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明玉照我堂
听书 - 明玉照我堂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十章 返京路上欢声笑语 佑堂入明玉的春梦

无敌美少年 / 2020-06-29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步下亭台,秋风依依,兴献王朱佑元一袭白衣胜雪,远远看见朱佑堂,明净的面上露出灿烂笑容。

两心宛转如萦素……

“皇兄,没事就好。”佑元欣喜道,

“有嫂嫂在,看来把皇兄照顾得很是不错啊,看我皇兄这春风满面的。”

李东阳:“兴献王,你瞎说什么,明玉怎么就成了你嫂嫂了。”

“嫂嫂?”佑堂打断,蹙眉。

“哦,哦,”佑元心领神会,皇兄一定是怕嫂嫂不好意思,

“不叫,不叫,那嫂嫂名字是?”

“对,辽阳王的宝贝千金张明玉。哦,哦,你就叫明玉嫂嫂,没问题吧?”

明玉低头,默不出声。

李东阳:“朱佑元,你有毛病啊!嫂嫂长嫂嫂短的——”

“元儿,闹够没有?”佑堂眉头一皱,嘴角一勾。

“不敢了,不敢了。”佑元笑眯眯得搂着佑堂的肩膀。

在通往宣府的路上~~~~

东阳驾了一辆马车,马车里坐着明玉。其他人都骑马前行。

明玉站在马车上,极目远眺,朗声道:“如果我们一直这样,自由自在,策马驰骋,那该多好!”

明玉睡着了,迷迷糊糊的似在做梦……

梦到了那天,佑堂射中的那只大雕。

载着她和佑堂飞过大漠,飞向了戈壁外的山山水水,浩渺苍茫的景色,思绪飘散,渐渐地,风景从眼中淡去,明玉的目光凝聚在了自己身上。

她和佑堂正紧密地坐在大雕上,

他悄悄地伸出手臂,把她圈进自己怀里,低头看着她,眼神晶亮得恍若夜空中闪烁着的星辰,

她依靠在他怀中,他揽着她,白雕、红影、白衣,正飞过千山暮雪,看起来竟真有几分神仙眷侣的味道~~~~~

“玉儿,我想吻你?”她顿觉脸上一阵燥热,想起那天在湖边的吻,心不可抑止地狂跳起来,

想逃开却发现自己早已被他牢牢捆住,还没来得及开口,

佑堂地脸已经缓缓地贴近明玉,温热的唇就要覆了上来~~~~~

明玉在梦中笑出了声,头一晃荡,晃醒了,睁开眼,

撩开马车门帘,见佑堂正骑马在旁,她羞死了,

心里在想:张明玉,你疯了吧!这么危险的时候,她竟然还做春梦,

而且对象还是太子殿下,觉得自己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五个年轻人站在宣府的城门前===

佑堂:“进城之后,我们先找个客栈安顿下来,这是宣府总督王永和的地盘。

我们现在的处境,身份也不方便透漏,大家都小心行事。”

佑元:“知道了,大哥。

宣府哎,以前只听边防守将进宫时提起过。

听说这里的小姑娘长得别有一番滋味。”

明玉:“是哦,不信你看,这些女子的皮肤都吹弹可破啊。”

佑堂看了看他们两个,眉毛一皱,嘴角一勾:“你们两个,听着。

我们这次来,可不是欣赏美色的。

收敛一点儿。”

说完径直走了,佑元和明玉都点头乖乖地跟上。

东阳叫住明玉:“哎,明玉,咱们不理他,他管得太宽了,

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就算天塌下来,我也给你顶着。”

明玉笑艳艳地回头说道:“顶你个头啊!”

接着去追佑堂去了。

东阳跟在后面一边跑,一边喊:“明玉——”

进了宣府,夜幕悄然降临===

宣府城内外却还是灯火通明~~~

风悠悠的吹,酒肆门口的旗幡有节奏的飞舞;

雾雨轻轻洒落,雕的古拙的栏杆被蒙上一层湿润,而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依旧嬉笑着、喧闹着,

夜里的寒气挡不住人们的火热的心情;

叫卖声此起彼伏,沿街的摊位周围都围满了人;

画舫在湖上游,差点惊着了从上游飘下来的河灯。

“皇兄,我们找家最大的酒肆喝酒去!”佑元看到这情景,异常兴奋。

“我们还是低调些,城里的情况还不是很明朗。”佑堂蹙眉道。

佑元:“皇兄,你总是这样,好不容易不在皇宫了。

还天天板着张脸,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

明玉:“都说宣府的夜市最是热闹,我也想去吃些好吃的了,

有酒就更好了啊!”

东阳:“好啊,明玉。今晚我们痛饮一番。”

谢迁:“还是听殿下的吧,小心为妙。”

佑元反驳道:“谢迁,你是和皇兄待久了,被他洗脑了。

你说说他,从小到大,没听过曲儿;没去过茶社;没逛过庙会;也没碰过姑娘……

你说说,皇兄,你长成——这——样,亏不亏?”

明玉听到心里,既心疼佑堂,又更加喜欢他对市井玩乐的淡薄。

佑堂:“元儿,说完了吗?

我在明,敌在暗,还不清楚要暗杀我的人是哪路人马。

从现在开始,不要暴露我们的行踪,

要掩盖皇家身份,大家直呼姓名即可。”

佑元点头:“知道了,大——哥——”

谢迁抱拳行礼道:“殿下,您名号卑职喊不出,我叫‘少爷’吧。”

明玉娇滴滴地瞅了瞅佑堂:“我能叫殿下‘堂哥哥’吗?”

佑元鬼脸笑着说:“嫂嫂,真有你的啊!”

东阳惊讶:“明玉?”

佑堂一瞬莫名,随即挑眉,没有回应。

明玉会心一笑,知道是他默许了。

宣城最热闹的酒家里====

饭桌上,菜还没上来====

大家都在一口口喝水润喉。

明玉盯着佑堂偷看,

佑堂始终知道明玉在看自己,直到终于……

被她瞄得有些不耐烦了,果断抬眼,

直接捉住她偷看的目光!

~~~~~

被抓住了……

佑堂不耐烦地说道:“张姑娘,干嘛总盯着我看啊?”

明玉也没有回避,“堂哥哥好看啊,”眼珠瞅着佑堂,上抬了下巴一下。

东阳白了一眼佑堂,“姓朱的,怎么说话呢?”

谢迁冲着东阳说道:“李东阳,不准对少爷无礼,怎么能直接叫少爷的名号?”

谢迁反驳道:“哎——,是你家少爷让直呼姓名的。好吧?”

接着转向明玉,说道:“明玉,他有什么好看的,你看我,看我。”

佑元不紧不慢地呷着茶,心里嘀咕有好戏要看了……

菜上来了——

开始明玉还乖乖的,对着佑堂吃饭,多一句废话都没有。

吃一口,偷看半眼佑堂;

吃一口,偷看半眼佑堂;

而另一边,东阳一个劲儿地给明玉夹菜,

“明玉,多吃点儿,在大漠肯定没吃好。”东阳目不转睛地盯着明玉。

而佑堂,吃得那叫一个淡定,一个多余的回视都没有~~~

佑元在一旁瞥了一眼这三个人,吃瓜观众的鬼笑&&&

酒上了——

只有佑堂和谢迁没有喝酒,

其他三个人,不仅吃酒,还玩起了划拳,不亦乐乎啊~~~

“一点点啊

哥俩好啊”

“东阳哥你输了,喝酒——喝酒——”

“三星照啊

四喜财啊

五魁首啊

六六顺啊”

“朱佑元,你输了,快喝,快喝!”

“七个巧啊

八匹马啊!”……

“喝酒,喝酒——”……

……

佑元酒劲儿上来了:“张明玉,你说你个女儿家,上什么战场?

打什么仗?不好好待在闺房里绣绣花,弹弹琴。”

“女人,怎么了?!”明玉一拍桌子跳了起来,

“女人就不能像男人一样,尽忠职守,为国效力了。”明玉拍着佑元的头,

“你好好想想,要是没有你娘,你上哪儿投胎去?

要是没有你媳妇,你在这世上能有子嗣后代?

要是没有我?”

佑元、东阳、谢迁一听都瞪大了眼睛,一脸惊诧地看着明玉,看她如何接着往下说。

就连佑堂都被她惊到了,也朝她一瞥。

明玉一顿,头一抬,手掌一呼,继续道:

“这桌菜你都不知找谁吃——去!”

佑元“哈哈哈”笑了起来,“喝大了,你!”

“开玩笑,本姑娘打落地起,就没喝大过。”

明玉说着把酒盅里的酒一仰而尽,

“满上!”

佑元:“满上就满上。嘚瑟!”

这三个人玩得尽兴啊,谢迁虽没喝酒,都融入进这欢快的氛围去了,可惜,佑堂不许他喝酒。

唯独佑堂看着他们,蹙眉---摇头---闭了眼睛无奈地再张开~~~

夜深了,这三个人都喝得酩酊大醉。

明玉趴在桌上,起不来了。

佑元醉醺醺地调侃道:“呵呵——嫂嫂不行了,起来,接着喝——”

东阳也醉地不像样子:“来,来,对元———宝啊!”

佑堂扶起佑元起身走,佑元推开佑堂:

“哥,别管我。

去扶嫂嫂。”

“不行,明玉我来背。

谁也不——能——来。

我不准有人碰她。

明玉是我的!”

东阳摇摇晃晃地来到明玉身旁,伸手要背她。

却被明玉一把推开,“走开,我不要你背。”

“小时候,你闯了祸,不都是我背你嘛!”东阳又跌跌撞撞地晃到明玉跟前,

“明玉,你——真——美!”说着一把将她像抓小猫一样驮在自己背上。

两个人踉踉跄跄的往前挪步。

明玉一手抓住东阳的辫子,使劲儿的往后拽。

“别拉我辫子啊!疼--疼--疼”东阳喊道。

“放我下来——你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敢动本—本-姑娘,吃我一拳!”

说着朝东阳脸上就是一拳。

东阳被打得没有站稳,两个人一起倒了个四脚朝天……

佑堂实在看不下去了,

摇了摇头,

疾步如飞地来到明玉身旁,

毫不迟疑弯身将她横抱起,明玉埋首在他坚实的颈项边?????

细雨霏微,滴在他白色袍服上,滑不沾手,滚落下来?????

来到客栈=====

“你玩得倒是尽兴,喝成这样”佑堂把明玉放到床上,径直离开。

突然,身后有一双小手拽住他的衣襟,接着绕过来,抱住他的腰……

他背脊僵住,慢慢回头,看到两边脸颊都已经通红的明玉,在直勾勾地看着自己?????

“是你,殿下?”她轻声问,

将脸贴在她的后背,

“殿下,你知道吗?”

他用最快的速度,拉开她的手,

转身:“什么?”

“殿下,你长得怎么这么好看,

这眉毛,眼睛,鼻子,还有——什么?

对,还有——这嘴——

这——嘴,吻过我”

她发现他在推开自己,有些委屈,

“殿下,你怎么这么优秀。

学问、射箭、兵法、武功、弹——琴”

突然嗓门提高一个音量,

“你说!

还有什么,

你不会的?

这么多,你是怎么做到啊?”

说话间,

明玉再次伸出手臂,

抱过来……

佑堂哭笑不得,

将她两手攥住,

轻吸口气。

冷静——

明玉感觉到他掌心灼热的温度,

手一下挣脱了他,

拍打着他的脸,

“这张俊俏的脸,我!

张明玉扇过。

我了不起吧?

我扇了太子殿下,

我扇了张这么好看的脸。

我被这么一个优秀的男人吻过,

你知道我有多么激动吗?”

明玉软面光滑的脸颊在佑堂的脖颈磨蹭。

覆在他脸上的手掌里:柔软的、温热的、缠绵的、可爱的……

她所传达出的,一刹那,让佑堂抵挡不住。

佑堂挣脱开来,头也不回健步如飞地夺们而出~~~

走得太急,一不留神,佑堂的绣金刀掉在了明玉的房间……

第二天一早====

躺在地上的明玉酒醒了,“天哪,头好痛。”

按按太阳穴,着实还有点头疼。

“我怎么睡在地上?”

“这酒也太烈了吧?

我昨晚上喝酒,喝醉了,之后怎么了?”

想不起昨晚喝醉后的事情,都断片了————

看到地上的绣金刀,猜测昨晚送她回房的是太子殿下。

她简单梳洗完,拿着绣金刀去找佑堂。

佑堂和谢迁在房间里===

佑堂正在看书,明玉进来。

“殿下!”明玉喊道。

“进来吧。”佑堂说道,“在这里不要喊‘殿下’。”

“哦”明玉抬眼看了看佑堂,又看了看谢迁,吞吞吐吐地说道:“堂哥哥,那个——我有事想问您?”

“什么事?”佑堂目不转睛地看着书,没有抬眼。

明玉:“昨晚——昨晚”

佑堂目光从书上移开,说道:“昨晚怎么了?”

“昨晚我喝醉了,不知有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明玉手里拿着绣金刀,藏在背后,佑堂并没有看到。

佑堂故作镇定地说:“我不清楚,昨夜你喝醉了,我让谢迁把你送回去了。”

谢迁一脸无辜地看着佑堂:“我——?”

“嗯!那我房间里怎么有你的这把镀了金的匕首?”明玉举起绣金刀。

这时佑元正巧也进来了,看到明玉手上的绣金刀,

大为惊讶的说道:“哎呦喂,真是难得啊,这是我大哥的绣金刀啊!

这是他十三岁生辰时,皇祖奶亲赐给他的。

那是他的宝贝,他都舍不得让我碰一下,怎么就送你了?

我说什么来着?我说你是我嫂嫂吧,我大哥还狡辩。”

佑堂一阵尴尬,起身,从明玉手上拿回绣金刀,径直出了门,谢迁立马跟了上去。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