔界不留无用之人,不是您说的吗?我若能让圣尊高兴,那就还是有用的是不是?凝箬学了一辈子的媚术,就是为了让圣尊开心。”

宗烨心中愈发的冷:“是我说的?我何时说的?”

凝箬赶紧低下头:“是奴家胡言乱语了。”

宗烨蹲下身,将凝箬尖尖的下巴抬了起来:“你方才见到我的时候在想什么?”

凝箬嘴角颤了颤,不敢答。

宗烨冷道:“你不是想要伺候我吗?那就好好回答我的问题,我或许会考虑把你留下。”

凝箬低下头跪伏在宗烨身前:“凝箬只是觉得您与圣尊长得太像了些。”

宗烨心中闪过一丝疑惑:“你之前未见过我?”

凝箬的确在见到宗烨时心中有过好奇。但她知道,好奇心会害死自己:“圣尊说过,您就是他。”

宗烨皱眉道:“你在魔界多久了?”

凝箬低声道:“奴生在荒狱,至幼就在魔界。魔界的时间没有意义,不过至今也当有百年了。”

宗烨喃喃道:“百年间你只见过一个圣尊?”

凝箬似乎想起了什么,吓得浑身一颤跪在宗烨面前“咚咚”磕着头,脑门上顿时红了一块:“求圣尊饶命!求圣尊饶命!”

宗烨不耐烦道:“我问你就答。”

凝箬头埋得低低的,哆哆嗦嗦地答道:“魔界的人都知道,未明宫的圣尊只有一位。”

凝箬这话答得巧妙,魔界的人都知道,而不是她知道。

一道灵光自宗烨脑海中闪过,就像有什么东西在眼前一闪即逝,抓又抓不住。宗烨冷道:“你既然想留在这里,那便留下吧。不过本尊现在没兴致,你去给本尊温两壶酒来。”

凝箬这才慌慌张张地退了下去。

宗烨低头看着温泉池里自己的倒影。如果出现在这魔界里的一直都只有一个圣尊?那么他自己是谁?或者说神荼是谁?

神荼说自己是在女娲庙时被天雷劈散了元神所化出的分身。这又到底是真是假?

不一会儿,凝箬端着两壶酒走了进来。此时的凝箬收起了一身的妖媚之气,细看去也是个清丽可人的美人。

宗烨回头淡淡看了凝箬一眼,凝箬将头埋得低低的不敢抬头看宗烨。宗烨讥讽一笑,抬头将壶中的酒一饮而尽。

这酒入口有些辣,香味不足,可以说是劣质,但在魔界,这一杯酒已是琼浆玉液。以往在忘归馆时,白珞爱喝霜梅酿,他总是跟着喝一点也不敢多喝,喝没了白珞是要不高兴的。

此时宗烨喝着杯中烈酒,总是想起白珞喝霜梅酿时的样子。白珞总是喜欢坐在屋顶上喝酒,喜欢看着裹了一层粉纱似的云霞,或是漫天星辰。可着未明宫里,只有黑沉沉的云,即便在夜里有了清冷的月光,也无一颗星辰。宗烨就是学着白珞的样子饮着杯中酒,但因为这死寂一般的大殿,也终究是学不像的。

温泉水中倒影着宗烨,水波荡漾水面上的曼陀罗华倒影在这圈圈涟漪中化成一道道红色的微光。那光影浮于水面,就像是一丝血迹在水里渲染开来。

就像是在幻境中,他抱着白珞在温泉池里疗伤时一样,一圈圈的血丝自池中白衣之间升起,又在水中消失。

水面的倒影里,白珞依偎在宗烨身旁,就像是她受伤时那样。宗烨心中“突”地一跳,回过头去看着身后。自己身后站的竟然是白珞?

他嘴唇颤抖,喉头一阵哽咽:“师尊?”

怎么可能!

“你我师徒缘分尽了”,那句话言犹在耳,这人又怎么可能是白珞?

“白珞”看着宗烨,眼里满是深情,她伸出手来扶住宗烨:“怎么了?是有哪里不舒服?”

宗烨回过头,见凝箬将酒壶放在盘中倒退着退出了烨刹殿。宗烨惊愕地抬头看着“白珞”。他原以为眼前的白珞是凝箬媚术所化,竟然不是?

宗烨伸出手,轻轻搭在“白珞”的手腕之上:“师尊?”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