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明玉照我堂
听书 - 明玉照我堂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十二章 居庸关突围 太子回京

无敌美少年 / 2020-07-06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居庸关的守将不开城门,在城楼上喝酒赌博。

谢迁上前喊道:“身为护城守卫,竟然玩忽职守,好大的胆子!”

守卫:“下面什么人?”

东厂厂卫:“我是东厂都知监张元德,有急事进京面圣,速传守门官,打开城门。”

守卫不以为然,哈哈大笑:“什么都知监、御马监?今日时辰已到,城门不能打开。明日赶早吧。”

张元德怒不可遏:“大胆,小小门将不守规制,口出狂言,还不快打开城门,出城受死。”

守卫一听摔碎酒坛,下令道:“弓箭手!”

佑堂人马全部拔剑戒备。

守卫:“尔等敌国奸细,休想蒙混过关。放箭!”

顿时万箭齐发,箭如雨下,厂卫死伤参半。

佑堂只好下令撤到隐蔽之处。

佑堂:“他们根本就没有打算杀出来,完全是想把我们堵在居庸关外”

张元德:“这居庸关的守将,竟如此狂妄至极。”

佑堂:“今日之事,他么完全是冲着孤来的,连累了公公和众位。”

张元德:“卑职本就是奉陛下和怀公公之令,护卫太子殿下安全的,职责所在,卑职等定会竭尽全力,护卫太子殿下安然回京,决不叫心怀叵测之人奸计得逞。”

佑堂:“好。我们现在的人手不够,正面冲突恐怕毫无胜算,还好孤对于居庸关还不算陌生。

谢迁,可记得山后那座古墓吗?”

谢迁:“属下记得。”

佑堂:“孤记得那座古墓主人,是位守城的将军,他的随葬之中,必有许多可用之物,可借来一用。”

古墓中的火炮和遁甲都派上了用场。

炮轰之后,城中重兵出城大开杀戒。

为首者们竟然有瓦剌的王子脱脱不花。

佑堂:“为了阻杀我,万氏要给瓦剌多少好处,大明贵妃与贼军勾结,谋害储君,你们真是好大的胆子。”

守将贼人:“这话怎么说的,我大明前太子在瓦剌遇难身陨,陛下和皇后皆哀痛不已,圣上为国体考虑,已经下诏册立歧惠王为新太子。

朱佑堂,你现在在世人眼中,已是孤魂野鬼,这里所有的人,一个也别想跑。”

脱脱不花:“将军,我们说的好,朱佑堂和张明玉要留给我,我等这一天等很久了。”

明玉拔刀挡在了佑堂的前面。

佑堂:“玉儿,今日恐怕难逃此劫了,昨夜我还在为你来了而高兴,现在,我真是后悔了。”

明玉:“可我不后悔,若是此刻我没有在堂哥哥身边,那我才会后悔终生。”两个人的手抓得紧紧的。

脱脱不花:“尔等受死吧。去阴曹地府做苦命鸳鸯吧。杀——”

佑堂人马显然不是城中守军的对手,在这危急时刻。

“住手!——”

蓦地里一声断喝。斩钉截铁,威严凛凛,不容抗拒。

守将不自觉回头望去,脸上颜色顿时变了。

明玉心头一跳,狂喜袭来时,倒不敢信自己耳朵,只是胸怀瞬的稳重踏实,迅速抬眸,向来者望去。

是辽阳王张来瞻带着辽阳军来营救太子殿下突围。

他身后数名重甲兵卫,挺拔威武如山,兵甲的铁灰之气,迎面扑来,打得守城军节节败退。

张来瞻擒住守将,呵道:“尔等主将在此,放下兵器,束手就擒,可饶尔等不死。”

守城军队全部受降拿下。

可惜,交战中,脱脱不花看此不妙、趁其不备夹道逃脱了。

佑堂揖首道:“多谢辽阳王出手相助。”

辽阳王回礼道:“殿下言重了。昨夜殿下不是已和老夫是自家人了吗?”

明玉缓缓走向张来瞻,目中盈盈有物,柔声道:“爹爹,您同意了?”

张来瞻捋一把胡子:“爹的玉儿长大了,眼光也是极好。爹爹打了你,现在还疼吗?”

明玉喜上眉梢:“早就不疼了,还要多谢爹爹的两记耳光,打醒了某人的心。”

辽阳王亲率辽阳军护太子入居庸关进京=======

北京城门外-------

佑堂直奔城门,城门之上守将远见一人飞驰而来,略一抬手,城墙士兵拉满弓箭,一个兵丁呼吸急促,满头是汗,箭尖微微移动,紧随着佑堂。

守将高喝:来者何人!

佑堂不停马,举起腰牌喝道。

佑堂:“我乃太子!闪开!”

守将闻言,忙做收势:放行!

城墙上兵丁收弓。佑堂见长长甬道尽头,兵丁也已闪到两侧,催马更急。

城墙之上偏角落处,一张满弓却越张越紧,羽箭嗖得飞出,直冲佑堂面门。

佑堂已然察觉,后仰一避,那羽箭贴着佑堂的脸颊飞落,直插在地上。

佑堂目光一厉,顺手一拍、从靴侧抽出匕首,拉缰起身时匕首已脱手飞出,那暗中放箭的兵丁被匕首插入额头而亡。

佑堂这一动作行云流水,毫不减慢策马的速度,已穿过甬道,飞驰入城中。

朝堂上=====

万安:“于大人,五日之约期限已到,而太子殿下却是渺无音信,这就印证了锦衣卫所传,太子身陨的消息,确凿无误。

而于大人得到的消息,却是恰得其反,呵呵,于大人,为何还要在这里,纠缠不清呢。”

于肃忠:“御医说陛下这两日便可转醒,臣实在不知,贵妃娘娘为何要急于一时呢?”

万贵妃:“于大人,册封新太子,本来就是陛下的旨意,是于大人一直在抗旨不遵,本宫敬重你,与你定下无日期限,现在时限已到,

现在蒙古贼军也先等部落频频向我大明挑衅,南方水患不断,倭寇在江浙一带肆意抢夺,各地事宜均等待处理。

我大明不能一日无主,于大人,本宫倒是不明白了,册立新太子之事,你一拖再拖,究竟是何用意呀?”

于肃忠:“因为册立新太子一事,——”

没等于肃忠说完,万贵妃打断:“册立新太子之事无须再议,汪直!”

汪直:“老奴在”

万贵妃:“宣旨!”

汪直:“是,朱佑俞听旨——”

朱佑俞;“儿臣听旨”

汪直:“奉陛下旨意,封歧惠王朱佑俞为皇太子。”

宫外传来声音:太子殿下回来了。

太子朱佑堂大步流星地走进来。

冬日天色阴沉,大明宫、太极宫,上百座殿宇,都在阴霾里。

惟他如一轮骄阳,着高冠、按长剑、入殿宇,掀过巨浪狂风,四壁生辉,光彩奕奕,炫目不可逼视。

他黑瘦若许,却使面部棱角更加分明,腮下青青胡茬,增添刚毅不羁。

双眸凝聚精锐之气,眸动处灿若星辰,神态自若的往李辅国身上一扫,如施了定身法,汪直便伫立不敢动。

于肃忠和怀恩看着佑堂,甚是欣慰和激动,看他额头渗出的汗水,想是一路策马奔腾,艰难重重。

“奴婢拜见殿下。”汪直倒是回过神了。

佑堂冷冷的,“原来公公还认得孤?!”

汪直何等样人,只一时被太子气势所迫,知佑堂身为天下兵马大元帅,统御三军,亲临敌阵,执尚方宝剑,可于阵前斩将,自征战瓦剌以来,剑下斩杀之人无数,生恐他一时气极,将自己也当作出战不力的将士,拔剑斩杀,那可是大大的划不来。

面前形势稍缓,随即回道:“殿下此言差矣,殿下可知陛下和贵妃娘娘听闻您遇险的消息后,悲痛欲绝,派出东厂、西厂和锦衣卫都前去营救。”

搬出万贵妃,向来是百试不爽的金刀。

“儿臣参加母妃。”太子行礼,“儿臣此去瓦剌,惊险重重,返京之路更是危机四伏,儿臣这一路上,一定让母妃担心了许多吧。

但幸有天佑,自得贵人相助,儿臣总算是有惊无险地回来了。

母妃,也该放心了。”

佑堂捋长袍,端端正正坐到大殿盘龙正椅上,数十名重甲兵卫鱼窜而入,侧立两旁。

太子和于大人、怀恩相视点头会意。

万贵妃与朱佑俞丧气的走在回来的路上

朱佑俞:“母妃,你说这事怎么就这么背,朱佑堂他怎么就回来了,母妃不是还派了人去阻杀他,他怎么能够活着回来呢?”

万贵妃闪了朱佑俞一巴掌,呵道“你给我闭嘴,你还嫌谣言不够多吗?朱佑堂这次在关外受阻,与本宫有何干系,那都是贼军所为。他这次回来,没敢和我翻脸,就是他手里没有证据,本宫要是知道往后有什么把柄是从你这透出去的,我跟你没完。”

朱佑俞捂着滚烫的脸忙回道:“儿臣知道,可现在怎么办啊,他一回来肯定是要掌控大权了。那儿臣还有何机会主掌朝政。”

万贵妃:你自己就没有半点打算吗?真是烂泥扶不上墙,本宫这么多年费尽心思,为你在朝中铺人脉,攒实力,为得就是陛下能够看得中你,在朝中你也能立的足脚,可你呢,你想想你自己,贪生怕死,为一点蝇头小利,让朱佑堂处处打压你,你自己看看,现在在宫中,还有一个你的人吗?难道都要本宫在后宫为你铺路才是。

朱佑俞:“儿臣本没有朱佑堂得天独厚,他是皇长子时,便是最得意的,父皇就只认可他一个,如今,他为太子,父皇又下诏让他监国,儿臣那什么和他争,不如,儿臣就做个闲王吧。”

万贵妃:“做个闲王,你也得有那个命才行。再说这样的丧气话,你现在就给我回家抹脖子去。你我这么多年和他针锋相对,他要是当了皇帝,还有你我的活路吗?以后掂量清楚了再说出口。”

朱佑俞;“母妃教训的是,但是,现在父皇身体欠安,只怕我们没有机会扭转局面。”

万贵妃:“那我们就走最后一步,汪直现在为西厂头领,掌握着城外的军队,宫中的禁军也有一半在本宫手上,如果来不及让陛下另立太子,那我们就来硬的,把这个位子抢过来。”

“母妃的意思是,逼宫。”朱佑俞瘫倒在地

万贵妃憋了一眼佑俞:“哼,这就怕了。跪都跪不住,以后给你个龙椅,你还能坐得稳吗?”

佑俞被话语激怒了,挺起腰身抱拳:“儿臣都听母妃的,无论现在还是以后。”

万贵妃:“这事,还得步步为营,眼前第一步,就是让东厂为我们所用。”

朱佑俞:“东厂一向以忠义闻名,母妃过去也曾打探过那怀恩,一直油盐不进,东厂厂卫皆以他为尊,要是拿不下他,恐怕——”

万贵妃:“谁都不是铁板一块,忠义,那都是相对的。”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