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明玉照我堂
听书 - 明玉照我堂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十三章 互诉衷肠,明玉正式表白

无敌美少年 / 2020-06-29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东阳和明玉来到湖边,湖边有很多人在放花灯许愿。

东阳突然一本正经的说道:

“明玉,我带你来,就是为了让你看这个。

你看,像不像我们小时候看到的那轮月光。

当日,我们看到的那轮月光,就好像今天一样,

从那以后我便再没有看过比那更好看的月光了。”

闪回小时候~~~~~

明玉:“东阳哥,这么晚了,

你叫我出来干什么呀?

“我带你看样极像你的好东西。”东阳带明玉看水井里的圆月,

“你看,像不像你?”明玉探着头望去。

东阳:“我没有骗你吧,这是我长这么大,

见过的最大最美的明玉,

但比你还远远不及呢。”

明玉天真无邪的看着东阳笑。

闪回结束~~~~~

东阳:“这件事情,你可还记得?”

明玉“当然记得。

其实,东阳哥,

哪里的明月,看似都是一样的,

只不过这么多年,你从来没有仔细看过而已。”

“不,不一样。

你和别人不一样!”东阳上前一步,明玉退后一步。

东阳:“明玉,你怎么还会害怕?

我只是想给你看样东西。”从怀中拿出了当年明玉送给他的玉佩,

“还记得这个吗?

关于你的一切,我总是小心地藏着。”

明玉看了看玉佩,又回头看了看远处的佑堂。

东阳似乎明白了答案:

“你说,人为什么不能一直活在过去,

没有长大,没有这个讨厌的太子”东阳眼里满是悲伤,

“明玉,你不在的日子,

只有它,以寄我对你的相思之情。”

“东阳哥,人总是会长大的,

总是要面对喜怒哀乐,

我们无法改变,只能接受,

但是唯一能改变的是在每件事情上的选择。

东阳哥,你很好,只是我——”

东阳打断她:“其实这么多年,一直都有一个图景在我的心里,

里面有我,也有你,

那时,寻常的两个人,我们住在山下的一个小木屋里,

你织布,我耕田,上山打猎,

膝下再有几个孩儿,就这么一直快活到老。”

明玉不忍心说道:“东阳哥,我——我-不会织布。

我心里一直把你当我大哥,亲大哥!

打小你就护我、疼我,我都知道。

可是我已心有所属,我不能骗你。”

东阳深情地看着明玉:

“你是不是喜欢朱佑堂?

你为什么要喜欢他呢?

我更早认识你啊!

他凭什么?

我能把所有都给你,

而在他那里,你只是他天下的一部分,

更何况你知道他心里会有你吗?”

明玉:“我中意谁,不需要他也一样的回馈我。

我只希望他万事都好。

东阳哥,我希望你可以找到真正喜欢自己的人,敬你,

疼你,

爱你。

忘掉明玉吧。”

东阳还要继续诉说,明玉已然转身离去。

留下东阳独自一人在这花灯点点的湖畔旁……

点点花灯,到处都在许愿————

另一边====

佑堂、佑元和谢迁站在那里。

佑元:“哥,看到没有?

李东阳沉不住气了,表白呢。

你还不行动?

还在那端着,媳妇儿都被人抢走了!”

佑堂弹了佑元一下脑门:“你一天到晚的有没有正形!”

明玉来到佑堂身边,

似有话要说,却又不语。

心思玲珑的佑元看出端倪,拉着谢迁要去另处逛逛。

谢迁不知趣的说道:“我不去,我要陪着殿下,

万一有刺客怎么办?”

佑元:“走走走,我有悄悄话和你说。”

谢迁:“王爷有什么话,不能守着殿下说。”

佑元:“哎,好你个谢迁,长本事了是吧?

我说的话都不听了。”说着拽着谢迁就走。

佑堂看到李东阳和明玉走到一起说了许久的话,

不想过多干涉在他们之间,

于是随即想跟着他们一起离开。

刚要抬脚离开,被明玉喊住:“殿下,是在躲着我吗?”

明玉故意要称佑堂“殿下”,因为她下面要说出的话非常重要和正式。

这是她从小到大,第一次花那么多时间和力气,

想要了解一个人,想要追上他的脚步,

哪怕,换他回头看一眼她。

佑堂:“怎么会呢?

李东阳在追求你啊”

明玉:“我已经和他说清楚了。”

佑堂:“你们两个挺般配的,他是个不错的归宿。”

明玉:“可是我并不属意他,我只把他当做亲人。其实我————”

佑堂没等她说完,说道:“你之前不是说,

想要回去研究我的火铳吗?

元儿在火铳这方面比较有研究。

元儿,天资聪慧,无论是机关还是阵法,都在我之上。”

明玉郑重其事:“殿下!

先是刚才撮合与我青梅竹马的东阳哥,

现在又向我引荐天资聪慧的朱佑元,

殿下这么着急为我做媒,是怕我嫁不出吗?

是不是我不像别的的闺阁小姐文静贤淑,

更像一个男人,不讨人喜欢?”

佑堂:“不是这样的,张将军天生丽质,

而且比其他闺阁女子更多了一份英气和洒脱。”

明玉垂下眼睛,看了看自己的鞋,突然心里鼓足勇气:

“殿下心思缜密,

并不驽钝,

不会看不出我对殿下的心意。

我是一个敬仰殿下、爱慕殿下,愿意将自己全部身心都交付给殿下的女人。”

佑堂:“张将军——”

明玉上前一步,义正言辞地说道:

“怎么了,我喜欢殿下这很奇怪吗?

你我初识本就记忆深刻,于我已然刻骨。

殿下,不觉得我们很有缘吗?又难得志趣相投。

我相信,总有一天,殿下心里一定会有我的位置。”

佑堂没再接着说话。

整个空间再次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安静里。

明玉像是在等待最后的答案,两只手紧紧在背后扭着,扭得生疼。

他沉默了三秒。

然后,再次开了口:

“张将军,

你是个好姑娘,

可惜与我,不值得。

你不要以貌取人,

其实我并不是什么好的托付,

不值得你这样付出。

我身在皇室,

云波诡谲,

争斗不休,

在皇宫里,

感情,

是最没用的东西。

你和我谈感情,

就是引祸上身。”

明玉扭着的手松开了,壮怀激烈的说道:

“可是,殿下迟早也要娶妻,也要成家,

为何殿下身后的那个女人不能是玉儿。

我也可以做那个帮殿下成就大业的女人。”

佑堂眉头一皱,叹道:

“生于帝王将相之家,

又有谁敢妄谈毫无利益纠葛的感情呢?

我的婚事不是我一个人的事,

是朝廷的政事,

父皇已给我指婚。”

明玉眼睛里忽然一阵湿热,泪珠在眼眶里打转,着实让人心疼。

佑堂些许不忍心,接着说道:

“元儿是我在这个世上最为牵挂的人,

我更觉得你们两个人的脾气性情更投机和般配些。

而且,元儿英俊洒脱,

心思七窍玲珑,更懂女儿心。

你若能和他成为一对璧人,必定会幸福。”

明玉眼眶里打转的泪终于滴落了下来,

顺着她圆润光滑的脸颊,

她声音颤抖了:

“就算殿下一时无法接受我,

也不该如此轻贱我对殿下的真心吧。

玉儿喜欢殿下,

不是喜欢殿下的俊朗;

不是喜欢殿下在战场上的雄姿;

不是喜欢殿下挥兵点将时的从容;

更不是喜欢殿下在机关阵法上与我的志趣相投。

而是我在第一次见到殿下的时候,

殿下就已经走进了我的心里,

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取代的。

而我此生,如若得不到殿下的真心,

我宁愿孤独终老,

也绝不将就。”

佑堂蹙眉道:“我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

说完转身走开,留下明玉一人伫立在那灯火阑珊中……

佑元对谢迁说:“你知道那边两个人在做什么?”

谢迁一脸蒙圈:“卑职哪会知道?”

佑元叹息到:“皇兄太高冷无情了,

我在千里之外,就能感受到姑娘的心碎气息。

可问题的关键是,

他万年道行,

每次像冰山一样的拒绝姑娘,

可姑娘们还是一如既往地愿意去抱冰山。”

谢迁:“那今晚有两个伤心人了。”

佑元:“不止两个,我大哥也伤心!”

湖边======

明玉在擦拭眼泪。

佑元凑过来,安慰道:

“我大哥伤你了吧?他每次拒绝人都一样,从小到大都这样。他对女人不感兴趣。”

明玉一抬头惊诧地看了一眼佑元。

佑元马上解释道:

“他对男人也不感兴趣!”

明玉:“他说他的婚事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是皇室的政事,说皇上已经为他指婚。”

佑元:“哇,他每次拒绝女人的台词都没有这么多,就三个字‘不喜欢’。这次对你,台词不少,他竟然都扯上皇室了。真有我哥的。”

明玉不哭了,眸子盯着佑元,想从他嘴里在多了解下佑堂。

佑元继续侃侃而谈:

“嫂嫂,你别被他的一本正经和巧言善辩蒙蔽了。

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对你,

我不敢打包票是‘喜欢你’,

但肯定和其他女孩子是不一样的。

在京城我皇兄的名号在公子哥里面那绝对是:他数第二,没人敢争第一。

看上他的女人多了去了,什么货色的没有。

他连正眼瞧都不瞧一眼,更别说和她解释那么多。

父皇是要给他指婚,就是内阁首辅的女儿万锦绣。

那姑娘,长得绝色美艳,比你都好看。

从小就立志要当太子妃。

我哥这也没怎么正眼瞧过她,最多也就是一句两句就打发了。

皇兄志在朝野,

在这宫中少不了与那些奸佞小人争斗,

他没有心思寻花问柳、谈情说爱。

他满脑子都是军国大事,朝政大业。”

明玉没想到,朱佑元说的这一番话,

把自己刚刚从悬崖上跌落下的心给拽了回来,

她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她告诉自己:皇室、朝廷、国家!

这就是朱佑堂的世界,

一个对她来说,

陌生的世界。

让人仰望,

也值得去仰望。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