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明玉照我堂
听书 - 明玉照我堂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十一章 相逢相知相爱还如梦

无敌美少年 / 2020-07-02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东厂大队人马就近入了医馆。

佑元心若被利刃所剜,头脑浑沌一片,和谢迁左右各一个扶着佑堂,朝左右狂喝道:“传大夫----还不快传大夫----”

他面色煞白带青,双眸如火炙烤,状似癫狂,身侧为数不多的几名东厂厂卫吓得连连后退不敢靠近。

他的焦躁狂呼想是触动了佑堂,他阖着双目,喉间“嗯”的声,又吐出一口鲜血。

佑元身子一滞,满面惊惧畏怕,怀搂着他,不敢稍加用力触动半分,维持原有姿势,沉步,平稳,一步步踏往床边。

大夫是被两名厂卫拽着一路飞奔来的。人未跪下,药箱先“抨通”掉落在地。

此大夫须发苍然,并未全白,儿童般红润的面色。

佑元只盯着佑堂面容,愠道:“小心,别要惊扰了殿下!”

大夫连连称是,喘过一口气,便上前把脉。

佑元和谢迁站立一旁,见这大夫搭上佑堂脉搏,闭目凝神,不语顷刻,忽的全身一颤,脸色转为灰白,倏的睁开眼。

“如何?”佑元急急道,“快速为皇兄开方下药!”

大夫却只是摇头,面色阴沉犹疑,想是心中有话正在思虑是否说出。佑元焦急,又再催了一次。

大夫将牙狠狠一咬,长揖道:“王爷,请恕在下无能为力!”

“你说什么?”佑元仿若一时未听懂他话中之意,紧迫向前,问道:“你此话何意?”

大夫曲身道:“老朽只知道是中毒病入膏肓的脉象……在下,在下,已是无力回天!”

谢迁脑中一荡,站立不稳,最害怕之事终于发生。

“你胡说!”佑元惊恸不已,跌撞着朝前两步,袍袖随意一扫,烛光摇曳扑闪,“扑通”声中左侧烛台坠落于地。

他狠狠指着面前此大夫,喝骂道:“你学艺不精,竟在此胡言乱语!我不信,我不信!”

他朝外喝道:“来人,来人!”

外边厂卫一直侯着,听得传呼连忙进来。

“快去辽阳找张来春,快去!”

“没有用的,”那大夫一听‘张来春’的名字,在旁叹息道:“王爷应当知道,此症别说是张来春,就便是扁鹊重生,华陀再世,太医令都在此处,只怕亦是束手无策。”

话未说完,面前银光一闪,一柄长剑已架在脖上,朱佑元面色铁青,沉声道:“你再胡说八道,本王一剑杀了你!”

此大夫长叹一声,说道:“老朽若是畏死,决不敢如此实话实说,只会顺王爷之意拖延欺瞒。

我虽医术低微,在这居庸关行医也一辈子了。今日殿下不治,在下已是死罪,若再有意期瞒王爷,更是罪上加罪——”

引颈道:“王爷想要下官贱命,请自便——”

“决不会,决不会……”佑元慢慢垂下剑尖,一瞬间仿佛抽空所有气力,目光缓缓移至昏迷中的佑堂身上,低声如呓语:“皇兄还有很多事没有完成……”

此大夫微作思索,低头答道:“多不过三五日……也许,随时,都会……”顿一顿,终于说道:“王爷,恕老朽大胆说一句:赶紧准备后事吧!”

“好你个华为止,活这么大年纪了,还是这么不正经,你这骗人的把戏都敢用在当今太子的身上。”说这话走进房来的正是张来春。

原来此大夫名叫‘华为止’,他见张来春进来,想乘机溜走。被张来春一把抓住:“你说说你,白是华佗的后人,光年岁长,医术却从未长进!”

张来春揪着华为止的耳朵,“快去,把这幅药煎了去。救人要紧!”

明玉一步并三步地奔向屋内。

良久,众人只见明玉半跪于佑堂榻前,人如化石凝伫不动,便都静悄悄的退了出去。

明玉执起佑堂一只手,冰凉却苍劲有力。他的这双手素来深藏不露、妙笔生花:弯弓射大雕;执笔与伯颜共写新诗;忍疼痛为她画像;抚琴行云流水与她的舞姿琴瑟相和;揽腰挡刀救她于危难。

亮晶晶的泪珠在她眼睛里滚动,然后大大的、圆圆的、一颗颗闪闪发亮的泪珠顺着她的脸颊滚下来,滴在她的嘴角上、他的手上、地上……

他好在哪里?他的心思总是难猜透?

他值得自己和父亲顶撞,和辽阳府决裂?

她只知,攥着他的手,心是如此轻快安宁。

无论在征伐连天的战场;

在野地荒芜的营帐;

在飘忽不定的江湖;

在深不可测的宫廷……

只要想到是和他在一起,丝丝温暖沁入心胸。

他就这样慢慢渗入她的骨髓,成为她生命无法割舍的一部分。

佑堂喝下姑姑和华为止熬得汤药,良久,终于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他抬目,看到明玉,眼中闪过惊喜~~~

明玉:“为何不辞而别?”

佑堂:“不想连累你们家。”

明玉:“堂哥哥,心中可有我?”

佑堂深看了她一眼,不语。

明玉:“那副画是何意?”

佑堂:“想着今生不复相见,想给你留个纪念。”

明玉:“你的绣金刀也舍得放我这里,此生不复相见。”

佑堂继续不语。

明玉:“你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我都会觉得很重要。”

佑堂:“身为皇室中人,最是无情。你和我在一起不会幸福。”

明玉:“那就是承认心中有我?”

佑堂不语。

明玉:“对一个用身体为我挡刀的这个皇室无情的人,让我离开他,我说不出口,也做不到。”

佑堂抬眼,两人神情对视。

明玉目光坚定直视佑堂,轻轻吐言,一字一句,清清晰晰:“你和父亲都劝我退却。

我在想,你是不是我张明玉能承受的男人?

如果你背负的不是天下苍生,不是江山社稷,不是黎民百姓,你还值不值得我爱?

在来寻你的路上,我就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比起你和父亲说的宫廷尔虞我诈和未来的艰难险阻,甚至你将来的三宫六院正妃侧妃,我更怕的是和你分离。”

明玉在怀中掏出一枚玉佩,小心翼翼地挂在佑堂的腰间。

“这枚玉佩不是泛泛之物。蓝田盛产美玉,玉儿的先祖曾于百年前远赴蓝田游历,无意中得了一块美玉。

温润细腻,呈脂肪光泽,其声若金磐之余音,绝而复起残声远沉,徐徐方尽,乃聘请能工巧匠打造了几枚玉佩和玉石,这枚就是其中之一。

皇室虽然权倾天下,但这样的玉佩,料不能多得。

玉儿自出生,父亲便把这块玉佩送与我,从未离身。

这也是父亲为何为我取名‘明玉’。

我现在把它送给你,期盼着这块宝玉能庇佑你度过重重险阻,成就大业。”

佑堂看着腰间的玉佩,又抬眼看了看明玉。

他将身靠近,她心中微颤一声,缓缓将她的头揽靠在他胸膛之上,闭目不言。

他就这样坐着,长久的将她拥在怀中。

良久,明玉问道:

“爱我还是爱江山?好好回答我,我只问一次?”

“暂时玉儿”佑堂扳正她的身子,凝视她如玉容颜,双眸如玉石焕彩如烟,温声道:

“江山社稷、黎民百姓不会嫉妒,只会相信我,捡到个宝啊!”

说到“江山”两字,他笃定自若,好象整个天下都在他手中。

明玉嫣然一笑:“那是自然。堂哥哥,答应我一件事,给我担心你的权利。

真的要去做让我担心的事,一定要告诉我,至少在你出生入死的时候,别让我嘻嘻哈哈不知所以。”

佑堂温柔的吻送上她额头,说道:“我从未奢望过自己有儿女情长,即使将来我的婚事,我也从未期盼过。你啊,闯进了我的生活,打乱了我所有的计划。”

明玉搂紧佑堂的腰怀:“堂哥哥,从今往后,你不再是孤身一人,有玉儿陪着你。宁同万死碎绮翼,不肯云间两分张。”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