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明玉照我堂
听书 - 明玉照我堂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十七章 小时候的俊哥哥

无敌美少年 / 2020-06-29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幽深肃静的小院,阶前被人打扫得干干净净,台阶上绿植红花并排满满。

张夫人来到明玉房间====

张夫人拉着明玉的手:“玉儿,回来的时候仓促,现在殿下的伤势得到了控制,可以让他去客房休息,哪能总待在你的闺房呢。传出去有损你的清誉。”

明玉:“娘,他伤的太重,我不放心。而且这一刀本来就应该挨在我身上,是殿下他帮我挡了。我要守在他身边时时刻刻照顾他。”

张夫人看看躺在病榻上的佑堂,再看看明玉瞧他的眼神,心里就知道女儿有多么的欢喜他。

张夫人:“玉儿,你可记得数年前来我们府上的那个贵公子?”

明玉:“娘说的是那个教我诗词和打弹弓的俊哥哥?”

闪回小时候====

爬上石狮子的明玉,看到大队人马来到张府。

车辇上下来一个少年公子,锦衣华裘,身姿挺拔,气势刚健,剑眉下一双璀璨如寒星的双眸。

明玉对他十分好奇,就跟了过去。

寻着府上来的众多客人的去向,一双灵动的少女的脚步,越过小桥廊,蹦上台阶,跨到客厅外,停在窗外。

大人们似乎在商量着什么大事,这位少年突兀的不合时宜的坐在那里,一声不吭地仔细聆听。

明玉附身在窗边,伸手,敲了敲坐在窗边男孩儿的脑袋。男孩儿抬头看见她,蹙眉。

少年:“大胆……”

明玉忙伸手比『嘘』,莞尔一笑冲他眨了眨眼。示意他出来,然后猫腰躲下去。

少年与屋内众人说辞一番,真的走出房间。

明玉:“看你仪表不凡,像是有大学问。出府前面拐弯一转是我爹爹建的的私塾学堂,夫子要考的诗词太难,你可会帮我?”

少年瞥了一眼明玉,嘴角一勾,单括弧一笑:“这有何难?!”

廊桥外的学堂传来学子的朗朗读书声——

明明我祖,万邦之君。

有典有则,贻厥子孙。

关石和钧,王府则有…………

郁陶乎予心,颜厚有忸怩。

弗慎厥德,虽悔可追?

夫子摇头晃脑道:“不错!背得都不错。

张明玉,怎么又不见了?李东阳,是不是你又帮她逃课了?

这个大小姐,真是难对付啊!罢了!罢了!

今日为师要考你们诗作,算作小考。

以前就做些个花啊柳啊太简单,今日便要你们以那人人厌恶的蝇虫为题,做诗一首。

半柱香之内给老夫交上来!”

学生们惊愕之声不绝,尽是咬笔。

明玉期盼的眼神看向少年。

少年蹲在墙根底下,听到这个题,冲明玉比了一个手势。

一冥想,单括弧一笑:“这题有何难?”

刷刷的下笔,很快写完丢给了明玉。

明玉一跃爬上了窗户,冲着夫子喊:“夫子,我答完了。”

夫子一看明玉,气急败坏:“大小姐就没有老老实实的好好上过课,你都没有听我讲,能做出什么诗来?

这又是去哪疯去了?你看看你,有半点女孩子的样子吗?”

东阳站起来起哄:“夫子,她肯定是诳您,她要交的诗作估计是画了什么战事布防图又或者是什么八卦阵?

她张明玉就天天想着上战场打仗!”

学堂上的孩子们都哄堂大笑。

明玉不服气地说道:“李东阳你别狗眼看人低,让夫子瞧瞧,再做定论。”

夫子展开宣纸,念:“麦门冬长马鬣(lie)青,茱萸蕊绽蝇头赤……

嗯?不错不错,好句好诗!

这,这半柱香未燃尽,你又没有在学堂上好好听讲,怎会做出如此佳句?

明玉啊明玉,为师真没看出你有如此等灵性,怪为师眼拙啊!”

明玉趾高气昂的对着东阳喊道:“瞧见没有,我这不听讲的人都能写出比你们优秀的诗作,好好跟本姑娘学着点。”

夫子指着众人:“你们看看!明玉年纪最小,还是女儿家,却拔得头筹!

你们这一群年长的哥哥们,脸面何在?!”

明玉乐得捂住嘴!

东阳站起来一伸头,看到了少年,不服气喊道:“夫子!我要举报,张明玉的诗不是她写的!是窗外那个人给她写好的!

夫子一瞪眼,转身凑过去要看。

少年正向屋内看,两人互相看了一个正着!大家起哄!

众男孩们:抓住他!

学生们吵闹着指着窗外,少年和明玉见状,慌忙跑掉!

明玉手牵着少年的手,拼命地往前跑。东阳带着男孩们穷追不舍。

明玉身子一闪,落地时脚腕一阵刺痛,未及站稳,身子向前扬去,惊呼一声倒地了。

少年忙扶起明玉,在怀里掏出弹弓,回身一射,正好打中东阳的脸,大家一阵慌乱和害怕,没有胆量再追。

明玉忙起身,脚尖才点地,却发现脚踝疼痛钻心。

少年温柔地双手轻轻扶住她的双肩,“不怕,我背你。”

说完把明玉背了起来,明玉下意识抓住少年身侧的衣角,伏在少年背后,悄悄打量着少年的侧脸,羞涩心动。

明玉问道:“俊哥哥,能否把你的那个弹弓送我?”

少年一笑:“好,送你收做记念,为你这场惊心动魄的经历,下回你再作弊可定要小心。”

明玉抬眼看着少年的侧脸,羞涩一笑,将弹弓在手心紧紧攥起。

少年背着明玉路过市集,把明玉放下来,在一个摊位上买了一串糖葫芦。

明玉正奇怪之际,少年将糖葫芦递给了她。

少年:“我奶奶说,疼过了之后吃甜的,会更甜,你试试……”

明玉开心接过。

少年仍背着她走:“甜吗?”

明玉羞涩:“嗯。”

明玉这样甜蜜轻笑。

就这样少年把明玉一路背回张府。

一进门,少年的随从们都着急急得奔出来:“少爷,您去哪了?可吓死我们了!”

少年将明玉放下,稍稍退后。

明玉突然想起:“啊,对了,我还不知道俊哥哥你的名字呢?”

少年迟疑了一下,正思量要如何说。

只见一位威严十足的人来到他们身边:“少爷,时候不早了,事情已谈妥。”

彩依跑向明玉:“小姐你去哪儿了!到处都寻不到小姐!东阳少爷来府上告你的状了!”

明玉安抚彩依,转头却已不见少年身影,十分失落。

她手里还拿着少年给自己的糖葫芦。

打开另一只手手心,是一直攥着没放的少年的弹弓。

/闪回结束

明玉知晓当年的那个少年,俊哥哥就是太子朱佑堂。

她欣喜不已,整个人都像浸在蜜罐里,她在匣盒里取出她保存了许久的弹弓。

心想:自己竟然那么小就认识了他,缘分真是妙不可言,当年的他就是那么让她心弦波荡,她现在恨不得想让整个张府知道他有多好,他有多优秀!

他……总之就是天下无敌最英俊的男人!捂脸!!

这时,佑堂从昏睡中醒来,正巧看着明玉傻傻的样子,有些摸不着头脑。

佑堂深看了她一眼,淡淡道:“你干嘛一直这么看我?”

明玉才晃过神来:“哦,该吃药了。”

藏起了弹弓,端过药来,明玉坐在塌前:“来,我喂你。”

佑堂尴尬道:“不用,我自己来就可以。我手又没受伤。”

明玉执意不肯:“不不不,我来就行,你什么都不用管,别动。”

佑堂还是拒绝:“不用了,真的不用了,我自己真的可以的。”

连拒绝人的动作,都这么,招人……

明玉咬住嘴唇,花痴病犯了。

昏黄灯烛下,青灯古卷,张夫人的话语如此清晰明却:“我看玉儿对那个太子可不像一般感情。

让太子在自己房内,不让任何人入内。也许我们明玉并不甘心流入平泛人家?”

张来瞻回答是如此犹疑:“奸邪当道,朝纲待振,这皇宫的旋涡断不可让明玉深陷其中。”

张夫人:“我看那太子仪表不凡,听明玉说,他是为了救她和东阳受的伤,是个重情重义的孩子。

身为世家女儿,即使是嫁入普通官宦之家,莫非能少得了争权斗柄?覆巢之下啊……咳,咳……”叹息里有咳嗽之声。

张来瞻:“夫人,今夜受凉了。你呀,就是看人家太子长得俊俏,什么都可以忽略……您真忍心将明玉置入那万劫不复之地么?”

张夫人:“俊俏怎么了?我当年还不是看上你英武俊俏。

你看你闺女刚才那劲头,让太子在她房里养伤不说,都不准别人进去。

就她那性子,是要她一生平淡,逆来顺受;还是迎风而翔,尽展所能?

前途固然步步艰险,不过以明玉才智,又何足道?”声音更加低沉,几不可闻。

张来瞻:“都是被我惯坏了。皇上对太子从来都是钟爱有加,可是这朝廷上有万安,这后宫有万贵妃,还有那西厂的汪直,我担心这太子还没有继承大统,就已经……”

张夫人:“就因为有这些奸佞小人,才更应该让明玉去辅佐他,成就他。”

太子……皇长子……未来的储君……未来的……天子……

张来瞻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心中下定决心:不能让女儿卷入这危险的漩涡中。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